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恐怖朝鲜劳改营 枪毙要开9枪

【新唐人2014年9月3日讯】世界恶名昭彰的监狱系统,朝鲜劳改营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被越来越多的幸存者公布出来。最近,三位美国公民接受了CNN的采访,向外界描述了朝鲜劳改营里的非人生活,恐怖的现实。

海外媒体报导,本周一,裴俊浩和另外两名美国人被获准在平壤一家酒店接受CNN采访,每人有5分钟“上镜时间”。

“每周工作六天,每天8小时。”身患糖尿病、高血压和肾结石的裴俊浩,这样的日子已经过了一年半。这名已经被剃光头发,46岁的美国韩裔传教士于2012年12月21日在朝鲜罗先市被捕,朝鲜判其劳动改造15年。裴俊浩的罪名是“反朝敌对罪”。

“我的双手麻木刺痛,每晚难以入睡,每天还得做工。” 一直在劳改营和医院之间辗转。
每次他劳作都会有至少二十个守卫看守着,这等“待遇”在劳改营里,他是唯一一个。

裴俊浩期待美国政府的解救。在2009年和2010年,三名美国公民被成功解救。

2009年,两名美国亚裔女记者李丽娜和凌志美涉嫌非法入境遭拘押。她们并没送进劳改营,而是被羁押在监狱中。

凌志美后来回忆那段被关押的日子,仍然心有余悸:“监狱的环境很阴郁,不到3平米的地方,关上门后就是一片黑暗,我们只能听到其他犯人的声音。”

后来她们被移送到首都平壤,那里有两个女兵24小时监视我。”

“一开始,那两个女兵非常冷漠严格,但我在那里是太孤独了,我就尝试和她们交流。在这个过程中,我看到了一丝‘人性’的微光。我教她们一些瑜伽姿势,她们问我美国男女如何约会。她们狂热崇拜著金正日,但她们也对外面的生活有些小小的好奇。”

而戈梅斯就没有那么幸运了。这名来自波士顿的老师在2010年以“敌视朝鲜民族罪”和“非法入境罪”被判8年“劳动教化”。不堪忍受劳改营里的艰苦生活,他曾经试图自杀。

朝鲜“脱北者”经历的劳改营

应该说,相比美国公民,朝鲜人在劳改营的生活是更加凄惨和艰苦。

2013年,韩国延世大学。一排“脱北者”坐在发布台上,向公众讲述他们在劳改营里的生活。

出于杀一儆百的目的,犯人们定期会“观看”公开死刑,被处死的理由很多,比如在劳动场里捡了一个土豆,或是偷偷吃草药。一名叫做Kim Eun-cheol说:“在被执行死刑之前,他们就已经半死不活了,但士兵还是开6到9枪。”

2009年,《华盛顿邮报》的报道也揭露了劳改营的冰山一角:犯人们每天的食物以玉米和盐为主,他们牙齿脱落,骨质变得疏松,身形佝偻。很多人一天要劳作12-15小时,直到因营养不良凄惨死去。他们只能有一套衣服,所以死的时候衣衫褴褛,没有肥皂,没有袜子,没有内衣或卫生棉。

一位脱北者申仁根描述,因为母亲和哥哥在逃跑时被抓住,13岁的他要交代家庭的图谋计划。他被扒光衣服,绑在架子上。做完后,他的身体呈现U形,脸和脚朝向天花板,裸露的后背冲着地面。主审官咆哮著审问他。他们把一个炭火盆拖到他身下,然后,夹钳伸向火中取燃烧着的木炭。令人无法忍受的痛楚袭来,身体烧焦的气味弥漫在四周,他拚命地挣扎。其中一个狱警抓着一个铁钩,刺着他的腹部,将他的身体按在炭火上方,直到他失去知觉。

虽然已经离开了朝鲜,Kim Eun-cheol仍记得当年劳改营的入口,门上写着一行标语:“让我们为伟大革命领袖金正日献出生命!”

朝鲜政府估计约15.4万人被投入朝鲜劳改营,美国国务院掌握的数字则高达20万。规模最大的占地面积相当于洛杉矶市。第15和18号劳改营有再教育区,被关押人员在这接受补救教育,学习金正日和金日成的指示。其中一些人会被释放那些被认定为“不可救药者”服劳役至死。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