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涛:天津市长黄兴囯落马 南早中文网关门 “老炮儿”手法?

昨天有朋友youtube上留言说,“涛哥,政局现在太闷了,横竖也得死一两个,出点声音呀。”我相信很多朋友能理解他说的意思,过去一个星期左右,来看节目的人都少了,无论什么国际大事,金胖三发了火箭,进行核爆炸,大家都觉得没劲了。因为大家注意的中心就在中南海,其他的都不那麽重要了。我也跟大家分享过,一直要等到中南海真正出事的时候,人们的反应就像早上吃油条那麽平淡,“噢,中南海出事了。无所谓了,终于有着落了。推倒了再来吧。”什么意思呢?大家的预测力,承受力,以及感觉都知道到了这一步了,不走到这一步,其他的事情都没劲了。

20囯峰会结束之后,我也跟大家讲过,习近平在掌控著整个20囯峰会,对其他国家来说,没有任何成果可言,整个20囯峰会就是习近平的一个平台,来展现自己想要达到的目的,他要树立起国家的形象。

从2013年三中全会之后,他经历了APEC会议,在联合国以国家主席的身份表态,这次又召开了20囯峰会。作为国家首脑,他在世界政治平台上都有所展现。这就是他建立权力建架结结构的表现。

我一再讲,他三中全会成立两个国家机构以后,这两个机构都是平行发展,国家安全委员会没有下属机构,以国家安全委员会为基点,我们看到的是对军队根本上的整体大改组,被触及到的人是最上层,以斩杀两个军委副主席为标志。另外一个机构是全国深化改革小组,平行的出现了十多个改革小组,习近平几乎担任了所有小组的组长,这些改革小组也没有往下面延伸,省、市、地区都没有相应的机构,这意味着这些改革小组所针对的是国家最高权力本身相等同的机构进行抗衡,这一步走不完,就不会再继续进行下去。

所以换句话说,三中全会成立的国家安全委员会和全国深化改革小组对抗的就是国家级的、中央级的权力机构,这些权力机构被这些新的机构取代和废除掉来进行抗衡。这是习近平接班成为总书记之后前5年里所要达到的反腐唯一目的。其它的都是过程。我也跟大家讲过,20囯峰会之后,习近平一定会有所行动。

9月9日40年前毛泽东死的这一天,天津市委代理书记、市长黄兴国被“斩”了,而这爷们,在9月9日教师节这天还在天津市接见教师,慰问“战斗在第一线的老师们。”也就是说,没人知道他要被斩,他自己都不知道第二天夜里会出事。

天津市长黄兴囯落马昨还接见外宾》中说:“中纪委今晚公布,天津市委代理书记、天津市长黄兴国涉嫌严重违纪正接受组织调查,成为今年被查级别和地位最高的省部级官员。”

天津、北京、上海和后来的重庆是直辖市,它们的身份和地位高过一般的省自治区。我在“709”律师事件中一再跟大家讲,这些律师都是在天津出的事。都是在天津被抓和被审判的。我当时说“天津见了鬼了。天津里面一定有问题。”现在我们看到天津代理市委书记被“喀嚓”了。

我跟大家形容过习近平和王岐山及栗战书,现在已经达到省部级一把手不知道他们哥仨个下一个要杀谁。这就是今天中共最上层官员之间的关系。所以,什么国策?都是扯淡的。

如果习近平和王岐山斩杀天津市市长,都让他头一天都毫不知情,那麽他们还相信谁?今天在市面上发生的事情,很多也是习近平和王岐山根本都控制不了的,他们就一招儿:把握时机,要杀谁就杀谁。至于要杀的这个人和与之有关的其他人要干什么,他们不管,也管不了。他们的目的就是杀了这个人。就像“709”律师在法庭上的做法都一样,偏偏都在天津。当时有人说一定都是主政人主使,我说如果要这么简单就不会有这么多故事了,也不会出现今天这个场面了。

“现年62岁的黄兴国,浙江象山人,曾任浙江省副省长,浙江省委常委、宁波市委书记,2003年调任天津市委副书记,2008年出任天津市长,前年12月任代理天津市委书记。而他昨日还公开露面,包括会见台湾客人以及到一所中学与师生座谈。”

也就是说他在胡温年代就已经在天津任职,一个拥有实权的人物,在江泽民垂帘听政的年代,他掌控整个天津,地位举足轻重。据未经证实的消息说,他是死了的中共前常委、副总理黄菊的侄子。黄菊是江泽民的铁杆,有人说他搞女人太多了,也有人说他吃冬虫夏草吃出了胰腺癌。也就是说,黄兴囯掌控著天津市上上下下的根脉和环节。20囯峰会一结束就被“杀”了。习近平动了天津,就是动了江派在地方上很关键的根脉。

“中纪委尚未公布黄兴国违纪细节,但外界普遍推测与去年发生的天津码头危险品仓库大爆炸事件有关,当时舆论普遍认为事件涉官商勾结,作为市长和代理书记黄兴国负有不可推卸责任,天津近期频有高官涉贪腐被查,包括副市长尹海林上月被中纪委调查。”

我曾说过,天津大爆炸就是要炸死习近平的,虽然没成功,但也把他们吓坏了,今天拿掉黄兴囯就是正当防卫。传统上,人们都认为天津当官的比较“左”,就是他们有着“毛泽东”式的东西。做事情根本没有人情。说明习近平在和天津“碰硬”。

“黄兴国虽然和习近平有过交集,但官场一般认为黄兴国是江泽民、曾庆红的人。浙江与上海相邻,黄与“上海帮”走得很近。黄任浙江宁波市委书记时,宁波高速公路的各个出口都竖起江泽民的巨幅画像。1997年正是江泽民全面掌权之时,40出头的黄兴国已是浙江省政府秘书长,很快升为副省长。在江泽民、曾庆红的运作下,几年后,黄兴国调任天津副市长,2007年出任常务副市长,没多久出任市长。”

黄兴囯去天津之前是在浙江,那个时候是江泽民呼风唤雨的年代,所以那个时候他跟习近平根本就谈不上交往,他没准是江泽民转给习近平那个金盆屎中的一个贡献者,真正是江泽民官场过来的人。延续到今天成为天津市委书记和市长。

“2015年7月,‘709’事件爆发,公安开始大规模抓捕大陆维权律师。2016年新年伊始,15名被抓的律师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批捕,14人被关押在天津,引起海内外舆论的强烈谴责。”

而再往前走,1999年4月25日法轮功学员到中南海上访,也是为了天津被公安抓捕的法轮功学员,整个事件的起头就是在天津。那个时候,黄兴囯并没有在天津而是在浙江,而从2002年开始曝光的大规模强摘器官的事情首当其冲的是在天津。东方器官移植中心就是天津武警总队的,他们占据全国最主要的肾脏器官移植的案例和买卖,而那个时候,黄兴囯已经在天津兴风作浪了。

伴随着黄兴囯的“死”,《南华早报》的中文网突然关闭,就这么消失了。在周末的时候关闭的,所以西方媒体没有什么报导,马云可是贼有钱的,他在9月9日毛泽东死的那天能举办“天猫酒水节”,所以绝对不是钱的事情。如果是因为缺钱,不会这么关门,这么关门就是政治的事。

法广的报导《马云收购南早第一滴血中文网关门》中说:“南早的中文网站9日发表公告:‘由于整合资源的需要,南早及南早指南中文网站已停止运作。我们感谢大家过去的支持。’苹果日报引述知情人士称,南早中文网近年受打压,早前因报道李波事件至大陆微博被取消,“他们一直在玩命,不断挑战共产党底线”。有资深传媒人指,事件有政治因素,推测是中央整顿港传媒。”

我个人认为不是这样,南华早报根本就没有挑战共产党,南华早报中文网有着非常诡异的东西,就像曾经的路透社一样,有着“内线”,披露出来的内容却是真正偏袒江泽民和曾庆红的。

在2002年“遥遥领先的预言”的年代,我们分析过许多来自南早的独家消息,都是“内线”,所以在我看来,中南海内部有人直接下手。南华早报突然关门和天津市市长突然被干掉,之前没有任何前兆的手法是一样的。这就是“老炮儿”的手法。

德国之声《南早中文“芝麻官门”》中说:“《南华早报》中文网站在9月9日停止运作,引起一片哗然。专家认为,这个结局虽然来得早了些,但不算意外。那么,究竟是什么让这家多年来新闻水准颇受好评的报刊停止了其中文服务?”

南早的水平和编辑,在西方主要大媒体中文网之外是相当规范的,相当有水准的。内容当然有着老板的把握,所以这么一个网站突然给喀嚓了一定有原因。如果是政治原因就和马云的操手相关,这么看来,马云当初买南早是否带有政治任务?买来関了它?马云是生意人,他无法抗衡来自中南海的力量,让他干什么就中南海一句话,别看他在讲台上说,“年轻人要为自己的仕途走向成功,必须具备N个素质。”而成功之后,大龙虾就变成虾米皮了,为什么?没有自己了。

“在今年对‘709’维权律师案的审判前夕,李和平律师的助理赵威(网名‘考拉’)接受了南华早报的采访。据报道,赵威在电话中对该报称,确实发出了对过去行为感到后悔的微博声明。当时,赵威丈夫和辩护律师都无法与其取得联系,因而她接受南早采访一事更加耐人寻味。知名作家慕容雪村曾在推特上评论道:南早和东网相继发表赵威和王宇的独家采访,‘大概可以说明它们与北京的关系’。也有报道直接将南早称作是‘有特权的红色港媒’。”

2016年没剩几天了,我敢保剩下这几天,比前面几个月要热闹多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严枫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