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点击】前景不妙?江系大员罗志军被免职

【新唐人2017年01月20日讯】【今日点击】(2744-1)

提要
免职 江系大元罗志军前景不妙?
山西率先任命监察委主任 “第四权力”逐渐形成
最高法院院长反对司法独立 中外震惊

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到今日点击节目,我是石涛。明天北美东部时间20日,川普就要宣誓就任美国总统,宣誓之后就变成了正式的美国总统,所以它的仪式是很关键的。这种仪式的概念其实在世界各地,在我们个人生活中都可以看到。所以这是一个关键的问题,就是在人的现实生活中,在一个正常的真正的对公众社会,和对他人负有责任的一个基本的理念中,在公众场合下的誓约,人与人男女之间结婚叫明媒正娶,这种誓约是一种与天地同在的。那我说的意思就是,你对比一下今天的中共体制产生的官员,大家就知道那东西比黑帮还黑帮,永远不知道是从哪个窟窿眼里钻出来的。只要它不钻出来,它不是誓约,它一亮相跟这个,你比如说中共政治局常委的产生,就是大门一打开,出来是7个,是5个,还是9个,大门不开开里头随时会改变,外面也没人知道。这就是我跟大家讲过,这共产党本身是最大的贼寇,其实它自己就表现得很简单。

成为一个国家领袖的人,在现实的环境中,当他成为领袖的时候,他没有任何的一种告白,没有任何的一种誓约,没有任何的一种对别人的第二者,基本上就说,对起码的一个第二者之间的尊重,他都没有。大家我不知道懂得不懂得我说这意思?所以作为川普,美国川普获选本身呢,我们看到的呢,他按照非常严格的规定在过程中,而这种过程的本身,他体会到一个内在的东西就是天地人,真正的天地人合一,而且人是永远超不了天的。而人在现实的环境中,无论他多么有权力,多么如何,多么拥有一种才智和聪明,但他必然依然要受控于这人的信仰中。

免职 江系大员罗志军前景不妙?

最新的一篇报导文章题目这么说的:罗志军原来江苏省的省委书记,从2014年就传出他有事情,他是这个薄熙来、周永康政变之后的,叫内阁大臣,说什么都行,无所谓。我记得是要做政法委书记还是做什么,但是罗志军掌控的江苏省,江苏是江泽民跟周永康的老家。而围绕着江苏省,我们包括知道扬州的头、南京的头、苏州的头,反正是个头基本都给削掉了,而罗志军就把下面头都给削了,就剩这么一个脑袋了。所以在去年的时候,习近平开始整治省部级大员的时候,首先被整治的都是这些在省级官员中,一把手中,江泽民的死党,是在去年8月分左右开始动手的。也就是在六中全会之前,他对江泽民控制的,省一级的一把手动手。现年65岁的罗志军曾任省长,后来成为了江苏省的省委书记。

1月18日江苏省人大常委,第28次会议决定,接受罗志军辞去,人大常委会主任的职务的请求,罗志军是在前一天,以过任期年龄界线为由,提出辞职的。有理由相信呢,罗志军在头一天提出这样的要求,更大情况是来自于外部压力,更大情况是来自于外部压力。而谁给予他的这样的外部压力?是那话怎么说的只有他知道,对吧!只有他知道。那这里提到说,去年6月底罗志军,被免了江苏省委书记,然后到人大任闲职,半年就给他干了。所以这样的罗志军被干掉呢,其实呢就像我们看到说,同期看到说朱小丹,原来的广东省的省长,他说朱小丹现在找不着了,反正就那么一百来斤肉,放在哪儿都方便,有什么找不着的,一定在哪儿放这块肉的。这是习近平在处理地方,江泽民体系当中嫡系时,他所利用的手段,他耐著性子利用在整个官场体系,进行大换届的时候,下手办这种事情。

山西率先任命监察委主任“第四权力”逐渐成形

山西已经率先任命了监察委员会主任,第四权力逐渐成形,3个试点省市就是山西、浙江和北京。山西在18日公布了监查委员会主任的人选,北京的首任主任,估计在本周也会产生。监察委员会和它拥有的监督权,被人们认为是独立于人大的立法权、国务院的行政权、法院和检察院的司法权之外的第四权力。所以其实这个我们跟大家讲过,当时讲过一个概念,在去年的时候,习近平带领中共另外6个常委高调纪念孙中山,对吧!中共党魁党的核心,纪念一个跟共产党,实际是一种对立的概念的,另外的一个宪政体制的创始者,这是非常有趣的。而孙中山当时所拿出来的,中华民国的宪政是五院制,五院制表明了五个权力相对独立的。而五院制跟现在我们看到的,习近平新推出来的,这一套的第四权力,四院制呢,只差了一个考试院。而考试院实际是在,国家人才的培养当中,他现在看到的四个权力呢,都是掌握权力,国家式权力的这种间架结构,所以快马加鞭绝不停息的,我们看到走到这一步。10月底六中全会结束,11月初,7日首次提到监察委员会,然后你看11月7日12月7日,这是1个月,1月7日2个月,1月到了1月18日,那试点中的山西,已经产生了具体的这样的,权力机构的首位这个掌门人。我说的意思就是,他在有限的时间中,以他最快的速度,从一个这样大的权力机构,前后只用了60天、70天,任何一个正常的国家都不可能的,任何一个正常掌握权力的环境,都不可能的。

最高法院院长反对司法独立,中外震惊。这是纽约时报的,相对比较迟后的一个报导,那迟后的原因是因为,纽约时报它到周末的时候,不出任何新闻。那这个说法内容我们就不用陈述了,都跟大家分享了。那作为纽约时报在报导当中,它确实强调的就是周强的身份,作为最高级的中国的司法官员,周强算不上是个激进的改革者,但是对这个国家不断发展的法院制度,有所观察和支持变革的人眼中,他是一个令人乐观的人物,这是它的评价了。它说近年来带头努力,把隶属于中国的司法部门,变得更加专业,推动了一些做法包括,缺乏训练的法官清除出去,同时接受那些正式法律培训的官员,提高薪酬等等等等。培训中包括大量的西方的法学,在这个背景之下却说出了,我们刚才描绘的这一番话。那作为记者来讲,纽约时报记者来讲,他采访了一些人,其中比较有名的就是孔杰荣,中国问题专家是学法律的。

孔杰荣在电话采访中说,周强正在宣誓效忠习近平,周强的这番讲话,看来是在共产党召开大会之前,争取政治生存的表现,因为党代会将决定谁进入核心力量。政治生存,我在最一开始跟大家评价的时候,我跟大家讲过,我说周强这么做,是根本把共产党当成手中的玩偶,他认为是可以逃命的做法,他不对任何人负责任的,大家围绕着他话去讨论,没用的,你上他当了。他喜欢你们登,他喜欢大家讨论,他真正的就是我这么说了,我就有机会,大的机会我当官,小的机会我不死,没有什么其他的。所以孔杰荣的看法,就用了一个词,叫争取政治生存的表现。认识他的人觉得他是有头脑的,受过良好的法律教育,在此之前对改善法律制度持开放态度,试图让法院对党的最高领导,有一种战士般的尊崇。对他来说一定是需要,吞掉肚子里面的苦水。它翻译成中文有点拗口,那其实不就变成了,直接了当的说,周强说了违心的话。周强为什么要说违心的话?这里说是可能跟今天习近平要求,向习近平看齐有关系,但是怎么看齐每个人可选择不同了。所以这是周强动了脑子的,选择了一条求生之路,但在我眼睛里恐怕就会死定了。

这集节目就到这里,谢谢大家,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