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前进监狱狱警柳刚曾对我讲,他在前进监狱工作了10年,据他了解,监狱里的在押人员,只要是监狱外面的妻子提出离婚的,法院没有一个不判决离婚的。我是唯一的例外。

2018年1月8日,我在纽约写了一封致美国总统川普的公开信《中美知识产权交易的一个具体案例》,1月12日发表在新唐人电视台网站上。其中,我写道:

“2010年4月27日,由于面临巨大的物质和精神压力,我妻子被迫向北京市西城区法院起诉离婚。2010年7月28日,北京市西城区法院法官周涛到前进监狱讯问我时,我明确说明了我‘被迫失去工作’的原因。但是,周涛法官在2010年8月10日制作的(2010)西民初字第7228号民事判决书中,将我‘被迫失去工作’诬蔑成‘因被告练习法轮功长期没有工作,无法履行家庭义务’,并胡乱判令我妻离子散!2010年11月22日,被关押在前进监狱内的我,依法写了致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的《上诉状》,对时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贺国强在我的申诉问题上的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了控告。2011年4月28日,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向我送达了撤销周涛法官上述判决的终审判决书。”

为什么我在《上诉状》中控告了贺国强之后,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便撤销了周涛法官的判决呢?我的申诉问题和我的婚姻问题之间有什么关系呢?

我申诉的原由,用最简单的话说,就是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开始迫害法轮功之后,中纪委监察部领导因为我在法轮功问题上向江泽民讲真话“剥夺我的工作权”(辞退)的处理决定是完全错误的。如果当时中纪委监察领导没有“剥夺我的工作权”,我妻子决不可能向法院起诉离婚。

从2004年2月中旬起,我一直依法就中纪委监察部领导“剥夺我的工作权”的错误处理决定进行申诉。2004年7月22日,中纪委监察部机关党委副书记贾育林告知:我的申诉正在研究之中。到2008年7月11日我坐牢之日,长达1449天的时间内,竟然没有研究出任何结果来!在当时的中纪委监察部机关,官最大的人就是时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贺国强,因此,贺国强对此负有最大的不可推卸领导责任和法律责任。

宪法第41条规定:公民有依法申诉的权利,“对于公民的申诉、控告或者检举,有关国家机关必须查清事实,负责处理。任何人不得压制和打击报复。”中纪委监察部是中共反腐败的最高专门领导机关,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是全中国最有权的极少数人之一。中纪委监察部领导天天在查处省(部)级及以上的高官(通常被称为“大老虎”),天天在监督全国的党政官员遵守宪法和法律,党规与党纪。这样一个理应带头遵纪守法的中共最高层机关,对我的申诉问题研究了1449天,竟然没有研究出任何结果来!这说明了什么?非常简单,当初中纪委监察部领导“剥夺我的工作权”的处理决定就是完全错误的!

如果中纪委监察部领导承认当初“剥夺我的工作权”的处理决定是完全错误的,那么,就等于承认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是完全错误的。而承认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是完全错误的,就必然要清算江泽民利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滔天大罪。这是江泽民及其死党最害怕的,最不愿面对的。于是,江泽民的两大亲信——时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贺国强和时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密谋将我关进了监狱。

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在研究我的民事上诉案时,肯定也研究了我的刑事上诉案。当他们看了我的刑事上诉案之后,肯定会大吃一惊:原来,王友群的案子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冤案!只是由于中共司法机关的黑箱操作,才暂时把这个冤案掩盖下来了。周永康、贺国强暂时还在台上,这个“脓包”暂时还没有破。一旦有一天这个“脓包”破了,有人追究起责任来时,那可不是闹着玩的!于是,撤销周涛法官的判决成了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法官自保的“上上策”!

关于我的案子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冤案,只要看一看我2009年10月13日在北京市西城区看守所写的致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的《上诉状》,就一清二楚了。有关情况参见我2016年10月5日发表在希望之声网站上的文章《神的启示何止值1亿元人民币》,网址是:
http://www.soundofhope.org/gb/2016/10/05/n481991.html。

为了让全中国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的警官、检察官、法官、狱警了解我在前进监狱白纸黑字控告时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贺国强铁证如山,特将2010年11月22日我在前进监狱写的致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的《上诉状》副本的影印件公开发表(见附件1)。事实胜于雄辩,公道自在人心!

从江泽民到贺国强、周永康再到中共610办公室,都企图通过“经济上截断”,迫使我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但是,历史的发展却完全出乎这些政治流氓的意料之外。我坐牢的5年,是我持续不断揭露江泽民一伙政治流氓祸国殃民的5年,我的意志没有被摧毁,我的婚姻没有被摧毁;相反,在逆境万难中,我在“真、善、忍”法理的指导下,走出了一条独一无二的“一正压百邪”的通天大道。

我坐牢5年的非常经历充分证明:法轮大法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法轮大法是千年不遇、万年不遇的正道大法。只是法轮大法创始人李洪志师父太慈悲,一直在给中国大陆那些与法轮大法有缘的人在正与邪、生存与毁灭之间作出正确的选择以机会。

1999年7月20日至今的18年半里,中国大陆围绕法轮功问题上演了一场比好莱坞大戏更惊心动魄的正邪大战。这部历史大剧快要落幕了,衷心的希望中国大陆良知尚存的人尽快选择站在神的一边。

神佑信神敬神的人!

2018年1月10于美国纽约





新唐人电视台网站首发,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和看法。

(责任编辑:明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