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活摘器官 前军医实习生回忆恐怖过程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06月18日讯】国际社会持续制止中共活摘器官罪行,加拿大的国会已经全体通过了《S-240法案》,把没有取得捐赠者同意的器官移植,视为刑事犯罪,目前正在等待参议院批准。本台记者采访一位当年亲历活摘器官的军医实习生,他说自己仍被当年的血腥残酷场景折磨著,精神一度几乎崩溃。

目击者George 前沈阳陆军总院实习生:“当时我们坐着一辆改装的救护车到离大连很近的一个军队医院,去采了一个活人的肾脏。”

被摘除器官的是18岁的军人囚犯,军医称他为“健康的活体”。为了保护乔治的安全,我们对他的声音做了处理,并回避了血腥的细节。

“车开到一个很荒远的地方,天还不是太亮。周围都是军人端著枪,背对着我们。听到有枪响,不长时间军人抬了一个人,我一看他穿的是军裤。我和另外一个军医,踩着这个人,让他不能动。当时我看他的颈部都是血,他的喉部整个都是血。”

乔治看着军医取下了两个肾脏。

“他示意让我剪断那个血管,当时一剪,那个血一下就流了出来,而且是热的。我那时很恐慌也很震惊。但是我看其他的在场的人面无表情。”

军医示意乔治摘取眼球。

“我说实在做不了,我那时候已经虚脱了,身上都颤抖。这个之前我无意的看了一眼那个人,看他的眼皮是抖动的。”

军医迅速取下两个眼球。让乔治把尸体装进黑色塑料袋,军人把尸体抬走。

“我说:那个剩的那些尸体怎么办?他说有另外一个军车去销毁掉或者是烧掉了。”

摘器官的车由军车开道,以最快速度回到沈阳后,另一组医生已经在等待把器官移植到另一个人身上。

“回家了之后我就发烧了几天,后来就找人说我不再去了,在其他地方可以工作,不做这项工作了”

直到今天,乔治仍然被当年的场景折磨著,精神一度几乎崩溃。

“我就想,他也有父母啊!他的家人都不知道这么残忍的事情。”

后来乔治辗转逃离了中国,现居住在加拿大。

“但是我知道,中共会对知情的人是暗杀灭口啊!所以我想这件事情,我既然活着,我就要出来作证。因为中国千千万万个家庭,不知道他的亲人是这么残酷的死去。”

新唐人记者刘海英多伦多报道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