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宁:官媒高调报731部队恶行 回避中共大罪

8月15日是侵略中国的日本投降日,13日,日本NHK电视台播放了纪录片“731部队的真相——精英医者与人体实验”,共约50分钟,引发了日本舆论关注,中共媒体也是连日高调报导。

在纪录片中,NHK通过发掘二战结束后不久在苏联举行的审判录音资料,用真人录音和亲历者采访还原了731部队核心成员开发细菌武器的真实情况。纪录片称,二战时期,731部队在中国秘密开发细菌武器并用于实战。战后,731部队将证据彻底销毁,原部队成员守口如瓶,真相被隐藏。

纪录片显示,当时参与731部队人体实验的有日本军人,还有日本医学界的精英。很多军人在战后审判中受到惩罚,但医学界精英及其所属名校的责任至今暧昧不清,其中一些人甚至在战后得到学界表彰。

关于731部队,笔者在上大学期间曾看过一篇令人毛骨悚然的纪实文章,多年过后仍不愿回想。731部队的正式编号是关东军满洲第691部队(关东军防疫给水部)下之满洲第731部队(防疫给水部本部),研究内容对外宣传主要以研究防治疾病与饮水净化为主,但实际该部队使用活体中国人、苏联人和朝鲜人进行各种生化武器实验,如冻伤实验、低温实验、毒气实验、活体解剖等。一些研究者认为至少有3000人在实验中遇害。罪恶堪比纳粹集中营。

731部队的研究成果也被用到了中国人身上。1940年7月3日,“731部队”携带伤寒菌、霍乱菌和有鼠疫菌的跳蚤,进行细菌战。造成宁波一带鼠疫流行、金华、龙游、衢县、玉山、浦江等被污染地区传染病流行,大批居民死亡,日军还将注射有伤寒菌和副伤寒菌的大饼分发给南京战俘营的3000名战俘食用,然后将战俘释放出狱,藉以传播疾病。

1941年11月4日,日军违反《日内瓦公约》,在湖南常德投掷了鼠疫菌蚤,以及带有鼠疫细菌的谷子、麦和棉花、碎布等杂物。投下鼠疫的数周内,鼠疫在常德猛烈流行。疫情持续了数年之久。2002年8月27日,东京地方法院认定至少有7643名常德人在这场细菌战的中丧生。

1943年夏秋时节,日军驻济南细菌战部队于鲁西北地区扒开卫河大堤,同时播撒霍乱病菌,致使鲁西北、河北南部及河南北部一带霍乱流行,时至今日,受害者的人数尚无法准确统计,但据估计应不少于20至30万。

正如NHK纪录片所披露的那样,参与上述兽行和罪恶的除了军人,还有日本医学界的精英。世界公认的是,医生的天职是救死扶伤,其使命感是建立在尊重生命和珍爱生命的基础上的,可是从事医生职业的日本医学界精英在731部队的行径却禽兽不如。比如,被他们用来做活体试验的人受尽非人的折磨,之后悲惨的死后并被投入炼人炉毁尸灭迹。

然而,类似的罪恶不仅仅出现在二战期间的日本医学界、德国医学界精英身上,就在当下的中国,在二战结束后70多年后,仍然堂而皇之的存在着。

2015年10月,《美国移植学报》(AJT)连续发表两篇撤稿声明,撤销了中国有着“换肝之父”之谓的范上达及其研究团队9年前发表的两篇论文,给出的原因是图片来源有问题。

今年2月,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院长郑树森等人,去年在《国际肝脏杂志》发表的关于564例肝移植的研究文章被撤下,原因是文章所言的肝移植发生在2010年到2014年4年间,并声称移植的肝脏都来自心脏死亡器官捐献者,遭到了澳洲学者罗杰斯的质疑,而郑树森对于质疑选择了沉默。

5月,世界知名学术出版商、德国出版公司“斯普林格”(Springer)宣布,旗下学术刊物《肿瘤生物学》(Tumor Biology)所发表的107篇论文,因涉及审稿人及审稿报告造假被撤稿。这107篇论文,全都来自中国的学者。其中论文作者不少来自于涉嫌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医院,如中南大学附属湘雅二院、浙大附属第一医院、中国医科大学的附属第四医院、山东大学附属齐鲁医院、浙江人民医院、上海交大附属第一人民医院、中国医学科学院附属盛京医院,等等。

上述稿件的被撤,背后隐藏的是“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罪恶”,即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根据海外独立调查人士乔高、麦塔斯、葛特曼三人2016年联合发表的最新调查报告中,估计在中国每年有6万至10万的器官移植数量,这达到了世界器官移植数量的顶峰。

据报,在2006年有证人指证法轮功学员被强摘器官后,麦塔斯等人便开启了第一波的调查。当时中国几乎不存在器官捐赠系统,而中国传统文化中也不支持器官捐赠,但中国器官移植数量在2000年后呈指数性上升,从1999年以前的每年几百例骤增为2000年之后的每年1万例以上。

诡异的是,在中国缺乏器官捐赠系统的情况下,中国的器官移植等待时间却非常的短(可在手术1至4周前预先安排)。2009年,美国的肾移植平均等待时间为3.6年,在加拿大也需要平均约3年,在中国却只需要1至4周。而且中国还开办器官移植旅游项目,“移植器官游”涉及沙特阿拉伯、日本、韩国、台湾等20个国家和地区。

这样的器官移植数量和等候时间,只能说明中共有着庞大的器官库,里面关押著众多的“供体者”,有证据表明这些“供体”绝大多数是被中共残酷迫害18年的法轮功修炼者。而这十几年来,有多少医院、多少器官移植医生、多少护士涉足这罪恶中,恐怕统计出来,同样令人不寒而栗。比如被撤稿的郑树森同日2015年3月,对外界宣称自已做了1850多例肝移植,这背后有多少人被害?

是以,在中共大肆报导日本电视台曝光的731部队罪恶的同时,却刻意忽视发生在本土的远超731部队的罪恶,无疑是莫大的讽刺。

去年12月8日,丹麦议会举行了一场以中共活摘器官罪行为议题的答辩会,此次答辩会由丹麦议会第二大党派丹麦人民党的肯尼斯‧克里斯坦森‧拜特等六位议员联合发起。拜特掷地有声的发言中有这样一段话耐人寻味:“当有一天这个(中共)政权倒台时,当那一天到来时,这个政权的罪行将被揭露。那时我们再回过头来看这一段历史,看看我们在这个议会大厅里的辩论,看看谁曾经表态说了什么。”

天要变,谁能挡得住?历史的车轮按照既定的轨道前行着,而中共政权垮台只争个早晚。当那一天到来时,当中共的罪恶被清算时,每个人曾经的选择都已经刻在历史的那一页,无论是选择善还是恶,无论是选择谴责还是冷漠。

日本NHK纪录片最后介绍了一名悔恨自杀的医生,但后悔已经太晚了。那些在当今中国参与罪恶的医生、护士、警察、司法人员、高官……,还有时间后悔吗?可以肯定的是,他们迟早将为今天的罪恶买单,因为正义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

──转自《大纪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