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华为展开春季攻势?欧美联盟受考验

【新唐人2019年02月23日讯】【热点互动华为展开春季攻势?欧美联盟受考验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直播节目,今天是2月22日,星期五。日前,华为创始人任正非接受外媒采访,态度强硬地表示,美国不可能扼杀华为,世界离不开华为。而几乎同一时间,英媒《金融时报》接连报导英国的网络安全部门称,华为“风险可控”。不过,英国首相府又出面表示,对华为的评估正在进行,还没有结论。而欧洲其它一些国家对于华为的态度还不明朗。

华为态度突转强硬,底气从何而来?在是否允许华为进入5G问题上,欧洲国家面临着什么样的选择?今晚,我们请两位嘉宾就此问题进行讨论。两位都在现场,一位是时事评论员唐靖远先生,还有一位是夏小强先生。二位好。

唐靖远、夏小强:主持人好。大家好。

主持人:谢谢二位。节目开始,请先看背景短片。

周四(2/21),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接受福克斯商业网采访时,谈及不久前的欧洲行,他表示在过去的一个月,美国一直在与其它国家谈话,以确保他们知道“将华为技术纳入本国IT系统的风险”。

蓬佩奥表示,如果一个国家采用华为系统,并用在自己国家的重要信息系统中,美国将无法和他们共享信息,无法与他们一起合作。甚至可能无法在当地设立美国大使馆或美军前哨基地。蓬佩奥说,“我们不会把美国的信息置于风险之中”。

蓬佩奥不久前刚对欧洲五国进行了访问,提醒他们抵制中共和俄罗斯的影响和干预,并关注华为带来的安全风险。当时他在匈牙利也发出同样的警告。

目前,印度和意大利仍然对华为公司参与本国5G网络建设投标持开放态度。而法国和日本已明确拒绝华为。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也已经禁止华为在本国参与建造5G网络。

另外,此前逮捕了华为接班人孟晚舟的加拿大,仍在纠结是否颁布华为禁令。

英国目前正在评估华为的威胁,英国最大电信服务运营商“BT”虽然已将华为从核心5G网路竞标者名单中移除,但在5G网路的某些部分,例如天线塔上的设备,可能还会使用华为的产品。

而德国政府和企业之间也存在分歧,目前仍在观望。

目前有些欧盟国家已经在4G网路中使用了华为设备,而且华为在参与5G建设项目投标时,通常会给出非常便宜的价格。但是蓬佩奥在采访中说,真实情况是,保护自己国民的安全并不便宜,需要付出代价。

主持人:观众朋友,欢迎您在节目中间就我们今天所谈论的话题和我们互动,您可以通过手机发短讯或者在YouTube观看我们的直播和我们文字互动。

唐靖远先生,第一个问题我想先问问您。我们知道,今年欧洲许多国家都要开始5G建设,因此是否允许华为5G进入成为焦点,现在焦点在英国。刚才的新闻中我们看到,这两天,《金融时报》确实报导,英国的网络安全部门得出结论是,华为的“风险可控”。引起很大的关注。因为这跟美国的态度似乎是不一样。我想先请您谈谈,英国《金融时报》报导的“风险可控”,这个结论在多大程度上反映了英国政府的态度,英国各界现在对于华为是否应该进入英国的5G建设持什么态度呢?

唐靖远:这个问题我是这样看,首先我们看到,现在英国国内对于支持华为的声音比较明确的其实就是一个来源──英国国家网路安全中心(NCSC)。《金融时报》报导两次,第一次引用两个来源,一个来源是政府通讯总部的一名前官员罗伯特‧汉尼根。国家网络安全中心是政府通讯总部的下属机构,《金融时报》第一次报导引用罗伯特‧汉尼根的说法,其实也就是来自于NCSC;《金融时报》第二次的报导是引述国家网路安全中心主任马丁,马丁在这一次慕尼黑的防务论坛上再次表达相同意思,表示华为的风险是可控的。

从这个角度讲,我们现在看到的这些说法,虽然是几个人出来说的,其实都只有一个来源,来自于英国政府下属的一个情报部门,一个机构。我们知道英国的情报机构分为三大块,MI6、MI5和政府通讯总部。所以这个说法仅代表英国一个技术部门,尤其马丁作为英国国家网络安全中心的主任、部门技术主管,他出来说的话,我觉得只是代表这个技术部门对这个问题他们觉得有信心,严格说,他并不代表英国政府的态度。

随后我们就看到英国首相的发言人出来说话,我觉得这个讲话有澄清的意味:我们现在还没有结论,我们对华为的审查还在继续进行之中。明显是有一点在澄清之前马丁的说法。我个人看来,英国首相发言人的讲话,更具有正式代表政府说话的意味。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马丁在慕尼黑讲“华为的风险可控”以后,在他自己的讲话之中也承认华为是有问题的,他明确提出,如果英国将要采用华为的设备,网络安全标准和软件工程上面,华为必须做出重大的改进才行。他讲完这话以后,与他在NCSC同一部门的技术总监也马上站出来发表一番讲话,他表明的意思也释放很关键的信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看到华为拿出可信的方案解决问题。而且他还说了一句话,华为改进问题的动作相当缓慢。

在我看来,NCSC很清楚地完整表述了信息,第一,他们认为华为的确是有问题的;第二,华为在问题改进的速度上面并不让他们满意;第三,他们作为技术部门觉得自己有信心管控华为的一些风险。我觉得这三项组合起来才是完整的信息。

同时我们看到其它部门也有一些矛盾的说法,比如英国皇家联合研究所也有出具一份报告;它是军方的智库。这一份报告我觉得有一个值得关注的亮点,报告的撰写人是一名前外交官,他在中国大陆和港台地区工作长达22年,对中国国情、中共体制、中共和企业之间的关非常了解,他在这份报告中明确地说,如果中共将来有一天需要对华为下达指令,华为根本没有可能拒绝,它别无选择,只能执行。他觉得彻底隔绝华为才是明智的做法,如果现在就轻率地引进华为的设备,他的原话是说,是比较天真、不负责任的做法。

主持人:还是有不同的声音!

夏靖远:对。出现比较矛盾的状态。在我看来,反映出来是对使用华为设备的眼前利益和长期利益上有一些区别。

主持人:等一下我们可以再详细分析。我想请夏小强先生谈一谈。说“风险可控”这话是比较模糊,怎么理解他说的“风险可控”,他有没有给出什么理由,您怎么看?

夏小强:先说一下什么“风险”?英国的智库在报告中已经指出来,华为在5G网络中安装隐藏的后门。中共可以利用这道后门,通过信息的泄露然后进行网络攻击。未来的5G网络将运用在每个国家的基础设施以及互联网的全部覆盖面,一旦信息泄露、网络遭到攻击,就会给这个国家的基础设施造成毁灭性的打击,是国家安全十分致命的威胁,是巨大的风险。这位官员所说的“风险可控”,我就没有看到什么可控的具体方法!

主持人:或者是他认为的一个理由。

夏小强:或者是他的措施或理由,比方说,可能是他用了之前的一则报导:英国在组建监控团队,监控测试没有后门。一旦英国安装了华为的5G网络,虽然现在可以没有任何后门,能保证它以后在网络的升级中、软件的更新中不安插后门?这是无法控制的!很简单,举个例子来讲,一个盗窃惯犯、累案惯犯,把他带到家里来,你说,我们现在财务丢失的风险可控。理由是什么呢?理由是他现在没有偷东西。你能保证他以后不偷吗?

另外,说它网络安插后门,在上百万个代码的软件中,你很难查出它的后门安插在哪里?操作起来困难十分大。

我觉得“风险可控”这个说法是不太靠谱。所以智库这位撰写报告的前外交官员就说,风险可控的说法是天真、不负责任的。

主持人:是,说小了是天真,说大了是不负责任。

夏小强:未来如果英国使用了华为的5G网络,一旦造成国家安全毁灭性的危险,那是用多少金钱和人力都无法弥补的损失。

主持人:讲到这儿,我也想问一下唐靖远先生,刚才您说到短期利益和长期利益的权衡。我们看到英国现在要是完全禁止华为,运营商是主要的反对方。我们看到媒体报导,运营商的考量是替换或者不用华为,成本和时间都太高;如果禁止华为,也会造成选择面太窄。您怎么看运营商的考量或者他们认为的难度?

夏靖远:我是这样看的。运营商的角度,他们提到的最主要是两个因素,一是经济上的损失,因为他们现在已经使用了华为很多的设备,如果全部要更换成本会非常高;二是目前华为的设备,成本的确很便宜。都是5G的设备,华为比爱立信和诺基亚的设备价格低很多,当然我们可以待会再说它为什么会低这么多。这是经济上的考量。当然还有时间上的考量,如果要全部更换设备,可能会导致国家的5G推进速度受影响。

这种说法或者考量角度,我个人认为可以说是饮鸩止渴。打一个比方,你明知道一种食物很可能是有毒的,而且我们已经看到有很多证据证明它确实有毒,哪怕是慢性中毒,你感觉现在肚子饿了要把它吃下去,先填饱肚子再说,认为自己有能力把毒素控制住不让它爆发出来。想过没有?如果用这个比喻,等于英国把自己置于非常尴尬的境地。什么意思呢?就是他一直有风险、一直要防备毒素、一直跟它作斗争,而且把自己置于只能胜、不能败的境地。

华为可以失败,比如说,如果将来有一天华为处于需要,它不断试图突破监管,它可以失败100次,没有关系;它只要成功了一次,毒素一旦释放出来,对整个英国的通讯安全系统来说,通讯安全就相当一个国家的神经中枢,那可能就是致命的伤害。

所以我觉得他们这种思路的出发点,就像刚才我说的饮鸩止渴,是比较短视的一种想法。从技术上讲,刚才谈到“可控”的问题,华为的5G在核心技术上的优势并不明显;现在5G技术真正领先的还是美国,是高通公司。华为真正的优势在哪呢?在应用层面,也就是它的设备。刚才我们提到,华为的设备价格非常便宜,甚至可以达到爱立信和诺基亚同等设备的四分之一,可以低到这样的程度。

华为为什么能够有这样低的价格?其实背后的原因很简单,是因为中共政府给它钜额的补贴撑著;故意利用低价倾销打开市场、抢占市场的份额,是因为这个原因才把它的价格拉低。

5G技术和我们之前了解的4G、3G有巨大的不同,4G以下技术用于基站建设,信号塔的硬件设备和网络里面行走的数据流是被隔离的,和核心的数据隔离开,不会影响到数据流;5G技术是可以做得到的,华为的信号塔,它的5G技术可以直接打破隔离,在必要的情况下它可以直接接管,甚至直接切断通过网络传输的所有的数据流、信号流。可以达到这样的程度。

我们知道,如果使用华为的设备、使用它的信号塔,华为在设备里面烧制了什么样的固件,固件就像手机刷机一样,是驱动所有软件运行的驱动程序,这个固件百分之百日后是一定需要升级的;不允许它升级,昂贵的设备就很可能变成为一次性产品,出现任何程式错误(bug)都没有办法修复。所以它一定要保留一个后门,需要进去进行升级、维护,升级、维护是有它独家的加密技术和签名。

所有商家都是一样,都会采取自己的加密途径来操作,华为加密和签名技术,理论上根本不可能让任何第三方获得。那么你说“风险可控”,你怎么去控制它?华为现在给你的设备让你随便怎么检查都没有任何问题,但是日后的升级、维护过程中,多年以后它可能再来给你做一些手脚,根本就是没法预防的。我觉得就是这么一个关系。

主持人:小强,刚才唐靖远先生主要谈到,从成本考量是比较短期的;对于巨大的国家安全可能无法用金钱来计算。您怎么看,不只是英国,欧洲一些国家比如德国或其它国家也在犹豫,这些国家犹豫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夏小强:我觉得包括德国在内的大部分欧洲国家,主要原因是这些国家的很多电信运营商这些年来大部分都在使用华为的4G网络,一旦不使用华为,需要考量的就是我们刚才提到的成本问题。

主持人:所以还是经济原因?

夏小强:主要是经济原因,这是一方面。比如德国,德国要构建5G网络需要的费用是大概800亿欧元,费用相当高。在报价中,华为一定低于其它运营商如爱立信、三星等的报价,这是很大的因素。一年之前,在孟晚舟事件之前,德国和中国的经贸往来比较密切,当时德国的内政部长就说:关于华为5G网络,我们没有足够证据以法律支持排除华为的5G网络。

发生孟晚舟事件之后,德国的安全部门也感受到了华为的威胁,开始释放出要停止使用华为5G网络,但是后来又发生了变化。就是最近,德国的一位部长接受访问,他说,之前禁止华为的消息是误传,现在我们正在评估是否开放华为进入德国,等待着德国政府的批准。

我觉得主要是经贸原因;还有一个原因,中共这么多年来在欧洲这些国家进行渗透、收买和布局,他们和中共之间的经贸往来很密切,他们一旦拒绝使用华为,很有可能会遭到中共的报复。这种事情在新西兰已经体现出来,当新西兰宣布拒绝使用华为5G之后,中共进行报复,停止和新西兰的旅游往来,就是给他们施加压力。欧洲这些国家也担心遭到报复,主要是这两个原因可能造成他们很难在是否使用华为中作出选择。

唐靖远:我补充一点。关于风险可控的说法,反映出来是一种思维的问题。为什么呢?我觉得英国情报部门进入了误区。使不使用华为设备肯定不是简单的商品竞价问题,我们现在都知道,其实是涉及到非常严重的国家安全问题,甚至可能涉及到更大的,中共很可能利用华为进行意识渗透,甚至它可以扩展到很多的领域;不是这么简单的问题。

我们现在看到美国对待华为问题的处理方式是什么思维呢?是一种战争思维,我觉得。准确说是一种冷战的思维。是这样一种思维!而我觉得英国、包括德国也好,欧洲很多国家现在可能很大程度上还有点局限在把它看做是不同商品之间的性能比较,把它看成比较普通的、正常的商品竞价的思维。

二者之间有什么差别呢?就像我们刚才提到,夏小强先生举了一个例子,我觉得这个例子说得非常传神、非常生动。如果是一种战争思维就会发现,用了华为的设备,就要一直防着它;“攻”和“防”,华为的进攻和使用者的监管。所谓“监管”是指监管与反监管,在以后、长期使用期间都会存在。

站在战争的角度有一句话“胜败乃兵家常事”,意味着很可能今天你占上风、明天他占上风,有这样的经过。如果在真正的战争之中打仗,今天我失去了阵地,明天我可以又召集人马再把它夺回来,但是在华为讯息技术上面就不是这么一回事。就是刚才我们说的,华为可能失败100次,它可以承担成本,但是对英国来说,只要失败一次,可能要付出的就是致命的代价。

主持人:我插一句。您说,不是简单的商品竞价层次,而是战争的层次;有人说,接受华为就是接受中共或者接受中共的意识型态。您怎么看这句话?

唐靖远:我觉得这种说法是有一定道理的。为什么这么说呢?有两个原因。第一,华为扩张过程之中已经有很多的证据证明,它背后就是中共政府支持的,事实上它是充当中共政府急先锋的角色,主流是在技术上面,利用通讯技术和5G等去攻城掠地,充当急先锋。

同时我们看到华为的触角不光是负担着这方面的功能,我觉得它至少还有两大功能。第一,比如在中国国内,它帮助中共实行国民监控,我们看到它不但在中国已经做得非常成熟,而且已经把这种模式输出到海外,比如在坦桑尼亚、赞比亚包括委内瑞拉这些国家,中兴也好、华为也好,都是中共的工具,可以说都是一家人。

同时我们看到华为在意识型态、舆论、宣传等领域对海外、西方都有渗透,比如投资英国的一些大学、学校,名为“种子”计划,还资助很多智库等;在舆论、国家政策等方面有意无意地影响着、渗透著西方国家。从这个角度上讲,华为本身带有意识型态色彩,尤其是刚才我们提到它参与国民监控,它已经成为中共所谓特色、模式的重要一部分,从这个角度上讲,拒绝华为的确就等于是拒绝华为身后站着的中共特色模式。二者之间确实是有一定的联系。

夏小强:我补充一点。美国已经发出明确信号,将不和使用华为5G网络的国家合作。其实所有的欧洲国家现在都面临选边、站队,一边是美国代表的科技平台;一边是中共华为5G所代表的科技平台。在科技平台的背后,它还有着它背后的意识型态包括制度、价值观、文化、美国现在所代表的普世价值、民主、宪政制度。包括欧洲国家和美国基本上都有相近似的制度、文化和理念;中共和这些国家是格格不入的,完全是共产主义意识型态。所以选边、站队含有背后深层的价值观、制度和文化的选择,我觉得这是十分重大的选择。

主持人:是,确实!我觉得等一下我们可以再来看看美国的态度,在此之前,我想先问问小强。刚才您谈到,欧洲的态度有反复,而且最近一段期间,确实舆论上支持华为的声音比较多。我们来看看任正非最近接受BBC采访,基本上他首次很明确地说,抓捕孟晚舟是出于政治动机;美国不可能扼杀华为;世界离不开华为。您怎么看他突转强硬的态度?

夏小强:任正非这一次接受BBC采访之前,曾接受外媒采访,态度是有些软弱,是比较服软的,可是为什么突然强硬了?就是因为现在情况发生一些变化。当时是整个欧洲、美国全部抵制华为,他必须放软身段,好像服软,中共两面派的嘴脸经常是这样表现的;现在因为欧洲出现了一些松动,他立刻又转为强硬。关键的一点,我觉得在于任正非并不是代表个人发言、也不代表华为发言;他代表的是中共。

因为华为本身就是中共的超级间谍机构,它是中共渗透西方、用高科技渗透西方、代替西方的工具,这时候他能够作出这种发言、相当狂妄:世界离不开华为。没有任何企业、任何董事长敢于说出这样的话,他不仅仅是狂妄,他背后代替了中共的声音;华为是中共的缩影,他其实说出了中共的话:世界离不开中共,中共要控制世界。他向世界发出的是这个讯息,其实也是间接向世界发出威胁,潜台词就是:你们如果不使用华为,我们将要采取行动。

其实它已经在行动了,像它对加拿大的报复措施完全是一种流氓式的,没有理智的报复。所以说任正非在替中共发声,我觉得这是根本的原因。

唐靖远:在我看来,任正非的讲话主要有两个用意。第一个用意,因为马上就要面临孟晚舟的引渡即将要开庭;还有一个就是,华为和孟晚舟都被美国刑事起诉,开庭的时间也在3月。我觉得任正非现在出来说这番话有一点未雨绸缪的意思,事先占据一些舆论上的主动。他说话的重点、意思就是,对华为也好、对孟晚舟也好,是一种政治迫害。其实他就是为孟晚舟拒绝被引渡,有意制造一些舆论效应。

主持人:据说他的律师也可能会以这个原因为他辩护。

唐靖远:对,很有可能。他的律师很有可能也是从这个角度去辩护,这是一个用意,我觉得。第二,我觉得任正非的讲话的确是有配合中共现在发动的我们可以把它叫做“春季攻势”。为了华为,因为华为现在的处境是四面楚歌、受到封杀,想办法要突破,现在我们明显看到,中共对于支持华为、至少没有反对华为的国家,和那些已经明确表态不使用华为的国家,所采取的态度完全是不一样的。

它发起的攻势我觉得是多方面,有政治方面施加的一些压力,刚才夏小强先生也提到经济方面采取的一些压力,比如针对加拿大、新西兰等,包括对澳大利亚煤炭进口的推迟,同时还有舆论、宣传方面的攻势,我觉得任正非出来讲这些话,最主要的目的是配合中共在宣传上面的一些攻势。我们都知道,中共在海外通过统战可以掌控西方一些比较亲共的人士,利用他们替华为发声。

主持人:可以说是它海外统战的一些力量是吗?

唐靖远:对,使用这种力量的目的是什么呢?营造华为是受害者的假象。我们举个例子,比如我们看见这两天的《南德意志报》发表一篇文章,虽然没有点华为的名,但是矛头说得很清楚,意思说,不是所有的中国企业都是中共政府的傀儡等等。后来这篇文章的作者很快就被网友给挖出来,是柏林自由大学的副校长。

柏林自由大学和北京大学(北大)有密切的合作关系,双方还成立了“德国研究所”,同时它还有一个众所周知的项目──孔子学院。这位作者是北京大学和柏林自由大学合作下的孔子学院理事会中的一名理事,毫无疑问是一位非常亲共的人,在我看来。

我举这个例子意思是,我觉得任正非出来说话,主要是在舆论上配合华为可能即将面临更为困难的处境。因为刑事法庭一旦起诉之后,可能会面临严厉的判决,那时候可能是华为真正比较艰难的时刻,所以他们需要事先作一些准备工作,我觉得是这样。

主持人:现在网上有一些发言,我很快读一下观众的发言。一位YouTube的观众发言:“很简单的帐不会算,现在商品便宜,以后服务就贵了,而且服务是只此一家的,而且不是一次性的商品,就像买车一样,贩售利润都不高,利润点都在服务。”就是说,卖车的利润是不高的,利润就是在售后服务上。这位观众的发言挺有意思,就跟刚才二位说的一样。

唐靖远:我突然想起来,他提到买车的例子,我就想起刚才提到的一个问题。很多国家现在为了加速推进5G建设,觉得如果不用华为的话,时间上会推迟。我觉得就像这个例子一样,如果你现在使用了华为的设备,相当于你搭上了华为的快车,你倒是很快。

主持人:便宜的车。

唐靖远:而且便宜,但是你却有非常巨大的隐患是什么呢?这辆车的油门、刹车的控制权很可能不在你的手里,甚至方向盘的控制权很可能都不在你的手里。因为华为的设备、整辆车的整套设备全部都是它给你提供的,如果有必要,它随时可以在任何时候接管你的油门、接管你的刹车甚至接管你的方向盘,对于任何国家都可以说是灭顶之灾。

夏小强:所以当初英国购买华为的4G产品便宜了几亿英镑,中国有句老话,便宜没好货。

主持人:小强,我也想请您分析一下。刚才唐靖远先生说,华为所谓的“春季攻势”。我们确实看到舆论上最近不管是他的采访也好,还是英国《金融时报》、还是其它的德国报纸也好,确实是一种舆论的攻势,或者除了为孟晚舟造势之外,是不是也有可能分化比如美英联盟或者美欧联盟的目的?我们看到任正非在采访中很清晰地表示:如果美国不接受我们,我们就把更多的投资投资到英国。您觉得会不会有这样的作用?

夏小强:中共在海外这么多年的渗透和布局,它在海外有很多资源,它现在调动很多的资源在做这个事情,中共采取的方式就是分化、瓦解、各个击破,这一招它在历史上用过多次,国民党很大程度就是被它这样打败的。它现在在美国那边已经没有办法的时候,美国市场失去了,它把全部的最后的希望放在了欧洲,它调动所有的资源在做,主要是主攻英国。美国和英国的联盟是传统的坚固的联盟,一旦这个联盟打破,欧洲的那些国家都在观望;一旦英国使用华为的产品,可能别的国家也都要效仿英国去做。所以中共现在主攻、主打英国,它把全部的资源可能都运用在英国身上。

并且我们看到,很多所谓海外的“主流媒体”有时候发出的一些讯息,和我们最后知道的真相往往有很大的距离。这就是中共多年布局现在得到的一个结果,它布下的那些被收买的人在发挥作用,或者影响西方那些做决策的人。整个情况现在就是这样。

主持人:您觉得对于英国和这些欧洲国家来说,它们面临什么样的两难处境呢?

夏小强:以英国举例,英国和美国是坚固的联盟,这一百多年来,凡是世界上发生的重大历史事件、历史的决策,英国和美国都是紧紧站在一起,第一次世界大战、第二次世界大战、反恐战争,包括政治联盟、经济联盟,英国一直紧跟美国,其实我觉得英国现在并不存在太大的选择困难,因为英国和美国都有共同的价值观、共同的制度、基本上有共同的信仰、将来走的都是普世价值下的自由、宪政之路,绝对不会走上中共这条道路。

所以选择至关重要,现在所损失的仅仅是眼前的一些很短暂的利益,在巨大的天平之下,我觉得他们会选择站在美国阵营。

主持人:唐先生,您怎么看呢?

唐靖远:我觉得是很清楚的。我们看见蓬佩奥出访中欧三国以及近期接受美国媒体的采访,他都非常清楚地一再重申立场,无论哪个国家采用、使用华为的设备,美国将不会与其分享任何讯息,同时还要在很多方面可能与其隔离。我觉得这对英国来说就意味着非常巨大的两难处境:他还要不要继续做美国的盟友;要不要继续维持盟国关系。

为什么这么说,为什么这么严重?因为我们都知道,一旦在5G问题上如果英国和美国采用不一样的系统,那么首先美国要做的是:从讯息上对你进行隔离,我都不跟你分享任何讯息,甚至我的系统和你的系统都不发生物理的连接。

主持人:就是五眼联盟情报的分享。

唐靖远:对,英国很有可能从五眼联盟被孤立出来。讯息的隔离必然会带来一个结果,时间只要一长了,就是带来政治的隔离、经济的隔离包括军事上的隔离。所以对英国来说就是非常严重的、巨大的政治问题,要不要和美国继续做盟友,还是跟中共站队、站在一块?我觉得这是英国最主要面临的选择。

主持人:还有一点时间我们谈一谈美国。二位刚才都谈到蓬佩奥发出的讯息,但是我们也看到,蓬佩奥接受媒体采访的同一天,川普总统也发推文,在5G的领域他希望美国通过竞争胜出,而不是把目前更为先进的技术挡在外面。有分析认为,是不是表明川普不愿意进一步封堵或者围堵华为?我不知道夏小强先生您的解读是什么?

夏小强:很有意思,川普经常发出一些童言无忌的推文。我的看法是,蓬佩奥作为美国国务卿,他发表的讯息是代表美国官方战略性的宣言,就像副总统彭斯和蓬佩奥经常对中共发出相当强硬的一些讯息。

主持人:而且是正式发言。

夏小强:正式的官方讯息,代表美国对中共的整体战略。川普是一个十分性情中人、十分有个性的总统,他经常发出这些推文,不同的人可以从不同的角度去解读,我觉得倒不需要过多解读,说不定明天他又发另外一个推文,另外一个意思,我觉得不需要太多的解读。

主持人:唐靖远先生您怎么解读?

唐靖远:我觉得川普这个话的语意本身是比较含糊的,他的原话是说,我希望美国在5G、6G里面,我们用竞争的方式胜出,而不是通过封杀或者是排斥先进的技术,挡在外面。大概是这么一个意思,他并没有点名是华为。其实更先进的技术不光是华为拥有,我们知道爱立信也好、诺基亚也好,在5G方面都有自己更为先进、独到的技术。他的语意表述是比较模糊的,我觉得他不一定专门指华为,当然也包括华为在里面。

我觉得的确看起来是调门有放低的趋势,但是从另一方面,我觉得他这一次的讲话让我想起当初他可能干预孟晚舟案的讲话是一样的,其实只是有一种放风、测试水温的意图在里面,可能并不一定非要去付诸行动。

主持人:或者也可能是战术上也许有变化,但是美国的整体战略不一定会有变化。非常感谢二位今天的精彩点评。时间很快又到了,感谢观众朋友们的收看和参与,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