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禁闻】4月4日完整版

【新唐人2014年04月05日讯】【中国禁闻】4月4日完整版

提要
灵隐寺首设寺庙反恐队 有何内情?
谁是三峡腐败案背后的“老老虎”
成本真不小﹗反腐代价1年几千亿

茂名万人围市府 官方为“误伤”致歉

广东茂名市政府周四下午突然召开记者会,记者会后,市政府外聚集的群众不断增加,到了晚上,现场多达两万人。市公安局副局长宣称,镇压骚乱时警方“误伤围观民众”并致歉,但是否认公安曾经打死人。

一则“由民众公投决定PX石化项目是否上马”的网络传闻,周四下午吸引茂名市上千名民众陆续聚集于茂名市委外。茂名市政府新闻办公室于同一时间,在市政府内举行事件发生以来的首次公开记者会。

市公安局副局长周沛洲说,3月30号事件处置过程中,执勤民警与聚集的人员确实发生了“擦碰”。他对镇压骚乱时误伤围观民众致歉,却否认公安打死人,还宣称有一个死者是死于交通意外。但当局承认最少拘留了18人。

据《自由亚洲之声》报导,由于记者会较原定时间提早了一天,又没有按照早前所宣布的方式—-“直播”进行,也没有按原定计划安排群众表达意见。再加上,民众认为记者会没有如实交代死伤人数,政府也没有答应取消PX项目,所以周四记者会后,市政府外聚集的群众不断增加,到晚上,现场多达两万人。

广州市民贾榀告诉《新唐人》,周四茂名的聚集相对平和,警方没有采取强硬手段。

广州市民贾榀:“2.54前几天的冲突很大。造成很严重后果。这次应该是在等上级,上级的批示。当地政府已经不敢再随便下令去镇压,以免事态进一步扩展,可能当地领导也在担心,万一事情控制不住了,上面有什么指责怪下来的话,他们也承担不起。”

广州资深民主人士范一平也援引茂名朋友的消息告诉《新唐人》,在茂名市一些路口,警方对进出来往车辆实行盘查,检查身份证。

广州民主人士范一平:“2.10大家现在在等市政府里面的决定。老百姓在外边围观等政府的消息。可能为了不给他增加镇压口实。老百姓表现的比较平静。但这只是一个表面的东西。如果市政府出来的答复或最终结论很重要,假如结论大家不满意,可能会引起新的抗争活动。”

茂名的抗议,前三天充满血腥。传说第一天死了三人,第二天死了八人。而当局否认警察打死人。香港《苹果日报》记者,找到周一凌晨在冲突现场身亡的17岁少年温万彬的家人。死者父亲冷淡的对记者说,儿子不是被打死,是骑电车遭警方拦截,出了所谓的“意外”。

范一平认为,死者父亲的这番话不能相信。

范一平:“5.18凡是他对外公开的东西,全部都是肯定被封口被买通的。这是彻底的惯用手法。因为这里所有的手法,你只要把这东西讲出去,到时候就不赔偿来威胁他。”

茂名副市长梁罗跃在新闻发布会上,指责抗议民众采取暴力手段。他说,在3月30号晚上,有人用石块、玻璃瓶袭击市委门口,在市区多个地方打砸沿街商铺、广告牌,纵火烧毁一辆执勤警车。

范一平认为,群众刚开始只是和平理性的请愿,是警方很快就作出弹压的措施,所以老百姓才有激烈的反应。

此外,范一平指出,茂名人民愤怒爆发不仅仅是因为PX项目,而是民怨长期积累的结果。他说,在广东,如顺德、南海、佛山、茂名等地,那些乡镇书记、村长、主任等,勾结开发商卖地,贪腐相当惊人,贪污数额不是几百万、几千万,而是十亿、八亿、甚至几十个亿。

范一平:“7.56茂名是一个贪腐的重灾区。全国出名。前两届的班子整个领导层全部已经烂掉。平时积累下来的民怨,还有因为贪腐造成对社会的危害的不满情绪非常多,已经有这个基础在这里,而不是说因为这个事情简单引起。”

据香港《明报》报导,周四下午群众包围市政府期间,官员邀请10多名民众代表入内“对话”,至傍晚约六点多,“对话”未达共识。当局表示,希望搜集民众对PX项目意见,民众则要求追究打人者的责任,以及释放被拘留的示威者。

到晚上七点半,公安用盾牌敲击地面,以所谓的“柔性”方式清场,民众才逐渐散去。

采访编辑/秦雪 后制/

.为死伤者讨公道 茂名市民再围市府

广东茂名反PX事件已经进入第六天,4月4号,大批市民上街游行之后,再次包围市政府,为在这几天的冲突中死伤的人讨说法。抗议从中午开始,傍晚结束,警民双方没有发生大的冲突。

茂名市民曝光两年轻人被打死照片

由于茂名当局3号召开的闭门记者会公布,反PX冲突中没有死人,又把警察用警棍殴打民众说成是误伤,因此激起民间愤怒,不断有人曝光现场图片和视频。

4月4号,当地民众给《新唐人》爆料说:警察在茂名明湖商场麦当劳门口,活生生的打死两个年轻人,之后将死尸拖着走,有救护车来都不让上,直接拖上警车。

另外,还有人在网上爆出几十名警察殴打一个人的视频。

香港记协抗议 记者茂名采访被逐

香港记者协会4号发表声明,抗议香港记者在广东茂名采访反PX抗议事件时,被当地警察要求删除采访资料、并签下“悔过书”和指令离开。

声明说,香港《苹果日报》和《明报》记者,分别于4月2号、3号,在茂名被警察强迫删除采访反PX事件的相片和资料,并在被迫写下悔过书后,遣送回香港。

香港“记协”认为,茂名警方的行为打击了新闻自由,删除采访资料,更侵害了传媒机构的知识产权,呼吁中共保障香港记者在内地的采访权,以体现宪法对言论和出版自由的保障。

维族难民滞留泰国 国际呼吁不遣返

英国《金融时报》4月3号报导说,北京当局正在加紧对泰国当局施压,要求遣返被羁押在泰国的424名维吾尔难民。这批包括60多名儿童的难民,从中国动荡的新疆地区逃出。

美国、欧盟和联合国都在敦促曼谷当局尊重这些难民的人权,不要遣返他们,以免他们受到严厉惩罚。

人权组织“人权观察”一位负责人表示,鉴于以往维吾尔人被遣返后面临的迫害模式,相信这些人被送回中国将有很大风险。

编辑/周玉林

灵隐寺首设寺庙反恐队 有何内情?

在浙江杭州的千年古刹“灵隐寺”内,竟多了一批随时携带“武器”的保安人员。这支所谓的“反恐防护小组”,在全大陆寺院中属于首创,小组成员一般是僧人。这个消息在舆论界引起轩然大波。其中到底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内情吗?我们一起来看看。

始建于中国东晋咸和元年(公元326年)的杭州“灵隐寺”,至今已有约1700年的历史,是佛教禅宗十大古刹之一。

大陆《中新网》报导,“灵隐寺”4月1号成立的“反恐防护小组”,是全大陆寺庙的首举。小组目前有45名组员,由“灵隐寺”20名法师和25名保安组成。

“灵隐寺”的觉恒法师表示,参与“反恐防护小组”的法师“白天念佛、晚上训练”。他说,成立这个小组,可以加强寺院面对突发恐怖事件的防范意识,而小组成立的主要原因,缘起于3月1号的昆明火车站恐怖暴力事件。

不过,这一做法似乎不太被外界所待见。

大陆维权人士胡佳:“它(寺院)给人的氛围、印象,应该是比较祥和、比较宽松的状态,除了少林寺有武僧之外,我还真没听说过各地哪所寺庙需要那样去成立所谓反恐小组。看起来是有点滑稽的。说看护寺院这是可以的,但不是涉及到所谓反恐这个地步的。不知道是哪个党委书记或政法委书记想出来的花样。”

杭州网路作家昝爱宗向《自由亚洲电台》表示,佛教单位参与反恐,似乎有失偏颇。公安局、政府要做的工作,居然让法师、和尚来做,他认为这是荒唐可笑的。

大陆维权人士胡佳分析,中共当局把警力投入到对异议者、维权人士和百姓合法诉求的维稳上去,枪口对错地方,力量用错地方,所以导致如今寺庙反恐这种滑稽现象的出现。

“灵隐寺”组建反恐小组的消息,在中国网路上也引来不少争议。

微博“大V”名人“老徐时评”在微博发表评论说:看了这种报导心中真不是滋味。本该清静的寺庙竟也草木皆兵。究竟是什么让我们的生活变得如此的不安全?

网友“楚-舒”认为:佛门清净地,妄动刀兵。

那么,这其中究竟有什么深层的原因吗?

中国宪政学者陈永苗:“灵隐寺可能比较特殊,因为灵隐寺里面供了一个牌位,可能是全中国或者全世界都没有的,写着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还有,江泽民经常到那边去上香,就是说它和(中共)最高层的关系相当紧密,相当于中共暗中的法庭寺庙。”

中国宪政学者陈永苗认为,“灵隐寺”成立维稳小组,不是在维稳意义上的反恐,而是担心一些中共高层到寺庙上香的时候,安全没有保障。而从这个事情来看,中国的佛教在某种意义上,已经很大程度上丧失了佛教的精神。

胡佳:“在宗教领域,中共管控、渗透的还是很深的。可以说几乎操控著比较大的宗教场所的各种权力。在后边隐形的影子中,比如就像佛教学会的党委一样,那才是(真正)决策的机构。”

觉恒法师还透露,目前在成员中,还不乏从军队退伍的军人。而为了配合小组需要,觉恒说,如今在“灵隐寺”寺内还有几个专门存放盾牌、防爆叉和警棍的地方,“灵隐寺”的25名保安,还将随身携带辣椒水和警棍等防暴武器。

“深圳当代社会观察研究所”所长刘开明认为,佛教寺院直接参与反恐的现象,不单反映出目前社会上的一种“惊弓之鸟”心态,尤其是中共当局的“维稳”力度也在强化。

采访/陈汉 编辑/王子琦 后制/黎安安

谁是三峡腐败案背后的“老老虎”

中国电力系统“长江三峡集团”3月下旬突然撤换董事长和总经理,人事安排才出现大地震,3月底,“三峡库首第一县”的秭归县又发生因水库诱发的地震,再次震出了“三峡大坝”的安全与腐败问题。中共前国务院总理李鹏的回忆录《李鹏三峡日记》透露,上届中共领导人江泽民主持制定三峡工程的重大决策。李鹏日记记载的是事实或是推责﹖还是中共权斗的另一幕,下面请看分析报导。

中国电力系统“长江三峡集团”,3月24号突然撤换董事长曹广晶、和总经理陈飞的职务。

今年2月17号,中纪委巡视组刚刚对“三峡集团”进行了巡视。巡视组向中央汇报指出:三峡集团一些领导的亲友插手工程建设,招投标暗箱操作,工程建设项目分包严重等问题。

中共前国务院总理李鹏家族与中国电力系统有着极深的关系。早前有媒体揭发,刚下台的曹广晶曾用“三峡集团”21亿元的巨额资金,收购李鹏女儿李小琳一家俬人公司近三成的股权。

有舆论认为,中共第五代领导人若以“三峡集团”为突破口,顺藤摸瓜、穷追猛打,一定能揪出诸多“电老虎”,不过也有舆论认为,李鹏不是现任领导人习近平要打的“老老虎”。

旅美中国问题独立评论员李善鉴﹕“其实三峡整个项目的贪腐是相当严重的,可是现在提三峡这个事情,其实也是江和习这两个集团,进一步较量的扩展。”

2003年出版的《众志绘宏图——李鹏三峡日记》里记载﹕“江泽民就任中共中央总书记以后,第一次出京考察的地方就是三峡坝址。1989年以后,所有关于三峡工程的重大决策,都是由江泽民主持制定的。”

李善鉴﹕“那么他(李鹏)说三峡,江做的决策。谁都知道三峡(大坝),现在是个大包袱,谁做这个事情谁就要负这个责任。李鹏他这么讲,他是推卸责任。现在对习近平来讲,不应该再开辟一个战场,再针对另外一个人。”

1997年,包括江泽民、李鹏、曾庆红、罗干等中共高层,出席了三峡工程大江截流仪式。

北京时政观察人士华颇﹕“ 江泽民跑不掉了,因为(三峡大坝工程)到底是在江泽民任上。无论是李鹏家族、江泽民家族,或是曾庆红家族,我想都从里边得到了巨大利益。”

原四川地矿局区域地质调查队总工程师范晓,日前向《新唐人》表示,三峡大坝工程上马,并没有科学、民主的决策过程,而且有意回避有关工程负面的影响,是一种政治需要,更多的是利益集团的利益需求。

李善鉴﹕“做为江系很想在这个时候让习近平、李鹏势力尽快的对立起来,让大家的注意力集中在这个上面。中国最大的贪污犯实际上是江泽民家族,现在,虽然三峡这个问题被提出来,其实还是围绕着习和江势力斗争的一个延续。”

旅德水利工程专家王维洛博士曾撰文披露,三峡工程资金的一半以上是老百姓在电费中支付的三峡基金,这是中共国务院特别为三峡工程开征的特种税,不用还本,也不用支付利息。王维洛质疑﹕三峡工程的总造价从571亿元增加到2000亿元,这些钱都流入了谁家的口袋?

华颇﹕“苦就苦在三峡的移民,他们背井离乡,得到很少的补偿,生活每况日下。而且,全国人民交的电费里面还要为三峡无偿奉献,我想这是中国的现况,但是很无奈﹗”

湖北省秭归县,继3月27号发生规模4.3地震后,30号凌晨再度发生规模4.7地震,还引发余震数百次。地质学家分析,两次地震明显属于“水库诱发地震”,与附近三峡大坝有直接关联,后续还可能发生“强有感地震”。

自从三峡大坝开建以来,长江中下游连年出现反常气候:地震、大旱、高温、水灾、鄱阳湖几近干涸等灾难接踵而至。

采访/陈汉 编辑/周平 后制/钟元

成本真不小﹗反腐代价1年几千亿

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十八”大后,提出了“苍蝇、老虎一起打”的反腐口号,也真打掉了省部级贪官19人,其中蒋洁敏、李崇禧和公安部副部长李东生都是正部级。不过,有人算了一笔经济账,认为中共反腐会损失几千亿人民币。人们想知道的是,中共大代价反腐真能起到作用吗?请看以下报导。

根据世界最大银行之一的美国“美林银行”本周公布的一份报告显示,仅今年一年,中共政府会为它的反贪腐运动,付出1000多亿美元的经济代价。

“美林银行”的报告指出,习近平提倡反对公款大吃大喝、反对公费送礼以来,产生了微观效应,例如餐饮业和奢侈品销售的利润大减。但“美林银行”同时认为,中共禁止公款消费和减少行政支出的命令,使得中国国内消费急剧下降。

粗略估计,因经济活动减少带来的损失,可能就会有1350亿美元,相当于人民币8000多亿。

“美林银行”还说,从去年初开始,中国国有银行的存款数量飙升近30%,这正是经济活动减少的体现。

旅美政论家伍凡:“用政治压力解决贪污腐败,而不是用法律、用法制或者是用舆论监督、法律监督这个方法。如果从反腐败的现象来看,这种反腐败能持久吗?”

2012年底,美国《彭博社》杂志追踪了中共八大元老——邓小平、陈云、王震、薄一波等人的后代,103名家庭成员的经济状况。《彭博社》指出,这些红色贵族通过控制国有企业,创办私人企业积敛了巨额财富。仅王震之子王军、邓小平的女婿贺平、以及陈云之子陈元三人,所控制的国有企业的资产规模,就有1万6000亿美元。

至今,这些太子党无一人被查。

英国《路透社》最近引用与中共最高层有联系的三名消息人士的话说,当局没收了上任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家族,至少900亿元人民币的财产,这包括在中外银行账户的370亿元存款,和总额高达510亿元人民币的中外债券,以及其他数百处房产、无数的古董、字画等。

但中共处理“大老虎”周永康的情况,目前陷入了困境。

英国《金融时报》最近从中共体制内得到消息说,中共前任领导人江泽民和胡锦涛已分别表示,为避免反腐涉及过多党内高层的家族利益,此次反腐打击的范围不能过大。他们警告习近平,“反腐”持续太久会削弱共产党在民众中的支持度,威胁政权的稳定。

时事评论员蓝述:“从体制这个层面来讲,中共的腐败它的根源不是一个经济问题,它的根源是一个政治腐败,是高度集权之后,不受制衡的权力所造成的政治腐败。”

时事评论员蓝述认为,中共的政治腐败是核心,经济腐败只是表象。而中共现在处理经济腐败,还是想维护一党独裁的政治制度,也就是想通过反对表面腐败,维持核心的腐败,效果可想而知。

其实,中共的腐败也渗入到各个阶层。

调查显示,2011年中国的“灰色收入”为6万2000亿元,约占GDP总量的12%。而这么巨大的灰色收入,大都落入各级官员的腰包,成为贪官权贵的盘中飧。

美国中文杂志《中国事务》总编辑伍凡指出,如果你在国内限制这些权贵集团,他们就会把钱花到外国去,把财产转移到国外去。

今年,美国独立新闻组织“国际调查记者联盟(International Consortium of Investigative Journa-lists,ICIJ)”发表了一份调查报告,其中披露,中共高层精英及他们的近亲们,多年来在加勒比海“避税天堂”拥有秘密离岸公司。据估计,自2000年以来,通过离岸公司管道流出中国的金额,最高达 4万亿美元。

身在俄罗斯的前美国情报人员斯诺登也曾公布,中共官员在国外存款达4万8000亿美元。有人算了一笔账,中共贪官们的海外资产,可以让全体中国人民免费医保625年!

采访/易如 编辑/宋风 后制/孙宁

陷进退两难绝境 再刺激经济恐无望

日前,中共国务院宣布了一个支出方案,包括建设新铁路和地铁,建廉租房和小企业减税。外媒认为,这些措施是在中国经济放缓的情况下,中共为了维持代表国民生产总值的GDP数字好看,而采取的刺激方案。不过专家们指出,这些措施不但不能解决问题,还可能引发信贷泡沫。

4月2号,中共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他表示,中共政府推出了驱动今年中国经济稳增长的三轮子政策,其中包括减轻小微企业税负,加快棚户区改造,和加快铁路建设,尤其是中西部铁路建设。

美国《华尔街日报》认为,这些措施是因为今年三月中国制造业和地产行业进一步下滑,迫使中共领导人做出的艰难抉择,报导说,最新推出的经济刺激措施蕴藏的信息是,经济增长的重要性大于对信贷泡沫的担忧。

经济评论专家马杰森:“棚户区改造,无非就是城镇化过程,有经济能力搬到城里的,早已经搬到城里了,有房地产需求的一、二线城市,棚户区改造,基本上都已经完成了,边远的城市本身现有的房地产都消化不了,基础产业—铁路公路已经不是制约中国经济发展的主要因素了,再投资的话,已经是为了投资而投资了。”

目前,在房地产的疯狂投资和扭曲发展下,中国已经出现12座鬼城。它们分布在内蒙古鄂尔多斯附近、和辽宁营口、江苏常州、湖北十堰、昆明呈贡等三线城市,遍及中国各地。

那么扩大小微企业所得税优惠政策,这种看似催生市场内生动力,让利于民的方案能奏效吗?

马杰森:“中小型企业减税已经喊了很多很多年了,不但没减,而且负担越来越严重,现在随着中国经济的放缓,地方政府一定会受到负面影响,房地产泡沫逐渐的要爆掉,也会使得地方政府的土地财政受到很大的威胁,地方政府这个时候缺钱,它绝对不可能再去砍断税收这个财源。”

“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冯兴元曾经对《新唐人》表示,地方政府债务压力大时,除加强乱收费外,还会要求企业,今年把明年的税收等费用先交上来。

目前各项数据显示,中国经济在放缓。汇丰发布的3月份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为48%,创8个月新低。投资增长则创下近6年来新低;而消费品零售总额,创下了2009年以来新低;出口也大大低于去年同期水平;房地产销售、铁矿石价格、铜价都出现了大幅下跌;港口铁矿石、钢铁和煤炭库存则大幅提高;企业违约、地方债务和产能过剩,都使宏观经济承受压力。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博士生导师王建国:“总体而言,我觉得短期刺激还是必要的,但是解决不了根本问题,根本问题是要放松管制,必须把权控市场经济变成一个自由竞争的市场经济,经济问题才可以改变。因为管制和贪腐是一对孪生兄弟,如果你又不放松权控,又去反贪,经济就会死。”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博士生导师王建国教授指出,目前中国面临两难,不反腐,民怨太大,而反腐,又使官员们失去动力,当前的反腐使中国的很多行业萧条。

另外,业界担心,在货币发行已经达到110多万亿元人民币,超过GDP将近两倍的大背景下,这次刺激经济会不会再次依赖货币措施。

王建国:“中国目前经济不活跃,不流通,印出来的票子就变成了死钱,像水变成了冰一样。再把票子往里面加,一旦经济回暖,就会出现经济泡沫,就会出现金融危机。”

而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的“向邮政储蓄等金融机构筹资,鼓励商业银行、社保基金、保险机构等,参与棚区改造及基础设施工程建设”,这些用来解决棚户区改造资金短缺问题的方案。《华尔街日报》质疑,最终会导致类似于美国、欧洲的泡沫破裂,制造大衰退。

采访编辑/刘惠 后制/李智远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