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时间2017年10月03日讯】数十名大学生在武汉失踪消息引起社会恐慌。该事件被质疑涉活摘器官,多名失踪学生家长也有此质疑。3日,有大陆网友向新唐人投稿,曝派出所抓人验血内幕。

10月3日,有大陆网友向新唐人投稿说,“我朋友在武汉一网吧上网,被警察骗去派出所,说是请他作证,结果审了一天,还要他签字画押认错”。

据这名网友的朋友说,在派出所听到领导训斥手下的人,说抓的人太少了,简直太离谱。而且警察还都是先抓人,然后审问有没有犯罪,再定罪。更诡异的是派出所里很多人还被验血,不知道会不会被摘器官?不知道跟武汉失踪大学生有没有关系。

这位网友还表示:可能因为朋友说他当过兵退伍没多久,在签字画押“认错”之后,放他走了。现在中国社会真的是人人惶恐,寝食难安。

附这位网友和朋友聊天截图:


3日,有大陆网友向新唐人投稿,曝武汉派出所抓人验血内幕。(网络截图)


3日,有大陆网友向新唐人投稿,曝武汉派出所抓人验血内幕。(网络截图)


3日,有大陆网友向新唐人投稿,曝武汉派出所抓人验血内幕。(网络截图)

此前的9月27日,一则内容为“几十名大学生神秘消失在武汉”的文章称,在武汉,有林飞阳等几十名大学生失踪,至今未被找到。

文章的开头是一位名叫林少卿的人,寻找儿子林飞阳的视频,视频介绍,从俄罗斯回武汉的林飞阳,在武汉失踪,其父亲林少卿多地寻找未果。此外,文章还附上了几十名“同样在武汉失踪的大学生”的失踪信息。

对此,多名网民将失踪事件,与武汉的地下人体器官交易联系起来,指责警方不作为,但有关文章随即遭全网查删。

9月28日,新华网报导称,据警方初步调查,文中所说的32名失联人员仅有6人系武汉在读学生,其中1人已找到,两人系新年后未到校报到,另有3人在长江边失踪。文中所说的林飞阳系从俄罗斯到武汉后失联,警方已立案侦查。

报导还说,经警方核查,发布上述文章的为王某,目前,已经被武汉警方以虚构事实、造谣拘留10日。

事件引发网民的激烈反弹。作家天佑撰文指,武汉警方只是强调武汉的在校大学生,而在武汉失踪的外地大学生或者已毕业的大学生,警方漠不关心。对于32人只找到1人的事实视而不见,而拘留发布真实讯息的记者,非常不妥。

失踪学生林飞阳的父亲林少卿对新唐人表示,被抓的是一个网站记者,林飞阳2015年11月失踪后他就报导过。

林少卿强调,记者并没有造谣,而“官方的报导谎话连篇,愚弄百姓。官方的行为让人难以理解,官方自己不去找,还要阻止别人去找,非常有违社会常理。”

他说,当初孩子失踪后,警方只是查看了监控,发现进入盲点后,就没有再继续查,一直拖到今年6月1日才立案调查。

他还说,他在长达两年的寻儿路上,认识了许多与他同样遭遇的家长,而且几乎都是在武汉失联的大学生,这一事实让他感到震惊,他不断地搜集其他失踪学生的信息,并且与家长们取得联系,互相沟通与鼓励。

另一位失踪大学生曹兴的母亲周女士,也向大纪元记者证实,失联名单全部真实,她与其中的20多名家长经常联系,她也是因为常年寻找孩子而了解到这个事实而感到震惊,同时她对于官方的虚假报导表示气愤。

据了解,湖北黄石市的杨鑫于2015年5月14日在家门口走失,当时14岁,他的父亲杨先生两年来骑摩托车行程7万多公里,一路风餐露宿,艰辛地寻找着他唯一的儿子。“找了两年多,现在是生是死都不知道。”杨先生悲伤地说。

期间,儿子的QQ两次异地登录,两次他都把线索提供给警方,请求查找IP地址或许可以找到儿子,结果警方一直拖延,最后无奈他找到腾讯公司,仍然无果。他因此而上访,进京两次,都被抓回来关押。

家长们表示,实际许多失踪案件只要警方积极办案,完全都可以找到,许多案子也都有线索,根本原因是政府不作为、麻木。

中国的各个城市都拥有名为“天网”的全球最庞大的视频监控系统,武汉市即有90多万个视频监控摄像头,但人口失踪的家庭,很难得到警方的实际帮助。

大学生神秘失踪或涉活摘器官

一位署名杨涛的网民撰文说,在一桩桩失联事件中,隐含着一些可怕共性,失联者绝大多数是20多岁的年轻男性,都是在校大学生,除了武汉本地的学生外,林飞阳、罗浩、吴清乐等外地人都是前往武汉神秘失踪,这些都是巧合吗?

大陆评论人士叶先生发评论文章提出质疑,为何一个个鲜活的年轻大学生居然“人间蒸发”,找不到任何蛛丝马迹?很明显,让这些年轻大学生(年轻20多岁,身高1米70至1米80,都是健康的身体,具备医疗价值)“神秘消失”的,不是普通的犯罪团伙,只会是那个巨大的东方利维坦(暗指中共),只有它们能够动用庞大的国家机器,作案“不留任何线索”。

文中还写道,这个猛兽所犯下的滔天罪孽亘古未见,没有它们做不到的,只有你想不到的。它们能够为了某个外交官的肾健康,在毫无充足证据的情况下强行判聂树斌的刑事责任,只不过是为了摘除聂的肾给那个外交官而已。

“它们能够为了医学实验的需要,而在偏僻的校园角落里“神不知鬼不觉”的活杀独行的学生,而那些被害的学生家属则永远不可能得到真相。”

林少卿和其他两位家长也表示,他们都认为有涉及器官的可能性,这方面的调查他们无能为力,只有公权力机关才可以调查清楚。

早在2006年3月,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就曾被两名证人在国际上曝光,10年过去了,面对大量的证据,2016年不仅美国国会、欧洲议会通过议案谴责,国际主流媒体也密集报导。

2016年6月,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和美国作家、资深调查记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发布了有关中共强摘人体器官的最新调查报告。

报告显示中共实际强摘器官数量惊人,远超预估,三位专家说,中共官方一直宣称每年中国器官移植约10,000例,但实际调查,发现数字远不止于此。

资深调查记者葛特曼通过对中国146家卫生部认可的器官移植中心的调查,得出相似结论。“那些医院和器官移植中心要达到政府要求的最低移植数量以维持营运,包括移植手术量、床位和手术人员,这就达到每年8万到9万的移植量。”

同年9月,澳洲新闻集团(News.com.au)以“在中国摘取人体器官的现实”为题,报导了中共如何对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进行强制性医疗检查,建立活人供体库,活摘他们器官的罪恶。

总部设在纽约的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经过10年的调查发布报告指,该犯罪实施过程中,中共军队、武警医院和器官移植中心为活体摘取人体器官的主要场所,而法轮功学员是主要针对目标。

(记者李芸报导/责任编辑:赵云)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