寤翰:谁是红朝的“硕鼠”制造机?

硕鼠硕鼠,无食我黍!三岁贯女,莫我肯顾。

逝将去女,适彼乐土。乐土乐土,爰得我所?

硕鼠硕鼠,无食我麦!三岁贯女,莫我肯德。

逝将去女,适彼乐国。乐国乐国,爰得我直?

硕鼠硕鼠,无食我苗!三岁贯女,莫我肯劳。

逝将去女,适彼乐郊。乐郊乐郊,谁之永号?

——《诗经》

听朋友聊老家趣事,说不常回家乡的他们,竟然有数次遇到筹划下次家族聚会时与家乡亲人有时间冲突的。乡下亲戚中有村官,有党员,他们对这些时间冲突也不道原因,只是将大家公认绝不会影响彼此工作的时间都否决了。

开始,朋友百思不得其解,问这些至亲的人也不说答案,只是神秘的笑。当下次聚会聊起时间选择的蹊跷时,这些亲友就会彼此心照不宣的笑。经过仔细观察,朋友觉得他们的笑竟然是偷占人家便宜的那种窃喜。原来这些不说缘由的大多时间,他们是以党员活动的名义外出公费游玩了。

其组织活动,玩就玩了,大大方方的,只是这样羞答答、偷摸摸的见不得人,生怕众人甚至亲属知道难道不正好说明自己的心虚么?可见他们本质还是纯朴的,私下认为挪用公款游、玩是不光彩的。

朋友还记得那年汶川之难时,家乡的村官们正好轮流偷偷摸摸的到川旅游去了,眼见人命关天,才不得不向涉事的家属道出了实情,所幸无事,不然以公款旅游不幸遇难就影响大了。

这些事情听多了,先秦的〈硕鼠〉这篇经典之作就从读书时代的记忆中复苏了。几乎天天入耳的“取之于民”,下句却不能对得下去,这就是我们生活的时代么?14亿自称当家做主的人民,为上学、房子、看病疲于奔命的人,被中共暴政强迫为奴、搜刮殆尽的红朝百姓的钱,就这样被从基层党政府开始偷偷摸摸的化整为零了。而这些偷偷摸摸的挥霍民脂民膏与先秦笔下硕鼠的形象多么贴切啊。

由此小村以此党组织的名义挪用公款吃喝玩乐可见,党官几乎个个贪腐都是体制之恶造成的。因为有这种极权不受约束不公不义的独裁暴政的土壤,加之此党及其党文化断根了红朝人对儒家伦理道德价值观的继承,党官们都无知或无视伦理,在非法挪用公款吃喝玩乐的红朝染缸里浸淫久了,产生巨贪巨腐的党官不足为奇。故以此而论,邪党就是制造如硕鼠一样贪腐党官的制造机。

想起那位曾让我尊敬的年过花甲的军区纪委退休干部,和蔼可亲,也心知邪党的腐败,但却口口声声说希望等他死后才清算此党的罪恶,不然他花也花不完的退休干部待遇就没有了。另外那位女儿因信仰法轮功被迫害成精神病人的80多岁的党员老太太,不也为自己党费被归还却不用花钱就有丰富多彩的党组织活动而窃喜、忘记了自己的家庭遭遇的好人被精神病、家庭破碎、亲人反目失和的飞来横祸么?曾经与一位同事提起“三退”,平素可爱、善解人意的八零后的她竟然说,她的父母党员活动很多,不用花钱就可享受,她觉得挺好的云云……

深受以暴力与谎言治国的此党及其党文化洗脑与毒害的他、她们不知,这些所谓的特殊待遇享受,是建立在剥夺与窃取了无数红朝人合法权益的基础之上的,并沾满了无数无辜良善者及其家庭的血泪,邪党掌控一切国家资源,搜刮尽民财,加之疯狂迫害良善,如对法轮功“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邪党及其邪恶党徒利用服刑中的男犯人性迫害无辜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不仅是丧尽天良的魔鬼行径,还掠夺无辜的法轮功学员及其家庭的财产无数,与制造“这个星球从未有过的邪恶”活摘无辜良善者器官牟取暴利,这些承载着罪恶与滴著血的钱就“贿赂”著无知其邪恶者为它的一份子,被它绑架“享受”了它沾满红朝人血泪的“人血馒头”就要承担作为它的一份子的罪恶,就等于间接承认自己是被党性泯灭了人性的是由特殊材料做成的魔鬼中的一员。而给予党徒的小恩小惠就如此党的某些所谓“外援”一样,慷国家与国人之慨,只是为了它维持暴政的一种手段,谁与它一条船维护它,就是维护了暴政,认可了它继续迫害无辜良善,手上也就沾上了邪党荼毒我八千万以上同胞的血的罪恶。但凡知晓了法轮功真相的良知尚存者,当与邪党为伍为耻。

在一个正常国度,如果一个政党肆意挥霍公款就等同于盗窃国库,是组织犯罪,集团犯罪。对此“中国特色”,朋友说,这叫取之于民用之于官,所以我们一般只说前半句。

面对培养硕鼠巨贪、无人性的统治集团,先民们抛弃不讲道义的暴政充满了勇气与智慧,即“逝将去女”!而在红朝,不仅贪腐党官自知神州大地被掘地三尺式的毁灭性开发被战天斗地的邪党祸害殆尽,将大好河山的神州大地变成了不宜人居的人间地狱,故党官们大都大肆敛财举家移民,而且大多红朝人只要有机会也都移民以免赤祸。而无处可退、无路可逃的红朝人,只有退出党团队组织才能避免与邪党一样被清算罪恶,红朝只有没有了邪党才能真正成为法治社会与文明国度,红朝人才能从新找回做人的尊严。

故,不论你到天涯海角,请千万不要忘记退出邪党的党团队组织,抹去无知时为它献出生命的毒誓,这个非人类的邪党,想方设法捆绑人类高贵的灵魂,如果党性替代了人性,失去灵魂,自己也就沦为它的工具而被打上了兽印。所幸,14亿红朝人之中的2亿3千多万的精神觉醒者已经退出了绑架全民以党性代替人性作恶的党、团、队组织,与这个奉“西来幽灵”为国教、制造了“这个星球从未有过的邪恶”的恐怖犯罪组织与贪腐集团决裂,做出了人性、良知与道义上的选择。红朝人须知,如果拒绝被邪党绑架沦为暴政的工具,在面对“恶法非法”迫害良善时,不助纣为虐成为违法犯罪者,“枪口抬高一厘米”,就为自己选择了一个美好的未来,也避免了与江氏及其追随者薄、周、郭、徐等等一样因违宪迫害法轮功信仰者将要面临的大审判。

备注:始成文于2010-01-17。有修改。

作者提供,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李明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