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时间2017年09月29日讯】湖北武汉近年陆续传出大学生失踪事件,失踪者大多是在校男生。失踪事件频发引起了学生和家长的猜测和质疑,甚至还有许多猜测指向了器官买卖。目前,部分相关消息被删除或屏蔽,家长也被警告,不许接受采访。

自2013年到2016年,武汉发生多起大学生失踪事件,引发舆论关注。更奇怪的是,失踪者大多是学习成绩优良的在校男生,身高通常接近180公分。

失踪男生肖鹏飞,湖北荆门人,武汉科技大学生物工程专业4年级学生,担任学习部部长,一等奖奖学金获得者,已报考了研究生。

2014年12月31日跨年夜,他独自从学校后门出来,步行十几分钟来到江滩公园,然后从此人间蒸发。

肖鹏飞的父亲告诉自由亚洲,武汉大街小巷遍布摄像头,但警方指入夜天太黑看不到:“摄像头看到我小孩从学校出去,到江边呆了一会,天黑了就看不到东西了。”

对于学生家长来说,孩子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无论如何难以接受。

2015年11月,正在莫斯科大学留学的武汉大学生林飞阳,搭乘南航班机从莫斯科飞往武汉,但在武汉下飞机却消失在汉口的闹市区,从此失踪。

林飞阳的父亲林少卿和儿子失联后,到处发放粘贴儿子的寻人启事,在武汉火车站,一名出租车司机称曾搭载过林飞阳并提供了其下车的地址。

根据该地址,林少卿找到附近派出所,并查看了附近的监控,监控画面显示,林飞阳进入一家学校换了衣服后走出校门,到一个公交站后就不见了。

林少卿称,儿子失踪后,他向武汉警方报了警,还曾到过湖南、广东、江西、河南等省份进行寻找,但没有任何有效线索。

林飞阳的爸爸告诉自由亚洲,武汉警方对此坚决不予立案,他对此感到不解和愤怒:

“只要政府有人说要找,就一定能找得到,没有公权力提供相关线索,没法深找。”

自由亚洲记者就武汉失踪案致电武汉市公安局,接线人员表示,失踪事件沸沸扬扬,但不够立案标准,并拒绝回应为何“天网”调查无果。

记者:“不是有天眼和天网监视器吗?摄像头看到了吗?可以调查吗?”

接线人员:“你要真想了解,就到这里来了解。”

不过,这么多起离奇失踪案却逐渐引发了舆论的关注,各种质疑、解读纷至沓来。

法学教授何兵质疑道:“这么多失踪的大学生,武汉公安在干嘛?”

网民秀才江湖问道:日本人武汉丢车,警察全城出动,现在这么多大学生的安危还不如一辆日本人的自行车?

甚至还有许多猜测指向了器官买卖。

肖鹏飞的父亲表示,数十失踪者的共同特点是年龄在20岁上下、身高在1米8左右,且都是在长江大桥一带人间蒸发,家长均有不祥的预感:“群里面有家长往这方面想,可能孩子器官挖了,再把孩子处理掉了。”

肖父还表示,发现有微信公众号发布的消息已被屏蔽,早前能在微博上看到的消息也被删除了。

另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家长接受记者采访时称,有关消息的部分链接已经被屏蔽,警方还警告家长,不可接受采访。

中共官媒28日报导说,武汉警方表示,大学生失踪案仅有三人失踪,所谓几十人失踪事件只不过是谣言。

自称在网上转发消息链接但连续失败的推特网友“Jennifer光明与自由”发文质问:难道武汉失踪大学生事件比雷洋案还敏感?

中国器官被盗案日益猖獗

中国大陆近年发生多起失踪案和器官被盗有关联。据报导,2006年7月初,网路上传出湖北省十堰市发生了一起恐怖的事件:在十堰东风轮胎厂附近的一个托儿所,一个小男孩突然失踪三天。

三天后的早晨,小男孩离奇般的又回来了。回来后,孩子记不清干什么了,只是指著自己的腰部说:“我这里疼。”后来到医院一检查,发现小男孩的一个肾被拿掉了。

2012年2月,一名重庆籍男子舒某在东莞麻涌镇一家旅馆醒来后,感觉肚子很痛,遂打车到附近医院进行治疗,检查结果竟然是左肾被人为切除。

舒某称,他从19日便失去了意识,直到23日晚上在麻涌镇的一家旅馆醒来。舒某回忆当时的情况称,不晓得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感觉到肚子剧痛,还有一个伤口。

舒某强忍着疼痛从旅馆出来,打了一辆出租车,让司机送他到最近的医院进行治疗。后经医生检查发现,舒某的左肾被人为切除。


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左)、 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像台湾民众推荐活摘器官的残酷真相。(摄影:李曜宇/大纪元)

2012年8月23日早晨,加拿大新唐人电视台总裁王绍九接到威胁电话,来自大陆国安部门的王姓男子威胁并要求其降低对中共当局的批评声调。

当时,中共前中央政治局委员薄熙来妻子谷开来毒杀英商海伍德一案开始审判,其背后的贩卖尸体到海外、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等黑幕在海内外媒体和民众的报导、热议下逐渐被揭开,引发中共当局极度恐慌。

王绍九介绍说,薄熙来在大连市任市长时直接批准了中国第一家尸体加工厂,薄熙来和开来谷涉及直接参与和主导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贩卖尸体的滔天罪行,这些黑幕在国际社会正在逐渐曝光。

王绍九表示:“当局用尽一切手段让新唐人封口。包括威胁我在中国的家庭。但是我告诉他,这办不到。中共不希望中国人看到新唐人的节目,但新唐人将继续报导中国发生的事情。”

2006年7月6日,由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资深国会议员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和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组成的独立调查组,向国际社会公布了“中国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指控的报告”。

报告采用大量严谨的数据分析,以及来自中国医院和监狱的人证和电话录音等等,从十二个方面汇集了调查的起因、方法、证据、反证、可信度、结论及建议等。最后得出结论,这项指控是真实的。这是“这个星球上从未发生过的邪恶”。

王绍九表示:“这个调查直接有力的揭露了中共政法委系统在前中共党魁江泽民的授意下,有系统和有目的的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

2016年12月,有移民美国的红二代透露,在中国大陆,活摘器官牟取暴利这种事“一旦开了这个口子就刹不住了”。现在不光是法轮功学员,民运人士、良心犯、藏人、新疆人、访民,甚至被拐卖绑架的人和流浪汉都成为活摘器官牟取暴利的对像。

事实上,早在数年前,大陆媒体就曾曝光过流浪汉惨遭活摘器官的事件。

2009年7月22日,中国《器官移植网》曾报导称,贵州公安机关侦察一起盗卖人体器官的谋杀案。一个无辜的流浪汉惨遭杀害,他的全身器官都被医生取走。广州的中山大学第三附属医院的三名医生和贵州当地一名器官贩子涉嫌杀人被抓获,医院的主要院领导被取保候审。

8月31日出版的大陆《财经》杂志封面报导《器官何来》一文,详细报导了这起发生在贵州省黔西南州兴义市的“杀人盗器官”案的内幕。但《财经》杂志随后就遭到中共当局查处。中宣部迅速下令禁止大陆媒体跟进报导这起凶案。与《财经》一起派记者前往贵州调查本案的《南方周末》亦收到禁令,不能再报导这起事件。网上各大论坛上的相关消息亦被全面封杀。

(记者罗婷婷报导/责任编辑:赵云)

相关链接: 30多名武汉大学生失踪 发文者被拘10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