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省海西州政法委书记金海宁“坠楼身亡”的反思

五月二日凌晨,中共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州委常委、政法委书记金海宁“坠楼身亡”,年仅五十六岁。新华网报导称:从青海省西宁市公安局获悉,经警方查证,认定金海宁系“自杀”。

青海官方通报称金海宁此前患有高血压、心脏病、糖尿病、抑郁症,身心长期遭受疾病折磨,曾于二零一三年十月进行了心脏搭桥手术,调养至二零一四年四月。此后金海宁一直处于一段时间工作、一段时间休息状态,术后身体状况较差,精神焦虑。但据中国法学会官网消息,就在四月十六日举行的海西州法学会成立暨第一次会员代表大会上,金海宁还“当选”为会长。

如果青海官方通报是真实的,也就是说,金海宁升任政法委书记四年多的时间里,没有过上几天舒心日子,是在经历百般煎熬之后“坠楼身亡”的。

在中共官场中,有一个职位是“死亡职位”,只要坐上这个位置,出意外暴死的机会很高,这个职位就是大陆各地各级610办公室(迫害法轮功的盖世太保组织)的头目,各地各级610办公室由当地政法委(副)书记主管或直接兼任头目。各级政法委和610办公室是迫害法轮功的急先锋。金海宁身居“死亡职位”四年多,执迷不悟,最终当了中共的陪葬品。

金海宁“坠楼身亡”前在国内一名不闻,但从二零一四年六月下旬开始,因金海宁管辖区海西州发生绑架冤判法轮功学员胡红的案例,金海宁的信息在海外明慧网上就一次次出现了。

背井离乡到远在一千多公里的德令哈市打工的善良农村妇女胡红,二零一一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后,身患的各种疾病痊愈,性格也开朗了,她经常把自己身心变化的神奇经历高兴的告诉亲友。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四日,胡红在海西州德令哈市怀头他拉镇给人讲述法轮功真相时,被公安便衣和怀头他拉镇派出所的霍文璐、刘海宁等绑架,打工处的住所被抄,法轮大法书籍、真相资料、手机、银行卡等私人物品被抢走。霍文璐、刘海宁等押著胡红在怀头他拉镇曾散发过真相资料的地方指认现场,逼迫民众交出资料,并调查所有与胡红接触过的人;当天,胡红的工友有八人也被绑架到派出所逼迫挨个交代胡红的“罪行”,给当地民众造成极大恐慌。怀头他拉镇派出所又指使诺木洪派出所警察到诺木红农场胡红的住所搜查,抢走了手机等私人财物。随后,德令哈市公安局副局长邢汝军带领一帮人把胡红劫持到德令哈公安局,当晚关押在德令哈市看守所。不久,德令哈市公安局开始在网上通缉胡红的弟弟胡建才(法轮功学员),胡建才无奈流离失所。

自胡红被绑架后,儿女哀嚎啼哭、其他亲友到处奔走;大量海内外法轮功学员通过打电话、邮寄真相资料、发彩信等多种方式给青海省参与迫害的各级人员讲真相,其中就包括金海宁,相信金海宁也一定收到过。然而,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四日,胡红被非法开庭。两位正义律师为胡红做了无罪辩护,公诉人及法庭在场人员面对两位律师的辩护最终无言以对。但二零一四年四月初,胡红被冤判四年。

二零一四年八月九日,明慧网又发表了一篇文章《看清当前形势 不当拔橛子的人》副标题为《就宁夏胡红遭迫害给德令哈市公检法人员的公开信》。文章从天下大势、因果报应、法律条款三方面强烈呼吁参与迫害的人悬崖勒马、弥补过失;其中还列举了青海省公检法司系统参与迫害者何再贵、曹栋、丁秀兰、李文军、周海林、谈小平、杨永宁、毛小兵等人遭恶报的事实。作为主管迫害法轮功的金海宁必然也知晓或者收到过这封信。

法轮功学员讲真相的内容大致包括:法轮功有神奇的祛病健身效果、法轮功是佛家修炼大法、法轮功学员讲真相是在救人、《宪法》规定信仰自由、参与迫害者在犯罪、自古至今迫害正信的没有好结果、善恶有报是天理等等。无论金海宁收到了哪一种真相,其中都传递着法轮功学员的真诚善良和对参与迫害者的慈悲呼唤。如果金海宁内心尚有对神佛的一丝敬畏、尚有一丝良知、尚有一点点职业操守,一个电话就可免除胡红四年的牢狱之灾。如果他相信修炼法轮功可以祛病健身也走入修炼,即可免除自己的病患痛苦,更可避免自己的万劫不复。

可惜的是,金海宁调任政法委后,身患多种疾病备受煎熬,却不信善恶有报,任由公检法人员在当地兴师动众的践踏法律、迫害善良,同时使这些参与迫害绑架、抄家、关押、批捕、判刑、羁押的派出所、公安局、看守所、检察院、法院、监狱等部门的人员造下了天大的罪业,在大劫难中将面临淘汰。

九九年七二零以来,明慧网报导的因参与迫害,政法委、610、公检法司系统等遭恶报的人员已有两万多人。近年刮起的反腐败风暴,从表面上看,是中共上层生死较量的结果。因为以反腐败名义处理的大部分人都是江泽民的人马,实际上这些人都是因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遭了恶报,包括:薄熙来、王立军、周永康、李东生、苏荣(曾任青海省省委书记)、徐才厚等。

尽管法轮功学员历经磨难,尽管法轮功学员目前仍在遭受迫害,但恶报是法轮功学员不愿意看到的,法轮功学员讲真相,就是为了救度他们。金海宁“坠亡”后,相信所有看到消息的法轮功学员和他的亲人一样也倍感伤痛。但一个生命的结束带给人的不应当仅仅是哀思和惋惜,更多的应该是反思和警示!

文章来源:明慧网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