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9年02月23日訊】【熱點互動華為展開春季攻勢?歐美聯盟受考驗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直播節目,今天是2月22日,星期五。日前,華為創始人任正非接受外媒採訪,態度強硬地表示,美國不可能扼殺華為,世界離不開華為。而幾乎同一時間,英媒《金融時報》接連報導英國的網絡安全部門稱,華為「風險可控」。不過,英國首相府又出面表示,對華為的評估正在進行,還沒有結論。而歐洲其它一些國家對於華為的態度還不明朗。

華為態度突轉強硬,底氣從何而來?在是否允許華為進入5G問題上,歐洲國家面臨著什麼樣的選擇?今晚,我們請兩位嘉賓就此問題進行討論。兩位都在現場,一位是時事評論員唐靖遠先生,還有一位是夏小強先生。二位好。

唐靖遠、夏小強:主持人好。大家好。

主持人:謝謝二位。節目開始,請先看背景短片。

週四(2/21),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接受福克斯商業網採訪時,談及不久前的歐洲行,他表示在過去的一個月,美國一直在與其它國家談話,以確保他們知道「將華為技術納入本國IT系統的風險」。

蓬佩奧表示,如果一個國家採用華為系統,並用在自己國家的重要信息系統中,美國將無法和他們共享信息,無法與他們一起合作。甚至可能無法在當地設立美國大使館或美軍前哨基地。蓬佩奧說,「我們不會把美國的信息置於風險之中」。

蓬佩奧不久前剛對歐洲五國進行了訪問,提醒他們抵制中共和俄羅斯的影響和干預,並關注華為帶來的安全風險。當時他在匈牙利也發出同樣的警告。

目前,印度和意大利仍然對華為公司參與本國5G網絡建設投標持開放態度。而法國和日本已明確拒絕華為。澳大利亞和新西蘭也已經禁止華為在本國參與建造5G網絡。

另外,此前逮捕了華為接班人孟晚舟的加拿大,仍在糾結是否頒布華為禁令。

英國目前正在評估華為的威脅,英國最大電信服務運營商「BT」雖然已將華為從核心5G網路競標者名單中移除,但在5G網路的某些部分,例如天線塔上的設備,可能還會使用華為的產品。

而德國政府和企業之間也存在分歧,目前仍在觀望。

目前有些歐盟國家已經在4G網路中使用了華為設備,而且華為在參與5G建設項目投標時,通常會給出非常便宜的價格。但是蓬佩奧在採訪中說,真實情況是,保護自己國民的安全並不便宜,需要付出代價。

主持人:觀眾朋友,歡迎您在節目中間就我們今天所談論的話題和我們互動,您可以通過手機發短訊或者在YouTube觀看我們的直播和我們文字互動。

唐靖遠先生,第一個問題我想先問問您。我們知道,今年歐洲許多國家都要開始5G建設,因此是否允許華為5G進入成為焦點,現在焦點在英國。剛才的新聞中我們看到,這兩天,《金融時報》確實報導,英國的網絡安全部門得出結論是,華為的「風險可控」。引起很大的關注。因為這跟美國的態度似乎是不一樣。我想先請您談談,英國《金融時報》報導的「風險可控」,這個結論在多大程度上反映了英國政府的態度,英國各界現在對於華為是否應該進入英國的5G建設持什麼態度呢?

唐靖遠:這個問題我是這樣看,首先我們看到,現在英國國內對於支持華為的聲音比較明確的其實就是一個來源──英國國家網路安全中心(NCSC)。《金融時報》報導兩次,第一次引用兩個來源,一個來源是政府通訊總部的一名前官員羅伯特‧漢尼根。國家網絡安全中心是政府通訊總部的下屬機構,《金融時報》第一次報導引用羅伯特‧漢尼根的說法,其實也就是來自於NCSC;《金融時報》第二次的報導是引述國家網路安全中心主任馬丁,馬丁在這一次慕尼黑的防務論壇上再次表達相同意思,表示華為的風險是可控的。

從這個角度講,我們現在看到的這些說法,雖然是幾個人出來說的,其實都只有一個來源,來自於英國政府下屬的一個情報部門,一個機構。我們知道英國的情報機構分為三大塊,MI6、MI5和政府通訊總部。所以這個說法僅代表英國一個技術部門,尤其馬丁作為英國國家網絡安全中心的主任、部門技術主管,他出來說的話,我覺得只是代表這個技術部門對這個問題他們覺得有信心,嚴格說,他並不代表英國政府的態度。

隨後我們就看到英國首相的發言人出來說話,我覺得這個講話有澄清的意味:我們現在還沒有結論,我們對華為的審查還在繼續進行之中。明顯是有一點在澄清之前馬丁的說法。我個人看來,英國首相發言人的講話,更具有正式代表政府說話的意味。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馬丁在慕尼黑講「華為的風險可控」以後,在他自己的講話之中也承認華為是有問題的,他明確提出,如果英國將要採用華為的設備,網絡安全標準和軟件工程上面,華為必須做出重大的改進才行。他講完這話以後,與他在NCSC同一部門的技術總監也馬上站出來發表一番講話,他表明的意思也釋放很關鍵的信息:到目前為止,還沒有看到華為拿出可信的方案解決問題。而且他還說了一句話,華為改進問題的動作相當緩慢。

在我看來,NCSC很清楚地完整表述了信息,第一,他們認為華為的確是有問題的;第二,華為在問題改進的速度上面並不讓他們滿意;第三,他們作為技術部門覺得自己有信心管控華為的一些風險。我覺得這三項組合起來才是完整的信息。

同時我們看到其它部門也有一些矛盾的說法,比如英國皇家聯合研究所也有出具一份報告;它是軍方的智庫。這一份報告我覺得有一個值得關注的亮點,報告的撰寫人是一名前外交官,他在中國大陸和港台地區工作長達22年,對中國國情、中共體制、中共和企業之間的關非常了解,他在這份報告中明確地說,如果中共將來有一天需要對華為下達指令,華為根本沒有可能拒絕,它別無選擇,只能執行。他覺得徹底隔絕華為才是明智的做法,如果現在就輕率地引進華為的設備,他的原話是說,是比較天真、不負責任的做法。

主持人:還是有不同的聲音!

夏靖遠:對。出現比較矛盾的狀態。在我看來,反映出來是對使用華為設備的眼前利益和長期利益上有一些區別。

主持人:等一下我們可以再詳細分析。我想請夏小強先生談一談。說「風險可控」這話是比較模糊,怎麼理解他說的「風險可控」,他有沒有給出什麼理由,您怎麼看?

夏小強:先說一下什麼「風險」?英國的智庫在報告中已經指出來,華為在5G網絡中安裝隱藏的後門。中共可以利用這道後門,通過信息的洩露然後進行網絡攻擊。未來的5G網絡將運用在每個國家的基礎設施以及互聯網的全部覆蓋面,一旦信息洩露、網絡遭到攻擊,就會給這個國家的基礎設施造成毀滅性的打擊,是國家安全十分致命的威脅,是巨大的風險。這位官員所說的「風險可控」,我就沒有看到什麼可控的具體方法!

主持人:或者是他認為的一個理由。

夏小強:或者是他的措施或理由,比方說,可能是他用了之前的一則報導:英國在組建監控團隊,監控測試沒有後門。一旦英國安裝了華為的5G網絡,雖然現在可以沒有任何後門,能保證它以後在網絡的升級中、軟件的更新中不安插後門?這是無法控制的!很簡單,舉個例子來講,一個盜竊慣犯、累案慣犯,把他帶到家裡來,你說,我們現在財務丟失的風險可控。理由是什麼呢?理由是他現在沒有偷東西。你能保證他以後不偷嗎?

另外,說它網絡安插後門,在上百萬個代碼的軟件中,你很難查出它的後門安插在哪裡?操作起來困難十分大。

我覺得「風險可控」這個說法是不太靠譜。所以智庫這位撰寫報告的前外交官員就說,風險可控的說法是天真、不負責任的。

主持人:是,說小了是天真,說大了是不負責任。

夏小強:未來如果英國使用了華為的5G網絡,一旦造成國家安全毀滅性的危險,那是用多少金錢和人力都無法彌補的損失。

主持人:講到這兒,我也想問一下唐靖遠先生,剛才您說到短期利益和長期利益的權衡。我們看到英國現在要是完全禁止華為,運營商是主要的反對方。我們看到媒體報導,運營商的考量是替換或者不用華為,成本和時間都太高;如果禁止華為,也會造成選擇面太窄。您怎麼看運營商的考量或者他們認為的難度?

夏靖遠:我是這樣看的。運營商的角度,他們提到的最主要是兩個因素,一是經濟上的損失,因為他們現在已經使用了華為很多的設備,如果全部要更換成本會非常高;二是目前華為的設備,成本的確很便宜。都是5G的設備,華為比愛立信和諾基亞的設備價格低很多,當然我們可以待會再說它為什麼會低這麼多。這是經濟上的考量。當然還有時間上的考量,如果要全部更換設備,可能會導致國家的5G推進速度受影響。

這種說法或者考量角度,我個人認為可以說是飲鴆止渴。打一個比方,你明知道一種食物很可能是有毒的,而且我們已經看到有很多證據證明它確實有毒,哪怕是慢性中毒,你感覺現在肚子餓了要把它吃下去,先填飽肚子再說,認為自己有能力把毒素控制住不讓它爆發出來。想過沒有?如果用這個比喻,等於英國把自己置於非常尷尬的境地。什麼意思呢?就是他一直有風險、一直要防備毒素、一直跟它作鬥爭,而且把自己置於只能勝、不能敗的境地。

華為可以失敗,比如說,如果將來有一天華為處於需要,它不斷試圖突破監管,它可以失敗100次,沒有關係;它只要成功了一次,毒素一旦釋放出來,對整個英國的通訊安全系統來說,通訊安全就相當一個國家的神經中樞,那可能就是致命的傷害。

所以我覺得他們這種思路的出發點,就像剛才我說的飲鴆止渴,是比較短視的一種想法。從技術上講,剛才談到「可控」的問題,華為的5G在核心技術上的優勢並不明顯;現在5G技術真正領先的還是美國,是高通公司。華為真正的優勢在哪呢?在應用層面,也就是它的設備。剛才我們提到,華為的設備價格非常便宜,甚至可以達到愛立信和諾基亞同等設備的四分之一,可以低到這樣的程度。

華為為什麼能夠有這樣低的價格?其實背後的原因很簡單,是因為中共政府給它鉅額的補貼撐著;故意利用低價傾銷打開市場、搶占市場的份額,是因為這個原因才把它的價格拉低。

5G技術和我們之前了解的4G、3G有巨大的不同,4G以下技術用於基站建設,信號塔的硬件設備和網絡裡面行走的數據流是被隔離的,和核心的數據隔離開,不會影響到數據流;5G技術是可以做得到的,華為的信號塔,它的5G技術可以直接打破隔離,在必要的情況下它可以直接接管,甚至直接切斷通過網絡傳輸的所有的數據流、信號流。可以達到這樣的程度。

我們知道,如果使用華為的設備、使用它的信號塔,華為在設備裡面燒製了什麼樣的固件,固件就像手機刷機一樣,是驅動所有軟件運行的驅動程序,這個固件百分之百日後是一定需要升級的;不允許它升級,昂貴的設備就很可能變成為一次性產品,出現任何程式錯誤(bug)都沒有辦法修復。所以它一定要保留一個後門,需要進去進行升級、維護,升級、維護是有它獨家的加密技術和簽名。

所有商家都是一樣,都會採取自己的加密途徑來操作,華為加密和簽名技術,理論上根本不可能讓任何第三方獲得。那麼你說「風險可控」,你怎麼去控制它?華為現在給你的設備讓你隨便怎麼檢查都沒有任何問題,但是日後的升級、維護過程中,多年以後它可能再來給你做一些手腳,根本就是沒法預防的。我覺得就是這麼一個關係。

主持人:小強,剛才唐靖遠先生主要談到,從成本考量是比較短期的;對於巨大的國家安全可能無法用金錢來計算。您怎麼看,不只是英國,歐洲一些國家比如德國或其它國家也在猶豫,這些國家猶豫的主要原因是什麼?

夏小強:我覺得包括德國在內的大部分歐洲國家,主要原因是這些國家的很多電信運營商這些年來大部分都在使用華為的4G網絡,一旦不使用華為,需要考量的就是我們剛才提到的成本問題。

主持人:所以還是經濟原因?

夏小強:主要是經濟原因,這是一方面。比如德國,德國要構建5G網絡需要的費用是大概800億歐元,費用相當高。在報價中,華為一定低於其它運營商如愛立信、三星等的報價,這是很大的因素。一年之前,在孟晚舟事件之前,德國和中國的經貿往來比較密切,當時德國的內政部長就說:關於華為5G網絡,我們沒有足夠證據以法律支持排除華為的5G網絡。

發生孟晚舟事件之後,德國的安全部門也感受到了華為的威脅,開始釋放出要停止使用華為5G網絡,但是後來又發生了變化。就是最近,德國的一位部長接受訪問,他說,之前禁止華為的消息是誤傳,現在我們正在評估是否開放華為進入德國,等待著德國政府的批准。

我覺得主要是經貿原因;還有一個原因,中共這麼多年來在歐洲這些國家進行滲透、收買和布局,他們和中共之間的經貿往來很密切,他們一旦拒絕使用華為,很有可能會遭到中共的報復。這種事情在新西蘭已經體現出來,當新西蘭宣布拒絕使用華為5G之後,中共進行報復,停止和新西蘭的旅遊往來,就是給他們施加壓力。歐洲這些國家也擔心遭到報復,主要是這兩個原因可能造成他們很難在是否使用華為中作出選擇。

唐靖遠:我補充一點。關於風險可控的說法,反映出來是一種思維的問題。為什麼呢?我覺得英國情報部門進入了誤區。使不使用華為設備肯定不是簡單的商品競價問題,我們現在都知道,其實是涉及到非常嚴重的國家安全問題,甚至可能涉及到更大的,中共很可能利用華為進行意識滲透,甚至它可以擴展到很多的領域;不是這麼簡單的問題。

我們現在看到美國對待華為問題的處理方式是什麼思維呢?是一種戰爭思維,我覺得。準確說是一種冷戰的思維。是這樣一種思維!而我覺得英國、包括德國也好,歐洲很多國家現在可能很大程度上還有點侷限在把它看做是不同商品之間的性能比較,把它看成比較普通的、正常的商品競價的思維。

二者之間有什麼差別呢?就像我們剛才提到,夏小強先生舉了一個例子,我覺得這個例子說得非常傳神、非常生動。如果是一種戰爭思維就會發現,用了華為的設備,就要一直防著它;「攻」和「防」,華為的進攻和使用者的監管。所謂「監管」是指監管與反監管,在以後、長期使用期間都會存在。

站在戰爭的角度有一句話「勝敗乃兵家常事」,意味著很可能今天你占上風、明天他占上風,有這樣的經過。如果在真正的戰爭之中打仗,今天我失去了陣地,明天我可以又召集人馬再把它奪回來,但是在華為訊息技術上面就不是這麼一回事。就是剛才我們說的,華為可能失敗100次,它可以承擔成本,但是對英國來說,只要失敗一次,可能要付出的就是致命的代價。

主持人:我插一句。您說,不是簡單的商品競價層次,而是戰爭的層次;有人說,接受華為就是接受中共或者接受中共的意識型態。您怎麼看這句話?

唐靖遠:我覺得這種說法是有一定道理的。為什麼這麼說呢?有兩個原因。第一,華為擴張過程之中已經有很多的證據證明,它背後就是中共政府支持的,事實上它是充當中共政府急先鋒的角色,主流是在技術上面,利用通訊技術和5G等去攻城掠地,充當急先鋒。

同時我們看到華為的觸角不光是負擔著這方面的功能,我覺得它至少還有兩大功能。第一,比如在中國國內,它幫助中共實行國民監控,我們看到它不但在中國已經做得非常成熟,而且已經把這種模式輸出到海外,比如在坦桑尼亞、贊比亞包括委內瑞拉這些國家,中興也好、華為也好,都是中共的工具,可以說都是一家人。

同時我們看到華為在意識型態、輿論、宣傳等領域對海外、西方都有滲透,比如投資英國的一些大學、學校,名為「種子」計劃,還資助很多智庫等;在輿論、國家政策等方面有意無意地影響著、滲透著西方國家。從這個角度上講,華為本身帶有意識型態色彩,尤其是剛才我們提到它參與國民監控,它已經成為中共所謂特色、模式的重要一部分,從這個角度上講,拒絕華為的確就等於是拒絕華為身後站著的中共特色模式。二者之間確實是有一定的聯繫。

夏小強:我補充一點。美國已經發出明確信號,將不和使用華為5G網絡的國家合作。其實所有的歐洲國家現在都面臨選邊、站隊,一邊是美國代表的科技平台;一邊是中共華為5G所代表的科技平台。在科技平台的背後,它還有著它背後的意識型態包括制度、價值觀、文化、美國現在所代表的普世價值、民主、憲政制度。包括歐洲國家和美國基本上都有相近似的制度、文化和理念;中共和這些國家是格格不入的,完全是共產主義意識型態。所以選邊、站隊含有背後深層的價值觀、制度和文化的選擇,我覺得這是十分重大的選擇。

主持人:是,確實!我覺得等一下我們可以再來看看美國的態度,在此之前,我想先問問小強。剛才您談到,歐洲的態度有反覆,而且最近一段期間,確實輿論上支持華為的聲音比較多。我們來看看任正非最近接受BBC採訪,基本上他首次很明確地說,抓捕孟晚舟是出於政治動機;美國不可能扼殺華為;世界離不開華為。您怎麼看他突轉強硬的態度?

夏小強:任正非這一次接受BBC採訪之前,曾接受外媒採訪,態度是有些軟弱,是比較服軟的,可是為什麼突然強硬了?就是因為現在情況發生一些變化。當時是整個歐洲、美國全部抵制華為,他必須放軟身段,好像服軟,中共兩面派的嘴臉經常是這樣表現的;現在因為歐洲出現了一些鬆動,他立刻又轉為強硬。關鍵的一點,我覺得在於任正非並不是代表個人發言、也不代表華為發言;他代表的是中共。

因為華為本身就是中共的超級間諜機構,它是中共滲透西方、用高科技滲透西方、代替西方的工具,這時候他能夠作出這種發言、相當狂妄:世界離不開華為。沒有任何企業、任何董事長敢於說出這樣的話,他不僅僅是狂妄,他背後代替了中共的聲音;華為是中共的縮影,他其實說出了中共的話:世界離不開中共,中共要控制世界。他向世界發出的是這個訊息,其實也是間接向世界發出威脅,潛台詞就是:你們如果不使用華為,我們將要採取行動。

其實它已經在行動了,像它對加拿大的報復措施完全是一種流氓式的,沒有理智的報復。所以說任正非在替中共發聲,我覺得這是根本的原因。

唐靖遠:在我看來,任正非的講話主要有兩個用意。第一個用意,因為馬上就要面臨孟晚舟的引渡即將要開庭;還有一個就是,華為和孟晚舟都被美國刑事起訴,開庭的時間也在3月。我覺得任正非現在出來說這番話有一點未雨綢繆的意思,事先占據一些輿論上的主動。他說話的重點、意思就是,對華為也好、對孟晚舟也好,是一種政治迫害。其實他就是為孟晚舟拒絕被引渡,有意製造一些輿論效應。

主持人:據說他的律師也可能會以這個原因為他辯護。

唐靖遠:對,很有可能。他的律師很有可能也是從這個角度去辯護,這是一個用意,我覺得。第二,我覺得任正非的講話的確是有配合中共現在發動的我們可以把它叫做「春季攻勢」。為了華為,因為華為現在的處境是四面楚歌、受到封殺,想辦法要突破,現在我們明顯看到,中共對於支持華為、至少沒有反對華為的國家,和那些已經明確表態不使用華為的國家,所採取的態度完全是不一樣的。

它發起的攻勢我覺得是多方面,有政治方面施加的一些壓力,剛才夏小強先生也提到經濟方面採取的一些壓力,比如針對加拿大、新西蘭等,包括對澳大利亞煤炭進口的推遲,同時還有輿論、宣傳方面的攻勢,我覺得任正非出來講這些話,最主要的目的是配合中共在宣傳上面的一些攻勢。我們都知道,中共在海外通過統戰可以掌控西方一些比較親共的人士,利用他們替華為發聲。

主持人:可以說是它海外統戰的一些力量是嗎?

唐靖遠:對,使用這種力量的目的是什麼呢?營造華為是受害者的假象。我們舉個例子,比如我們看見這兩天的《南德意志報》發表一篇文章,雖然沒有點華為的名,但是矛頭說得很清楚,意思說,不是所有的中國企業都是中共政府的傀儡等等。後來這篇文章的作者很快就被網友給挖出來,是柏林自由大學的副校長。

柏林自由大學和北京大學(北大)有密切的合作關係,雙方還成立了「德國研究所」,同時它還有一個眾所周知的項目──孔子學院。這位作者是北京大學和柏林自由大學合作下的孔子學院理事會中的一名理事,毫無疑問是一位非常親共的人,在我看來。

我舉這個例子意思是,我覺得任正非出來說話,主要是在輿論上配合華為可能即將面臨更為困難的處境。因為刑事法庭一旦起訴之後,可能會面臨嚴厲的判決,那時候可能是華為真正比較艱難的時刻,所以他們需要事先作一些準備工作,我覺得是這樣。

主持人:現在網上有一些發言,我很快讀一下觀眾的發言。一位YouTube的觀眾發言:「很簡單的帳不會算,現在商品便宜,以後服務就貴了,而且服務是只此一家的,而且不是一次性的商品,就像買車一樣,販售利潤都不高,利潤點都在服務。」就是說,賣車的利潤是不高的,利潤就是在售後服務上。這位觀眾的發言挺有意思,就跟剛才二位說的一樣。

唐靖遠:我突然想起來,他提到買車的例子,我就想起剛才提到的一個問題。很多國家現在為了加速推進5G建設,覺得如果不用華為的話,時間上會推遲。我覺得就像這個例子一樣,如果你現在使用了華為的設備,相當於你搭上了華為的快車,你倒是很快。

主持人:便宜的車。

唐靖遠:而且便宜,但是你卻有非常巨大的隱患是什麼呢?這輛車的油門、煞車的控制權很可能不在你的手裡,甚至方向盤的控制權很可能都不在你的手裡。因為華為的設備、整輛車的整套設備全部都是它給你提供的,如果有必要,它隨時可以在任何時候接管你的油門、接管你的煞車甚至接管你的方向盤,對於任何國家都可以說是滅頂之災。

夏小強:所以當初英國購買華為的4G產品便宜了幾億英鎊,中國有句老話,便宜沒好貨。

主持人:小強,我也想請您分析一下。剛才唐靖遠先生說,華為所謂的「春季攻勢」。我們確實看到輿論上最近不管是他的採訪也好,還是英國《金融時報》、還是其它的德國報紙也好,確實是一種輿論的攻勢,或者除了為孟晚舟造勢之外,是不是也有可能分化比如美英聯盟或者美歐聯盟的目的?我們看到任正非在採訪中很清晰地表示:如果美國不接受我們,我們就把更多的投資投資到英國。您覺得會不會有這樣的作用?

夏小強:中共在海外這麼多年的滲透和布局,它在海外有很多資源,它現在調動很多的資源在做這個事情,中共採取的方式就是分化、瓦解、各個擊破,這一招它在歷史上用過多次,國民黨很大程度就是被它這樣打敗的。它現在在美國那邊已經沒有辦法的時候,美國市場失去了,它把全部的最後的希望放在了歐洲,它調動所有的資源在做,主要是主攻英國。美國和英國的聯盟是傳統的堅固的聯盟,一旦這個聯盟打破,歐洲的那些國家都在觀望;一旦英國使用華為的產品,可能別的國家也都要效仿英國去做。所以中共現在主攻、主打英國,它把全部的資源可能都運用在英國身上。

並且我們看到,很多所謂海外的「主流媒體」有時候發出的一些訊息,和我們最後知道的真相往往有很大的距離。這就是中共多年布局現在得到的一個結果,它布下的那些被收買的人在發揮作用,或者影響西方那些做決策的人。整個情況現在就是這樣。

主持人:您覺得對於英國和這些歐洲國家來說,它們面臨什麼樣的兩難處境呢?

夏小強:以英國舉例,英國和美國是堅固的聯盟,這一百多年來,凡是世界上發生的重大歷史事件、歷史的決策,英國和美國都是緊緊站在一起,第一次世界大戰、第二次世界大戰、反恐戰爭,包括政治聯盟、經濟聯盟,英國一直緊跟美國,其實我覺得英國現在並不存在太大的選擇困難,因為英國和美國都有共同的價值觀、共同的制度、基本上有共同的信仰、將來走的都是普世價值下的自由、憲政之路,絕對不會走上中共這條道路。

所以選擇至關重要,現在所損失的僅僅是眼前的一些很短暫的利益,在巨大的天平之下,我覺得他們會選擇站在美國陣營。

主持人:唐先生,您怎麼看呢?

唐靖遠:我覺得是很清楚的。我們看見蓬佩奧出訪中歐三國以及近期接受美國媒體的採訪,他都非常清楚地一再重申立場,無論哪個國家採用、使用華為的設備,美國將不會與其分享任何訊息,同時還要在很多方面可能與其隔離。我覺得這對英國來說就意味著非常巨大的兩難處境:他還要不要繼續做美國的盟友;要不要繼續維持盟國關係。

為什麼這麼說,為什麼這麼嚴重?因為我們都知道,一旦在5G問題上如果英國和美國採用不一樣的系統,那麼首先美國要做的是:從訊息上對你進行隔離,我都不跟你分享任何訊息,甚至我的系統和你的系統都不發生物理的連接。

主持人:就是五眼聯盟情報的分享。

唐靖遠:對,英國很有可能從五眼聯盟被孤立出來。訊息的隔離必然會帶來一個結果,時間只要一長了,就是帶來政治的隔離、經濟的隔離包括軍事上的隔離。所以對英國來說就是非常嚴重的、巨大的政治問題,要不要和美國繼續做盟友,還是跟中共站隊、站在一塊?我覺得這是英國最主要面臨的選擇。

主持人:還有一點時間我們談一談美國。二位剛才都談到蓬佩奧發出的訊息,但是我們也看到,蓬佩奧接受媒體採訪的同一天,川普總統也發推文,在5G的領域他希望美國通過競爭勝出,而不是把目前更為先進的技術擋在外面。有分析認為,是不是表明川普不願意進一步封堵或者圍堵華為?我不知道夏小強先生您的解讀是什麼?

夏小強:很有意思,川普經常發出一些童言無忌的推文。我的看法是,蓬佩奧作為美國國務卿,他發表的訊息是代表美國官方戰略性的宣言,就像副總統彭斯和蓬佩奧經常對中共發出相當強硬的一些訊息。

主持人:而且是正式發言。

夏小強:正式的官方訊息,代表美國對中共的整體戰略。川普是一個十分性情中人、十分有個性的總統,他經常發出這些推文,不同的人可以從不同的角度去解讀,我覺得倒不需要過多解讀,說不定明天他又發另外一個推文,另外一個意思,我覺得不需要太多的解讀。

主持人:唐靖遠先生您怎麼解讀?

唐靖遠:我覺得川普這個話的語意本身是比較含糊的,他的原話是說,我希望美國在5G、6G裡面,我們用競爭的方式勝出,而不是通過封殺或者是排斥先進的技術,擋在外面。大概是這麼一個意思,他並沒有點名是華為。其實更先進的技術不光是華為擁有,我們知道愛立信也好、諾基亞也好,在5G方面都有自己更為先進、獨到的技術。他的語意表述是比較模糊的,我覺得他不一定專門指華為,當然也包括華為在裡面。

我覺得的確看起來是調門有放低的趨勢,但是從另一方面,我覺得他這一次的講話讓我想起當初他可能干預孟晚舟案的講話是一樣的,其實只是有一種放風、測試水溫的意圖在裡面,可能並不一定非要去付諸行動。

主持人:或者也可能是戰術上也許有變化,但是美國的整體戰略不一定會有變化。非常感謝二位今天的精采點評。時間很快又到了,感謝觀眾朋友們的收看和參與,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