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糜烂丑闻 有律师定期送处女

【新唐人2019年01月20日讯】陕西“千亿矿权案”卷宗被盗案持续发酵,令整个最高法院陷入舆论风暴。有关中共司法腐败及最高法高官的贪腐淫乱丑闻再次被翻出。知情者揭露,最高法官员之间大搞权色交易,更有律师大法官所好,定期给他送处女

从去年年末至今,中共前央视主持人崔永元踢爆最高法院早年裁决陕西一宗涉千亿人民币大案上诉卷宗离奇“被盗”,矛头直指中共最高法院长周强。使得整个最高法院陷入舆论风暴。与此同时,有关最高法高官的糜烂好色丑闻再次被翻炒。

张杰披露司法界腐败淫乱败象

前中国律师张杰博士2018年2月在发给海外中文媒体视频中说,与中共官场腐败一样,中共最高法院腐败也是臭名昭著,法官淫乱更是触目心惊。

张杰在视频说,中共法院腐败,上至最高法院,下到各个高级法院、中级法院和基层法院,可谓数不可胜数。

而在法院腐败中,除了经济上的贪腐,还有另一类腐败也是触目心惊,那就是法官淫乱。它主要发生在法官与女律师、法官与娼妓以及法院院长、庭长与女下属之间。

张杰说,第一种淫乱关系是法官与女律师之间。这是因为年轻貌美的女律师最缺业务资源,她们刚从法学院毕业,没有人脉资源和知名度,生活窘迫。一些女律师自然希望走捷径,得到法官的帮助是一条捷径。

张杰举例子,2007年深圳中院副院长裴洪泉腐败案,美女律师以性爱光碟举报所谓“明星”法官。

2007年秋,深圳市中级法院腐败案东窗事发,轰动全国。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该院副院长裴洪泉财色双收,中纪委在他家中搜出2700万元人民币和95万美金。

这位所谓全国“明星法官”最抢眼之处,不在于霸占下属5名女法官,也不在于与前妻在捞钱上“比翼双飞”,而在于和女律师叶玲长达6年的风流故事,演变成了一场没有硝烟的恶斗。最终,女律师巧设玫瑰陷阱,将风流法官送进深牢大狱。

2008年1月初,原深圳中级法院副院长裴洪泉被判处无期徒刑。

2013年12月,网上热传短片,称湖北省高级法院一个名叫张军的法官嫖娼,但后来据传与法官开房者是个女律师。法院最初藉文字游戏否认,后改口承认,并指已免去涉事人的庭长职务。

第二类淫乱是法官嫖娼。2013年8月2日,有网友曝光上海市高级法院法官陈雪明、赵明华等5官员在夜总会集体嫖妓视频,官方确认后,事件令外界哗然。而在此事件中,时任上海高院院长崔亚东称“敌对势力”攻击上海,更是引起社会舆论的炮轰。

第三类淫乱是发生在法院系统内部,院长、庭长与年轻的女法官或者上级法院领导与下级法院女法官之间。

张杰表示,中共法官淫乱现象说明,中共没有法院,也没有法官,只有办理案件的官员。法官淫乱的本质就是腐败。没有司法独立,一切司法改革都是瞎折腾。完全消除司法淫乱是不可能的,但控制和减少司法淫乱是完全可能的,但必须司法独立。

大陆作家披露法院淫邪黑幕

大陆作家慕容雪村2015年10月曾在长篇小说《原谅我红尘颠倒》英文版新书发布会上,公开揭露大陆司法界的淫邪黑幕。

他举例提到一个肮脏的情节:“广东的一个大律师告诉我,有一个在牢里的律师陈卓伦,他是做经济案件的律师。他当时和最高法院的大法官关系很好。这个大法官特别喜欢处女,陈卓伦就定期给他送,这样的交易。”

有美媒就此评论说,司法界行尸走肉的人性堕落与道德腐化令与会的读者震惊。

2016年12月,《动向》杂志中署名为王德邦的文章称,权力拥有者的疯狂已经完全摆脱了任何监督约束,一些行止远远超越了人类历史上的文字记载的邪恶。

作者披露,更让人吃惊的是,2003年秋,有一天,自己去看望一个担任地方某县政法委书记到北京开会的老乡,听到十几个政法委书记在一块津津有味聊著退休党魁喜好年轻美女。

作者说,当时听得自己浑身起了鸡皮疙瘩,深刻体会到何谓衣冠禽兽。所谓上行下效,中共前党魁退休后仍如此劳民伤财及生活腐化糜烂,自然整个权力系统溃烂到旷古未闻的地步。

早在2009年,海外多家网媒曾刊登消息爆料,江泽民在杭州有高级秘密别墅,每年都去西湖边渡假两次。他到杭州后,当地市委市政府领导、公安局长都贴身陪同。

事实上,由于江泽民主政时期色情治国,带头淫乱。导致中共各级官员从上到下荒淫无度,包养情妇、育有私生子女,早已是中共官场公开的秘密。近年来,已落马的中共官员中,有婚外情与私生子的案例频被曝光。

据中共官方披露,受处分的厅局级干部中,95%的落马贪官都包养情人,甚至多个贪官共用一个情人。

中共十八大后,官方通报的省部级落马官员中,几乎人人都有“与他人通奸”的行为,这已成为落马官员罪名中的高频词。因此中共被民间讽刺为“通奸党”。

(记者李芸报导/责任编辑:祝馨睿)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