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消息称,落马的中共军委委员房峰辉供出了前军委副主席范长龙。去年房峰辉的两名搭档——王建平和张阳传出自杀消息。房、张、王落马都被指有政变嫌疑,2014年也曾曝出郭伯雄和范、房等人密谋兵变。这显示军内有股庞大势力图谋不轨,而背后操控的可能是江派高层。

房峰辉供出范长龙

1月14日,香港《星岛日报》获悉,中共前政治局委员、军委副主席范长龙近日被查,原因是刚刚被移送军事监察机关的房峰辉“牵出他(范长龙)不少事”。9日,当局通报房峰辉被移送军事检察机关。

《星岛日报》指,范长龙是徐才厚嫡系,两人既是辽宁同乡也是多年的上下级,范长龙在中共十八大时破格晋升军委副主席,就是徐才厚引荐。

而被指供出范长龙的房峰辉,也被认为是郭伯雄的西北军“头马”。徐才厚和郭伯雄是江泽民在军中的哼哈二将,帮江泽民架空胡锦涛多年。

房峰辉和老搭档张阳同日落马

去年和房峰辉一起落马的前军委委员、政治工作部主任张阳,也被指是徐才厚的亲信。房、张二人落马,被党媒称为“彻底肃清郭伯雄、徐才厚流毒影响的重要组成部分”。

去年11月,当局宣布张阳在家中自缢身亡,同时透露张阳是在去年8月28日被调查。

日前,中共官方杂志《环球人物》2018年第2期刊登《房峰辉落马记》,文中引述军内知情人士的消息,房峰辉与张阳两人应该是同一天在各自家中接受调查的。

文章指,这二人共事多年,关系十分密切。房峰辉长期担任参谋长,张阳长期担任政治部主任,搭档多年。此外,从2004年起,二人还曾在广州军区共事3年,房当时担任军区参谋长,张担任军区政治部主任。

范、房和张或同案 图谋不轨

张阳被官方宣布自杀后,中共军报痛批其“畏罪自杀”、“两面人”、“以可耻的方式结束一生”,有暗示其以自杀“抗拒审查”之意。当时有分析指,张阳突然自杀非常蹊跷,有可能是为保护后台,也可能是被后台灭口。

如果房峰辉供出范长龙消息属实,那么张阳要保护的后台呼之欲出。房峰辉和张阳落马前都是中共中央军委委员,而范长龙时任军委第一副主席。

外界曾有分析,如果房峰辉和张阳不能晋升军委副主席,在中共十九大时已届退休年龄,习近平完全可以顺势让他们退居二线,但在十九大前一个多月突然拿下二人,很可能是因为他们有图谋不轨的举动,危及十九大“安全”。

引起外界特别关注的是,就在房、张落马的8月28日这一天,中印达成协议,结束了长达两个多月的紧张边境对峙。

印度媒体当时报导称,中印对峙是房峰辉被免去参谋长职务后才结束的,说明他是终结对峙的主要障碍,也可能应该对制造这次对峙负责。

香港《东方日报》今年1月11日文章分析,中印对峙时房峰辉、张阳还处在军机重位,如果中印爆发战争,不排除二人会借机浑水摸鱼,或以战谋位,或故意战败,在十九大前给习近平制造一场空前的危机。

如果范长龙如《星岛日报》所言,是徐才厚的嫡系,那么不排除也与房、张的不轨行为有关,甚至是幕后主谋。果真如此,那么当局对房、张两人长达数月的调查,也就是“意有所指”。

而房峰辉在当局彻底翻脸,被从家中交付军事检察机关,才“牵出他(范长龙)不少事”,也就顺理成章。那么,张阳在家中“自杀”也就有了合理的解释。

传郭伯雄和范、房、常万全等密谋政变

早在2014年8月,就曾传出郭伯雄和范、房等人密谋兵变、推翻习近平的消息。

海外中文媒体当时报导称,徐才厚当年3月落马后,郭伯雄也危在旦夕。军中高层贪腐军官由于恐惧习近平的反腐打击,正在暗地煽动、联络和策划政变,企图颠覆习近平阵营。

他们共推的政变领导人是时任军委第一副主席范长龙和总参谋长房峰辉,但幕后总策划人是郭伯雄。国防部长常万全因为郭伯雄的缘故,也参与其中。

报导引述军队内部的消息说,郭伯雄获得批准,参加了当年军委内部举办的“八一”庆祝活动。在习近平、李克强离开后,郭伯雄借机和房峰辉、范长龙、时任国防部长常万全秘密交谈了很长时间。军委内部很多人听闻了郭伯雄勾结范长龙、房峰辉、常万全、时任广州军区司令徐粉林等人准备政变的传言。

常万全和徐粉林,都被指是郭伯雄的亲信。

现在看来,该消息有一定的可信度,虽然当时政变并没有真正实施。

房峰辉另一名搭档王建平传自杀 也被指卷入政变

除了张阳自杀外,去年4月,大陆及海外社交媒体也传出消息称,前联参部副参谋长王建平当月用一根筷子捅进自己的颈动脉,在北京沙河总政看守所自杀。

2014年12月,王建平从武警司令调任军委副总参谋长,成为房峰辉的副手。直到2016年8月传出被查消息前,王建平一直是房峰辉的搭档。

2016年12月29日,中共国防部新闻发言人证实了王建平落马的消息。王成为中共十八大后落马的第一个现役上将。

此前,就有海外媒体报导称,王建平卷入了周永康2012年策动的“3.19政变”。

2012年2月重庆事件爆发,曝光了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薄熙来图谋政变夺权。3月19日晚,周永康被曝调动武警部队,抢夺薄熙来案的关键证人徐明。而当时担任武警司令的正是王建平。

中共武警部队一直被江派所把持,属“第二权力中央”政法委管辖,2003年周永康还兼任武警部队第一政委,党羽遍布公安、武警政法系统。

2016年9月,港媒报导称,王建平在寓所被军事检察院特警抓捕、押扶上车时失常地说:“我交代、我罪大恶极。”“我跟周永康、令计划太紧。”“我和徐才厚、郭伯雄搞得太密。”

庞大政变势力 谁是幕后主谋?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在房峰辉和张阳去年8月底落马之前,7月份,另一名被指江派背景的地方大员、前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被查。

当时有分析指,房、张、孙接连落马,再加上7月底北京一次不许记录的特别京西会议,以及习近平唱独角戏的大阅兵,可能显示当局刚刚平息了一次未遂政变。

去年11月,港媒东网文章也曾表示,据说张阳与孙政才等阴谋家暗中串联,企图藉中印边境对峙的机会,在“十九大”前发动不流血政变。

孙政才被认为是江泽民当年安排的中共“接班人”,习近平当局在十九大后指其为“重大政治隐患”、“阴谋篡党夺权”,正说明他在十九大前曾有过不轨阴谋。而房、张等军队高层同时落马,不排除与孙政才“篡党夺权”有关,甚至是孙的军中内应。

如果范长龙和房、张同案,那么不排除也牵扯其中,是房、张二人后台之一。

另外,王建平在落马前曾和房峰辉搭档近两年,不排除也加入这个政变集团。而王建平的“自杀”,也可能是为保护该集团中其他人或被灭口。

回顾这一系列事件的时间点,似乎也存在诸多“巧合”:

去年4月,王建平被传自杀;6月,中印边境对峙爆发;7月,孙政才落马;8月,房峰辉和张阳被抓;9月,军内启动“全面彻底清理郭、徐遗毒”的专项政治巡视,一直持续到10月的中共十九大;11月,张阳自杀;今年1月9日,房峰辉被移送军事检察机关;1月13日,传出范长龙落马的消息。

而这些“巧合”,或证明所有这些事件都互相关联,很可能牵连一个整体的政变布局。而能操控整个大布局的势力,显然不会是被北京当局指“畏首畏尾,瞻前顾后”的孙政才,也不会是对徐才厚“言听计从”的“跟班”范长龙。

所有这些已落马的前台人马,可能都只是“高级马仔”的角色。包括可能被扶植为“接班人”的孙政才,也或许只是象当年的薄熙来一样,是被利用来掌控最高权力的一个棋子。

外界早就预测,中共十九大上习近平会进一步集权,面临全面失势危险的江派反习势力在十九大前必然不择手段地全力反扑,力图颠覆习近平阵营,至少要乱中取利,获取保留部分权力的筹码。十九大前针对王岐山的海外“爆料”也是其中的一部分。

而能操控这一切的,只能是反对习近平的中共高层,特别是习5年打虎的主要对手——江泽民和曾庆红。

本文仅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新唐人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责任编辑:古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