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陆股市再震荡 散户应汲取什么教训?

【新唐人2015年07月30日讯】【热点互动】(1341)中国股市再震荡:政府救市该不该?:本周一,中国股市暴跌近8.5%,再创记录。在监管机构表态及政府救市资金注入后,经历周二的下滑,股市周三回升,大起大落更是重创散户股民。那么,政府该不该“救市”?中国股市是否有“先天不足”?散户股民应该汲取什么样的教训?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直播节目。本周一,中国股市暴跌近8.5%,再创纪录,在监管机构表态和政府救市资金注入后,历经周二的下滑,股市周三回升,历经震荡。

外界对于中共政府的救市举措颇多质疑,而股市的大起大落更是重创中国的散户股民。那么政府该不该救市?中国股市是否有先天的不足?中国的散户股民应该如何自保?今天我们请两位嘉宾就这些热点问题评论和解析,一位是在Skype线上的政论家曹长青先生,曹长青您好!

曹长青:你好!大家好!

主持人:还有一位在电话线上的香港《亚洲财经》特约记者黄金秋先生,黄金秋先生您好!按照节目惯例先看一段新闻短片。

“涨了半个月,一天跌到位!”这是大陆股民对于A股反弹后暴跌的描叙。

在中共当局的系列救市政策刺激下,A股市场7月9日开始企稳反弹,并在上周五前,呈现“六连涨”的态势。不过,在本周一,A股市场突然“大变脸”,深圳股指下跌了7%,上海股指更是以8.48%的单日跌幅,创下8年来的历史新纪录。

就连中共媒体新华社也在推特上发帖,大呼“崩溃再现!”

周二,虽然“国家队”开盘就出手,阻止大盘继续恐慌性下跌,但最终两市仍有三百多支股票跌停。这让不少市场投资者摸不着头脑,大跌的原因到底是什么?

澎湃新闻网引述分析,列出“惹祸”的六大利空消息,包括:IMF敦促中国退出救市措施;猪肉价格走高引货币政策担忧等。

香港京华山一证券研究部主管彭伟新认为,除了经济因素,最主要原因还是股民的信心不足。

周一暴跌中,“国家队”并没有出手护盘,这个异常现象,引发了股民们对于“国家队是否已经撤出,不再救市”的忧虑。

对此,证监会当天深夜紧急通报,说“国家队”撤出救市不属实,“国家队”不仅没退出,并且将择机增持。证监会还说“不排除存在恶意做空的可能”。周二,证监会再次强调,已组织稽查执法力量,对27日集中抛售股票等线索进场核查。

此外,对于大陆股市和中共高层权斗关系的猜测也一直存在。

香港媒体刊文认为,有迹象显示,中共北戴河会议正在进行。虽然无法肯定A股27日的暴泻,是否与北戴河会议有关,但文章认为,北戴河会议掀动大陆政、经走向却是不争的事实。

主持人:观众朋友,今天我们谈论的是中国股市,欢迎您打电话发表您的观点或者向嘉宾提问;在大陆的观众,也欢迎您打电话跟我们分享您或者您朋友近期在股市的经历。

我先请问曹长青先生,刚才新闻中说,股市暴跌的原因众说纷纭,有说“国家队撤出”,也有说“恶意做空”,也有说“是股民没有信心”。在您看来,周一暴跌的原因是什么呢?

曹长青:我觉得这个原因用一句话来概括,就是中国政府救市不灵,证明股民的信心根本没有、不足。为什么中国政府这么全力救股市怎么不灵了呢?我觉得起码有两个原因。第一,中国股市的资金规模非常大,中国政府难以操作;第二,中国的股民数量非常大,心理一旦产生恐慌,就是政府再极权、中央再极权也难以控制、难以左右。

为什么说中国股市资金比较大呢?我们看中国主要的股市,深圳和上海二市股市平台的资金,专家估算是六十多万亿人民币,按照现在1美元等于6人民币,相当于10万亿美元。10万亿美元是多大的数字呢?中国过去经济发展,国民生产总值一直增加,去年达到高峰,2014年中国全年的国民生产总值第一次突破10万亿美元,也就是整个上海、深圳二市股市资金是整个国家一年的国民生产总值。中国的外汇存底多少呢?4万亿美元,那两个股市就10万亿美元,4万亿怎么能救10万亿呢?彭博社报导,中国投资5,000亿美元救股市。5,000亿在10万亿中占多大比重?占5%。5块钱救100块钱的股市,这很难操作。

第二,中国股民太多了。中国人口全世界第一,中国的股市人口可能也是全世界第一,有多少?根据今年、2015年5月底的统计,中国有效的股民的账号是多少呢?1.8亿。如果1.8亿个家庭,一个家庭是三口人,3乘1.8是多少?5.4亿,中国有5.4亿人在炒股市。中国14亿人口,5.4亿占38%,接近40%,四成。这么大群体的股民产生恐慌,而且以往各方面的经验都导致对政府不信任,一旦有人说“国家队要撤市了,要退出了”会产生恐慌。

根据报导,7月16日、17日、23日这三天,中国政府投入的资金是一千一百多亿元,结果呢?27日大跌8.48%,一天就逃走了1,800亿元。投入1,100亿,一天就逃走了1,800亿。

所以我觉得它救市起码有这两个技术性的问题:资金过于庞大,股民人数过于庞大。这两个都导致中国政府救市不仅救不成,很可能会越来越糟糕。

主持人:谢谢。我想,您是说周一的暴跌,主要是股民的信心,当然您也谈到因为救市抵不过股民信心的下滑。我想请问黄金秋先生,您怎么看周一中国股市的暴跌?

黄金秋:中国股市的暴跌我觉得有两个因素。第一,就像我收到的一张图片上面说,在周一的前一天,就已经有人说:“本周一,10点之前就要全部清盘,之后就会大搬风,封单,然后就全股跌停一直到周五。”那么我们可以想,有人发出这样的消息,其实就是在制造跌停的恐慌情绪,而且切切实实是有人在利用做空谋利。这是第一个方面,有人恶意做空,肯定的。

第二,除此之外,证监会调查上海铭创软件公司和同花顺软件公司,可能也造成这一次千股跌停的奇观。其实上一次股灾很大的构成因素,一方面是有人恶意做空,另一方面也和证监会查恒生系统HOMS有关系,这两次查恒生系统也好、同花顺也好,都在查场外的配资接口。这一次查同花顺查得特别严,同花顺就通知所有的金融公司要收回子账号,导致金融公司通知配资客户要全部清盘,不然的话以后就没办法自己去操作。这样的情况可能很多人不清楚,其实技术上就会造成不管到没到平仓线,所有的股票就要卖出,这些筹码就成为了恶意做空者的筹码。

主持人:这似乎是我从来没有听说过。也就是说,这家公司居然要求股民在特定时间之前把股票全部卖掉是吗?

黄金秋:是的。比如说,我本人是在658金融网配资的,658是中国最出名的一家合法配资网站,当然它也接到同花顺通知收回子账号,包括我在内的很多客户就接到金融网的客服打来电话:在周三、昨天之前,必须把全部子账号收回,今天开始就不能操作了。

那么要想方便的话,就肯定要自己把股票全部清仓卖出,然后再通过658客服(风控客服)去买卖,变得非常不方便,客观上就逼得很多客户卖掉自己的股票,这样就造成大跌。周一的时候他们会又专门打一次电话。

如果像658这种金融公司,客户都被要求清盘的话,那我想可能同花顺公司或很多配资公司都会有同样的情况,所有的配资客户都会有同样的抛售行为。

主持人:谢谢黄金秋先生。我想请问曹长青,这样听来中国股市确实是有一些非常奇怪的规矩,可能是正常市场上没有的,所以外界经常这样分析,在历经震荡之后,认为中国股市由于人为的干预,妨碍了市场机制的运作和调整。您怎么看?

曹长青:首先回应一下刚才黄先生说的情况,我在公开媒体上没有看到报导,而且从常识来判断,现在中国政府已经动用了公安部,不仅是财政部、不仅是管金融的部门、证券部门,动用了公安部来抓可能做空的人。在这种情况下,你刚才提到有中国著名的公司,指导它的网民、股民要清空、把股票卖掉,那不等于送入虎口吗?等于进了看守所、进了公安局吗?这可能性很令人质疑。

第二,今天我们看不是哪一个公司的问题,是整体的问题。今天中国的股市中国这么救,怎么起反作用呢?主要是出了信心问题,主要是暴涨不合理。

刚才黄先生也说了,中国政府要追究谁恶意做空。什么叫“恶意”?今天炒股票“炒”这个词本身就不是正向的词、高级的词、正面的词。今天说“做空”,大家就问了,去年6月份中国股市2,100点,到今年7月份5,100点,一年之内增加了3,000点,增加了150%。现在政府要来追究做空,那原来股票暴涨的时候怎么不追究呢?谁把股市炒得泡沫化了?谁来坐实、坐大、增高了?

今天在美国、全世界买股票,都不是买国家股,国家、习近平或江泽民谁也不是股票;是买公司,是看企业效益。美国的苹果(Apple)、谷歌(Google)、亚马逊公司(Amazon.com)经营好,买的股票股价上升;阿里巴巴经营不好就连续下降,现在看的是公司效益、企业效益。

中国的股票一年之内涨了150%,那么我们就要问中国任何一位经济学家包括政府官员,中国的企业在过去一年增加了150%吗?没有嘛!增加了100%吗?没有嘛!增加了50%吗?平均也没有。而且中国经济在2014年整个跟过去相比是发展缓慢、增长数据降低,甚至2014年中国的国民生产总值增长速度低于印度。

在这种情况下股市暴涨是不合理,谁带来?是政策、政府,普通的股民怎么可能炒起来?今天追究做空首先要追究中国政府,有意把股票炒上来,给那些权贵子弟、有权力交易的人圈钱的机会,把老百姓的钱坑掉,这才是问题。

主持人:黄金秋先生,曹长青先生刚才提到中国股市是圈钱的场所,和自由市场不相同。您怎么评论?

黄金秋:第一点,刚才曹先生讲到股票价格,和国外比较,我觉得这里有一个小误区,其实股票价格是由供需双方的关系所决定,所以我倒不完全赞同中国股市一定要像香港或像美国一样,达到多少多少。因为第一,是供需关系问题;第二是发展中市场和成熟市场的区别。这第一点我要先说的。刚才还说到哪一点?没听清楚!

主持人:中国股市跟自由市场不同,很大程度上是权贵阶层圈钱的场所。

黄金秋:这一点其实我比较认同,目前中国股市确实体现权贵阶层互相勾结,鱼肉中国散户的现象。我们知道,现在中国证监会也澄清“国家队”并没有退出,外汇市场对中国肯定有很多的批评,说它干预股市。但是我要说一点,其实中国股市需不需要政策护盘呢?我认为目前需要,这就像是一个孩子,成长的时候肯定走路是走不稳的,需要扶持。这第一点。

另外一点,中国的股市是不是要一直这样做政策面?我觉得也不需要。目前中国需要政策的原因,是因为中国的股市本来就是一个不公平的游戏平台,有两项对散民来讲非常不公平,第一个不公平的是,小散户没有融资、融券的权利,证监会定的门槛是50万以上才能够融资、融券。

融资这一块,因为需要50万以上,很多散户达不到,只好去场外非法配资,配资的话可能杠杆就会很高,一旦有什么风险,一个跌停板就会被强平,损失相当惨重;不到50万也不能融券、不能做空,这样就没有形成对冲的机制。这一点对于散户来讲,有的时候只能等著“上涨”赚钱,但是股票跌的时候,那些大户、机构反而可以赚钱。所以这是一个不公平的游戏。第一点。

第二点,证监会还有一条非常不利的政策,股票不能够随时买卖,不能够“T+0”的。现在是“T+1”,假如你今天买了股票,哪怕今天涨停你也不能卖出去,到明天要是跌停了,你也跑不掉。这样对散户来讲,一旦发现错误,回头根本就来不及,直接就会导致损失。如果对冲机制能够存在,“T+2”“T+0”随时可以买卖的话,将来往上拉我就卖,你往下轧我就买,这种造成庄家根本没有办法抵御散户的游击战,那散户就不会造成那么大的损失。

主持人:我的理解,您说政府救市,因为股市本身就是不公平的游戏场所,政府其实是对散户有保护,不然散户就更惨了!对于这一点,曹长青先生您怎么看?

曹长青:我首先跟黄先生唱一点反调。刚才他提的关键其实很重要,这也是东、西方,中国、美国和西方市场的主要分歧。刚才黄先生说,中国的市场像孩子,他有时候走不稳了,需要政府来帮他扶正一下,政府好像是父母。今天在西方,没有人认为政府和股市的关系、和市场的关系是爹跟儿子的关系、父母和孩子的关系,市场是独立的。今天人类2000年走过一个重要的历程,就是政、教分离,政治和宗教不在一起了,这是人类巨大的进步。包括美国政、教完全分离,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就确定了不可以把任何宗教立为国教。

第二,人类要走的是政治和经济要分离,政府不可以来管理经济。从哈耶克以来到现在,重要的市场经济思想家都提出来,经济应该由市场规律来管。什么管?不是政府的黑手,而是市场规律,即是看不见的手来指导。今天中国发生的一切经济灾难,都跟政府要做人民的父母、要管人民,从政治到经济、到文化、到司法什么都管。今天股市,正常政府是不管的,股市应该根据经济效益、根据公司的效益,效益不好,股票就跌,跌到底自然就反弹,这是由经济规律主导的。你说政府像父母来扶一下,扶到什么地步、帮助到什么地步?政府的盘要进到什么地步?国家队什么时候撤出?只要国家队一天在中国股市,中国股市就不会有平稳。

我们看今天,中国的时间跟纽约正好差12小时,现在中国股市开盘了,一上来就跌了0.9%,差不多1个百分点,刚才几分钟之内又回来了,增加了0.8%,就这么上下跌动,跌动说明人民没有信心。没有信心全是中国政府像父母似的包办股市、包办个人生活,整个专制的控制有直接关系。

主持人:黄金秋先生,我对刚才您二位讲的理解,您是指中国股市有先天的不足,因为是游戏规则不公平,甚至经常变化的一个场所。是不是也可以这么说,一开始就是政府人为的干预造成的呢?

黄金秋:刚才曹先生的观点,认同市场无形的手管股市最好,当然我认为成熟、公平的市场这是没有错,但是中国的股市,我刚才说了是一个不公平的平台。坦白说,因为现行制度对散户非常不利,是鱼肉散户的工具,所以目前政府出台一些扶助政策,对散户来讲还是必要的。如果游戏规则公平,平台的交易是公平、公开、公正的,我认为中国股市就不需要政府来护盘了。

所以我们可以下一个结论,如果中国的股市是一个公开、公平的游戏平台,就不需要政府出台各种措施。因为目前还不是,各种规定对散户还是非常不利,所以我认为政府来护盘、制定一个边界还是有必要的。特别是我们看到的证据,有很多恶意做空的组织、机构,我认为还是有必要通过政府的手来矫正一下。

当然,下一步我认为中国政府要做的,像我刚才说的,首先要建立一个更加公平、公开的股市政策,把它变成一个尽可能公开、公平、公正的平台,以后中国政府越来越减少行政干预,让它回归市场。这是最好。

主持人:谢谢。现在我们线上有一位加州的李先生。

加州李先生:大家好。我刚才听了以后感觉很难理解,谈得好像让一般老百姓不容易清楚。我的理解是,能够操纵股市的这些有钱人,不管是炒股也好、推泡也好、做空股市也好,政府已经是控制不了他们了;政府要是能控制他们就不可能走到这一步。

如果早期就是政府做成这样的,它为什么现在还来救市呢?那就说明政府内部有矛盾,就是有钱的人、权和贵,有一部分人掌了权,和贵族阶层不是一回事了。说明白点,就是那些大亨、那些窃取了国家大部分金钱的人在搞股市,把它做空、做乱。就像放火一样,他放了火,你来救火,救火肯定比放火要难多了。放火容易,救火当然难,何况一个国家,它也不行。

主持人:谢谢李先生。我想李先生认为是有人恶意做空。曹先生,请您简单评论之后我们谈散户的问题。

曹长青:当然,说有人做空、公司要做空,完全可能性,但是问题是谁能有做空的机会?主要是能懂得国家政策、知道内线交易嘛。第一,内线交易;第二,你要知道国家政策。

包括现在,比如今天开盘,一上来跌了0.9%,几分钟之后又增加0.8%。如果知道中国政府今天动用了多少美元资金,准备今天救市,知道的人完全就可以发大财呀,他知道今天跌或涨。所以今天中国股市的问题,刚才那位先生打电话进来说,别那么复杂;简单说,就是中国政府操纵,人为的想提升股市来维稳。

政府把经济做为政治杠杆来维稳,增加老百姓对政府、共产党统治的支持。所以从去年6月份的2,100点涨到今年7月份,1年增加了300点,增加了150%,是政府导致的,想用政策提升股市,导致这些散户把钱拿进去了,进去以后大跌。政府现在拿出钱来救市,能救多久呀?所以是谁在做空?我觉得根本的原因是中南海在做空。

主持人:请黄金秋先生评论几句之后,我们谈中国的散户股民在这个过程中如何自保?现在已经有大陆的财经传媒人建议散户远离股市。黄金秋先生,请您对刚才观众回应几句,另外,对于“远离股市”的建议您怎么看?

黄金秋:刚才那位股民先生打的电话,他的心情我能理解,因为我和他一样是股民,我们大家在中国股市承受了很多不公平,我们不能够融券、不能够融资,我们只能靠做多、靠股价的上涨赚钱,这样的话我们就成为权贵不管是恶意做空、还是做期指等谋利的牺牲品。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肯定还是希望政府在目前规则不公平的情况下,能够出台更多的护盘政策;如果股市崩盘,中国的经济不管是实体经济还是金融经济都会一片惨淡,可能对中国的改革也是非常不利的。

至于有一位中国财经记者劝中国的股民远离股市。我觉得他这种说法,当然他比较了解权贵操纵市场的机密,说这话是希望中国的股民不再抱有幻想,也不要遭受损失,这一点我是赞成的。

但是另外一点,咱们要从长远来看,股市是企业融资的管道、个人理财的平台,是不是就要关闭呢?我觉得也不能因噎废食。中国股市需要的是公平的游戏规则,也需要中国股民包括海外资金投资,然后从企业的发展之中分红。

我觉得中国的股市今后有两个方向,一个方向就像我刚才说的,制定更加公平的规则;调查恶意做空、操纵股市的黑手。

更重要的一点,要让更多的人士对中国股市有信心外,股市需要制定业绩向导政策,比如说,今天可以要求上市公司每年的分红不能低于利润。

主持人:黄先生,因为时间的关系,我知道您建议中国股民也要看股票的业绩。我请问曹长青先生,对于中国股民您有什么建议?另外,确实像您刚才说的,5亿多人炒股是全民炒股的现象,您觉得在这个过程中,对散户股民来说应该吸取什么教训?

曹长青:当然要吸取教训哪,不然就输得倾家荡产了!你根本什么信息没有,你不能内线交易,政府的政策第一时间你也不知道,那你整个是两眼一抹黑,把钱都圈进去变成权贵的钱了。中国现在全民炒股是非常可怕的、疯狂的现象,股市现在有1.8亿个账号,1.8亿个家庭乘3是5.4亿人。

根据中国官方媒体《新华每日电讯》的调查,现在中国大学生都在炒股,多少大学生在炒股啊?中国的大学生31%在炒股,3个大学生就有1个在炒股,其中还有一项统计,中国大学生投资股市超过5万人民币的占26%。这多高的比例呀!非常大的比例。

中国今年的第一季度,有800万股民开了新账户,55岁以上的只占5%,老年人是有经验的;那80后占多少?60%以上,这些是年轻人,不知道这个国家,没有受过“文革”、政府的控制、迫害,没有教训。今天你说散户怎么办?必须要思考呀!刚才黄先生说了,中国股市不正常呀,甚至被西方称为“赌博资本主义”,你在这个赌场,而且是不正常的赌场,老板可以随便动老虎机的,所以你基本是有输无赢。

主持人:谢谢曹长青先生。现在电话上有一位观众,我们接听纽约王先生的电话。

纽约王先生:中国股市做空完全是国有公司的行为,因为每一个国有公司都有股市专家和专业人员建议公司怎么做。公司已经赚了绝大的资金,自然就吹起来了。国有公司做空股市,散民是不可能的。

第二个观点,政府救市不是为了救民,是为了安抚民心,不让民反,说到底是为了救中共自己。

主持人:非常感谢王先生的参与,我们也非常感谢二位嘉宾的精彩评论,感谢各位观众的收看,我知道中国股市对于很多人都是很关心的话题,我们也会持续关注。谢谢您,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