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实名举报的背后 隐藏一条耐人寻味的信息

【新唐人2014年4月20日讯】 (新唐人记者李韵综合报导)华润董事长宋林在新华社记者王志文两度实名举报下,终于被查处。香港《明报》指出,王文志在新华社系统地位不低,有充分证据,大可以公开发表报道,相信他也有权力写“内参”,直接捅到中央常委。但他舍传统渠道而直接举报,原因何在,值得探讨。

新华社《经济参考报》首席记者王文志日前再次实名举报华润集团董事长宋林严重渎职,造成巨额国有资产流失、包养情妇并涉嫌贪腐等问题,并公布了宋林与一个女子的亲密合照。

去年7月,王文志与另一名公民记者李建军就曾举报华润集团旗下华润电力所属太原华润煤业,于2010年向山西金业煤焦化集团收购三处位于山西太原的煤矿,但交易时存在估价过高及采矿许可证等问题,而宋林在此间获得巨大好处。

当时李建军还曾向香港廉政公署举报,事件闹得满城风雨。据称中纪委的调查最终“被人为制止”,而华润内部只推出一些中层人士顶罪,事件不了了之。

但王文志锲而不舍继续搜证,找到新证据,事隔大半年再次举报,终于把宋林拉下马。4月17日,中共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消息透露,宋林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调查。

香港明报指出,王文志在新华社系统地位不低,有充分证据大可以公开发表报导,相信他也有权力写“内参”,直接捅到中央常委。

“内参”是中共自我监督的一种传统机制,几十年来效用显著。各级记者都有写内参的义务,把采访所得,不宜见报的内容,通过内参向上级反映,新华社有专门部门参编部负责此事,内参分层次送达不同层级的官员,最高级别是只供政治局常委阅看。

报导说,既然新华社记者有这个渠道向上反映情况,王志文肯定也用过这种方法,为什么而今会用实名制公开举报内容呢?

记者手执笔杆子,舍传统渠道而直接举报,原因何在,值得探讨。

报导说,目前已经有3个记者实名举报的例子,他们的稿子是否不让发表才实名举报,抑或是通过内参进行自我监督的机制失效,这个问题外界无从知晓。不过,内参的一个特点是黑箱操作,正如解放军内部有人举报谷俊山,3天内就获答复没问题,缺乏透明度毕竟难以取信于人。

王文志公开的说法是“尽公民义务”,但并非每个公民都有能力和渠道去搜集证据。北京时政观察人士华颇认为,王文志获得的这些举报材料,绝不是他一个《新华社》记者就能获得的,估计是通过国家安全部门获得资料,抛出的证据一个比一个猛,幕后肯定有高官在支持。

香港东方日报指出,华润是老牌红色寡头式的财团,旗下拥有金融、地产、基建、物流等数量庞大的公司,早就成为各方权贵争夺的焦点,华润聘用的太子党更是数不胜数,这些人成为宋林手中极具价值的政经资源。

报导说,从某种意义上说,也是大大小小的保护伞。这宗举报案背后很可能是高层权斗的前哨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