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医孙思邈的特异功能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3月26日讯】孙思邈是唐朝京兆华原(今陕西省耀县)人,是著名的医生与道士,也是著名的医学家和药物学家,被誉为药王。在宋朝被追封为妙应真人,道教尊其为天医妙应广援善济真君,许多华人奉他为医神。

孙思邈年少之时,便聪颖过人。当时的洛阳总管独孤信见了孙思邈之后说:“这是一个圣童”。

孙思邈长大之后,常常谈论老庄及诸子百家的学说,也喜欢佛经。他的道术也不可胜计。

据资料记载,唐时的许多名士,像宋之问、孟诜、卢照邻等,都对孙思邈持弟子的礼节。大臣魏徵等受命编修齐、梁、周、隋等五代史时,恐怕有遗漏,多次向孙思邈请教。孙思邈用口传授,就像亲眼所见一样。

东台侍郎孙处约,曾经带着五个儿子孙侹、孙儆、孙俊、孙侑、孙佺去拜见孙思邈。孙思邈说:“孙俊应当首先显贵;孙侑应当显达得较晚;孙侹的地位最高,灾祸出在执掌兵权上”。后来都像他说的一样。

后周宣帝的时候,孙思邈隐居至陕西太白山。隋文帝辅政的时候,想让他做国子博士,他称病不起。他对亲近的人说:“再过五十年,应当有一个圣人出世,那时候我才能帮他救济世人”。

唐太宗即位,他被召至京城。太宗惊异于他的容貌年轻说:“我因此知道有道术的人实在应当受到尊重,羡门、广成等神人确实不是虚传。”太宗要赐他爵位,他坚辞不受。

唐显庆四年,唐高宗召见他,赐他做谏议大夫,他又极力推辞掉了。

唐上元元年,孙思邈托病请求回乡,皇上特意赐好马给他,并且把鄱阳公主的城邑赐给他居住。

有一次,“初唐四杰”之一的诗人卢照邻病了,住在孙思邈的住宅里,院子里有一棵大梨树,卢照邻在为那棵梨树的一篇辞赋的序言里说:“癸酉这年,我卧病在长安光德坊的官舍里,这里的老人说,这是鄱阳公主的城邑。从前鄱阳公主没有出嫁就死了,所以她的城邑一直荒废著。当时有一位处士叫孙思邈,他通晓古今,学尽各种数术。他谈论起道家的理论来,就像古代的蒙县庄子;他的学问深入不二,就像当今的维摩诘;至于推算天文历法量度天地,则可以与洛下闳、安期先生相提并论。他自己说生于开皇辛酉年,已经九十三岁了。到乡间打听他,人们都说他已经几百岁了。另外,他和人们一起谈论起周、齐之间事来,记得清清楚楚,就像亲眼见过。以此检验他,就不止是一百岁的人了。然而他的耳不聋,眼不花,神采奕奕。可以说是古代的聪明傅达长寿之人了。”

卢照邻在重病期间,嗟叹人的遭遇不同,长寿短命悬殊。他求教孙思邈:“名医治病,它的道理如何呢?”孙思邈回答说:“我听说善于谈论天的人,一定要向人打听;善于谈论人的人,一定要以天的道理为依据。天有四时的变化,五行的运转,寒暑交替。它的运转,和就下雨;怒就刮风;凝结就是霜雪;张扬就是虹霓。这是天地的规律。

人有四肢和五脏,有醒有睡,有呼有吸,循环往复。流动,就形成人体的营养作用、卫外机能和血气循环;明显,就成为人的气色;发声,就有了人的声音。这是人的规律。阳性,用它的精神;阴性,用它的形体。这是天和人相同的地方。等到失去这种正常现象,热气上升则生热;不然就生寒;凝结就成为肿瘤;凹陷就成为痈疽;奔跃就成为喘息、困乏;竭尽就成为焦枯。

病情呈现在表面,病变动却在形体内。把这种道理推及到天地方面,也是这样的。所以,金、木、水、火、土,五大行星有盈有缩,星辰失去了常度,日月的运行出现错乱,慧星离开轨道飞行,这是天地的大病。寒暑不正常,这是天地热气上升与否的表现;岩石泥土耸起,这是天地的肿瘤;山崩地陷,这是天地的痈疽;狂奔的风,狂暴的雨,这是天地的喘息和困乏;雨露润泽不及时。江河干涸,这是天地的焦枯。

良医治病,用药疏导,用针剂拯救;圣人济世,用道德调和,用政事辅助。所以,人身上有可以治好的病,天地有可以消除的灾。”

孙思邈留下了大量著述,他注释了《老子》、《庄子》,撰写了《千金方》三十卷、《福禄论》三十卷、《摄生真箓》、《枕中素书》、《会三教论》各一卷。

曾经有个神仙从天而降,对孙思邈说:“你所著的《千金方》,济人的功效也很广了。而用生物做药,残害的生物也太多了,你会成为一个尸解的神仙,不能白天升天成仙了”。

此后孙思邈采用草木做药,以代替虻虫、水蛭的性命。

孙思邈死去时,留下话要薄葬,不准在墓中埋藏殉葬品,不准用活着的牛羊祭奠。经过一个多月,他的脸色没变。抬起他的尸体往棺材里装的时候,他只剩下空空的衣服而已,当时的人都感到奇怪。

等到唐玄宗躲避安史之乱,向西到达蜀地之后,梦见一位老汉须发皆白,穿黄色衣服,再三在面前参拜,然后奏道:“我是孙思邈,在峨嵋山结庐居住多年了。现在听说皇上的銮驾来到成都,我所以等候在这里拜谒。”唐玄宗说:“我熟悉你的名字很久了,现在你不怕道路遥远来到这里,也是有所求吗?”孙思邈说:“我隐居在云泉之间,喜欢吃金石之药,听说这个地方出雄黄,希望赐给我八十两。如果能满足我的要求,请派使者到峨嵋山来。”唐玄宗答应了,心大跳而醒来,立即就令侍臣陈忠盛带八十两雄黄,到峨嵋山去赐给孙思邈。

陈忠盛奉诏之后来到峨嵋山,走到屏风岭,遇见一位容貌很俊逸古朴的老头,穿黄色衣服立在岭下。老头对陈忠盛说:“你莫非是天子的使者吗?我就是孙思邈。”陈忠盛说:“皇上让我把雄黄赐给你。”那老头躬身接受,而后说:“我承蒙天子赐给我雄黄,现在有表章致谢,但这里是山野之居,没有笔墨,请您执笔转抄送进宫中。”陈忠盛立即让官吏拿来笔墨之类。老头指著一块石头说:“表章在那石头上,您可以抄录下来”。陈忠盛看那石块,果然有一百多个红字,确实是表章。于是就把那些字抄录下来。

抄完之后,老头和石头全都不见了。陈忠盛把此事详细地奏明唐玄宗。唐玄宗询问陈忠盛,老头的相貌与梦中的果然一样。

从此,孙思邈便有时隐没,有时出现。

唐咸通末年,有一家百姓家里一个十几岁的男孩,不吃荤血,父母认为他喜欢善行,让他到僧院做了童子。忽然有一人自称孙处士,在院中游了一周之后,从袖中取出一包汤药碎末交给童子说:“为我像烹茶那样煎好。”煎好之后,处士饮了一些,把剩下的汤汁给了童子。童子觉得汤汁的味道极美,希望再给一碗。处士说:“这药就是为你来的!”就把方寸这样大的一匙药沫再让他煎著吃。吃完之后,童子就乘空飞起来。众人正在惊异,一看那煎药的锅子,已变成金的了。

(记者李蒨蒨报导/责任编辑:曲铭)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