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小领:河南乡村的黑暗

一年辛辛苦苦,地里面的收成60%的交了繁重地目款,父亲只有东借西借的,一天一顿饭和野菜勉强糊口,无奈地看着农业税无法完成时,家里值钱的东西、院子里面的树木、耕牛被充公,永远无法忘记,父亲和五六个壮汉拉扯耕牛的情景,父亲紧紧的拉着牛的缰绳一头,就这样拖着父亲,显得那么弱小,从村西头一直拖到村东头,身上全是拖出的伤痕,耕牛还是被充了公,父亲号啕大哭:“这那如种过去大地主的地啊”。

灭绝人性的计划生育政策,一个大肚子的孕妇不问青白,拉出去做引产,一个超生的家庭邻居都过的惶惶不可终日,这里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传棒槌”。一帮恶棍,随便把棒槌一扔落到谁家,谁家倒霉,家里所有值钱的被拉走,房子和超生户一样被扒房揭瓦。因为啥?你包庇的超生户,超生户值钱的东西窝藏在你家。多少人被做了绝育手术,多少失独家庭过着凄凉的一生。

乡长做了一个英明的决定,要把我乡建成全球最大的养兔基地,征集了老百姓大量的物力。为了建一条超宽的马路,给全乡百姓,不讲老弱病残,每人20立方土的召令,百姓苦不堪言,从五六里远的地方,一推车一推车拉过去,当时的乡长是李国宣。有一百姓手推一车土被后方的拖拉机不小心撞断了腿,断了腿的人痛苦的叫喊,正好遇到李国宣,一小伙子想到轿车比拖拉机快,把乡长的车拦下了,被小车上的人一脚跺到路边沟里:“乡书记的车你们也敢拦,活腻了。李书记要急着开会,拖拉机好开用拖拉机,以后长点眼睛”。就这样看着受伤者开走了车子。我气不过这样的形象工程,编了个一个顺口溜:三李拧成一股绳,把太康变成兔子城;养兔子,喂兔子,百姓饿肚子。(当时的乡长:李国宣,县长:李明义,省长:李长春)。在割草的路上被人带走,头朝下吊在一个枯井里两个小时,那年我十四岁,我离开了家乡开始了我的打工生涯。

我拿正义的生存着,躲著查暂住证的警查,也希望遇的遣送,我是河南的不要把我送到沈阳,我们一直在夹缝中生存。

如今我有孩子,各种各样的门槛面临失学的景地。

我迷茫过,更多的坚信着……

文章来源:北京之春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