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7月17日讯】 一周经济回顾(2018年7月16日)

提要
美中贸易战升级,美国提出两千亿商品清单
北约峰会,川普单挑德国,要求成员国分担军备开销
英国内阁成员连连辞职,梅首相退欧困难增加
林静时间,你会用防晒霜吗﹖

开场白﹕最高法院法官
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收看一周经济回顾节目,我是东方。星期一,川普提名华盛顿 DC 巡回上诉法院法官,布雷特﹒卡瓦诺出任最高法院大法官,接替肯尼迪的席位,肯尼迪上个月宣布退休。川普上任一年半的时间,已经两次提名大法官,历史上实属罕见。尤其是这次提名卡瓦诺,更是举足轻重。美国三权分立,立法、司法、行政三权分立,而司法本来是最弱的一环,其作用是解释宪法,打个比方说,总统、国会是足球赛对抗的两个队,而最高法院就是裁判,他们裁判所根据的规则就是宪法。但过去几十年来,左翼势力在美国朝野不断推进他们的社会议题,在国会和总统府方面进展甚微,而在司法领域颇有进展,强制管制、合法堕胎、奥巴马医改法案等等等等,因此,最高法院成了传统排和左翼的必争之地。最高法院九名大法官,四名传统保守人士,四名左翼人士,而肯尼迪属于中间派,虽然肯尼迪是里根提名,但他在过去几十年来的记录两边摇摆,因此,他的接班人就至关重要,因为这能决定最高法院的判断走向。因此,川普提名之前,左派、民主党人士已经开始造势,不管川普提名谁,最高法院都会向右转,怂恿支持者发出声音,甚至有激进人士建议暴力抗议。用两个字可以形容左派和民主党人的心态﹕愤怒。民主党参议员要求川普等到今年11月中期选举之后再提名,因为民主党相信他们能获得多数,到时候就能杯葛川普大法官提名,但参议院领袖宣布会在9月份听证投票,那个时候还是共和党占多数。这让左派人士气不打一处来,因为在奥巴马任期最后一年,大法官斯卡利亚去世,奥巴马的提名就遭到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的杯葛,理由是马上要总统大选,应该让下届总统提名。所以,现在民主党人士强调说,也应该等到中期选举之后再提名。实际上,中期选举之前提名大法官有多次先例,2010年8月的凯根,2006年的阿里托,1994年的布雷亚,1990年的苏特,就是去世的斯卡利亚大法官也是1986年9月,中期选举之前获得审核通过的。所以,等到中期选举之后再提名的要求是没有道理的。其实,民主党更忿忿不平的是,过去大法官提名要获得参议院60票才能保证通过,但现在只需要简单多数,50 票就能获得通过,而共和党是51个席位,仅仅多了一票。但这要怪,也只能怪民主党领袖哈利﹒李德。2013年,民主在参议院占多数的时候,为了避免共和党用60票的门槛阻碍奥巴马的法官提名,以及推行奥巴马的左翼政策,李德修改了参议院审核法官提名的规则,只要超过半数,50票以上就可以获得通过。当初,共和党领袖就警告说,你们会后悔,而且很快就会后悔。果然不出所料,川普上任后提名戈萨奇,参议院就是用简单多数通过了审核,这个星期又提名卡瓦诺,你说民主党和左派人士能不愤怒么﹖其实他们最愤怒的,还是前年希拉里竟然输掉了总统大选。这是今天的开场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