糟糠之妻不下堂 古人视婚姻为人伦之本

作者:周慧心

在中国传统的观念中,婚姻具有非常神圣的意义,男女婚姻乃承天地阴阳之性配合而成。古人视婚姻为契合“天地之道”的“人伦之本”。因此结婚要拜天地、拜父母、夫妻对拜。拜天地的目的是把天地作为自己的证婚人,发誓对对方的终身负责,让天地神明作证,监督自己的行为,如有违背,将受到神明的惩罚。

《后汉书‧曹世叔妻传》记载:“夫妇之道,参配阴阳,通达神明,信天地之弘义,人伦之大节也”;宋孙觉《春秋经解》:“独阳不生,独阴不成。故有天则有地,有日则有月,男女之义,婚姻之礼,天地之道,人伦之本也”;在儒家看来,有天地阴阳,才有男女婚姻;有男女婚姻,才有父子才有君臣,即伦常礼义、社会组织都基于婚姻。

婚姻是人类繁衍的需要,也是人对神,对天地,对父母,对有情人的承诺,东西方婚礼的习俗和礼仪都是这种神圣意义的体现。而婚姻的过程中,要求男女忠贞,无论贫穷,疾病,灾祸,生死不能抛弃和背叛,都要信守对神的誓言,互敬互补,互爱互助,相扶终老,兑现自己的承诺。中国古代,结婚是一辈子的事,因为人们相信抛弃和背叛誓约是会遭到报应的。

糟糠之妻不下堂
宋朝大文豪苏东坡曾说,“居富贵者不易糟糠。”这句话中的糟糠,所指的就是妻子。

糟糠之妻”之所以被用来做为妻子的别称,是出自《后汉书》:“臣闻贫贱之知不可忘,糟糠之妻不下堂。”说的正是东汉光武帝与他的大臣宋弘的故事。

宋弘(前1世纪?─40年代?),字仲子,东汉初期的名臣,他不仅以清节威德著称于世,在处理夫妻关系上的所作所为,也为后世称道。

汉光武帝即位以后,宋弘被拜为太中大夫,后来又做了大司空。宋弘为官清廉,直谏敢言,受到光武帝的器重,后封为宣平侯。

这一年,光武帝的姐姐湖阳公主的丈夫死了。光武帝想窥探姐姐的意愿,于是与之谈论群臣。公主说︰“宋弘仪表庄重,品德与才识俱佳,满朝大臣无人可比。”光武帝回答说:“让我来设法解决!”

后来,光武帝就召见宋弘,并让湖阳公主坐在屏风后面。光武帝对宋弘说︰“俗语说,人尊贵了就会换朋友,富有了就会换妻子,这是人之常情吧?”宋弘说︰“臣听说,贫贱之交不可忘,糟糠之妻不下堂。”意思是说:在贫困患难时结交的朋友不可忘记,与自己共患难的妻子不能抛弃。于是,光武帝只好作罢。

糟糠是穷人用来充饥的粗食,故“糟糠之妻”就被人们用来比喻贫贱时共患难的妻子,又可称为糟糠、糟糠妻。

晏婴富贵不易老妻
晏婴,又称晏子,春秋时期著名思想家、外交家。齐景公当政时期,晏子深受景公器重。

一天,齐景公到晏子家中作客,喝到尽兴的时候,景公正巧看到晏子的妻子,便向晏子问道:“刚才那位是先生的妻子吗?”

晏子答道:“是的。”

景公笑着说:“嘻,又老又丑啊!寡人有个女儿,年轻貌美,不如嫁给先生吧。”

晏子听后,恭谨地站起来,离开坐席,向景公作礼道:“回君上,如今臣下的妻子虽然又老又丑,但臣下与她共同生活在一起已经很久了,自然也见过她年轻美好的时候。而且为人妻的,本以少壮托付一生至年老,美貌托身到衰丑。妻子在年轻姣好的时候,将终身托付给我,我纳聘迎娶接纳了,跟臣一起这么多年,君王虽然现有荣赐,可晏婴岂能违背她年轻时对臣的托付呢?”

于是,晏子再拜了两拜,委婉辞谢了景公,景公见晏婴如此重视夫妻之义,便也不再提及此事。

又有一次,田无宇劝晏子休掉老妻,晏子说:“晏婴听说,休掉年老的妻子称为乱;纳娶年少的美妾称为淫;见色忘义,处富贵就背弃伦常称为逆道。晏婴怎么可以有淫乱的行为,不顾伦理,逆反古人之道呢?”

史堂辱妻遭恶报
传统文化说:“一日夫妻百日恩”。古人认为:休妻弃妻会遭到报应。

据宋朝《太上感应篇》记载,史堂这个人,在地位低微时,已经娶妻,等到考取功名后,觉得自己未娶富家女为妻,极其遗憾;便渐渐与妻子疏远,不与妻子同寝。

其妻抑郁成疾,卧病数年。史堂始终不看她一眼。临终前,其妻在隔壁呼喊道:“我今天要死了,你还是忍心不看我一眼吗?”史堂仍然不听。

他的妻子死后,史堂又听从邪说,用土器覆盖妻子的脸面,兼用枷索捆其尸。

当天晚上,史堂亡妻到自己父亲的梦中,对他说:“女儿嫁错了人,生遭荼毒,死受厌胜(指史堂以巫术诅咒制服她)。但他也因为此缘故,寿、禄都已削尽了!”

第二年,史堂果然死了。

裴章与妻天壤之别
据《科名劝戒录》记载,河东人裴章,其父在荆州为主帅,有位神僧名叫昙照,预言裴章的地位名望,会超过他的父亲。

裴章年少时,娶李氏为妻,后赴太原任职,将原配抛弃于洛中,自己另寻新欢。其妻李氏自感薄命,布衣蔬食,每天念佛念经不止。

过了十年,裴章又遇到神僧昙照,昙照惊讶地说:“我十年前,曾经预言郎君必贵,今天已经全部削尽了,为何呢?”裴章不能隐瞒。昙照说:“夫人的灵魂,已经升至天上。而你,不久恐有大难!”

未过十天,裴章被他的部下剖腹于浴盆中,五脏尽出。无人知其死因。

帮人写休书被消功名
清朝梁恭辰所著《北东园笔录初编》中记载:清朝宁波有个葛观察,他读书的时候,每次去学塾经过路边一座庙,都要作个揖再走。庙里的神灵就托梦给庙祝,说:“葛状元每回经过这里都要给我作揖,我这小神受不起,只好慌忙起身回避,实在受不了这折腾。你一定要为我在门口建一堵屏障。”正当庙祝在乡里奔走筹划准备开工时,又梦到庙里的神灵说:“不用了,葛书生帮人写休书,上天已经把他的科举功名削掉了。”

原来乡里有人想抛弃他的妻子,就出一两银子托葛书生帮他写休书。葛书生心想:我不写,他也会找别人写,一样救不了他的原配,反而伤了我跟他之间的感情,结下怨恨。还不如顺水推舟送个人情、赚一两银子。葛书生就糊里糊涂地写了,等到听庙祝这么一说,才汗流浃背,后悔莫及。葛书生就找到那个要休妻的人,苦口婆心竭力挽回他们夫妇的婚姻。后来葛书生中了举人但没有中进士,仕途做到监司就到头了。

现代人传统道德观念淡漠,对婚姻随随便便。其实,一时感情冲动代替不了理智和伦理,人破坏婚姻导致的烦恼未必比维系婚姻的烦恼少。而且人在无知中随波逐流、为所欲为,却不知这会给自己削减阴德、带来报应。婚姻是终生大事,今生婚姻是前世因缘注定,婚姻是在天地神灵面前订下的契约,是不能想离就离,想不忠就不忠的。@#

参考资料:
《后汉书》
《晏子春秋》

──转自《大纪元》

(责任编辑:张信燕)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