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9月16日讯】张景岳是明代中医,他人过中年后,曾游历辽东原野,遇到了一位异人。

异人问他:“你也学习医道吗?医道很难,你一定要慎重啊!”张景岳说:“医道虽然是小道,却关系到性命,我怎敢不知慎重!我会牢记在心的。”

异人怒骂道:“你不是懂医道的人!你既然说医道关系到性命,你岂能说医道是小道呢?性命之道,本于太极,散于万物。有人的性命,然后三教才建立;有人的性命,然后五行才生成。所以说,开天辟地的造化是为人的性命准备的冶炼炉;道德的学说是为人的性命准备的规矩准绳;医药是为人的性命准备的辅助手段。”

“然而,医道作为性命之道,含义深远,旨趣博大。所以没有超出常人的智慧,不足以领悟性命之道的微妙;没有坚守中正的明察,不足以辨出正道,避免迈入失之毫厘、谬以千里的歧途。假使人能明白医理的基本道理,那人就明白了治国平天下的道理;假使人能明白医理的得失道理,那人就明白了国家兴盛灭亡的原因;假使人能明白医理的缓急道理,那人就明白了攻战防守的法则;假使人能明白医理的取舍道理,那人就明白了该选择出仕还是隐居。学医人如果洞彻医理如同成竹在胸,那么病情变化时日可以屈指计算出来;学医人如果运转阴阳如同了如指掌,那么病情可以隔墙用天目看到。”

“儒家修养身心以达到至诚境界,这就是儒生在给自己健身;佛教恪守戒律以洗清业力,这就是和尚在给自己祛病。净化身体与提高心性,治愈他人和修炼自己,这道理都是相同的。学医人明白了治病的道理,也就明白了修心的道理;学医人的心性提高上来,那他的中医技术一定也会提高上来。所以说:学医人一定要返本归真成为真人,然后学医人才能有真知;学医人一定要有真知,然后学医人才能成为真医。”

“医道怎像常人说的那么容易呢?如果说庸庸碌碌的常人,找找经验方,摸索摸索经验,知道了花椒、硫磺杀疥虫,葱白、薤白散风气,这就算中医了,那谁不可以说自己懂中医?如此说来,人只要披上缁衣,就可以叫和尚了?戴上黄冠,就可以叫道士了?言行假正经,就都是儒生了?真医大道与俗医小道,犹如泰山与小丘,河海与车辙小水沟,怎可以同日而语呢?再说那些不识阴阳,不辨虚实,粗心大意,胆大包天,执拗顽固,偏执庸碌,错误用药,对治病不但无益反而有害的伪中医,他们连只知道花椒、硫磺杀疥虫,葱白、薤白散风气的俗医都不如,连世间小道都谈不上,又何足与他们谈论医道!”

“医道,难啊!医道,大啊!医道真的是神仙圣人首批传下的文化,百姓保全性命的紧要事务啊!你千万不要因为中医用草药而小看了它,一定要立志进入精神与神明相贯通的境界,明白一切的结局和开端,领会一切的原因和结果啊!这样学习医道,才算得上有所收获。你一定要努力啊!”

张景岳听到了异人这番教诲,惭愧的全身发颤,答应异人自己一定努力。在随即的几个月里,张景岳都精神恍惚,思考异人的教诲。张景岳唯恐忘记异人的训导,于是用笔记下了异人的这番话。

在一般人印象中,中医就是祛病健身的,为什么异人告诫中医不是小道呢?在异人看来,人是最珍贵的,人的本源来自于高深境界。因为有了人,才有了盘古开天辟地,才有了三教圣人传下宗教信仰,才有了中医,中医表面上祛病健身,可它实质上与精神信仰一样是为人而来的,那么它和三教信仰一样有着深远的内涵,形式不同而已。古代许多和尚道士有神通,许多大医学家也都有特异功能,留下了神迹。

气功同样不仅仅是祛病健身的小道,被誉为高德大法的法轮功也是为人而来的,对法轮功的迫害就是对人类的迫害。现代许多人信奉无神论,认为自己是从猴子进化来的,感觉不到自己的珍贵,却不知这是人类在蒙受自己侮辱自己的屈辱。有的人甚至在共产魔教蛊惑下恨神、骂神,认为神要消灭人,在给他制造灾难。却不知如果没有神为人赎罪,在邪魔操纵下罪业深重的人类早已被大劫淘汰了。

(据《景岳全书·医非小道记》)

附原文:

医非小道记(三十二)

予出中年,尝游东藩之野,遇异人焉。偶相问曰︰子亦学医道耶?医道,难矣。子其慎之。予曰︰医虽小道,而性命是关,敢不知慎,敬当闻命。异人怒而叱曰︰子非知医者也。既称性命是关。医岂小道云哉?夫性命之道,本乎太极,散于万殊。有性命然后三教立,有性命然后五伦生。故造化者,性命之炉冶也。道学人,性命之绳墨也。医药者,性命之赞育也。然而其义深,其旨博,故不有出人之智,不足以造达微妙。不有执中之明,不足以辨正毫厘。使能明医理之纲目,则治平之道如斯而已。能明医理之得失,则兴亡之机如斯而已。能明医理之缓急,则战守之法如斯而已。能明医理之趋舍,则出处之义如斯而已。洞理气于胸中,则变化可以指计,运阴阳于掌上,则隔垣可以目窥。修身心于至诚,实儒家之自治;洗业障于持戒,诚释道之自医。身心人己,理通于一,明于此者,必明于彼。善乎彼者,必善于斯。故曰︰必有真人,而后有真知,必有真知,而后有真医。医之为道,岂易言哉。若夫寻方逐迹,龊龊庸庸,椒、硫杀疥,葱、薤散风,谁曰非医也?而缁衣黄冠,总称释道;矫言伪行,何非儒流?是泰山之与丘垤,河海之与行潦,固不可以同日语矣。又若阴阳不识,虚实误攻,心粗胆大,执拗偏庸,非徒无益而反害之之徒。殆又椒、硫、葱、薤之不若。小道之称,且不可当。又乌足与言医道哉!医道,难矣。医道,大矣。是诚神圣之首传,民命之先务矣。吾子其毋以草木相渺,必期进于精神相贯之区,玄冥相通之际,照终始之后先,会结果之根蒂。斯于斯道也,其庶乎为有得矣。子其勉之!予闻是教,惭悚应诺,退而皇皇者数月,恐失其训,因笔记焉。

--转自正见网

(责任编辑:张信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