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川:建三江——黑龙江的马三家

3月20日以来,新浪微博、海外媒体关于黑龙江建三江肆无忌惮非法抓捕、酷刑迫害维权律师的报道备受世人关注,中共罪恶再次全球曝光,法轮功被残酷迫害的事实再一次脱敏呈现。一百多年前共产幽灵在欧洲的上空徘徊,昔日马三家的小鬼们如今又在建三江城中游荡。

去年四月份,记者袁凌的一篇《走出马三家》,用了两万字详尽地揭露辽宁省马三家女子劳教所对女性“被劳教人员”的种种酷刑黑幕:廉价劳作、体罚、蹲小号、被电击、上“大挂”、坐“老虎凳”、缚“死人床”等等酷刑。此文一出,中共长期酷刑迫害法轮功的昭彰罪恶如冰山一角般的被撕裂。

五月一日,北京独立制片人杜斌的纪录片《小鬼头上的女人》,透过十二位受害人的口述,再次揭露了沈阳马三家女子劳教所惨绝人寰的反人类酷刑:蹲小号、抻刑、十字吊、悬空挂、“老虎凳”、绑“死人床”,扒光衣服被强奸、轮奸等等。魔鬼管教用电棍击打“被劳教人员”的乳房、阴部,插进阴部里电击,往阴道里灌辣椒面,把牙刷插进阴道里旋转,用阴道扩张器扩张女人们的嘴,灌食污辱。

当这些挑战人类文明底线,为人类所不能容忍的罪恶被曝光后,引起了全球的声讨和谴责。在国内外巨大的压力下,中共不得不宣布取消早已臭名昭著的罪恶劳教制度,解散马三家劳教所等邪恶势力的黑窝。然而,一切的罪恶源于中共,中共的邪恶本性没有因为压力和谴责而改变。在中共被迫取消劳教制度的同时甚至更早,各地比劳教制度更邪恶、更随意、更易于实施迫害的洗脑班、黑监狱(对外挂牌法制学习班)便迫不及待的悄然兴起。待劳教制度废止后,洗脑班便完全替代了劣迹斑斑的劳教制度继续行恶,黑龙江建三江洗脑班就是这样的邪恶场所。那里不仅聚集著马三家般的地狱小鬼,同时还收编了包括公安、国保、检察院、拘留所及政府部门中隐藏的形形色色的人渣、败类。建三江非法抓捕、酷刑折磨维权律师的打手们,那个打断张俊杰律师三根肋骨的于文波,那些七八天就将王成律师生命置于危险之中的作恶工具,其嚣张程度毫不逊色于昔日马三家的小鬼们。

建三江对律师们的酷刑迫害如此毫无顾忌,可想而知那里对于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的酷刑折磨会何等惨烈!建三江青龙山洗脑班成立于2010年,对外谎称法制培训基地。这个黑监狱,抓人无需手续,关人没有期限,折磨人毫无底线——罚站、罚蹲、拳打脚踢、扇耳光、长时间昼夜不让睡觉、火烧下巴、铁棍打肋骨、野蛮灌食,尤其是“抻刑”特别残酷。此外洗脑班还对法轮功学员在精神上恐吓威胁,经济上巨额勒索,强行洗脑、长期非法关押、流氓侮辱、刑讯逼供、跟踪骚扰等等。

建三江黑监狱成立以来,非法拘禁、酷刑迫害了近百名法轮功学员及家属。2013年7月16日法轮功女学员石晶在上班期间被“610”人员绑架到青龙山黑监狱,因拒绝洗脑和妥协,遭到“抻刑”迫害。打手把她的嘴连着脖子用胶带缠上、封住,两只手分别用两副手铐铐在两个沉重的皮椅子上,胳膊抻直。不长时间,她的两只胳膊就开始肿胀,手掌因不过血开始发黑,疼痛难忍,撕心裂肺,她痛苦的声音,冲出胶带的缝隙传出,又招致一轮殴打,又缠绕了几圈胶带,令她几乎窒息。

2011年12月2日,法轮功学员石秀英在家中被七星公安分局警长强行抓到青龙山洗脑班,经过四十二天的残酷迫害,回家后,她不得不动手术切掉了四分之三的胃,医疗费花去两万三千多元。即使这样,青龙山洗脑班主任房跃春仍不放过她,2012年底又威胁石秀英配合他们录像,叫她不要再炼法轮功。

亲历洗脑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于松江告诉人们:“在洗脑班里,那些打手们把我后面衣服揪起来用皮带抽后背,可能有二、三十下。他们看我闭着眼睛,不张开眼睛,好像是牙签或是火柴棍,当时已经模糊了……他给我支上,当时我想睡觉那种状态,到这个程度的时候,我支撑不住的时候我就休克了,那一晚上休克三次,但是休克的过程中他们始终不放过我,就是连踢带打、带踹,金言鹏骑在我后背上,上下颠……”

当这些令人神共愤的罪恶被不断曝光、被维权律师们不断围观揭露后,魔鬼们因恐惧而愤怒,因愤怒而发狂:3月21绑架四维权律师唐吉田、江天勇、王成、张俊杰及七名法轮功学员,这些人全部被扣上“以X教破坏社会法律”的帽子;3月27日,当律师张俊杰被释放时,三根肋骨已被打断;3月28日,王成律师远在湖北襄阳的老父被当地公安要求北上千里之外的建三江探望儿子,种种不详预兆笼罩在建三江。29日凌晨,疯狂的魔鬼们将坚守现场的律师及一批公民全部非法抓捕。王全章、王胜生、付永刚三位律师被胶带反绑手臂、戴黑头套送往公安局审问,王全章被殴打十多分钟,王胜生律师在酒店穿睡衣被警方破门而入抓捕,成为中国历史上首位被戴黑头套、胶布反绑双手的女律师。

为了维系、掩盖这些罪恶,为了阻止全国不畏暴行的律师、民众的进一步声援,建三江当局全城戒严、封路、设岗、盘查、甚至对等候在拘留所门口的律师断水断粮。同时,黑龙江、建三江当局勾结全国各地司法局及律协,对律师强力维稳,任由魔鬼、恶兽们肆意迫害,置被拘律师的生命安危于不顾。

然而,今日的中国民众已经觉醒,面对愈来愈浓的恐怖,律师民众们不畏强暴,前赴后继,毫不退却,他们清楚面对的是什么,他们知道面临的风险有多大,他们甚至准备好了遗书再去作战。因为他们不愿再跪着苟活,他们知道为法轮功抗争就是为自己抗争。同时,他们看到了邪恶的恐惧,他们看到了黎明的曙光。邪恶的歇斯底里反衬的正是不堪一击的罪恶心理。如果说2013年《走出马三家》和《小鬼头上的女人》撕开了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罪恶嘴脸,媒体人使法轮功问题首次脱敏,那么2014年死磕建三江的律师勇士们则将中共迫害法轮功和全体中国人的罪恶再次曝光于全世界的众目睽睽之下,正如滕彪律师所言:“2014年,到了律师界对法轮功问题破题的时候了。”

马三家的罪恶源于中共,建三江的罪恶亦源于中共,今日发生在中国的一切罪恶皆源于中共。解体中共,才能结束罪恶;解体中共,才能扫除阴霾。这一天,已经越来越近了!待中共解体时,马三家、建三江的小鬼、恶魔们将往哪里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