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城门遭拆 中华文化遭劫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11月15日讯】一个好的城市是有生命的,有过去,有现在,有未来;有血,有肉,有灵魂,其中信仰是一个的城市灵魂。

无论是古希腊的雅典娜神庙,还是古老北京的天坛、地坛,都能看到城邦或国家的信仰元素。在人类社会,社会的伦理价值观常常是通过文化具体反映出来的,而文化又体现在建筑、音乐、舞蹈等具体形式,好的文化和道德体系是社会赖以存在、安定和和谐的基础,也是人类共有的物质和精神财富,对它的破坏是对全人类的犯罪。

但是1949年的到来,也拉开了对这座美丽古城的屠戮的序幕。二战后期,日美开战,美国对日本境内发动了全面空袭,身在美国的梁思成先生以一介书生对人类共有的物质和精神财富--古建的深厚热爱和责任劝阻了美国对日本的京都和奈良的轰炸,因为那里是日本的古城,有着日本最完整和古老的寺庙建筑和宫殿…….但是在自己的祖国,面对着更加美轮美奂的寺庙、宫殿和民居,建筑师拯救不了那巍峨的城门、凹凸的雉堞以及千年的灰、万年的尘。结果:

1966年 崇文门被拆

1965年 宣武门被拆
1958年 朝阳门被拆
1965年 东直门被拆
1969年 安定门被拆
1969年 西直门被拆
1965年 阜成门被拆
1969年 西南角箭楼被拆
1951年 永定门被拆

1953年 左安门被拆
1953年 右安门被拆
1955年 广渠门被拆
……
现如今,北京城内外加上皇城,只剩下天安门还是完整的……
1954年1月 拆卸历代帝王庙景德坊
同年3月 拆除东交民巷牌楼
同年8月 拆卸长安街牌坊
同年11月 拆除大井砖牌楼
同年12月 拆除大高玄殿牌楼及东四牌楼、西四牌楼。

60多年过去了,江时代下的北京城沦落成了中共用来宣传自己经济实力的工具。鸽哨没有响了,鸽群也就不见了;梧桐被砍了,梧桐树下纳凉喝茶讲故事的老人也就消失了;百花深处没有了两进四敞的大院,胡同文化也就随之遗失了,毁掉的是沧桑的文明,是神传文化的根,取而代之的是座座天价般的高楼。于是人们无暇想起“民为先,君为后,社稷次之”的历史和过去、无暇想起“舍生取义、杀身成仁”、“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贫贱不能移”的文化和信仰……失去了记忆与情感归宿和家的人们终日为安居而奔波。

西来幽灵的一把火烧遍北京城,它们自诩代表着先进生产力,党领导要看到的是发展,是GDP(国民生产毛额)的攀升,老百姓的活法他们并不在乎,于是北京城被扒得只剩胴体,然后留下一身脓疮。有一天我们也许会指著某一条大马路说,原来我的家,曾经就在这里。千年的文明,或许毁于一夜之间。这里不是荒野,却早已经干裂。可悲的是我们被一块红布蒙上了眼睛,忘记了胡同,忘记了百花深处,新一代的居民没有见过胡同,没有去过百花深处……

六十多年过去了,北京市被改造成了混凝土的丛林,间或投资上亿的豪华建筑物矗立其中,每一个在技术的复杂上都能够超英赶美,但是堆砌在一起却“损人”不“利己”,且风格迥异,互不协调。北京市的交通拥堵也成为了众矢之的,为了解决交通拥堵,只能“二环”、“三环”、“四环”不断的摊大饼,首都沦落成了“首堵”,北京市的整个城市规划就象一个暴富的小商人,满嘴的金牙却没有文化。

可惜历史不可回转、无法倒退。“旧城改造”、“文革”、“破四旧” 这样对文化的摧残,给我们民族造成的心灵巨创就这样直白的刻在这个城市的脸上。

如今,北京城的那些象征性的地标,超大尺度、超级豪华的国家大剧院(大妓院)、曾经的中央高层后宫的央视大楼--大裤衩和奥运主场馆所影射出的江系时代的狂妄自大、无上的权力、官僚的腐败、谎言的迂回和这个国家的统治阶层--党阶层互相作用,使这个阶层在统治过程中暴露出虚伪、无知、愚昧、狂妄的里子,也彻底毁去了北京城的表面。这座城市面临着死亡,不单指它表面的浮华,也包括其所代表的价值观,都在走向毁灭。

拿什么拯救你——我的北京,与中共对古城的屠戮不同的是,在许多西方国家的城市建设上,例如京都、奈良、例如巴黎,古城与新城都可以很好的并存,如同孩子和爸爸妈妈在一起一样,互敬互爱,充满温馨、和谐,而不是你死我活、水火不容。多么希望北京城在未来,能够寻得一法,兼顾古今,长久发展,但是那不仅仅需要权利阶层以百姓的未来和福祉为重,尽快法办江泽民、摈弃恶党,也需要北京的百姓和中国的百姓能够扯掉蒙在眼前的红布,直面这个党独裁的罪恶,退出恶党、团、队,回归心灵深处的家园,到那时,蓝天、白云,青山、绿水自然会返我神州和古都北京。

──转自《正见网》

(责任编辑:张信燕)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