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级“610”是如何操纵升级黑龙江建三江对民众的迫害的?

黑龙江省建三江公安局绑架律师及法轮功学员一事,在海内外造成极坏的恶劣影响。这也是中共当局迫害诬陷法轮功的一贯手法的再现,而这次,尤以殴打及阻止正义人士的呼吁营救为甚。那么,中共当局是怎样将这一非法事件逐步升级的?其背后的意图究竟是什么?

黑龙江省建三江农垦公安局“法制教育基地”,是二零一零年四月建立的,位于同江市境内的建三江青龙山上。这个所谓的“法制教育基地”,实质上就是一 座黑监狱,法轮功学员通常称之为洗脑班,是为迫害法轮功学员而设立的。这里普遍使用的酷刑有:罚站、罚蹲、拳打脚踢、搧耳光、剥夺睡眠、火烧下巴、铁棍打 肋骨、野蛮灌食,抻刑等。已有近百位法轮功学员在这里遭受过迫害。这个洗脑班的主任叫房跃春,是青龙山农场公安局副局长,也是当地“610”头目。洗脑班 的头目以公安为主,可是实质上是受当地“610”操控的。
黑龙江农垦总局下辖九个管理局,建三江管理局是其中一个。七星农场是建三江管局下辖的一个农场,建三江管理局机关和直属单位就在七星农场所在地。建三江管理局设公安局,七星农场设公安分局,建三江城区警务由七星农场公安分局负责。

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以前,律师与法轮功学员家属曾不止一次前往青龙山洗脑班进行交涉,要求放人。三月二十一日,四位律师与七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一案,是建三江政法委“610”下达的命令,建三江公安局国保大队指挥,七星农场公安分局具体抓人的。

消息传出后,立即引来更多国内外正义人士的关注。中国人权律师团发出严正声明,要求警方放人及取缔黑监狱。更有许多律师界朋友、维权人士到当地声援。仅二十三日当天,建三江管理局便汇集了全国各地律师及正义人士一百多名,抗议当地公安局非法抓捕关押行动。二十四日,律师们和被绑架律师的家属及公民 在建三江农垦管理局七星拘留所门口打横幅,要求会见被非法拘禁的律师及其代理人。

其实绑架律师与法轮功学员一案,表面上看是建三江“610”下达的命令,可是它很可能得到过黑龙江省“610”的授意。我们换一个角度就可看出黑龙江省“610”在这起绑架案中所起的邪恶作用。在这次绑架案之前,法轮功学员与律师曾两次到建三江垦区检察院控告青龙山洗脑班及其责任人。二零一四年一月二日,法轮功学员与律师又到位于哈尔滨的黑龙江省人民检察院农垦区分院,递交联名控告信,控告建三江垦区检察院渎职。法轮功学员与律师的控告物件是建三江垦区检察院,这已经超出建三江“610”的管辖了。所以我们说,建三江对律师与法轮功学员的绑架一案,起码要有黑龙江省“610”的授意。从建三江对被绑架的律师和法轮功学员进行无所顾忌的殴打,和事后对声援的律师与公民进行驱逐来看,没有更高一级的指令,建三江当局的公安是不敢如此猖獗的。

然而事情的后续发展告诉人们,发生在建三江的绑架案,直接指使者就是中共中央“610”。我们看随后发生的进一步迫害就明白了。长沙律师蔡锳为这次被绑架的律师唐吉田作代理,可是长沙司法局却威逼他所在的律师事务所,必须阻止代理,不惜一切手段抢回他的代理手续。深圳司法局律协派人赶到建三江,紧急约见在此声援的蒋援民律师。三月二十九日凌晨三点四十左右,建三江警察暴力绑架了来声援的律师。来自北京的王全章律师,被员警戴上黑头套,双手被胶带反绑,然后被拉到一警局,两名员警对王全章进行殴打,一个抓住王全章脑袋用力撞墙,一个猛击王全章后脑,前后连续殴打近十分钟。王全章回京时,是北京司法局领导亲自陪同的。

为什么各地司法局与律协对去声援的律师有同样的指令?这样的指令只能来自司法部。司法部为何要这样做?它其实是受到了中共中央“610”的指使。“610”是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而成立的一个凌驾于法律及政府机构之上的特务组织,挂靠在各级政法委之内,专职迫害法轮功。当建三江事件引发各界关注时,中共中央“610”就操控著各个部门对建三江事件进行定性和打压。

黑龙江佳木斯一名不愿透漏姓名的律师电话称:二十八日,黑龙江、佳木斯司法局、律协逐级通知,建三江律师事件涉嫌政治事件,不准辖区内律师到现场围观,在网上发帖、回帖,发表评论。什么部门能将建三江事件定性为“政治事件”?并能操纵各级司法与各地律协?这从另一个角度也佐证了中共中央“610”就是建三江事件幕后的真正黑手。

中共“610”为何要这样做?因为它凌驾于法律与政府部门之上,是法外施法的罪恶之源。所以在各级对法轮功的迫害下不来台时,它就在幕后对法轮功学员及为法轮功辩护和声援的各界人士进行诬陷,并邪恶的定性。它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为了恐吓民众,同时恐吓中共现任当权者不得干涉它迫害法轮功。那么,在“610”办公室主任李东生,迫害法轮功的主要黑手周永康被拿下时,它为何还要这样做?这就是这个组织的邪恶所在,它就是要将它自己所犯下的罪恶与中共捆绑在一起,将对法轮功的残害程度达到极致。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