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涛:聂树斌案彰显中共邪恶 川普应对中共而来

昨天我跟大家分享了聂树斌的案子,他被判死刑是1995年,真正的凶手出现是2005年,又过了10几年,到现在我们才看到了事情的真相,这一次最高法院在重新审理这个案子的时候中间拖了很长时间,一直到河北省的政法委书记张越被抓后我们才看到事情的进展,整个过程透显出政法委体系当中的邪恶。

1995年因为章含之需要一个肾脏,就在原来政法委体系的背景之下杀了聂树斌。章含之的真实身份是毛泽东的英文老师,是乔冠华的老婆,他们又是标准的红二代,中共上层人物,这样的人物在1995年绝对生活在特权阶层,他们身体出毛病可以利用党的体系从老百姓的人群中找谁合适就杀了谁,所有的老百姓是他们的物需贡品,只要他们需要什么都可以用。

章含之说的很清楚,因为自己得了这个肾,让她多活了12年,年轻人把命给了她,说明从1995年就是一个最邪恶的年代,人们在正常的生活中就知道其邪恶。中国人描绘魔鬼的情况下才会用邪恶这个词,生命的根源不是人。2005年真正的凶手都站出来了,但当时的政法委体系不接受,当时的政法委体系是谁呢,那个时候是周永康,周永康在那个年代是最猖狂的,政法委是最邪恶的。他们太猖狂了,力量太大了,所以任何人都无可奈何。所以到今天习近平故意挑了这个案子拿出来,等于将触及到从1995年到2005年,一直到今天。

江泽民八九六四上台之后,邓小平南巡讲话之后,中国人只认钱,逐渐变成钱的奴隶的过程,失去中国人传统理念的过程,大屁股刚刚撅起的过程。当年北京刚刚出现所谓的“三刀一府”的豪华酒楼,老百姓吃不起的餐馆,香港酒楼一只霸王蟹1200人民币,一只澳洲龙虾1600元,那个年代,陈希同刚刚买了第一辆劳斯莱斯放在三环路农展馆顺风酒楼的前面。

聂树斌的案子触及到的是所谓邓小平南巡讲话之后中共整个邪恶的体制,这其中包括国安部,国安系统是曾庆红的,香港闹到这个份上也是这个概念,张越和许永跃都是这条线上的。当时杀掉聂树斌的就是许永跃,当时他是河北省的政法委书记,再往上追就追到了罗干,这是完整的一条线的过程。

习近平拿出聂树斌的案子机具代表性,因为时间性是江泽民在统领共产党的整体过程,涉及到的是整体政法委体系和国安体系,应对的是六中全会之后,习近平成立了监察委员会。王岐山即刻在三个试点城市北京、浙江和山西进行巡视,而且亲任监察委员会改革小组的组长,从中纪委这种法外机构向正规国家体系的执法机构转移。也就在这个时候,江天勇和黄琦失踪,江天勇是很有名的维权律师,他的太太在海外,他的失踪在国际社会造成反响,大家要明白在习近平和王岐山的操手过程中,拿出聂树斌案子的同时,江天勇和黄琦失踪,这是对等的,反映出中南海搏杀的过程,也就是共产党真正崩溃的过程。

同时在美国,川普还有一个多月宣誓就职,我曾经把川普对等成当年的里根,里根曾是好莱坞演员工会的主席,人们说他演戏不怎么样,但做总统的时候来演戏。他同样是共和党人,上台也是遭人嘲讽的。里根的伟大之处就在于他特立独行的做法,和他同时代的是前苏联的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而戈尔巴乔夫正在苏联搞反贪腐,所以我说天地间有神明,有眼睛,到什么时候会出什么样的人。川普现在民众的支持率首次超过50%。达到了他当选美国总统的最高民调的拥护,不管精英们如何不拥护他,都拧不过这天地间的神明。

里根的出现应对着整个东欧共产党的解体,川普的出现应对着今天的中国,有人不一定相信。

法广报导《不看中囯脸色办事不向共产主义妥协特朗普让里根精神重新回到美国》,这里我不太接受的是,在很多西方媒体中依然把中共和中国分不清楚,同样是受到了共产党的影响,题目中把中国和共产主义是对等,其实应该是不看中共脸色办事。中国人被共产党洗脑后老把中国和中共混为一谈,把自己也挂上。作为媒体人其实应该清楚这一点,不要再有意无意的帮助共产党给人洗脑了。所以题目应该是“不看共产党脸色,不向共产主义妥协”,重回里根精神,这就是川普。

“12月2日美国候任总统特朗普与台湾总统蔡英文通电话,并非如中国外长王毅所说,是台湾的一个小动作,而是一个石破天惊的大动作,预示著美国的台海两岸政策将发生巨变,美国的中国政策将做出重大调整。美国从克林顿到欧巴马,看中国脸色办事的时代过去了,特朗普将让里根精神重回美国。”

里根的精神就是让柏林墙倒塌,他最著名的讲话就是在西柏林讲了一番话,而柏林墙是里根推倒的吗?他没动一根手指头。柏林墙是怎么倒的?是东德的一个政治局委员在一次记者会上说要给东德人发许可证,让他们可以自由的到西德去,记者问他什么时候开始,他说即刻执行。他说漏嘴了一句话,整个东柏林人就冲向了柏林墙,东德守墙的将军看到之后向上司汇报,想获得准许开枪的命令。结果就是愣没找到一个上司。这个将军面对着蜂拥而至的东德人,曾经想过要开枪,结果这个命令就没喊出来。柏林墙就倒了。我问你,这是计划筹谋的?还是人们干革命干倒的?

被共产党教育的人只相信杀戮,在革命中出生的人只相信革命,这是共产党害人的原因。今天反共的也是用共产党的概念去反共,而整个东欧的崩溃就不是用这种方式,柏林墙的倒塌也不是这样的。只是一个笑话就倒了。所以人的愚笨就在于自己以为自己是精英。

川普一上台我就跟大家讲过,他让我想到了里根,里根的年代是我个人求得知识的年代,我读里根的消息是从《参考消息》上读到的,其中最有意思的是,当时美国经济很差,里根的儿子在吃美国政府的救济金。当时共产党的宣传时,美国人生活在水深火热当中,一定要我们伟大的党囯去救他们。总统的儿子都要吃救济。乔冠华的老婆不吃救济可以把别人给杀了。所以,共产党体制下控制的很多人也想把别人杀了,自己上去。丛林法则,所以这是对中国人的极端伤害。

法广的文章很长,里面讲特朗普与蔡英文通话,是里根精神重回美国的信号。还讲了美国和台湾之间的关系。讲述了中华民囯在国际社会中遭遇到的尴尬和中共本身的强霸和邪恶。

“美国害怕触怒中国,美国向一个共产专制政权妥协,以至于仰其鼻息过日子,这是特朗普不可以接受的。”

我觉得这件事情非常有趣,川普和蔡英文通话之后,蔡英文没有说话,而川普在推特上说台湾总统打电话给他,强调的是对方主动。引起轰动之后,他就说了,蔡英文是一个民选的领袖,每年美国卖给台湾几十亿的武器,我就不能接听一个电话?

而共产党不敢惹川普去惹蔡英文,所以王毅扮演的角色是小丑当中的小丑,说这是台湾人搞的小动作,而他说完之后,蔡英文没有说话,川普说话了,说中共让我听话,你们控制汇率时听我的话了吗?控制贸易和南中国海的时候跟我说了吗?

川普说完话,又派了习近平的老朋友担任美国驻中国大使。虚伪的精英主义最怕的就是老炮儿,虚伪的人在那讲自己的道理,老炮儿上去就一个大嘴巴。川普就是这样的,王岐山也是这个。川普在打碎西方社会的精英。王岐山和习近平在打碎共产党的精英。他们都是为了各自的理念,他们没有那麽伟大去为别人。他们是为了自己的想法能够实现。

“20多年来,美国与中国共同推行经济全球化,使得中共政权从‘八九·六四’屠杀后的经济与政治危机中迅速解脱出来,实现大国崛起,并且具有了从经济上和政治上反噬美国的能力。仅就美中不公平贸易对美国造成的损害而言,巨额贸易逆差居高不下,18000多家美国企业破产,数百万美国工人失业。特朗普表示他要制止这种不公平现象。今后美国不但要对中国商品课以重税,凡是把生产线迁往中国或其他国家的企业,也要课以重税。克林顿曾全力帮助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而特朗普表示‘如果WTO袒护打击美国经济的国家,美国将退出,美国不会为此行动造成对中国的经济伤害而负责,因为中国已经伤害了美国经济和美国民众的根本利益。’”

有一个说法说克林顿和他的老婆真正推行的是社会主义,所以跟共产党勾搭。当王立军跑到美国领馆,拿着包括活摘器官资料的时候,希拉里克林顿把这些资料扣下了。

川普的国务卿人选中有两个人,直接提出中共活摘器官的罪恶,促成美国国会通过了相关议案,谴责中共令其停止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而且要求国务院能够公开相应的文件,但没有法律上的约束力,所以希拉里一直隐藏着这份东西。

一年前,我跟大家说过,谁跟共产党走得近就会倒血霉,希拉里倒的就是血霉,遭的是报应。

“特朗普还抨击中国操纵货币,指责中国在南海炫耀武力。他针对批评他与蔡英文通话没有征得中国同意的言论说:中国让货币贬值,和在南中国海建造大规模军事设施,是否问过美国。近日,特朗普在一次战略午餐会上又说,‘美国与中国的意识形态分歧根本不可能调和’”

最后一句话非常关键,显示出一个真实的人,虽然他有不好的,让人难以接受的一面,但是他是真实的。但共产党是高级动物,不是人,这就叫意识形态的根本区别。举个例子,范冰冰演的妲己和苏户的女儿,如果你是个男人,娶了苏户的女儿是什么样?娶了妲己是什么样?当时的纣王不就是同时娶了两个人吗?狐狸钻进去就是妲己,出来就是苏户的女儿。今天的共产党是一样的。

“这表明特朗普看到,民主的美国与专制的中国是战略对抗的关系,不是什么‘战略伙伴关系’。里根当年与苏联东欧集团对抗,摧毁了那个邪恶的共产主义集团。特朗普将延续里根的精神,与罪恶的中共专制政权对抗,直到将其摧毁或削弱。”

如果你看我节目,川普当选当天,我就是这么说的。一个人的生命如果秉承著传统的文化,你三生有幸能够遇到一个好师父,你具有潜在的能力被开发出来。当你认为自己是高级动物的时候,就把自己当成李莲英一样给喀嚓了。而当狐狸精离开苏户女儿身体的时候,她就变样了。道理一样,让你退党退团退队,就是让狐狸走开。当你不要它的时候,它就呆不住。当你求它的时候,它就会在里面。当你放纵欲望的时候,承认自己是猴子的时候,认可无神论的时候,那东西自然会进去。你看不见,摸不到,但能够整死你。有人不信,举个简单例子,中国有句古话,“人想人,想死人”,看不到摸不着为什么能死呢?中国传统的文化叫生命文化,而不是人利益的东西。一个人读多少书,并不代表就懂得生命,你用钱买到地位,不代表你拥有人的尊严。

“特朗普近十几天来不同凡响的言论,当然是触怒了中国,但美国已经不再认为那会让天塌下来。特朗普的顾问、美国传统基金会首席经济学家摩尔(Stephen Moore)表示:‘如果这让中国感到了不安,我们一点都不在乎’,‘去他们的!’”

有精神的人,就剩下一个人也会坚持正确的,他要的是精神。而利益的人,做什么先权衡利弊,保证胜利。肉体和欲望的概念才叫胜利,但他们其实从来都没有胜利过,欲望永无止境。

“摩尔还说:“中国正在扰乱东方秩序,现在我们是时候重拾里根时期的政策了,而特朗普所做的只是像已故总统里根的政策一样”。”

我说就是对等著来的。我还是那句话,2016年是命运和灵魂的一年,命运选择了川普让西方社会大跌眼镜,打乱了现实的环境,那不就是灵魂重启的年代吗?

“特朗普上任,美国的政策将发生巨变,美国将沿着里根的路往前走,特朗普说‘这些巨变的规模和速度甚至连支持我们的人都想不到’。至于这变化有多大,美国是否会放弃‘一个中国’的政策?美国是否会在南海与中国打一仗?那就要看特朗普沿着里根的道路走多远。”

你放心吧,不用放弃什么政策,讨论在南海开不开战,中南海已经杀得你死我活了,就是我说的,里根站在柏林墙讲了一番惊天动地的话,他没有动柏林墙一个手指头,是东德自己的政治局委员一句话把自己干掉了,剑道在剑外,枪手必死在枪下。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严枫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