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地秋白:谷俊山谷开来谷丽萍是谷子还是稗子?

谷俊山谷开来谷丽萍,被一些媒体称为三棵谷子。

更准确的说,他们三个不是三棵谷子,而是三棵稗子。

稻谷要熟的时候,站在稻谷地边,总有一些稗子趾高气昂的挺立于稻谷中间。农民总要跳进稻谷地,薅掉稗子,免得稗子侵占谷子的养分。

谷俊山谷开来谷丽萍这三棵稗子,最早薅掉的是谷开来,因为谋杀一个英国人被判处死缓。

第二个是谷俊山,犯下受贿罪贪污罪和行贿罪被判处死缓。

谷开来与谷俊山,这两棵稗子虽然有先有后,结局是一模一样的。

第三棵稗子谷丽萍,现在正在接受调查,等待她的也是法律的审判。

这三棵稗子,对于谷开来来说,肯定是瞧不起谷俊山的。谷俊山初中没有毕业,而谷开来是北大毕业。谷俊山是个濮阳的老土冒,而谷开来的父亲是开国中将,是属于莫斯科餐厅那一群人。

谷丽萍介于谷开来和谷俊山之间,她不会瞧不起谷开来,也不会瞧不起谷俊山。她们各干各的,都是玩钱的老手。

谷俊山在内心不一定就瞧得起谷开来和谷丽萍,没有她们男人站在后边,谷开来和谷丽萍什么都不是。

但是,就凭谷俊山、谷开来、谷丽萍三棵稗子本身,也是很扯淡的。关键是三棵稗子身后,都有一座靠山。

谷俊山从濮阳出来,起步就是一步一步的寻找靠山。没有靠山,谷俊山什么也不是。最后找到了徐才厚这座靠山,谷俊山就做大了。但是稗子要长在平原上的稻田里,才会疯长,才会凌驾与谷子之上。但是谷俊山这棵谷子是长在徐才厚这座山上的,徐才厚是个财厚命薄的人,自己都顾不上自己了,谷俊山这棵稗子也就无所依靠了。最后一次谷俊山送给徐才厚4000万,也是打了水漂,连个响声都没有。

谷开来的靠山是薄熙来,没有薄熙来,谷开来什么也不是。

谷开来在重庆干部任命上指手画脚,后边是薄熙来的纵容。没有薄熙来这座靠山,谷开来不是重庆市长,也不是组织部长,咋能提拔重庆的干部。谷开来那么张狂高调,也没用见她到上海去提拔干部,因为薄熙来不在上海。谷开来就是花钱,提款机就是大连的徐明。因为薄熙来在大连做过市长,徐明是薄熙来的经济关系户,谷开来如何敛钱,也没有到天津找个富豪当提款机,因为薄熙来不在天津。

谷开来靠的是薄熙来这座山,薄熙来这座山倒下了,还遑论山上的一棵谷子或是一棵稗子呢?

谷丽萍的靠山是令计划,没有令计划,谷丽萍什么也不是。

谷丽萍有个很大的政商圈子,看似是谷丽萍自己建立的,没有令计划撑著门面,谷丽萍就不可能建立起自己的商业帝国。浙江省委秘书长斯鑫良,是谷丽萍圈子里的人,没有令计划,谁进如谷丽萍的圈子里做什么?枣庄市委书记、民生银行行长是谷丽萍圈子里的人,没有令计划这座靠山,谁进入谷丽萍的圈子干什么?就是周本顺的儿子啊周靖,也是谷丽萍圈子里的人,看中的不也是谷丽萍后边的令计划。

令计划倒掉了,谷丽萍的靠山也就倒掉了。离开了令计划这座山,一颗谷子算个什么?一棵稗子算个什么?

谷俊山、谷开来、谷丽萍这三棵稗子,都被薅掉了。有人开玩笑说:娶妻莫去谷家女。也有人说上山莫上谷俊山。虽然是开玩笑,也还是有点意思。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