芮成钢徐才厚谭力的功夫是怎样炼成的?

笑是人的本能,笑来源于内心、忠实于内心、依附于内心。笑与内心是自然、是次序、是吻合。是匹配度极高的人的一种神态。然而,现今的官员,为了苟且生存,竭力把笑与心分离、切割、撕裂,硬是活生生把原本是形神合一的笑,扭曲成假笑、阴笑、偷笑、似笑非笑,或皮笑肉不笑。

据说,最近落马的海南省副长谭力,就是以“笑”,一举成名的。这笑起始于5.12汶川大地震。当时,谭力任四川绵阳市委书记,大家正忙着抗灾,气氛紧张,严肃,悲壮。国家领导人也来了,见领导来了,像见了亲人、长辈、恩人,高兴了,兴奋了,谭力就笑了,笑得阳光灿烂、笑得无拘无束、笑得不亦乐乎。后来,百姓看不惯了,愤怒了、舆论抄热了、报应也来了,于是,被百姓“不怀好意”,冠名为“谭笑笑”。

如果客观点说,谭力这笑既聪明,又不聪明。聪明的是见领导就笑,不分场合的笑,不分原则的笑。这笑显然是献媚,是马屁,是奴性。但谭力不顾一切,哪怕丢失尊严,缺失人格,他依然要笑。因为他知道,这是官场的潜规则,杀手锏,是上升通道的助推器。看看底下的官员,周边的官员,上面的官员,哪一个不是在脸上玩花样?哪一个不是这么笑出来的?反之,讲重一点,就是自虐、自惨、自杀。讲轻一点,是断自己的路,抽自己的耳光,最终,还是自己了结自己。不聪明的是,谭力本末倒置,黑白不分,昏了头,颠倒百姓的地位,低估百姓的智商,无视百姓的人性本源,把百姓看成是保姆、是仆人,是可以欺诈的工具。因此,在大灾、救灾、死人、伤人、悲痛、哀伤的过程中,谭力的眼中、心里,依然固执认定,领导是衣食,是父母,是长辈,是前途、是美景。由此,谭力情不自禁笑了,笑得开怀、笑得讨好、笑得真诚,笑得目中无人! 

果然,谭力这一笑,笑出了效率,笑出了喜讯,笑出了结果,笑出了他想要的。不久,谭力福星高照,从绵阳笑到海南,当了副省长,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够威武的。然而,冥冥之中总有铁律,大千世界总有规则。脱离实际,违背民心、阴奉阳违、言不由衷的笑,由于背离规律、异化人性,很难固化,持久。其结果,周而复始、恶性循环的笑,直把谭力笑到被查,说不定这笑的后果,还会笑到被送进牢狱!

下面,不妨再看看,那些才被拿下的官员、及高级记者的笑。万庆良,他的笑,看似淳朴、憨厚,但内心却圆滑和极度肮脏。徐才厚的笑,看似斯文、和蔼。但内心却贪婪和充满野心。苏荣的笑,看似自信、有风度,但内心却精于算计、老奸巨猾。芮成钢的笑,看似矜持,沉稳,但内心却沉淀著复杂、敏感,且具多重人格。

其实,说白了,官员的笑,往往与制度捆绑在一起。有什么样的制度,官员就有什么样的笑。制度是培训中心,官员就是学员。制度是温床,官员就是种子。制度是镜子,官员就是镜中的人。制度是祖宗,官员就是祖宗的连体。可见,官员被画地为牢,被蒙在一个罐子里后,就走样、变形、扭曲。因此,官员的笑,通常就显得,多可怜、多可笑、多可恶、多悲情了!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