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说中“八仙”之一吕洞宾的故事(三)

接上期相关链接: 传说中“八仙”之一吕洞宾的故事(二)

武昌显小技 三游岳阳城

吕洞宾在华山前后住了四十年,修炼内丹终于成功。按道家修炼说法,他可以登仙脱世了。然而他为了实现自己化度众生的宿愿,四处云游,惩恶扬善。

吕洞宾有一天南游到武昌,只见天心桥畔各种杂卖杂耍的人一字排开,非常热闹。他化作一个卖木梳的老头,摆摊叫卖。他所有摆出来的木梳破旧不堪,而且要价很高。围了半圈的人都说他是个疯子。吕洞宾也不理会,忽然抬头看见人群后有一位老妇人走过。吕洞宾一打招呼,她便走了过来。吕洞宾拿起梳子就给她梳头发,梳着梳着,稀疏的头发越梳越密,越梳越长;原来如霜的头发越梳越黑,满脸绉纹的老妇一时间变成了一个青春少女。围观的人都嘘嘘惊呼。吕洞宾脱口而出道:“他年鹤发鸡皮媪,今日玉颜花貌人”。说完他便把一地摊的烂梳子抛到了江里。人们正在往江里看的时候,吕洞宾和老媪却不见了。

吕洞宾飞上了黄鹤楼,边饮边思,刚才的小技竟无人能懂。于是他就在照壁上题了一首诗:

“黄鹤楼前吹笛时,白蘋红蓼满江湄。
衷情欲诉谁能会,惟有清风明月知。”

吕洞宾南下长沙,化作一个乞丐,手持一个小瓦罐向人乞讨。不少人向罐中投钱,但一直投不满。不一会儿,一个和尚推著一小车钱走过来说:“我这一车钱送给你,你那小罐能盛得下吗?”吕洞宾捧著瓦罐走到车子边说:“来,试试!”和尚把车子轻轻一斜,车上的钱顺着罐口直往里呼呼啦啦地流。和尚十分惊奇说:“你是神仙!你是神仙?还是幻术?”吕洞宾顺口说道:“非神亦非仙,非术亦非幻。天地有终穷,桑田几变迁。身固非我有,财亦何足恋,何不从吾游,骑鲸腾汗漫?”和尚瞪着眼直直看着吕洞宾。吕洞宾看他不悟,二话没说,拿起小罐就往车子里倒。不一会儿小罐里钱倒完了,车子里的钱仍是满当当的。

吕洞宾游到了巴陵郡首府岳阳。当时郡守正在岳阳城鸣锣开道出巡,吕洞宾喝得酩酊大醉,跌跌撞撞拦住了去路。郡守一怒之下命小吏拿下醉汉,将他关进大牢。第二天一大早人不见了,只见狱壁上留下一首诗:

“道我醉来真个醉,不知愁是怎生愁。
相逢何事不相认,却驾白云归去休。”

吕洞宾第二次到岳阳,已是宋仁宗庆历年间(公元1041——1048)。太守滕子京重修了岳阳楼,还请范仲淹写了《岳阳楼记》。吕洞宾很想面结这位地方官,便化名华州回道人前去拜见。谁知滕子京一眼便看透了他的道风仙骨,即口占一绝来回应:

“华州回道士,来到岳阳城。
别我游何处?秋空一剑横!”

吕洞宾开怀大笑,认为遇到了相知,便攀谈起来。不料一入正题便南辕北辙,最后二人不欢而散。

吕洞宾第三次到岳阳,化作一位治病的老者。他坐镇街头医病施药,凡有病来医者药到病除,不讲数随便给钱。他随手将得来的钱转施给穷人。可是没病的人也来要药,吕洞宾如数照给。谁知要药者一转身,药就不见了。有一位富家公子说来买仙丹,吕洞宾拿出一粒丹药,放在手上金光闪闪,说:“这一粒一千贯要吗?”富家公子说:“太贵了!”吕洞宾说:“小伙子,一千贯能买一个长生不老的神仙吗?”说着便将丹药含在口中,没等小伙子清醒过来,吕洞宾便登云而去。

吕洞宾登上岳阳楼,在影壁上题了一首诗:

“朝游北越暮苍梧,袖里乾坤胆气粗。
三入岳阳人不知,朗吟飞过洞庭湖。”

吕洞宾题罢诗,便顺江而下,漫游到了会稽山。(参考文献《九都释道》)#

——摘编自正见网(待续)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