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7月24日讯】中国假疫苗事件引爆大陆民情激愤,有陆媒披露,制造假疫苗的长生生物公司劣迹斑斑,有多宗行贿记录,仅2017年就花费6亿元(人民币)贿赂多地官员,致使假疫苗行销全国各地,销量居全国第二。

北京时间7月22日16时22分,名为“中国经济网”的认证微博爆出猛料,揭露长生生物公司一年花6亿人民币的“营销费用”行贿各地官员。

微博全文:长春生物年报显示,2017年长生生物“疫苗销售”的营业收入15.39亿元,销售费用为5.83亿元,销售人员仅25人,人均销售费用2331.85万元。4.42亿元为“推广服务费”,财报解释为子公司长春长生向推广服务公司支付的费用。在疫苗销售过程中,长春长生涉及多起行贿,其通过行贿地方医院、疾病防疫部门,给予回扣方式推销其产品。据第三方软体统计,涉及长生生物的法律文书中,“贪污贿赂”类案件最多,为20例。

几乎在同一时间,同样的文字内容在中国新浪、搜狐、网易等国内门户网站,几乎一字不差的刊发在首页位置。

香港苹果日报报导称,经查询大陆官方的裁判文书网发现,长生生物至少涉及5宗行贿案。

最新的一宗是河南省法院在去年8月宣判,指河南宁陵县防疫站站长王峰收受长生生物的回扣款16.4万元,其中水痘疫苗每支回扣5元,狂犬疫苗每支回扣20元。王峰被判刑8年,该案涉及的狂犬疫苗,正是今次被揭发造假的同类疫苗。

另外,长生生物在广东湛江市、福建政和县、安徽利辛县,也涉及多宗行贿案,对象均为当地防疫站或疾病控制中心官员。

目前中国大陆疫苗分一类及二类,其中一类疫苗包括乙肝疫苗、百白破(百日咳、白喉、破伤风混合疫苗)等由政府提供免费注射;二类疫苗包括水痘、狂犬疫苗等则由内地人民自费注射。自2016年起,二类疫苗必须全部由政府的疾病控制中心统购统销,因此留下巨大灰色利益空间。

报导称,长生生物去年销售费用达5.83亿元,占总成本60%,公司财报明言,“主要是行销模式受疫苗流通条例影响所致”。长生生物的狂犬疫苗和水痘疫苗销售在去年跃居大陆第二位,总收入则有91.7%来自二类疫苗销售。

公开资料显示,早在2002年,已有长春长生管理人员行贿行为相关案件。

2002年,长春长生原安徽区经理班某,向蒙城县防疫站站长万某和一名负责采购的职员,行贿6万元回扣款。2002年蒙城县防疫站接种长春长生甲肝疫苗8万份,2003年为4.7万份。

2010年一份法律文书显示,长春长生曾与辽宁成大生物股份有限公司(辽宁成大),共同出现在一桩逾百万元的受贿案件之中。

而在2017年11-12月,在短短一月之间,便有5起行贿受贿案件涉及长生生物。

此外,长生生物“假疫苗事件”还牵扯出另一家疫苗制造商“武汉生物”。据一则微博发文披露: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官网2017年11月3日发布的信息显示,除了长春长生,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有限责任公司生产的、批号为201607050-2的百白破疫苗效价指标也不符合标准规定。经查,武汉生物不合格批次疫苗共计400520支,销往重庆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190520支,销往河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210000支。

文章称,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有限责任公司创建于1950年,现隶属于中国医药集团总公司下属的中国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国药中生武汉公司”)。两家来历出身完全不同的公司,在制售“不合格疫苗”这件事上却是“志同道合”。这不禁令人担忧,假疫苗不是个案,或许已经发展成行业潜规则。

7月15日,中共药监局披露长生生物生产问题疫苗,事件迅速发酵,引发全民激愤,官方在事件曝光一周后,涉事公司董事长及4名高管被逮捕,中共高层也发声,称要一查到底。

不过,英媒BBC分析认为,假疫苗事件在大陆由来已久,却一直没有得到根除,根本原因是中共体制、系统性的腐败,导致官商勾结,监管无力。

(记者罗婷婷报导/责任编辑:李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