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点击】墙外文摘:中国将会出现大动荡?

【新唐人2019年01月21日讯】【今日点击】(3368-2)

提要
墙外文摘:中国将会出现大动荡

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到今日点击节目,我是石涛。在今天的另外一期节目中,我的开篇头比较长,讲了14就这7的定数,但一想想呢开篇太长了,其实很多大家听起来很新奇的东西,就是我个人在做节目中随着出来的。在今天另外那一期节目中,在讲十的定数的时候,前半部分的14,14万亿税收、14万亿股市,股市摔跌,14万亿楼市的交易量,中国的经济虚荣的一切表现的一切,就在股市上、房市上、楼市上对不对。那中共政权仰仗的就是税收上,你找出第三个数来吗,工业产值那都是旁的。

工业产值、服务行业产值、金融产值,金融行业服务业的手续费,那都在税收的行业中。而今天硕大的老百姓,不是买房子算钱的,就是捣股票算钱的,人人在其中,没错吧。没在楼市上有问题的,就说他买不起楼的,没在股票上折腾的,你必然在你的收入中,你要向党国缴税,全国人民都在14中,这个事儿结了,结在习近平的头上,这圈完美的画圆了。所以我在那期节目中开头篇,主要是讲了这部分,这部分是昨天意识到,因为昨天那数才出来。

那今天另外一个部分就谈到了赵紫阳,这是今天早上我在节目突然说了说,顺口就给说出来,赵紫阳今年是死在了,他的忌日,他的忌日死去了14年,而今年的经济增长是90年以来最低的,赵紫阳89六四下去的,下一年度是90年,1990年。所以在没了赵紫阳,枪杀了学生,屠杀了学生扼杀了中国人,其实扼杀了中国人在共产党的框架下,转型民主之路。而它的经济这一圈整个全完了对不对,这一圈整个全完了。而89六四这么算过来,89年算到今年2019年,在马雅预言中20年为一圈,它给钉上了,20年一圈这是马雅文化的说法。

而应在了赵紫阳身上呢叫改革已死,这是今天我才意识到是这问题,改革已死同样对在14上。改革,什么改革?中国共产党的生路。赵紫阳同样为中共党的书记,那习近平同样是中共党的书记,第一把手,赵紫阳当年是要把中国,带到民主改革之路。你看一看赵紫阳手握著里根的照片,在他的概念中是一个和平转型的概念,共产党单纯变成为一个政党。一个就像民主社会环境中的,美国社会中的民主党和共和党一样,那是可以做到的,被邓小平杀了,被邓小平杀了,一己之私利。

杀了之后出了8大老,杀了之后这20年出现了家族势力,变社会最底层的淫荡,就像我跟大家形容似的,在那之后就是9几年90年亚运会,亚运会之后,在北京的三环路到处是歌厅桑拿,卖淫的。我说的意思这20年过来了,今天赵紫阳忌日落在14上,应对了今天习近平的7的定数。而千呼万呼让习近平改革开放,习近平的改革是把邓小平的改革,把邓小平的改革给它改回去,那赵紫阳的所谓的和平转型,根本就不存在了。习近平的伟大就伟大在,他将是整个中共帝国的崩溃的概念。

墙外文摘:中国将会出现大动荡

网上有篇报导,文章题目这么说的:德国之声做的叫墙外文摘,中国将会出现大动荡吗?中国政治的收缩,回档,超越了改革开放以来的任何一次。你看,改革已死。而且超越过多年,过去多年约定俗成的底线,你看,他赵紫阳死了14年嘛,因此下一波中国的转型和发展力度,来的将更大更猛。你看他同样是秉承相生相克的说法。

台湾上报,文革的回光返照,和中国政治的钟摆效应,太复杂了。这块土地进行后文革时代,这都是社会学者、政治学者,对丧失执政权前景的恐惧感,驱赶着大陆政治习惯性的收缩、回档,文革回光返照式地回来。回光返照式,这些是有着一种生命的说法,回光返照不也就死了吗,他其实说的是这意思。现在的回档、收档,跟改革初期的清除精神污染运动,反和平演变的说法,强调是类似的。

清除精神污染运动,穿喇叭口、跳迪斯可,那个时候是这个,是这么个说法,后来说那穿喇叭口,不对什么的。钟摆效应,其实就是一来一回啦,相生相克啦。在时间点,在时间的流失的过程中,出现正负的作用,永远会这样的,就是有白天有黑夜,永远是这样,你永远看,所以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个东西谁都万岁不了的,人都死了你有什么万岁的。文章讲,中国政治收缩回档,就像沼泽里挣扎,越是用力大陷得越深,每次的回档都带来,更大幅度的转型和发展。很理论很真实,这是相生相克的一种道理。

此观点得出的结论,本次收缩回档,超越了改革开放以来的任何一次,超过了过去多年来,约定俗成的底线,因此将会更大、更猛、更极端,没了。你以为这社会永远这么延续下去,没了,这个说法非常对,它正好应对着,在一个层面上,应对着我刚才这期节目的开场白,赵紫阳死去14年,中共经济回档到89六四的时候,这个圈,两个圈圆了,社会的圈圆了。那中共改革开放,向政治转型路已死,应在14上,赵紫阳跟习近平,同为党的书记,赵紫阳是真正改革的实践者,习近平号称是最大的改革者,把他给干了。

这是一个,这么讲吧,习近平把邓小平、胡耀邦、赵紫阳,延续总体说的改革的东西,用一己之力之身份,完全给它改回去。一开始掰的是右档,就跟掰那个火车似的,那个扳倒叉的,掰的是右档,他现在全给它掰回去。你说叫不叫改革,改革上的改革,否定之否定,这都存在的,所以就死了。所以我觉得这个观点,从政治学角度来讲,社会学的角度来讲,它里面包含着相生相克的道理,是对的。

纽约时报:在中美间走钢丝,德国能够坚持多久。我觉得这些就是文人的,当地学者,德国学者的一种探讨。坚持多久,就说这个人能活多长啊,得吃这种,每天得吃ABC。当你洞悉生命本身的时候,当你真正明白自己的时候,你活在自己灵魂上的时候,你有这个能力,你的肉身可以不死,非常有可能。没人知道老子上哪儿去了,对不对。

在藏传佛教中,有虹化,前两天还看一个,那个照片那个人,它直接拍的,说那个喇嘛要虹化,那是在那个圈落中,没有任何名望的一个喇嘛,他叫了他的徒弟,说师父要走了,他徒弟给他拍照,大概是一天之内啊,一天之内是三天之内,这个人塌塌塌就这么缩了,最后他剩了大概,剩了挺多的,有2尺,我看那个距离大概有2尺高。你说缩走的东西,是生是死对吧,他只不过转变了一个形式。朋友们不信,你拿壶煮壶水,水没了,锅给烧崩了,水上哪儿去了,你只能说蒸气了,然后呢,水升华到超越人的认识的能力了,一个道理。

那好这期节目就到这里,谢谢大家,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