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思敏:江苏盐城化工厂爆炸事故五大追问

据报导,3月21日14时许,江苏盐城市响水县陈家港天嘉宜化工厂(生产农药)发生重大爆炸事故。目前盐城官方通报:截至22日上午7时,化工厂爆炸事故已造成死亡47人,危重32人,重伤58人。

21日,江苏盐城生产有机有毒化学物的化工厂大爆炸,火光冲天。(视频截图)

3月21日,江苏盐城市响水乡陈家港的江苏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发生爆炸。图为灾后现场航拍画面。(视频截图)

首先,希望所有人员的伤亡到此为止,危重、重伤民众都能很快转危为安。另有部分民众不同程度伤势、在当地十多家医院治疗的640人,也能尽早康复出院。其次,至少有5个问题值得追问。

一问伤亡真实数字。重伤亡的数字希望不要再增加,但如果上升更希望官方不要瞒报。事故发生时正值工作日大白天,且爆炸引发了3级地震的巨大威力,波及5公里之外,而涉事工厂据称职工人数接近200人。

二问化工厂周边为什么建学校。爆炸那时也正是上课时间,爆炸现场视频显示,人群逃散中,孩子们都摀耳掩鼻(耳鼻出血),有的呻吟著救命,有的放声大哭。据财新网等陆媒报导,爆炸企业周边有近10所学校,就在爆炸点附近1公里处,更有一家幼儿园和一所小学。微博删最厉害的消息就包括了“如果是先建的学校和幼稚园,为什么要把化工厂建在旁边?如果是先建的化工厂,为什么要把学校和幼稚园建在旁边?”

三问实际上的污染影响如何善后。从报导可知,看得见的灾情怵目惊心,厂区完全被摧毁,现场留下一个大深坑。看不见的泄漏气体则是有毒物质,现场空气异常刺鼻,常人难以正常呼吸。除此,还有工厂污水直接排放到河里的常年问题,因为污染,当地人并不吃该海域打上来的海鲜。当地民众即便可以买瓶装水喝、买外地海鲜吃,但无法买到无毒的空气。据称爆炸物质是可燃致癌物的苯,估计一段时间在爆炸区域一定范围内都不宜人居。

四问涉事化工厂前科累累为何“带病”生产。据报导,涉事化工厂自2016年以来,连续3年多达6次被处罚,就在2018年还直接被中央监管部门点名要求整改,也就是至少在一年多前就已敲响警钟,却未能被避免,最终还是酿成了爆炸事故,因此有报导称这是今次事故最让人愤慨的。其实不是,真正可恶的是当地宣传部的“应对媒体之道”。在一份被挖出来的中共响水县委宣传部的文件写着:“突发事件传播,最可怕的不是记者抢发新闻,而是记者抢发的不是政府发布的新闻。”

五问这次可恶人祸的根源。从现有信息来看,这次爆炸事故仍是标准的人祸。而种种令人质疑或不可思议的问题都已经不新鲜。如与响水宣传部相同的表述,目前检索发现,最早出现于2005年在中共国新办举行的培训会上,培训官员处置突发事件及应对媒体能力,来自上海市府新闻发言人焦扬曾说:“在突发事件的新闻传播中,最可怕的不是记者抢发新闻,而是记者抢发的不是出自政府发布的新闻”。现任复旦大学党委书记的焦扬,在2003年5月至6月间担任上海市府新闻办公室副主任时,主持了多场防治SARS新闻发布会。

其实第五问是多此一问。从前到现在一再印证,中国的各种人祸同一种根源,那就是漠视人命的中共政权。历历在目的毒奶粉等失职官员,停职检查,带薪休假,异地升迁。记忆犹新的天津大爆炸,调查报告避重就轻,灾民痛失亲人与家还要被迫同意官方开出的善后条件。很多网友“立帖为证”表示,江苏盐城化工厂这次爆炸,不会是最后一次,这次以及此后多少次,到时候还是会不了了之。在新浪微博上,前十热搜都是明星花边娱乐新闻,而当地民众现场发来的视频基本都快删光。提心吊胆维持政权的中共,现在也只能靠封网删帖来苟延残喘。

——转自《大纪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