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大才子祝枝山笔下的另外空间

另外空间真的存在吗?明朝“四大才子”之一的祝枝山在《志怪录》中记录了一件奇事,不得不让人相信,在我们这里还同时存在着另外的空间。

突然狂奔不止的少年

明朝嘉定县东大门外有一户姓朱的外郎(外郎是衙门书吏的称呼,也泛指县府小吏)。这位朱外郎有个儿子十三岁了。成化十九年(公元1483年)的一天,这位十三岁少年拿着书包正要外出,刚刚靠着门站了下,忽然就向东面狂奔而去,去如风一般,瞬间不见了。父母急了,就赶快召集族人一同去追,可是没追上。旁边有目击者说:看见他刚刚飞奔过去了,挣扎着想抱着树停下来,可是不行,树都折断了,还是一直向东跑。

家里人就一路向东追,一路询问目击者,最后还是没有追上。根据目击者的描述,他的孩子一路朝着大海狂奔,随后进了海中不见了。家人伤心极了,在海边失声痛哭不肯离去。三天后,就在家人实在没办法而准备回家时,忽然看见海中涌出一人,仔细一看,正是自己的儿子!刚想上前抱住他,结果他突然就向西往家的方向跑去了,速度还是快的追不上。

少年的奇遇

父母急忙赶回家,但是家中没有儿子的身影,又是一阵伤心。第二天,有个乞丐来报知:“昨天我在前村的土地庙里,发现一个少年躺地上睡觉,看了看就是你们家的孩子,可以去接回来。”父母又惊又喜,急忙跟乞丐一起去。到了一看,果然在那睡着,就扶起来带回了家。到了家,孩子刚开始昏昏然叫不醒,后来幸好眼睛还能睁开,肢体能动,就用汤水给他灌了灌,休养了一天就复原了。

这时,大家都问他怎么回事,少年就开始讲诉他的奇遇:我刚到门口,忽然就看见一个年轻人,从东面过来,相貌很是清秀,带着软趐唐帽,穿着绿色的袍子,腰间黄金丝带,骑着的白马也是晶莹透亮胜似白雪、后面还跟着随从三十几个人。随从们都是人的身子,头部却是虾头、海螺头、鳖头、鱼头等等形状不一。那个年轻人看见我,就命令随从们抓起我向东而去,虽然我大声的呼救,但是也不能阻止他们。到了海边,就看见海中水面间出现了一缝隙裂开,然后就成了一条路,路面都是连到水底的沙子,于是他们就领着我上了这条路,四面弥漫着海水看不清楚,只觉的一直走,不大会儿就到了一座城外。

进到城里面,来到了一座大宫殿前,只见朱门华屋,弘敞焕烂。带头那位的年轻人就等在门外,叫看门人去通报,说:“奉命请的读书人到了!”看门的也是一些人身水族头的生命,他们进到殿中通报,不久后出来,让其他的人领着我进去,到了一个大殿里。那个大殿很高很宽阔,颜色皆为白色,像是龟壳、贝壳一类的材料制成。真是光采照耀,恍惚夺目,不能正视。

原来海神是要请读书人

他们就让我到了殿里,有个王者高坐在殿上,但是相貌已经很老了,须发皆白,其冠亦类唐帽,身披白袍,通剌金纹腰,横白玉带,他问我:“你会写文章吗?”我回答:“不会!”“那你会什么?”我说:“只会做对联。”王者知道属下请错了人,便说:“我只要会做文章的人,你既然不会,我这里也用不着你!”

于是就让小吏带我到书馆看看就送回来。就有人带我到了东面的一个偏房,里面看见一个小童子,才几岁,长的特别好看。旁边的人就介绍说:大王就是想请读书人来教这个孩子的。一会儿又带我回去见了那位王者,他就让人把我带回来。他们便把我带出来,先前的那年轻人还在门口等著,得到了命令,就又骑上马,让手下抬着送我回去。到了土地庙的时候,庙里的神也出来迎接,非常恭敬,那年轻人就将我托付给庙神,土地神就收留我在那住了一夜,其他就没有什么事了!

这位少年讲完了他的经历,大家才知道,原来是海里的王者要请教师,发生了误会,误请了少年。祝枝山记录此事时,当年的少年还未去世。其实这位少年就是进入了另外的空间,在那里游历了一番。

资料来源:《志怪录 海神请读书人》

──转自《看中国》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