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点击】世界互联网大会在即 乌镇“封了”

【新唐人2015年12月16日讯】【今日点击】(2401-1)

提要
世界互联网大会在即,乌镇“封了”
e租宝投资者维权,抗议央视混淆视听

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到今日点击节目,我是石涛。早上看新闻的时候说台湾的这个政府,环保部门希望台湾民众,你家有房子如果房子有窗户,是冲北开的,这个窗户你就给关上。

为什么,说非常凶狠的来自北京的雾霾,恶浪滚滚般地冲向了台湾岛,那冲北开那风是从北边来的,也就是说雾霾这东西呢不会随着风散掉,只是在北京散掉了,但是它来个大搬移,给移到台湾去了,所以谁碰著谁倒楣。

与此同时说上海呢突然真正变成雾都了,也遭到了严重性的雾霾的如何如何,大概爆表是270多吧!它说那个PM2.5,270多,那270多对于上海来讲就不得了,我们不知道这个上海去怎么解释啦!

有人说是宝钢污染啦还是谁污染的,你说那宝钢什么时候建的,当初它怎么不出那东西,怎么现在哪儿都冒了,对不对!大家喊著口号1、2、3走你,噗,雾霾出来了,大家可能朋友觉得说你讲话不科学。

我再跟你说一句,科学是认知这世界的一种方法,是今天的人认为很科学的一种方法,你只能这么解释。但是这不是世界上,认知世界的唯一的方法。

我一直说过民以食为天,今天的人都胡扯海塞,但是呢如果你没饭吃呢1个月你都不死,很多人是饿不死的,那人一时半会饿不死的。但是空气呢?对吧!谁也没说把空气给装饰一下,炒两盘菜,不可能,对不对!

因为空气是人的眼睛看不着的,当雾霾不来的时候没人在乎它,因为人以自己的眼见为实,愚蠢的认知自己周围的环境。可是空气的所在2分钟,就让你嗝儿屁着凉大海棠,你不信马克思吗,让你一定到马克思那儿磕头去,你不磕都不成,是不是这道理!

可是是人眼睛看不着的,你今天不出雾霾的话,谁在乎什么空气这个,空气那个,不在乎这个,对不对!一出门,是,现在空气不太好,一扭脸哥儿们今晚咱们上哪儿耍去,就这个了,对不对!

他只认肉,他不会认得眼睛看不着的东西,除非它威胁你,这难道不愚蠢吗?而空气的看不着,跟人的灵魂的本身的看不着,但它的真实的存在不等同的吗?

有人说你说了半天到底说啥意思?雾霾的成因不是你眼睛,和有形物质能够看得着,和你所谓的科学能够证实的。是你的愚蠢,科学的愚蠢,就这意思。你可以信,你可以不信。

现在据说国内要开互联网大会,中国开户联网大会,那只能教大家伙怎么建防火墙,那没别的,对不对!有的朋友就说,怎么会在中国开全球互联网大会,我说过共产党在,你一切都不要希望改变,对不对!

那人家这12月分,一年前的12月分,周永康不就死在这个时候,对不对!人家周永康身兼一个什么职位,扫黄打非办公室主任,没错吧!人家是维护道德的,共产党的最高级官员,对吧!

跟谁绑在一块,跟中央电视台绑在一块讲这件事情,多认真啊,对不对!你说有下命令,然后中央电视台的女孩子们,给人传达命令,所以谁都没想到,那是大裤衩的妓院,谁都没想到。

那妓院是高级的,为什么?只给周永康使,别人不能使。给他使干什么,是把扫黄打非的真实的骨髓的部分,讲得清楚。所以作为扫黄打非的党的最高的领袖,必须有实战精神、要有实战经验,要知道那是怎么回事儿,这事我都能解释,对不对!这就是共产党。

所以你看着周永康、看着共产党,再看中央电视台,你就能理解今天在乌镇所发生的事情。

世界互联网大会在即,乌镇“封了”

这是个大事情啦,我们看到德国之声最新的报导,文章题目这么说的:世界互联网大会在即,乌镇“封了”,封了啊!你在中国开世界互联网大会就是疯了,就是安定门医院的概念。

需要吃点,我相信去那开会的人早上都得吃药,要不然这筋怎么能扭得过来,就是别吃错。

它说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将在乌镇举行,为了迎接习近平到来,乌镇及周边地区的安保措施升级,甚至比去年还严格。车辆停运、旅馆停业,小镇进入全员备战状态。

在我的眼睛里这有双重涵义啦,那这种双重涵义关键的问题,就是今天主政的人,可能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其实很大的原因在这里。

我一再跟大家说,天津大爆炸没人再提了吧!这坑可能都填完了,谁也不究其原因了,对不对!那个是最要命的地方,那一次确实是吓坏了,所以有些事情该办没办成,这是我认为,所以才会出现现在的。

昨天那期节目我说了,当断不断,今天已经出现了混乱的场面,有人提到过,对不对!徐明高高兴兴要出狱之前,死了;跟他对等的谷开来却减刑了,前后脚,我问你怎么回事儿?

一个咖啡店的工作老板告诉香港记者讲,如果没有登记检查,生活在镇上的居民也禁止进出景区,到处是巡逻的直升飞机和武警。

所以我自己就讲啦,是因为他现在很怕,反腐反到局级、副部级这一层官员的时候,这些人都在一个地方一个部门是绝对的权力的,跟今天主政的人一样,他拥有绝对权力,对吧!

我带了3千兵,3千兵就听我的,这事就不好办,对不对!远水解不了近渴,那你到他们家地头上去干什么事儿,他打心里恨你,你看他整不死你。

因为他横竖都是死的时候,你反腐反到这一层的时候就麻烦了,因为你没把上头尖掐了,对吧!你没把上头尖掐了,谁是尖?就是江泽民、曾庆红,所以你出现了尴尬的场面。

自由亚洲电台引述了记者,无疆界组织的亚太办公室负责人本杰明,他讲中共当局严密监控互联网用户信息,系统性的封锁,让中共感到难堪的任何批评和泄漏消息。

互联网大会这是被屏蔽封杀,在新浪微博当中的一个主要的内容,有个朋友写的:世界已经是互联网的世界了,你却还在疯狂的删帖、屏蔽、禁号、销号,还在死抱着陈规旧俗,抵御著现代政治文明,说什么互通互享什么的。

不过20年,互联的是思维,互通的是观念,共享的是技术,那共治的是一切人类文明的成果,但你还是恐惧的,因为制度而恐惧 因为权力而恐惧。我觉得这段话说得相当不错了。

e租宝投资者维权,抗议央视混淆视听

昨天我们谈到了e租宝,我跟大家讲的这个e租宝,大概看了看就是这么点事,结果挺快,e租宝的这些受灾户,跑中央电视台抗议去了。

自由亚洲电台:e租宝投资者央视大楼外维权抗议,抗议官方媒体报导混淆视听。

我真的就乐了,我跟你举个例子,e租宝据说去年起来的,注册资金1个亿。然后中央电视台给它做广告,所以大家伙去了。

20多年前,20多年前,中央电视台每到过年的时候招标,就是抽羊角风,就是说招什么标呢?谁的广告能在新闻30分,就胡说30分的前头放,那投标的,那投标的,我印象中不太准确印象中,山东的这个孔府当时有那个酒,弄了1个多亿,那年。

那都20多年前的事了,真的20多年前的事,大概是1个多亿,买了1年的广告,啥意思?20多年前在它们家,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前头,如果像买那广告的话,就都得上亿。

2014年一个破e租宝,它注册资金才1个亿,中央电视台就得拍马屁给它做广告。20多年前二环路买一个两居室,你知道多少钱吗?12万、8万、9万;去年二环你摸不着环的地方,买一个两居室多少钱?那不就骗子吗!

1亿的注册资金就等于是张纸,但中央电视台得给它做,有朋友在我那个Youtube上后面登的说,涛哥我扔进54万多,我现在钱不知道怎么着了,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说?对不对!

那涛哥节目做了9年多了,你还听不明白,往上冲,那为什么有人砸了e租宝,
把中央电视台挑出来,这个东西是有原因的,那在这其中有些朋友倒楣,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这集节目就到这里,谢谢大家,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