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2月24日讯】【热点互动】(1727)佛州校园枪击案:该指责枪还是人?美国佛罗里达州校园枪击案造成17人死亡,引发美国社会的强烈反响。许多舆论的焦点落在枪支管制上;然而也有不少人开始反思造成这些悲剧的根源是什么。 美国全国步枪协会执行长拉皮埃尔,近日也在演说中称更多的法律并不解决问题,并进一步指出近年来所谓的社会主义者对美国传统价值的破坏。那么究竟造成校园枪击案频发的根源是什么?进一步控枪能解决多大问题?这些问题和所谓的社会主义者有何关系?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集的《热点互动》直播节目。美国佛罗里达州校园枪击案造成17人死亡,引发美国社会的强烈反响,也再一次掀起了对于枪支管制的激辩;同时,很多人也进一步反思发生这些惨案的根本原因。

另一方面,美国全国步枪协会执行长拉皮埃尔(Wayne LaPierre),近日在演讲中说,更多的法律并不解决问题,同时他进一步指出,所谓的社会主义者对美国传统价值和体制的破坏。

那么这些校园枪击惨案频发到底根本原因是什么?进一步的控枪在多大程度上能解决问题?而这些问题又和所谓的社会主义者有什么关系呢?今晚我们就请来两位嘉宾就这些问题做一些深入的解读。两位都是通过Skype和我们连线,一位是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讲习教授谢田教授,还有一位是时事评论员蓝述先生。二位好。

谢田:主持人好,大家好。

蓝述:方菲您好,各位观众朋友大家好。

主持人:好,非常感谢二位。那我们在节目开始呢,还是来看一个背景短片。

2月14日情人节,19岁凶嫌克鲁兹用AR-15自动步枪在佛州派克兰市道格拉斯高中,制造了17人死亡,至少14人受伤的枪击惨案。白宫周日发声明表示,随着持续讨论,对一些法律措施的调整得到考虑。总统支持改进对购枪者的“联邦背景调查”。

佛州枪案凶嫌克鲁兹,犯案前被多次因暴力倾向、精神不稳等问题被举报,但FBI等执法机构没能及时跟进。

参议院共和党党鞭约翰·康宁与民主党参议员克里斯·莫非同批署一项法案,川普总统上周五表示,该法案会加强联邦对犯罪背景调查的执行。

佛州大西洋大学政治学教授Marshall L. DeRosa:“现在大家心情还很悲伤,人们第一要做的,是抚慰他们。希望大家都能冷静下来,看看情况,然后再决定,提出最好的政策,看如何保护学生。”

专家强调,佛州校园的案件不能单纯归咎于枪支,“第二修正案”一定要维护。周一,克鲁兹回到法庭出席听证,他面临17项有预谋的谋杀指控。目前,法庭尚未公开克鲁兹的“辩护请求”。

主持人:好,观众朋友,我们今天谈论的是佛州校园枪击案,以及校园惨案发生根本原因是什么,欢迎您在节目中间和我们互动,发表您的看法。

我想先问一下二位来宾,我们看到再一次发生有大规模死伤的校园惨案,引发了很多人的震惊。那我想先请二位来谈一谈,就是你们听到这样一个惨案发生的时候,是什么样的感受?那您觉得主要的因素是什么?谢田教授,能不能请您先谈一谈您的想法?

谢田:我听到这个消息,第一个反应就是,哎呀,心里一沉,怎么又出现这种事情?然后下面就会想到就是说这个之后,肯定在美国社会关于拥枪和控制枪这个辩论还会又一次升温,大家会激烈的辩论,政客可能会藉用这个机会,寻找所谓快速的解决方法。那很可能大家还不会去从根本上去解决最核心、最根本的问题,等到下一次另外一个新闻来的时候,很可能这个事情就慢慢被淡忘了。这是我当时的反应。

主持人:您指的这个最根本的问题是什么?请您简单先谈一下。

谢田:我想最多还是个人心跟道德的问题,不光是美国,全世界普遍都存在着人心和道德下滑的问题。我去过亚洲、欧洲其它国家,跟很多我们学术界的人都交流过,很多教授、同事都谈过这个问题。我们都有一个,不管他是来自欧洲、亚洲还是美国,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说,从我们的学生、整个社会普遍来看的话,道德下滑是个非常普遍的现象。

主持人:好的。等一下我们继续来阐述。蓝述先生也请您谈一谈您的想法。

蓝述:我听到这个消息了以后,首先是非常沉痛,对那些失去生命的孩子,这些生命还都非常的弱小,他们如果说能继续活下来的话,那么他们会有各种各样光明的前途。那么很不幸就是在这种枪击事件中,他们就丧失了他们的生命。

那么解决了这个问题,毫无疑问,刚才谢田教授已经讲了,实际上这里面一个最根本的问题就是道德问题,还有人心的问题。你看二战刚结束的时候,你回过头来看二战刚结束的时候,那个时候拥有枪支,刚刚打完仗,可是那个时候的枪击案和现在比就要少很多。

那么你在过去的10年以内,随着这个科技飞速的发达,人的生活方式变得非常之快,去教堂的人也越来越少,信神的人也越来越少,大家都在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里面沉浮,那么现在这种快节奏的生活也给这些不论是家长还是孩子带来许许多多的压力,让他们在精神上、正常的人际交往之间也出现了这些问题。那这些实际上都不是通过任何法律就能够解决的问题。

主持人:好的,我们等一下继续分析。那我想先请谢田教授来谈一谈,刚才您也谈到说,您已经预想到了一定会掀起对枪支管控这样的激辩。那我们看到说这个事件发生之后呢,佛州的学生们他们自己发起了一个“Never again”的运动,就是再也不要发生,他们就上街集会游行,要求枪支进一步的管控。

但是这个事情每一次发生之后呢,似乎枪支管控都是很难推进,比如说,这一次佛州的议会他们在20日拒绝了一个要求讨论禁止半自动武器的这么一个提议。为什么枪支管控在美国如此难推进?先请您给我们简单介绍一下。

谢田:这个跟整个美国立国之本和美国的历史有非常紧密的联系,就是这个也是美国跟世界其它各国相比非常独特的地方。就说当初美国人民就是因为宗教信仰自由,逃避暴政来到了美国。并且美国我们从宪法里面也看到,就说美国这些奠基人在利用宪法的时候,最大的担心、最大的忧虑就是政府权力过多,不管是暴政、还是暴政的君王、还是专制的独裁者,那就是说他从宪法和社会的整个设计的时候就考虑到了,人们必须有枪支,有反抗暴政的权利,才能够遏止政府滥用权力。

所以这个拥枪,当年美国我们知道从像西部开发的时候,那你也必须有枪,所以这个枪支文化是非常独特的美国的一个文化,那现在美国3亿人大概是有3亿支枪在民间,就说你现在更根本不可能去把枪支收回来,或强制收回。

实际上这个枪,归结到这个问题最后呢,就是到底是枪杀人、还是人杀人的问题,实际上反对控制枪的人很容易就会举出其它国家的例子,比方说在瑞士,他也是几乎家家都有枪,人人都有枪,但是瑞士的做案率和枪支死亡率、杀伤率都非常非常低,就是说你很容易可以证明不是一个拥有枪支的问题,或枪支拥有权的问题。

那这个争论一直持续到今天,那每一次,当然实际上美国也有就是说零星的、个别的枪杀案件可能都有发生,就像在其它国家可能杀一两个人他用刀杀、用棒子杀、用什么其它的东西来杀一样,那美国很可能就是用枪支杀的。

但是大规模的枪支,最近这20年成为一个问题,就是因为突击步枪(assault rifle),可以大规模的连发射击,这会造成短时间内大面积的人死亡,这个才造成了现在就是说对于管枪、控枪的职责,控枪的压力呼声越来越高的原因,但是并不是真正解决的办法。

你比方说现在人们很容易枪击案发生以后,马上就去找枪的问题,但是实际上如果大规模杀人,比方说有一个人在欧洲发生过开着卡车冲入人群,也大面积杀人,人们为什么不马上就想到去控制卡车呢?波士顿马拉松的时候,这个人就用高压锅进行刺杀了很多人,为什么不马上控制这个高压锅呢?这个习惯上为什么很多人马上就会想到枪?也跟美国左派或者民主党这一边他们对枪支拥有权和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他们有反对的意见,每次都会利用这样的机会会提出议题,跟这个也有关系。

主持人:好的,蓝述先生,我也想请教您一下相关的问题,因为每一次枪击案,枪击惨案过后,我们看到美国都有这样一个循环过程,所以一些欧美媒体就批评美国不能进一步管控枪支,是美国民主的盲点。

我也觉得禁枪很多人觉得不可能的,因为那是违背第二修正案,但是控制,进一步加强控制似乎也是可以做到,比如说德国或者其它国家,他们也是在枪击惨案发生之后,他们就加强了控制。您觉得为什么美国在这方面没有像其它国家那样的进一步去控制?所谓的美国民主的盲点,您怎么看这个观点?

蓝述:我觉得发表这个评论的人,基本上是一个非常左的一个观点,他完完全全忽略了美国这个文化的来源,美国文化的来源之所以有第二修正案,一个是像刚才谢田教授讲的,民众手里拥有枪支他能够制衡政府的权力。另外一个,它是自卫的权利,这个自卫的权利来自于生命的权利,在美国独立的时候,《独立宣言》里面就写了三条,非常重要的三条,就是生命的权利、自由的权利和追求幸福的权利。生命的权利里面就包括自卫的权利。

还有禁枪,如果禁枪的话,实际上它牵扯到另外的问题,就是刚才谢田教授讲的,这个政府权力越来越大的事情,这个就牵涉到自由的权利,right of liberty,中国人把liberty翻译成自由,其实这个翻译有一定的偏差的,自由是freedom,liberty是创造自由的环境,或者中国人讲,用准确的话翻译是开明。你看自由女神像(Statue of Liberty),它实际上是一个开明女神像,因为美国有这么一个开明的能够保护自由的政治制度,它代表了liberty,它是这个意思。

为什么liberty这么重要?因为美国人相信上帝,相信神,他认为生命的权利、自由的权利,人性里面就是喜欢自由的,因为上帝造人的时候就把人造成这个样子的,所以追求幸福的权利是人与生俱来的,这个东西是神给的,所以政府不能拿走,这个政府必须是开明的政府,因为政府不能违背神的意愿。

所以在《独立宣言》里面一开头就讲得很清楚,美国人我们之所以要成立这个政府,就是要用这个政府来保卫我们神给我们自由的权利、生命的权利和追求幸福的权利;如果这个政府侵犯我们这个权利了,我们人民就有权利把政府给推翻掉,去建立新的政府。在开国的时候,首先在开国最重要的文件里面首先就写明,我们人民有权推翻你这个权力,为什么?当政府如果违背了神的意愿,把神给予我们人的权利给拿走的时候,我们就有权推翻你这个政府。

所以这个是非常独特的一个文化,所以当你这个政府的法律越来越多的时候,政府越来越大的时候,它就会把越来越多人的权利给拿走,对不对?所以这就是为什么从文化上讲,美国人不愿意让这个政府拥有太大的权力,这个是一个很主要的原因。

回答你刚才的问题,实际上法律用法治去降低犯罪率的时候,现在还有另外一个问题,实际上现在有很多现存的法律,它都没有得到切实的执行,你又去制造很多新的法律,实际上是一个累赘。

主持人:等一下我们来谈谈法律的问题。但在此之前,我还是想跟二位谈谈人心的问题。谢田教授,刚才您跟蓝述先生都说人心和道德,能不能请您近一步阐述一下,为什么您认为这些年校园枪击惨案频发,它是一个人心道德的问题?另外,如果是人心道德的问题,是什么造成的人心道德下滑呢?

谢田:在美国,如果我们从过去,比方五、六十年来看的话,实际上去教堂的人数越来越少,像我们在南方,本来南方各州都是传统的圣经地带(Bible belt),这圣经地带本来去教堂的人、信教的人、信神的人很多,现在几乎变成一种带有嘲笑、嘲讽、落后、保守之言。你可以看到在校园里面或者社会里面,对基督教,我们叫Christian,犹太教、基督教这种信仰,正信的人的力量越来越少,并且反对宗教、反对信仰,甚至鼓吹无神论的、鼓吹进化论的,这些思潮也越来越强盛。

实际上我们看到美国FBI犯罪统计,过去几十年来都一直在上升,实际上我们看到社会的道德败坏,从犯罪的产生到人们对神的信仰的减弱,到现在实际上很多政府,包括过去奥巴马10年很多政府的作法,比方对传统价值的破坏、对一些非常反传统的行为都变成可以接受的,通行的东西,实际上从政府到民间普遍出现这种道德变坏,这个实际上是真正的问题,你不在有枪、没有枪。我们看到很多国家,它有枪也不会造成伤亡;但是没有枪的时候,像在中国很多地方没有枪,人也可以用各种各样其它的办法,也会造成大规模的伤人、害人。

主持人:这个问题,蓝述先生您有没有想进一步阐述的?另外,虽然刚才谢田教授谈到了,但是我还是想问一下,对于信仰或者是道德下滑,它怎么样直接导致校园枪击的这些枪手的出现呢?

蓝述:因为人不信神以后,因为人是有弱点的,人性是有善恶两面存在的,人不可能用自己本身的能力去克服自己的弱点,他必须依靠他的创造者,就是神,依靠高于人精神上的力量来约束自己人性上的弱点。

美国这个文化,实际上很多人,如果你真懂美国文化的话,你就应该明白God and liberty come together,you lose one you lose both。就是神和自由是同时在的,必须同时存在,你失去了一个,你就会失去另外一个,你失去了信仰,当然,大家都不信神的时候,谁来管呢?只有靠法律了,政府就会越来越大,对吧?那你的自由就会越来越少。

当然,如果你彻底失去自由的话,像你到了中共那个地方,你连选择信仰的自由都没有了,那么你也会失去对神的信仰,这两个东西是同时存在的,不可能缺一的。

而且从历史上来看,回过头来看,第二修正案来源于哪里呢?它最早是来源于这个十七世纪末的大英帝国,它有个Bill of Rights,那个时候也有一个人权法案,那个人权法案就是最早的让民众拥有枪支。为什么让民众拥有枪支?当时之所以通过那么一个法案,它主要的原因就是这个清教徒他们在欧洲受到宗教的迫害,他们需要有枪支去自卫、保护自己,这个是大英帝国通过Bill of Rights最主要的原因。所以你看拥有枪支,它从最早出现的时候就是和信仰连在一起的。

那么如果你再早一点,你再早一点的话,你追溯到古希腊时代,最早赞成民众拥有枪支的是古希腊时代的亚里士多德,大哲学家,大家也都知道,和孟子同时代的人。他认为这个政府是不可能完美的,人是不完美的,由人组成的政府也就不可能完美,所以政府的权力需要得到制衡。那么从而他这里面就讲到人需要拥有武器,那个时候还不是枪支。所以亚里士多德在古希腊的时候,就孟子时代,他就提倡民众必须拥有武器的权利。

所以你从上到下去看这几千年来的传统文化,你回过头来看,人最基本的权利是神给的,当你这个道德下滑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回答你的问题就是说你不再信神的时候,那很可能神就会把你的这个自由的权利也就收回去了,它是一个互相之间同时存在的那么一个事情。

主持人:好的。刚才谢田教授谈到了美国传统价值这样一个缺失,也可能是造成人性下滑的原因之一。有意思的就是全美步枪协会的执行长拉皮埃尔,他在昨天这样一个保守党大会上,他也提到这一点,那我们先来听一听拉皮埃尔演讲的一些片段。

拉皮埃尔:“在过去10年,奥巴马执政期间,不少民主党政治家已经变成新欧洲式的社会主义者,得到了民主党的控制权。他们不再是肯尼迪那样的民主党人,他们藏在民主党人标签下,实际是左翼进步派在推动社会主义议程。这个政治绝症如果得到权力,那它就会压迫自己的公民、自由被摧毁,武器就会被禁止和没收。”

主持人:谢田教授,刚才他演讲中谈到的这个所谓的社会主义者对于美国传统价值的迫害,您怎么看他提到的这个观点?

谢田:对,现在美国社会里面经常用这个社会主义者,那就是说很多左派,民主党人士,包括之前参加竞选民主党(总统初选)的桑德斯,他就公开的宣称自己是社会主义者。实际上我认为呢,这些人实际上是共产主义者,因为共产党人都自己都很清楚地表明,社会主义就是共产主义初级的阶段。但共产主义这个名词在世界上实在太臭了,太臭名昭著,所以这帮人用了一个初级阶段的社会主义的名词来表白自己,来给自己贴上这样一个标签,使得社会比较容易接受。

实际上我们看到真正蚕食美国,或者侵蚀美国的价值观实际上就是共产主义,这个实际上在川普总统,我比较欣赏他一点就是,他直接了当地告诉人们,就是说他要向全世界的共产主义来宣战。我认为拉皮埃尔现在在这一点上确实是指到了这个问题的核心。

问题在于就是说我们刚提到一个是共产主义的思潮,在美国的左派政客、美国很多学术界、思想界的人士,有很大的市场,这些就指导了他们在美国的治国理念、美国的治国方针政策上、讨论上都有非常大的影响,现在就是说这个才是真正的问题。共产主义和无神论,相关的无神论呢,也是导致美国整个社会道德下滑的一个主要的原因。

很可惜的就是这次枪杀案件之后,我们看到即使是像川普总统,或者佛罗里达参议员马可·鲁比奥,他们都是很强烈的捍卫第二修正案,这次也在与论压力之下有所退却,比方把购枪的年龄从18岁提高到21岁,这个当然我非常赞成。但是现在还是没有接触到最争议的问题,但是拉皮埃尔却是把它指出来了。

人们会容易想到去找一个很容易解决的方案,马上就可以立竿见影的,比如把购枪的年龄提高,或者枪支予以限制,或者宣布突击步枪非法;但是如果去改变人的道德,让整个社会的道德、人心变好,你怎么去变?要花多少时间才能变过来?这个变化怎么衡量?这个是非常复杂的、巨大的推动社会、改变人心的工程,其实没有人敢承担出来,出来呼吁、站出来做这件事情,并且这个也确实很难度量。实际上这是美国枪支问题持续争论,问题到现在还不能真正解决的最后原因。

主持人:蓝述您怎么看,包括谢田教授刚才的评论和拉皮埃尔的演讲片段?

蓝述:我觉得实际上也有很多来自于共产主义国家的影响,包括来自于中国在美国的这些投资,同时把从中国带来的那一套东西,我看到还有的举例子说中国的禁枪禁的如何之好啊。你把中国和美国做一个比较,其实美国的宪法就一只眼睛看所有的人;另外一只眼睛,它不看别的,就盯着政府,政府的权力一旦不受到制衡的时候是非常可怕的。

你说犯罪分子拿了一把自动步枪上街上去杀人,你能杀多少人?你很快就会被镇压、被抓起来。可是一个政府如果去杀人的话,中共夺取政权之后,和平时期造成了超过8千万中国人的死亡,而这个东西就不是一个人的行为,是一个政府屠杀的行为。所以要怎么样取制衡政府的权力,它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

另外一个回到刚才讲的,真正在美国这个社会里面要解决杀人的问题,主要还是需要人心能够向善,人心如果能真正地回到传统的信仰、信神,然后去到教堂里面接受神的洗礼,真正的去信教,在自己的生活中去实践在教堂里学到的这些文化做善事,这个人不可能去杀人。

我觉得这里面一个很重要的问题还是信仰在过去的一二十年里面由于科技迅速的发展,由于来自于共产党国家的一些影响,当然了,共产党实际上,本身共产主义也是西方的东西,它不是中国的东西,它只不过因为现在到了中国以后,因为随着中共的经济发展的模式,它把这一套东西又重新包装了一遍,然后回到西方,从而让西方的很多人对中共的那一套,经济发展模式产生了很大的幻想,最后就离传统的美国文化越来越远,然后在校园里面也是到处充斥着这种教育。

所以实际上把中共那么一个杀人的制度,外表上包上一层非常玫瑰色的这么一个色彩,让人更容易接受,这个实际上都是造成过去十几年里面这种校园枪击案等等,这些道德下滑的一个主要原因。

主持人:好的,现在线上也有观众,我先读一下YouTube观众给我们的文字反馈,说如果中国大陆有枪支,中共邪党几天就完了。这是线上一位观众的反馈。另外我们有两位观众在电话上,我们很快接一下电话,一位是加拿大的张先生,张先生您好。

加拿大张先生:您好。美国的各种社会问题,包括川普上台以后,全部衰退,最主要的原因,我赞同蓝述先生的观点,那就是人们背离了上帝,人是上帝创造的,你背离上帝,你就会招灾难,你的恶就控制不住,因为人很难通过修练能够成佛成仙,可能有个别的。川普说的好,向上帝祷告,不向政府祷告。另外一点,美国还有一个最大的问题是脱离、偏离了民主,民主不是完美的,只有上帝、神是最完美的。

主持人:好的,谢谢张先生。另外是加拿大的齐先生,齐先生您好。

加拿大齐先生:可能我的话有不同的意见,不好意思。美国人民是伟大的人民,美国政府是一个民主的政府。我今天有点不同的意见,我对两位谢教授、蓝述很尊敬的,但是你们这些话再讲一百遍,这个世界的大局已经变了,美国是一个伟大的国家,美国人民是伟大的人民,但是普遍现在去教堂的人越来越少了,你分析一下原因,信教什么的,你再说也没有用,因为教堂里讲了很多空话,所以教会的人去的少有它的原因,你再叫大家去教会,你不能用枪押着人家去教会,不能用枪押着人家信共产主义,我说再谈下去也没有用,这个社会条件变化了。我们也要把东方的元素带来,包括孔孟之道。

主持人:谢谢齐先生,明白您的意思,因为时间关系,但是非常感谢您来电话。我们再接一位加州的张先生,张先生您好。

加州张先生:您好。我认为这个根本就不是枪的问题,汽车也能撞死人,是不是要把汽车就关起来呢?就是人的问题。自从民主党上台以后,这个国家就完蛋了。谢谢。

主持人:谢谢加州张先生。谢田教授请您回应一下刚才齐先生提出的问题,他提出问题是挺好的,不去教堂,现在很多人可能是有一定的原因。另外我也想问一下,除了宗教因素之外,很多人也许并不一定去教堂,但是如果他有传统的价值,比如说现在有老师已经提出说,家长是不是应该重新担负起管教孩子的责任?也有人说像电子游戏,这些对于孩子的影响是非常大的。就是说这些传统价值的东西,为什么也失去了呢?

谢田:很赞赏第二位发言的齐先生的观点,我是用去教堂的人数来做为一个对神的信仰的人数下降作为一个例子,但是我们同时也知道教会,现在的教堂也确实不行了,比方在中国很多佛教的寺庙,我们知道那些住持和尚也好、大方丈也好,他们实际上是共产党的干部,是无神论者的干部,拿着钱在庙里面做假的法事,它肯定不会对人心的变化起到正面的作用。

教会在美国也是,实际上也出现很大的问题,我们知道天主教的丑闻一桩接一桩,他们不得不拿出几十亿美元,用教徒捐献的钱来弥补他们那些神职人员做的错事。实际上宗教也在败坏,宗教的败坏实际上跟整个人类道德败坏是同步的。

我们想强调的是人对神的信仰,人并不一定要去信宗教或去教堂、去庙里才可以信神、信佛、信道,我们呼吁的是,如果有什么样一个方法、法门,实际上这个世界上我们现在看已经有了,不在庙里面、不在教堂里面,确实能起到提升人的道德,让人们回升人的道德水平,真正从内心上改变人,这种心法,现在我们已经看到,已经出现,已经在大面积的改善人的道德,这个是我们真正需要的。

这个有没有用呢?我想我们如果呼吁允许创造这样的环境,比方说现在美国有些议员呼吁让学校里面把祈祷带回校园里面去,这个校园也好、学生也好,不一定要祈祷我们教堂里面拜的神,他可以祈祷真的神,信神、信佛,或者对道德的崇尚,这些还是会改变的。

如果我们不改变的话,我们总不能看着整个人类道德继续的往下滑,这样实际上是把人类带入毁灭。所以可以理解他的沮丧,但是我们不能从宗教形式中找到解决的答案,但是我们可以从对神真正的正信、真正的信仰上找到那个答案。

主持人:好的。我们再很快接一下加州王先生的电话,王先生您好。

加州王先生:您好。我的意见就是控枪不是禁枪,理由是公民拥有枪支是自由民主国家的一大亮点,是和独裁国家、共产国家的根本区别。第二个,枪是实物,必须人来控制,所以要控枪。更重要的是出现枪击案,你看有多少合法的持枪人的?杀人不是枪支的专利,如果禁枪,那中共还不是杀人?IS都是不用枪,用自制的炸弹和车辆。

主持人:好的,谢谢王先生。蓝述我也想问您一下,刚才王先生提到控枪,现在白宫却是提出了一些建议,比如严查背景,包括川普提到了可以让学校受过训练的一些老师隐藏着有枪,像这样的建议,或者这样的一些举措,您觉得对于减少校园枪击案,或者增加校园安全,会不会有所帮助呢?

蓝述:当然是会有帮助,因为现存的已经有很多的法律,但是法律没有得到切实的执行,比如说在卖枪的这些商店里面查不到这些已经有过犯罪记录的人,查不到,就是因为他们和FBI和警察等等这些警方,他们互相之间没有直接的联网,很多资料没有办法即时的反应出来,所以这方面的措施如果加强了以后,确实这方面的法律切实得到执行了以后,是可以起到减少枪支的损害的这种效果的。

当然还有另外一种办法,比如说警察或者保卫人员持枪去学校警戒,但是这里面其实最主要的还是人心问题。这次佛州校园枪击案,警察在那里手里有枪,可是他没去管,他从头到尾没有进那栋楼里面去,他有枪有武器,他不去救那个学生,为什么呢?他怕嘛!

这里面就牵扯到一个,如果他真正的是相信神,他要去执行自己的职责,他就应该去制止这个枪击犯,如果他真正用了这个枪,真正去使用这个枪支去保护那些学生的话,很可能死亡人数就不是现在的17个人,很可能会更少。

刚才有一位观众打电话来讲,他讲教会的问题,这里我讲一句,他把神和教会没分清楚,教会是人的组织,对神的信仰是在每个人自己的心里,这是两个不一样的东西,教会不行了并不等于说神不行了。

中国的文化,刚才他说要把中国的孔孟的美德带来,孔孟的美德,孔子是信天的,你不要忘了,我们中国传统的文化,我们老祖宗的文化是敬天信神的文化,你要带到美国来,仍然是要把这个敬天信神的文化带到美国来。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谢二位,我们今天节目时间又很快到了,我们非常感谢观众朋友的收看和参与,我们会跟您一起关注这个话题,好的,下次节目再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