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丹:泸州武警心痛与热捧反腐剧民意调查

伴随着四川泸州的学生命案持续发酵,网路上流传的一份热帖也在悄然走红。发帖人是参与当地维稳的一名武警,他在讲述自己的维稳经历时写道,“清早,在政府大楼门口,我和战友们排开人墙手挽手,面对几千老百姓的冲击,一直对峙到中午。老百姓为了让前排的人吃饭,让小孩在大人的肩头上爬著递包子递瓶装水,但没一个给武警。那一刻我流泪了,不是因为饥饿,而是很痛楚,感觉人民已经不当自己是子弟兵了。”

对于这个武警而言,在中共的灌输下,在其头脑中一直以“人民子弟兵”为傲,因为在官方的界定下,这个称呼的意义也在于“解放军来源于人民”以及“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甚至“饱含着人民军队和老百姓之间同呼吸、同命运的鱼水深情”。然而,这份本该与老百姓建立的鱼水深情,却又一次在泸州上演的维稳事件中,变成跟政府之间的鱼水深情了。那一刻,对于当地聚集在政府门前、想要讨说法的老百姓来说,无疑是一种背叛。

既然是背叛,也就根本不存在什么“同呼吸、共命运”之说了。一旦公安、武警开始充当政府的专政工具,不分是非黑白、对人群施压、用强,老百姓就不会再对“人民的子弟兵”充满期待与幻想。于是,警民之间的矛盾就会持续白热化,言行、肢体上的冲突也会不断爆发。就在泸州的维稳现场,武警们除了受到无人送饭、递水的冷遇之外,还被人发现,在当地以及周边地区都买不到饭。

若非认定眼前的警察是一群豺狼、猛虎般的恶人,做餐食买卖的店家又何至于连饭都不卖给他们?这其中夹杂的情感,除了厌弃、憎恶、恨之入骨之外,恐怕就再无其它了。有道是“得民心者得天下”,而如今这些差点儿被老百姓饿死的警察所折射的,其实就是早已丧失了民心的中共政府。

事实上,即便跳出泸州的维稳事件,也足以发现,袭警、杀警的惨案早已在中国各地频繁上演。可以说,面对警察,老百姓的态度从多年前的忍气吞声,到后来忍无可忍的被动反抗,再到今时今日不计后果的主动抗暴,都足以表明,利用警察、向民众施暴的政府已开始自食背离民心之后所呈现的恶果了。

值得一提的是,民意昭昭不只体现在对警察的态度上。不少民众更是在调查中直接表明自己对政府的看法和立场。就在近日,热播电视剧《人民的名义》被誉为“史上尺度最大反腐剧”,因此有陆媒做了一项民意调查。针对“你心中尺度最大的情节是什么?”的问题,调查给出了“检察机关办案抓人需要请示省委领导”、“中国目前的政治生态就是一把手几乎拥有绝对的权力”、“尺度再大也没有现实大”等7个问答项。结果显示,认为“尺度再大也没有现实大”的民众高达64.8%,排名第一;其次是“中国目前的政治生态就是一把手几乎拥有绝对的权力”,达到21.1%。

一位时局观察员对此表示,“这个遥遥领先的民意说明老百姓根本就不信任中共,也不相信你反腐能改好”。或许,在不少人看来,想要反腐何必拍什么电视剧?原本就是真实发生的罪恶,又何必弄得好像虚构情节一般?如果政府真的想让老百姓了解贪官暴敛民资的内幕,直接公示官员的财产岂不更方便?正是因为大多数民众的心中存有诸多疑惑,因此,无论政府有何举措,人们也难以重拾对政府的信任。

就在去年9月30日,广州巨贪万庆良因受贿上亿被判无期徒刑后,美国之音对此做了一项民意调查。其结果显示,高达93%的网民认为,“(中共)体制生产贪官,共产党员抓不完,有人有权就变坏,有人变坏就有权”。相比国内的网媒,这项来自海外的民意调查似乎显得更加直白。可以看出,时至今日,中国民众早已看破了中共与贪官、贪官与权力之间那种难以修复的恶循环关系。

在众多的老百姓看来,如果中共本身就是恶的,它又如何能做到“除恶”呢?而这个恶党一旦被赋予了不受约束的权力,则更不可能做出什么好事来,取而代之的就是不断的作孽、行恶。因此,要想“除恶”,仅仅斩断“恶魔”的一些爪牙是没有用的。只有从根本上剔除“一党专制”这颗毒瘤,政府才能重获民心。

──转自《大纪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