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英雄人物】张三丰(13) 辟邪扶正

六、鹤至贵州

贵州中部的平越福泉山,历史悠久,汉武帝平且兰国,封夜郎侯为夜郎王于此。张三丰曾流连此山,“崇山处处有仙乡”。万历年间出版的《张仙遗事》载有众多的诗赋和仙踪道迹。福泉山因山上的一眼泉水而得名,传说“福泉”井水不够居民饮用,张三丰背叠翠峰的一座山去贵定换回一口吊井置于福泉山上。

“朝别昆明下夜郎,崇山处处有仙乡。鱼年共赛神鸡碧,鸟道高飞我鹤黄。细径遥盘关索岭,诸峰宛抱武侯冈。由来木密多幽地,笑杀南人住此方。”(《夜郎》)

《平越府志》载,张三丰福泉山修真处,“前为高真观,后为礼斗亭,亭前有浴仙池,夏不溢,冬不涸,可以疗病。”相传这浴仙池是张仙人穿草鞋一脚踏出来的。

《张仙遗事》载,张三丰在高真观后结芦修炼,张三丰留有《平越福泉山礼斗吟》:“此山云水尽澄清,夜夜焚香表恪诚。首载莲花朝北斗,星君为我著长生。”

张三丰留下颇多神迹,如福泉附近武胜关,有个倒马坡,石壁如屏风,百丈绝壁悬崖上有张三丰遗影岩,“首戴华阳冠,侧身杖策而行,分明可见”,旁有“神留宇宙”四个大字。后当地人称福泉古文化为三丰文化,称福泉为神话世界。

七、辟邪扶正

到元明之时,因道德下滑,史上再次出现小道、方士及妖憎,滥儒充斥朝野的现象,极大地干扰了人的正信,张三丰每次遇到,常施术戏弄惩罚。

有个道士名叫邓常恩,侥幸做到太常卿这一高官,他为人极为阴险狠毒,以至害人致死。谁知那人阴魂不散,化为厉鬼,常在邓府作怪。邓做道士时,就听说太行山西有位马仙翁,能用神箭射鬼,人们去求他,没有不灵验的,于是派徒弟陈歪儿去求马仙翁的箭术。

陈歪儿奉命上路,行至中途,碰见个道人,神态轩昂,手执长弓,腰插七箭(长弓寓“张”,七箭,寓“三丰”二字笔划七划),自称能射鬼,百发百中。陈对他半信半疑,因是同路,且跟着同行。晚上,在一座破庙中过夜。林深月黑,竹林古木中传来啾啾鬼叫,陈歪儿十分惊怕。道人却说:“不用怕,你正好可以看我的神箭。”便在窗隙中一箭射出去,只听到那鬼哀号著逃去,陈大为钦服。次日早晨,叩头恳请道人传他法术。道人十分慷慨,立即传给他神箭之术。

陈歪儿回来见师父,谎说:“马仙翁已经寻找不到了。托师父的福,路上遇见神仙传了箭术。”常恩听后大喜。这天夜里月色朦朦,府中花园鬼声又起,急忙让陈显一显他的神技。常恩自己则转过回廊,在对面楼上监视。陈戒备不懈,忽然见一鬼飞入对面楼上,陈便挽起强弓,一箭射去。箭声响处,只听一声大叫,有东西应弦而倒。点起烛火一看,却是邓常恩。回头再找陈歪儿,早已逃之夭夭。

明宪宗朱见深成化年中,很多方士骗皇帝,被皇帝封为真人。一僧名札巴,紧步其后,获宠于皇帝,得赐号大智慧佛,于是出入乘高车,显赫权贵,招摇过街。一天札巴回到赐院,突然看见一个衣衫褴褛的道人在墙璧上题诗嘲笑戏弄,款落为坤断补(坤卦断而言补者,为丰字)题。札巴见之大怒,命士兵抓捕道人,忽然风沙骤起,道人不见踪影。于是人人皆知此为真仙三丰所为。

然而,如遇真修的僧道,张三丰则赞誉馈赠。张三丰在夔府(今重庆奉节)开元寺遇到广海和尚,盘桓七日,甚为投机,临别时留诗云:“深入浮屠断世情,奢摩他行恰相应。天花隐隐呈微瑞,风叶琅琅咏大乘。室密昼闲云作盖,庭空夜静月为灯。定中万象无何有,到此谁能见老僧?”并为广海留下草鞋一双、沉香少许而去。后来广海将张三丰留下的草鞋、沉香献给永乐皇帝,得到永乐皇帝赏赐的玉环千佛袈裟。(见《峨眉山志》)

《张三丰全集》搜集了这类故事。张三丰戏弄方士妖憎,挽回道德宗风,坊间传得有声有色。

五千年辉煌神传文化之千古英雄人物研究组

──转自《大纪元》

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