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禁闻】10月15日完整版

【新唐人2014年10月16日讯】【中国禁闻】10月15日完整版

提要
龙和道强行清场 港警打人被调职
港占中抗争 路透:北京决定不让步
反占中面面观 北京手段同六四前

港警暴打示威者 激起愤怒

香港“占中”行动已经持续18天,在港府取消与学联对话,双方僵持了几天后,10月15号,香港警方动手武力清场,向示威者“大打出手”,并被媒体拍下殴打示威者的过程,引起各界反弹。

国际人权组织“国际特赦”发表声明说,香港涉事警察必须受到起诉,因为他们对一个被拘捕的人“进行恶意攻击,而那个人没有对警察构成任何威胁。”

亚洲人权委员会也对这一事件感到“震惊和悲哀”,呼吁逮捕打人警察,并“将他们尽快绳之以法。”

香港当地电视台“无线电视”的录像显示,15号凌晨清场过程中,有六个警察把一位被带上手铐的抗议者拖进一处暗角,反复对他拳打脚踢。

香港无线电视记者联署抗议审查

这段激起无数港人愤怒的视频,在香港“无线电视”的报导过程中,却被删改了文字说明,把“拳打脚踢”改成了“有所动作”,引起该台新闻部记者的不满。

数十名“无线电视”新闻部职员当天傍晚在facebook发表联署公开信,对管理层做法表示遗憾和不安,并且声明“无法苟同”。到晚上,又有至少有12名主播加入联署,对记者表示支持。

香港记者协会、香港摄影记者协会等7个传媒工会和组织,也发表联合声明,支持“无线电视”记者,并呼吁媒体不要自我审查,也不要对记者秋后算账。

示威者再尝试再占金钟龙和道

而被警察武力驱离占领场所的示威者,也仍然在坚持抗争,15号晚上11点50分左右,数十名示威者把“水马”推出金钟龙和道,希望再次堵塞行车线,但很快被警方阻止,并搬走水马。

另一些市民则发明“快闪”行动,与警方打“游击”。晚上10点左右,一群市民突然出现在毕打街与干诺道的交叉口附近,搬“冰淇淋筒”、垃圾筒、铁马和铁枝,拦住马路,当警方车辆到达时,他们立即离开。

编辑/周玉林

龙和道强行清场 港警打人被调职

10月15号凌晨3点,香港警方在特首办附近的龙和道进行清场行动,将占据龙和道,以及原来在特首办外添华道留守的示威者驱赶至添马公园一带。据了解,警方在的行动中,使用了大量胡椒喷雾,甚至有民众被抬到黑暗角落被警察群殴。涉案警察目前已被调离职位。

当地时间10月15号凌晨,大批警察进入特首办前的龙和道,以集会非法为由,驱散抗议人士。他们手持警棍、盾牌、胡椒喷雾,期间不少抗议者被强行拉开和带走,警方举起红旗,声称不排除使用武力,龙和道现场一片混乱。

14号深夜,有数百名学生与市民突然占据特首办外的龙和道路段,这个路段是大约50公尺的地下隧道。

14号晚间和15号凌晨,警方分别在金钟和旺角、铜锣湾等地展开清场行动,其中在金钟特首办前的龙和道,警方多次施放胡椒喷雾,强行清场。在30分钟的驱赶行动中,多人受伤,45人被警方带走。

从画面中可以看到,大批警察一字排开,他们手拿胡椒喷雾器,一步一步朝着手无寸铁的学生前进,就算学生高举双手,还是遭到警察强行脱下护目镜,并快速朝向他的眼睛发射胡椒喷雾。这名年轻学生痛苦的倒在地上后,被警察强行拖走。

在另一个场景,有六名警察带走一名现场民众,在阴暗的公园角落丢下,然后对他施暴,在一阵脚踢之后,似乎还不够,警察干脆用拳头向这位民众打了好几拳,这将近四分钟的暴力打人过程,全都被《香港卫视》拍录下来。

公民党党魁、立法会议员梁家杰从电视播出这段暴力画面,证实这位被殴打者,是香港公民党党员曾健超。

公民党党魁、立法会议员梁家杰:“把曾健超用塑胶的胶带,他的一双手从后面捆绑,捆绑了以后,就把他抬到添马公园里头,一个比较黑暗的角落,六到七个警察就把他拳打脚踢。曾先生除了是公民党的党员以外,他也是特首的选举委员会的社会福利界的委员,那么他现在医院里头验伤。”

梁家杰认为,警方执法不能用私刑。他要求警务处处长马上逮捕这六名警察调查。根据《英国广播公司BBC》报导,国际特赦组织促请当局要让涉事的警察受到法律制裁。国际特赦组织香港分会总干事区美宝说,一些警察认为自己可凌驾于法律之上,让人呕心。

据《苹果日报》15号报导,香港保安局局长黎栋国表示,涉案警察目前已被调离职位。曾健超完成验伤,并无骨折,但全体多处红肿、瘀伤、背部有多个直径2厘米的图形瘀伤,暂时未知由何种器具造成。

而在15号天亮后,香港警务处高级警司徐伟雄召开新闻发布会时说,抗议者高举双手并不代表他们是和平的抗议。网友愤怒回应,质问难道警察恶意发射胡椒喷雾才是和平清场?

学民思潮强烈谴责警方滥用暴力,为了驱散抗议者,无所不用其极。政府应立即回应市民对真普选的诉求,而不是利用警察以暴力手段驱散抗议者。

香港科大毕业生周先生:“代表我们是一个和平的人,我们希望用雨伞躲在前面,我们不希望任何的人受伤。就算所有人都被清走了,但我相信,香港市民一定不会屈服的。”

香港城市大学生陈小姐:“他们说不是清场,但是清除路障,这只是言语伪术。我们没有路障,我们用人障。”

据了解,香港泛民主派在立法会上,提出成立专责调查委员会,调查警方用警棍及催泪弹对付和平抗议者,以及怀疑有黑社会成员在旺角占领区袭击抗议者,同时质疑中联办有介入事件。

采访/陈汉 编辑/黄亿美 后制/李智远

港占中抗争 路透:北京决定不让步

香港“占领中环”行动已持续两个多星期。路透社引述3名接近中共高层的消息人士透露,北京担心,香港的抗争行动会在大陆引发骨牌效应。北京当局认为,过去已经对香港作出足够多的让步,因此决定对占中“坚决不退让”。如果出现大范围混乱时,可能会动用中共军队。

香港当地时间10月15号凌晨3点,数百警察手持盾牌,在特首办外的龙和道,驱散那里的抗议者。双方爆发激烈冲突。

而就在14号,路透社引述了3位接近中共领导层的消息人士透露,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在10月的第一个星期,主持了中共国家安全委员会会议,希望尽快结束占中危机。

消息人士表示,北京当局认为已经“忍够”了香港的抗议行动,普选是主权问题,不会作出第三次退让。这些人士说,中共认为以往已经有过两次就香港示威活动的退让,包括2003年撤回《基本法》23条立法,以及2012年的反国民教育科示威。

“中国民主党全委会美国委员会”主席张健: “中共所谓的前面两次退让,它其实是缓兵之计,来调和中央政府和香港市民、和香港政府之间这样一个三角恋的关系。在这一次活动当中,民主运动发生之后,中共坚决要和香港爱好民主和平的市民死磕,这就暴露出中共残暴的统治性。”

其中一位熟悉北京对香港政策的消息人士表示:再退一步,中共就会溃坝。而且可能产生骨牌效应,西藏、新疆和大陆其他地方,都会要求选举权利。

美国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如果今天它在香港上让步,那么香港代表了这种普世价值,代表了公民社会,也代表了西方其他的影响。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香港可能会成为中国的宪政突破。那么会带来选举上,如果抗争,到获得成就的话,可能会对内地产生很大的影响。”

报导说,北京方面评估,香港的抗议持续,只会是香港的损失,而非大陆。受苦的只是香港人民。

“中国民主党全委会美国委员会”主席张健认为,这种说法,更证明了中共的不打自招。

张健:“香港就是中国的一部分,香港的损失就应该是中国的损失,香港的民主法制倒退就应该是中国的民主法制倒退。如果说一个地方产生了这一个极端问题的时候,中央政府却用这种说,是你自己的损失,好像此事与我无关,完全都是你,你是咎由自取,那这个态度,中共就是在愚弄港人,愚弄全世界所有善良人民的眼睛和智慧。”

消息说,北京不会在香港血腥镇压抗议群众,并且认为出动军队是最后的办法,只会在混乱扩大,出现杀人、放火、抢劫时动用。

美国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观察分析,如果中共当局不让步,香港学生不会主动撤走,将来一定会爆发某种程度的街头冲突。而如果中共在香港作出强烈的、带有暴力性质的回应,那么它维持统治的成本将会非常高,统治者权力的丧失速度也会越来越快。

夏明:“中国的维稳费用已经超过了军费,也就是说中国政府面临着一个高额的成本,再进行一场对人民的内战。如果习近平现在继续想追加这种镇压成本的话,第一,它有一个极限,第二,中国的经济现在是在下滑,政府财政来源其实也在下滑。他的政策是没办法受到资源的支撑的。它反而会更多的刺激中国民间和国际社会的抵制、反抗。”

此外,一名消息人士还提到,中共对特首候选人的筛选这一底线不会改变。这名不愿透露姓名的消息人士说:“香港并不是中央政府最关切的问题。最关切的是经济。”

采访/朱智善 编辑/王子琦 后制/陈建铭

反占中面面观 北京手段同六四前

占中开始以来,反占中行动层出不穷:假警察、妈妈团、奶奶团等“温情牌”逐步登场;另一方面,暴力冲击,挑衅占中民众的事件也不时发生。这两天,在《人民日报》等党媒升级用“动乱”批评占中的同时,大批反占中人士还围堵了支持占中的香港媒体。评论人士指,这可能为在四中全会前武力清场做准备。

10号下午,20多名香港市民“妈妈团”,手拿展板、横幅来到金钟集会现场。领头的女士劝学生说,已经表达过争取真普选的诉求,是重返校园、好好读书的时候了,不要让家人担心。另外又说,占领行动严重影响了交通。

对于她的游说,学生没有理会,但由于“妈妈团”吸引了大批传媒的追访,事后没多久,“妈妈团”领头人王惠贞的真实身份,就被大陆网友人肉搜索了出来。

王惠贞是中共全国政协委员、香港广西社团总会会长、九龙社团联会理事长、王新兴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万菱实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

被曝光之后,王惠贞说,她是以个人身份到场,并不是全国政协委员身份。

事实上,由香港上千个工商、劳工等政治团体连署组成的“保普选反占中大联盟”,不少领头人都是身兼中共全国政协委员职务的。

《香港联合报》专栏作家张成觉表示,这些所谓的“市民妈妈”是秉承了北京的旨意才来的。如果真正关心学生,就会理解学生对普世价值的追求和信念。因为学生是为自己的未来在争取。

《香港联合报》专栏作家张成觉:“学生不是小孩子,去参加占中的起码都是中学生,他们都有自己的价值观和信念。香港的孩子并不是毫无知识的,也不是盲目接受外来观念的。”

其实,10号,旺角占领区还出现过“婆婆团”反占中。当天下午3点,上水区乡事委员会副主席侯福达,和大约200名老年人,乘坐巴士抵达现场,举著横幅,高喊反占中口号,游行了200米。有些老年人行动不便,要柱著枴杖走路,步履蹒跚。

除了“温情牌”,反占中人士也不断挑起暴力,试图驱赶占中者,造成市民受伤。

张成觉:“反占中的人物大概有两种,最主要的或者是出头露面比较多的,或者是在组织一些人来进行反占中活动的,比如周融这些人明显都是北京的喉舌。但是还有一部分出头露面的那是黑社会,或者是香港新界土豪们以下的喽啰、爪牙。”

在党媒《人民日报》11号升级用“动乱”这个词批评占中后,12和13号,反占中人士围堵了支持占中的《苹果日报》壹传媒大楼。他们用大型货柜车、搭置帐篷等手法阻止报章发行。尽管高等法院稍后针对围堵行为颁发了临时禁制令,也被反占中人士撕碎,扔在地上。

根据《苹果日报》收到的,疑是围堵“主办单位”发出的讯息说,根据参加围堵的时段,抗议者可以得到200或600港币的报酬。而之前也有人爆料,深圳龙岗区南联街道的干部,安排居民去香港反占中,不仅包交通,午餐,晚餐,还有500元人民币酬劳。

北京时政观察人士华颇:“最近几天的行动来讲,肯定是接受中央高层的一些指令,就是要让大家看到香港绝大部分人是反占中的,占中已经给香港的经济民生各个方面造成了巨大危害。到后来,如果香港政府用武力清场是非常正义的,是为了保障香港民生。”

北京时政观察人士华颇表示,北京现在是利用各种手段,一方面分化占中人群﹔另一方面炒作西方敌对势力背后支援占中,目的是为在四中全会前武力清场做准备。这与他们在“六四”时的做法是一样的。

华颇指出,学生应该更加理智,不让当局抓到高强度清场的借口,那样不仅损失巨大,香港的民主也会更倒退。

采访/朱智善 编辑/宋风 后制/钟元

10月15日维权动态

昆明征地冲突至少7死40伤

云南昆明市晋宁县晋城镇富有村,2700多亩土地被当地县政府强行征收,发生多次冲突。10月14号,开发商派来两千多名打手对付反抗强征的数百村民,打伤40多名村民,打死两名村民,放火烧村民时反而烧死5名自己人。目前近千特警集结县城边待命。

少年自焚工厂不救 广东2千人罢工

广东省东莞市日资企业中星电器厂工人曾勇辉,因为苹果手机在厂部储物柜丢失,与日方高管平松言语冲突而自焚,现场管理人员和保安只是拍照,没有施救,导致曾勇辉身体90%的烧伤,生命垂危。10月14号,工厂的2000多名工人自发罢工抗议,并将工厂大门推倒,行动持续到当天深夜,当局派出大批警察镇压,多人被抓捕。

河南村民抵制强拆被殴打

10月13号,河南驻马店驿城区开源办城管,进入刁庄村试图强制拆迁,遭到村民的抵抗。执法队队长带头殴打居民,随即引发持砖头互殴,导致多名村民受伤。

广东村官私卖土地 村民游行抗议

广东省汕头市潮阳区和平镇中寨村村民,抗议村书记马镇辉私卖土地,贪污售楼款,从10月13号开始发起示威,围堵马镇辉家豪宅,向豪宅大门投掷鸡蛋。14号,上千村民又游行到和平镇政府抗议,

港生不受控 党媒猛批被指空口无凭

占中行动已经持续近三周,作为占中主体的香港学生也成为了世界关注的焦点。但与全球多数媒体正面报导不同的是,中共的喉舌媒体对香港学生展开了极为猛烈的舆论讨伐。尽管多数港人没有受到舆论宣传的影响,但有民众担心,一旦当局发现舆论攻击无效,恐怕会采取暴力镇压。

自香港的真普选在中共人大的决议下变得无望之后,愤怒而失望的香港学生率先站出抗议,发起罢课行动,随即抗议队伍迅速扩大,越来越多的香港市民加入。如果说在初期,中共当局还没有将香港学生的“小打小闹”放在眼里,那么后来,形势可以说完全脱离了当局的掌控——香港学生成了占中的主体,受到世界媒体关注。

于是,中共媒体又一次显现出了它的“步调一致,口径一致,语调一致”的特点,中共央视、党媒《人民日报》、《环球时报》,以及亲共港媒《大公报》、《文汇报》开足了马力,对学生持续猛烈攻击,各大门户网站紧跟其后,内容五花八门。

先是《人民日报》海外版,在9月5号以《青春懵懂有热血 被当枪使不自知 被街头政治裹挟的香港学生》为题,指责香港学生“连政改是怎么回事都没搞清”,“糊里糊涂被当枪使”。

香港城市大学政治学讲座教授郑宇硕:“大家自身是香港人,大家的眼睛也是雪亮的,看得很清楚,就是你中共不给我们真正的政治的权利,想把香港变成中国大陆里头一个普普通通的大城市。大家不愿意当顺民,大家出来发声音。因为大家知道今天不出来发声,以后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大家要跑出来保卫自己的核心价值,自己的生活方式,自己的尊严。都是年轻人自发的参加。”

此外,喉舌媒体们对于香港学生的组织者也格外的“情有独钟”,不但指称香港专上学生联会和学民思潮“有钱、有后台”,学联反对派有“黑幕”,而且还抹黑学联领袖周永康是“台独”、“港独”,学运领袖黄之峰是“美国特务”等。就连中共一贯采用的“西方颠覆论”、“境外阴谋论”也再次被抛出。

对此,持中立立场的大陆法律界人士表示,先不论中共媒体宣传的内容真与假,单就当局针对学生组织者的一系列指控,就有涉嫌“媒体煽动”的味道,不但逻辑混乱,而且空口无凭。

中国律师观察网总编赵国君:“我认为《文汇报》也好,还有《人民日报》海外版也好都太武断了,不负责任。如果说指控别人受外国指使,这是一种文学化描述的语言。如果按照法律证据来说,你得指出证据——他是否犯有间谍罪?是否有投敌行为?这都是法律上应该有严格定义的。但是如果说真的有这样的指控,该有严格的证据,不能妄断。所以我觉得官方指控涉嫌轻率,有点媒体化煽动的味道。”

而对于大多数港民来说,党媒针对“学联”、“学运”领袖的指控,就像“骂街小报”的气势。

郑宇硕:“这当然是中共一贯的手法。不过,目前这一类的抹黑行动就大量的升级。大家当然也不相信,大家看得很清楚,这个占中行动的参与者都是自发的,他们事实上也不接受任何组织的领导等。你怎么抹黑一两个年轻的学生、学运领袖,是没有用的。”

对于香港民众的“不买账”,中共当局对于香港大学生舆论攻击的势头已经有所减弱,但经历过历次运动的民众担心,这有可能是风暴前的“平静”。中共一向的做法是:当谎言不足以“维稳”时,暴力和恐怖就将登场。

采访/秦雪 编辑/张天宇 后制/葛雷

10月15日退党精选

很多中国人,都是因为入党能带来“政治资本”,才违心加入。不过现在,越是深入体制内的人,就越看清楚这个体制已经没有希望,因此大量声明三退。

湖南的赵剑呈等12人说:“我们中有公检法,有国企高管,有党政工干部,知道共产党快完蛋了,终于有退党的机会。决定退出邪灵共产党、团、队组织。”

天津的赵师、项杰和王璐说:“当时入党时是为了以后能当官捞取政治资本,只有入了他们的党才能升官发财,心里都明白共产党这么坏贪污腐败极度糜烂,心里都憎恨它,现在有机会声明退出邪党的一切组织,赶快退出。退出中共邪党的一切组织。”

观众朋友,感谢收看本期的中国禁闻节目,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