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知自己命运的马游秦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7年12月09日讯】不管人们怎么努力,往往结果是一样的,似乎一切都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在把握著。古人信神相信命运,所以活得相对轻松些。

吏部令史马游秦,开元年间,因在任年满应当另选官。当时的侍郎裴光庭,按老规矩从旧官吏中选拔。问马游秦有什么要求,游秦不回答,裴光庭一再追问,游秦说:“我早就知道自己要当什么官了,不再说什么了。”光庭说:“你当什么官由我决定,你怎么会知道。”游秦不回答,也没有害怕的神色。光庭气愤地说:“既然知道,可以说说吗?”游秦说:“此事可以记下来,不能说出来。”

于是就让他写出做什么官,收藏在楹栋之间,等到批注宣布之后再拿出来。

后来太上皇到骊山,銮驾车马亲到那个地方,就改会昌县为昭应县。光庭认为以前没有昭应县的名,游秦没有办法知道,就补游秦为昭应县录事。等到公布任命官职敕令那天,把藏在楹栋里所记下来的文书打开一看,则与马游秦所说的完全相同。

人算不如天算,这是自古不变的道理,想和天斗,看来谁也不行。

原文:

吏部令史马游秦,开元中,以年满当选。时侍郎裴光庭,以本铨旧吏。问其所欲,游秦不对。固问之,曰:“某官已知矣,不敢复有所闻。”光庭曰:“当在我,安得之?”游秦不答,亦无惧色。光庭怒曰:“既知可以言乎。”游秦曰:“此可志之,未可言之。”乃命疏其目,藏于楹栋之间,期注唱后而发之。后老君见于骊山,銮舆亲幸其地,因改会昌县为昭应县。光庭以旧无昭应之名,谓游秦莫得而知也,遂补其县录事。及唱官之日,发栋间所志之书,则如其言尔。(出《前定录》)

──转自《正见网》

(责任编辑:张信燕)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