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看点】港民冲击立法会 北京角色诡异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07月04日讯】【新闻看点】港民冲击立法会 北京角色诡异(2019/07/03)(总第365期)

大家好,欢迎大家关注新闻看点,我是李沐阳。

在接连两次震惊世界的大游行之后,55万香港人在7月1日再次走上街头,抗议港府强推逃犯条例。当晚一些抗议者进入立法会大楼,期间有抗议者用油漆涂污了香港区徽等。在停留几个小时之后,被迫离开了。

昨天(7月2日),中共政府多个部门都做出措辞强硬的表态,称冲击立法会的“暴力行为是对北京权威的直接挑战”,这个问题必须得到解决。中共官媒开足了马力,全力抹黑香港示威。只报导示威者武力冲击,而对抗议活动本身和事情的缘由,以及民众的诉求只字不提。

不过香港泛民主派则批评港首林郑月娥没有正视民众的诉求,港府才是“官逼民反”的始作俑者。也有通过翻墙了解情况的大陆民众和法律界人士认为,香港人的和平抗争是示威的典范,很值得学习。与此同时,围绕立法会大楼遭遇暴力冲击事件,也出现了一些“阴谋论”的分析。

大家知道, 此前中共对香港的连番事态发展似乎在刻意保持距离。无论是6月9日103万人大游行,还是6月16日200万+1大游行,还是6月26日爱丁堡广场集会,中共都是在全力封锁消息。包括这次的七一大游行,中共媒体也根本不提,只报导香港主权移交的纪念活动。

正因为中共完全屏蔽了外界消息,大部分大陆民众并不了解香港近期的情况,就连深圳居民也不知情。所以中共官媒突然公开承认香港局面动荡,一时倒让人们不明究理。华尔街日报认为,中共转变态度,可能是要对香港事件进行干预了。

中共学者宋小庄就宣称,如果港府处理不了,北京就会采取行动,“军队和武警部队将成为最后的手段”。

看中共张牙舞爪的架势,可能要“秋后算账”了。不少观察人士认为,如果中共军队和武警部队参与香港镇压,很可能要制造香港“六四”。

其实,表面看中共刻意保持距离,但实际中共可能一直都在背后操控。其中韩正就在七一前二次南下深圳,坐镇指挥香港局势。

消息人士向苹果日报透露,昨天返回北京的韩正,向港府传达了习近平的最高指示:不许流血。还说韩正有两大不满:特首施政误判形势、亲共媒体没有发挥舆论导向作用。

其实没有这个消息,从事态发展中也能看出些问题。七一游行前,曾有很多示威者试图闯进立法会大楼,因为警察在楼内坚守没有成功。可是晚上9点,警察突然全撤了。

当时民主派立法会议员张超雄就怀疑,这可能是港府设下的陷阱,所以他力劝示威者不要“中计”。

对警察撤离,警务处处长卢伟聪解释说,立法会周边的示威者太多,在室内使用武力非常有限,担心发生“人踩人”等等。言外之意,示威者太厉害,警察招架不住,所以退避三舍。

这种解释有些太牵强,也显得荒唐,站不住脚。

香港中文大学副教授周保松指出,警方突然撤离的目的,是想像6月12日一样,把所有“暴动”的责任推给示威者,同时骗得公众同情。然后在12点回过头来包围立法会,将示威者抓捕清场。

他在脸书PO文表示,警方也许没有料到,示威者竟然懂得自行散去,避过一场大家极度担心的流血冲突。

那么对中共所称的“暴徒”,究竟是什么情况呢?

网上广泛流传一篇当晚在立法会现场采访记者轲浩然的文章——《这是一个吃孩子的政权》(http://www.epochtimes.com/gb/19/7/2/n11360290.htm),详细记录了他看到听到的事实真相。

他和众多记者随着年轻人进入了立法会。有人大声提醒不要破坏任何东西,强调只是“攻占”,不是“破坏”。有人拿了冰箱里面的饮品,但留下了钞票,并贴纸写字表明不是偷饮品。

从这些可以看出,孩子们很理性,并不是港府和官媒所说的“暴徒”,天底下有这么自律的“暴徒”吗?

这些年轻的示威者非常担心被抓,深知如果撤离,“就会成为CCTVB所说的暴徒”,他们反反复复的讨论“去和留”的问题。有不少经历过“六四”事件的人认为,“去和留”的讨论,几乎是“六四”前的翻版。

12点撤离的“死线”前,警察准备武力清场了,这时仍有准备被抓的“死士”坚持留下。就在还有10分钟的时间,十多个已经撤离的年轻人返身冲进会议厅,大喊“一起走”。捉住留下的人,将他们带离了会议厅。

有几位女孩哽咽著对已经哽咽的记者说,“我们这里全部人都好害怕,但是四个义士一定要救,再害怕也都要去做。因为我们更加害怕,明天再也见不到他们。”

轲浩然表示,不会有人只为了好玩,就闯入立法会大楼的。也别老是说他们受煽动,只要听过他们讨论,就会明白他们真的经过思考。也许粗糙,也许不完备,但都不是他人能随意控制的。

文章质问,为什么一个自诩先进文明的城市,会把一整代的年轻人逼到快要疯了?甚至逼死他们?当局明知一直不回应,只会让年轻人怒火加剧。躲在“法治”遮羞布后面的,是一个怎样的政权?能让这个“吃孩子的恶习”延续下去吗?

香港大学教授梁启智也撰文表示,他们曾试过温和与激烈的各种方法,选举投票无效,雨伞运动79天被清场;和平游行示威,100万不够200万,当局始终无动于衷。最终把他们逼上“自杀式”的“死谏”。

他质问,是什么把它们推倒这样的境地?又是谁本来可以阻止绝望却不为所动?如果谴责,先谴责制造绝望的人。

好的,感谢您关注新闻看点,再会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