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四.二五 纽约法轮功学员中领馆前反迫害

【新唐人2019年04月23日讯】“夜色朦胧,曼哈顿岛,喧嚣又宁静;哈德逊河之滨,烛光似海,神圣而光明。”4月20日,夜幕低垂之时,纽约部分法轮功学员在纽约中领馆前,举行纪念万名法轮功学员和平上访二十周年暨抗议迫害的烛光夜悼活动,用点点的烛灯及歌声,悼念在这场迫害中失去生命的法轮功学员,抗议中共迫害,呼吁国际社会共同解体中共,停止迫害。

当天下午6点时许,法轮功学员开始集体炼功,场面庄严祥和。当华灯初上时,学员们手捧莲花灯,神情肃穆,默默哀悼被中共迫害致死的同修。

据明慧网报导,过去二十年中,通过突破重重封锁能够获悉的、有名有姓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有4,296人。

纽约法轮功学员在中领馆前举行夜悼,纪念“四.二五”和平上访暨反迫害20周年,悼念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轮功修炼者。(Mark Zou/大纪元)
纽约法轮功学员在中领馆前举行夜悼,纪念“四.二五”和平上访暨反迫害20周年,悼念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轮功修炼者。(Mark Zou/大纪元)
游人从这里经过,看到法轮功学员反迫害的场景。(Mark Zou/大纪元)

父亲疑被中共活摘器官的法轮功学员韩雨,在夜悼时手捧莲花灯,泪流满面。她炼法轮功的父亲韩俊清,在2004年5月4日被抓三个月后撒手人寰,遗体在火化前,韩雨看到爸爸的脸上有许多伤痕,左眼底下的组织不见了;一道很长的刀口,用黑线缝著,从喉咙一直到胸前。

她的姑姑和她的叔叔硬是解开了她爸爸衣服上的扣子,看到刀口从脖子拉到腹部,他们用手压她爸爸的肚子,发现里面根本没有内脏,全是冰块……惨无人道的迫害,说明中共是世界上最邪恶的国家恐怖主义组织。

父亲韩俊清疑被活摘器官的法轮功学员韩雨,在夜悼中泪流满面。(李桂秀/大纪元)
父亲韩俊清疑被活摘器官的法轮功学员韩雨(拿标语者),要求法办江泽民。(李桂秀/大纪元)
法轮功学员要求法办江泽民,释放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李桂秀/大纪元)

法轮功学员面对中领馆,打出“法办江泽民”、“停止迫害法轮功”等抗议横幅;来自长春的法轮功学员,打出标语,要求中共当局立即释放目前被关押的长春法轮功学员李晶、穆君奎。

来自山东的法轮功学员张袆表示,与他相依为命的母亲张爱丽,自去年11月起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迄今,他要求中共立即无罪释放他的母亲。

来自长春的法轮功学员,打出标语,要求中共当局立即释放目前被关押的长春法轮功学员李晶、穆君奎。(李桂秀/大纪元)
来自山东的法轮功学员张袆(中间穿黄衣者)要求中共立即无罪释放他的母亲张爱丽。(李桂秀/大纪元)

当年参加过“四•二五”上访的法轮功学员李殿琴表示,当时上万名法轮功学员,是抱着信任政府的诚意和澄清误解的心愿,自发地来到国务院和平理性、合法上访,没有喧哗没有吵闹声,更没有口号、标语,告诉政府法轮功对社会、对人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离开时他们连地上的垃圾都带走。她说当时她看到,一个女警察把手下警察都叫过来说:“你们往地上看看,这就是德!”

参加过“四·二五”上访的法轮功学员李殿琴。(李桂秀/大纪元)
参加过“四·二五”和平上访的法轮功学员田天。 (李桂秀/大纪元)

参加过“四•二五”和平上访的法轮功学员田天表示,当时上访的学员非常安静有序,还有人自发维持现场秩序,连附近的公共厕所里,都有同修在自愿地维护秩序和打扫现场卫生,这是修炼人发自内心的严格自律,以及不约而同所表现出来的对大法坚定维护的心。虽然迫害持续了二十年,但是中国大陆大法弟子对信仰始终坚定不移。

参加过“四·二五”和平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孔维京。(李桂秀/大纪元)

法轮功学员孔维京表示,整整十几个小时,无论是在府右街、文津街、西安门、北海还是长安街等,上万名法轮功学员和平地表达维护大法的心声,离去后,没有留下一张纸片,连执勤警察扔的烟头都给捡起来了,法轮功学员从大法“真善忍”中所修炼出来的非凡勇气和心性境界,铸就人类道德的丰碑。然而,江泽民以其卑劣至极的小人之心、妒嫉之心发动了空前残酷的迫害运动,把中华民族拖入到最黑暗的历史阶段.

维安的警察也接过法轮功学员赠送的“法轮大法好”的小莲花,表示他们都知道法轮大法好,都知道共产党迫害法轮功。(李桂秀/大纪元)

民众:这些人的抗议场面如此平静与平和

哈德逊河畔,不少民众被法轮功学员慈悲、感人的氛围所吸引。一位MTA的工作人员拿过法轮功的简介,并感动地说,“这些人的抗议场面如此平静与平和。”

维安的警察也接过法轮功学员赠送的“法轮大法好”的小莲花,表示他们都知道法轮大法好,都知道共产党迫害法轮功。

维安的警察表示他们都知道法轮大法好,都知道共产党迫害法轮功。(李桂秀/大纪元)

一名在耶鲁大学就读的华人学生,看到了夜悼的情景,倾听法轮功学员讲述的真相,同意以“光明”为化名,退出曾经加入过的共青团。

蔼蔼暮色下,广播里播放着为纪念“四•二五”和平上访二十周年而创作的诗歌:“今夜,遥望二十年前的北京府右街,那里记载着‘四•二五’,一段万人上访的现代神话;此刻,追忆二十载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我们还清晰记得,他们的音容、笑貌……”。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张超)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