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10月14日訊】在佛陀的弟子當中,大迦葉尊者是被公認的苦行僧。他從小就離群獨行,聰明懂事過人。雖然出生於富貴之家,卻不習慣於奢侈的生活。

日月如梭,大迦葉已成長為一個英俊的青年,因為他的才貌出眾,令許多女子欽慕,父母也疼愛他,很想為他選擇一位門當戶對而又美麗的妻子,大迦葉知道後,一推再推。

因為他心裡想的是修行,有了妻子會妨礙他的願望實現。可是父母不同意,一再催促,甚至到快要不管他同意與否,就張羅招親了。

大迦葉在無法推辭的情況下,想了一計,自己畫了一幅像,畫像上的人,跟自己打坐靜觀中出現的景像一樣的女子,十分美麗但又慈悲莊嚴。

他把畫像送去給父母說:「如果一定要我娶親,除非找到如畫像上一樣的人,否則,寧願終身孤獨。」

父母聽後,很是傷腦筋,於是找來朋友商量,結果是廣告親朋,凡是認識、聽說、知道誰家有美貌的少女,都可以看這幅像,一旦有與此美貌相像的少女,就娶為大迦葉妻。

無獨有偶,在毗捨離城的一個富豪家,有一位美如天仙的女兒,名叫妙賢,當富豪看到這幅畫像上的人跟自己的女兒長得幾乎一樣時,就托人轉告向大迦葉的父母,自己的女兒就是畫中的人。

於是兩家立即定親,過門的日子一定,新娘就被接到家中。可是新婚的那天晚上,穿著錦衣佩著纓絡的美人卻深鎖著眉頭,大迦葉也是心事重重的不說一句話。

終於,當黎明漸漸到來時,大迦葉打破了沉默,問道:「你有什麼心事嗎?」

「我的幸福被你破壞了」,妙賢回答。

大迦葉大為驚訝的問:「難道你心中有別人嘛?」

「不,你破壞了我的願望。」妙賢流下淚來。

「我究竟做了什麼不該做的事,請你解釋好嗎?」大迦葉又問。

「我一心只想清靜修行,厭五欲,脫離眾苦之源,可是我父母看上你們家的財富,不顧我的願望,要把我給毀了。」妙賢悲傷的說。

大迦葉一聽大喜,正是天意,他也不想娶親,為父母所迫而不得已,他也深感人世間的苦皆因慾望所趨,厭惡五欲,願清靜修行。

因此,他們決定按照自己的意志,名義上雖為夫妻,但實際上卻是同修。

在房中設的兩張床很快就被父母發現了,令人拆去一張。

大迦葉對妙賢說:「不必灰心,我們輪流睡眠,輪流打坐。這不是對修行更好嗎?他們其實在督促我們精進修持呢!」

妙賢聽了也很喜歡,他們就這樣按大迦葉的建議而行。

一天夜裡,妙賢睡在床上,大迦葉打坐剛完,看見一條毒蛇在床前,正好妙賢的手垂在床外,距離毒蛇很近,大迦葉非常著急,趕快用衣服包著自己的手,再輕輕的托起妙賢的手放回床上。這一動作驚醒了睡夢中的妙賢,她有點慍怒的問,「出了什麼事情?」經過大迦葉的解釋,她才放下心來,並對自己剛才對大迦葉的誤解感到歉意。

就這樣,他們在一起度過了十二年,直到父母過世。

大迦葉對妙賢說:「現在我決定出家,你在這兒等我,等我找到一位真正賢明的老師時,再接你一同出家。」

大迦葉離家後,苦苦尋師,直到遇見佛陀,在佛陀的威德感召下,他接受教示,皈依佛陀的座下。

可是,早期在佛陀的教團中,並沒有女眾,所以大迦葉無法將妙賢接出家來。

再說在家中等丈夫消息的妙賢,一年兩年大迦葉仍無音訊,她毅然把財富分給別人,自己走到恆河畔,拜了在那裡修行的外道為師。

後來,佛陀允許女人出家,成立了比丘尼教團,大迦葉求得了佛陀的允許,接妙賢加入比丘尼的教團。

但是因為她的美麗超人的外表,常常成為別人妒嫉和說閒話的材料,妙賢感歎生為女身的缺憾,托缽時總是避開眾人,不在人多的地方露面。就是這樣,也還是免不了被人議論造謠,她因此而深感慚愧,就停止了托缽。

大迦葉憐憫她,求得佛陀的允許,每天將自己乞回來的飯食,分一半給她。

因為此事,又引起議論紛紛:「據說他們在家中成親十二年間,不曾共床睡眠,倒是現在修行出家,卻有私情還扯在裡面……」

大迦葉尊者聽後,並沒有任何心緒的波瀾,但為了鼓勵妙賢的發奮修行,就從此停下分食給她,不再見面。

妙賢經過這番波折,格外認真地修行,晝夜不睡,正意修行,愈發勤奮精進,終於開悟。

後來佛陀讚歎她:「在比丘尼中,要數妙賢的宿命通為最高的。」

人以為世上的幸福是得到慾望的滿足,其實啊,在有智慧的人看來,最苦的人才是那些以為滿足了慾望的人,那是一切苦的根源。

只有捨棄才是解脫的唯一的途徑。

──轉自《正見網》

(責任編輯:張信燕)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