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警在太子站袭击无辜民众行径与当年武警在天安门绑架大法弟子同出一彻

惠丽

看了黑警8月31日在太子站袭击无辜香港市民的实况录像,那帮全副武装的黑警面对毫无反抗能力的无辜民众大打出手、甚至围殴,让我想起了当年中共武警在天安门广场绑架上访法轮功民众的场景。那种被中共洗脑后,灌满了对中共打压对象的仇恨,将无辜民众作为敌人,手段上毫无理性和人性,完全沦为流氓打手的可耻行径也将中共的流氓本性表现的淋漓尽致。

前几天和一个大陆人谈及我2000年曾到天安门为争取修炼法轮功自由上访而被毒打关押的遭遇。我告诉他,当年在天安门广场五六个武警围殴我一人。他竟然不屑的说,你一个弱女子,我一人就可以把你打倒,用得着五六个人围殴吗?面对被中共洗脑后冷血的他我无话可说,不过也想让他看看8月31日香港太子站月台的录像,看看那帮黑警是怎样围殴无辜民众、是怎样毫无顾忌的耍流氓的。

香港作为国际化都市,还没有完全沦陷在中共铁蹄之下、还有众多媒体聚焦。而在1999年至2001年的中国大陆,中共对上访的法轮功民众的打压更是事无忌惮。 当时的天安门广场到处都是武警、警察、警车和便衣。连在广场上的小商贩都是特务乔装的。只要见到有人打横幅或是炼功,他们上来就抓就打然后拖上警车。当时我刚盘腿准备炼法轮功的第五套功法,就被一个武警踢到在地,然后五六个武警还有警察一拥而上用脚踹我全身,还有的用大皮鞋将我的头往地上踩。那时的我才二十五岁,体重不足一百斤。我怀抱着希望能让中共政府了解真相、倾听民众的心声从而纠正错误决策的信心而来,当我被踢被打、饱受痛伤和屈辱,当我的头被“人民军队爱人民”的武警踩到地上的那一刻起,从小到大学被教育的中共如何的伟大、光明、正确的形象在我心中瞬间坍塌。

之后我被关进了北京西城公安分局,警察24小时轮番审问我,其间还用电棍点、电击我的脸、脖子,还有一个警察威胁我说,如果我不说出自己的身份他就要强奸我。后来我才得知许多和我关押在一起的大法学员被关进了集中营、甚至被活体强摘器官。

这些年的经历让我越来越认清了中共已是一个被邪灵操控的恶党,嗜血的本性让它只知道用高压恐怖维持它的政权。一面用残酷手段镇压民众,一面制造假新闻欺骗更多的人,还全面封锁消息不让国际社会知道它的恶行。我将自己被迫害的经历通过长途电话告诉美国的正义媒体大纪元时报,可是电话被监听,中共国安的人在北京奥运前在我家围堵三天三夜要抓我判刑。 我不得不流离失所,最后来到海外。

现在身在海外的我时刻关注著香港的局势,也时刻为香港民众担心。当我看到天安门武警又现香港地铁站时,看到五六个黑警围殴一个人时、看到那抱头痛哭的青年、那被黑警带走的少年额头上还流淌著鲜血、那散落一地的雨伞…… 我的心在泣血!不能让中共的魔爪再去蹂躏和残害更多的善良人了,唯有解体中共邪党,香港人才会有真正的自由。

唯愿此时全世界所有有正义和良知的人都能联合起来,解体中共邪党,清除这只世界上最大的恶魔。 正义必胜,因为神与我们同在!

作者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李明)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