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纯清:从陈光标曲啸美国秀砸“首煽”看中共邪教的癌变

【新唐人2014年1月13日讯】基于骗长于煽的中共邪党所精心打造的红色“首善”、“回收大王”陈光标,惯于骗,热于煽。这次美国之行又是骗煽之旅。登机前还喊吵要去收购《纽约时报》,落地后便在1月7号纽约的Marriot万豪酒店记者会上变脸,以卡拉Ok开场,演唱自己作词的《中国梦》,自我介绍完毕,就表示感谢“伟大的中国共产党”的改革开放让他这个苦孩子有了今天,并宣布来美三件事:一是收购或参股或合作《纽约时报》;二是参与拆除旧金山一座大桥竞标;三是推出郝惠君和陈果母女背词诬陷法轮功,宣布资助她们在美国整容。前两件是幌子和铺垫,第三件才是戏眼:扒拉十三年前那场中共自编自导的“天安门自焚”骗局的死灰,企图通过在国际社会故做再次煽起对法轮功仇恨怒火的姿态,造成中共内部在此事上保持一致的假像,捆绑习近平维系迫害,共担罪债,以拖延江泽民“血债帮”被追惩。

陈光标本想“绝对震惊世界”,结果露了马脚(如:记者一问,陈果就改口说自焚是听信了别人,默认与法轮功无关,并表示不接受专访),成为笑料。因为经过大法弟子十几年持续讲真相,法轮功有关炼功人珍惜生命不能杀生和自杀的明确规定广为人知,那场伪火的来龙去脉早已大白于天下。全世界都知道那是中共对法轮功的栽赃陷害。二零零一年八月十四日,“国际教育发展组织”(IED)在联合国会议上发表声明:“中共当局企图以天安门广场上的自焚事件为证据诬陷法轮功,而我们得到的录像分析却表明,整个事件是中共当局一手导演的。”呼吁整个国际社会“紧急干预中共当局的国家恐怖主义行为。”该声明已被联合国备案。“新唐人电视台”制作的分析和揭露“天安门自焚”事件疑点的记录片《伪火》,因“抓住时事,讲出事实”而获得第51届哥伦布国际电影电视节荣誉奖。——所谓“天安门自焚”在国际上业已成为公认的中共的一大罪状、罪证!

鉴于薄熙来被判、李东生被抓、周永康被圈,“血债帮”实在没了别的咒念,索性就利用举世都知道是邪党所为这一点,抓住习近平保党的软肋,公开用这堆死灰往习近平头上扬,继续捆绑习近平以维持和掩盖迫害。可是,江妖娃们没想到的是,这一折腾,正好逼着习近平们与“血债帮”公开切割迫害法轮功、活摘器官的罪责,而眼下“党妈”也要抛弃它们了,这也给了邪党抛弃它们的一个由头——添乱,于是那消息就给严密封杀了——白干。极端自私的邪灵,真管过谁呀?全是利用,用完就扔。现在轮到谁就该谁倒楣了。——善恶必报,这也是一种方式啊。

有人说,陈光标是假“首善”真“首煽”。其实,就他那点脓血而言,说他“首煽”,还不一定名符其实。说来陈光标也实在可怜,还以为打着“首善”的假招牌,自己就可以成为“首煽”呢。可是,这么一煽,自己都找不到北了。其实,红巢里誓言“把一切献给(邪)党”的疯傻“狼孩”,如不醒悟,就是这种厄运,就是这种最终“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厄运。

本来,各大媒体通过调查核实,早就勾画出了他流氓无赖的真实面目。这一来,老账又被晒了出来:“在乡亲们眼里,陈光标是个恶霸!在恶人眼里他可是难得的可以利用的宝贝。于是,陈光标终于有了靠山,逐渐剥下伪善的面纱,露出他本来的面目……”

要说“首煽”,当年的曲啸,那在红朝是公认的:大陆1949年以来三大演说家之首, 还是法学家兼心理学家,电影《牧马人》的原型。曲啸因父亲被苏军卡车压死(没赔一分钱),被猜测为反苏反党反革命,被打成右派而坐牢22年。平反后,依然热爱折磨他的“党妈”。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曲啸以绝佳的口才、煽惑力和 “母亲有错误,但能不爱她吗?”“党就是妈妈,妈妈打错了孩子,孩子是不会也不应该记仇的” 为主题四处演讲,名噪一时,煽晕红色天下,成为邪党一台重型“洗脑煽动机”。

改革开放之初,留学生能否按时回国,成为一桩中共担心的大事,便考虑曲啸去美国煽惑“爱国爱党”热情。可是,曲啸奉命到了美国却意外地一炮打“哑”,第二场及其之后的演讲统统取消了。不是因为他的舌头出了啥毛病,他的演讲比在国内毫不逊色,好像还多了点儿激情,而是他的“煽数”已尽,碰上了“克星”。这个克星,却是几十年来恨透蒋介石国民党、爱透共产党的爱国华侨,来自台湾的汪荣祖教授。曲啸竟把那个大名鼎鼎的近代历史学家给“煽醒”了!

听完曲啸的演讲,往日总作爱党发言的汪教授截然改了口:“我过去只知道蒋介石国民党是如何独裁,多么血腥,多么残酷地对待不同政见者。对国民党的宣传我从来都反著读,绝不相信国民党的骗子把戏,而真心相信大陆共产党的报纸,因为那些报导都是跟国民党的说法相反的。可是今天,曲啸教授的演讲,当真是血泪的控诉,句句血,声声泪!一个青年学者平白无故就坐牢22年!而这些,我在台湾时也看到过类似的报导,但报导的事件没有这么邪乎,没有这么真切,没有这么令人愤怒。”“什么党是亲娘,可如此长期地打自己的孩子,那还是亲娘吗?比后娘都残忍,还有什么资格要求被虐待的孩子忠诚于她?母亲这样对待自己的孩子,在任何文明国家都是非法的,都要受到法律的制裁。”

曲啸听后,脸色苍白如纸,表情痛苦不堪,回国后不久大脑得病。1991年病倒在南通演讲台,半身不遂,失去说话能力,十几年后死去。

曲啸败走麦城,标志着,中共“密封式的洗脑”在开放式的环境下失灵了。可是,江泽民、曾庆红、罗干,现在已经顾不上这些了,就推出了个二“彪子”孤注一掷,去耍疯卖傻玩命。这陈光标还真的就拿着棒槌当了针(真),忘了自己能吃几碗干饭,不知深浅地在洗脸盆子里扎起猛子来,结果弄得鼻青脸肿。

不过话又说回来,就中共的“党煽”而言,陈光标也又远远超过曲啸之处,那就是“煽活”,即煽惑的题目。曲啸秀的,就是演讲,就凭三寸不烂之舌。演的,不外是不知不觉被扭曲了的肢体语言和表情;讲的,无非是惨遭强暴伤残脑残的选择性经历,尤其是思想被强奸的精神快感。而陈光标秀的,不止是演讲,而是成套的,凭的是不清不白的票子、不明不白的路子、戏子般的丑瘾和超常的厚黑。演的,是打着“首善”名义的“首恶”——“世纪伪案”——通过残害生命嫁祸栽赃、煽动仇恨,来掀起更大规模残害生命的罪恶运动的“伪火”死灰。讲的,直接就是中共邪教的伪善。并且自称是“苦孩子”,“感谢伟大的共产党”,当有人质疑提问时,还提醒教训人家像是“长在红旗下”的,应该护卫红旗。不知他清楚不清楚,这可是在帮助中共拉陪葬啊!从这方面来看,陈光标又确实算得上是“党妈”狼孩中的“首煽”。

曲啸的演讲很有煽惑力,动了不少夺泪的人情,逻辑性也相当了得。而陈光标的表演不然,毫无人性,不讲逻辑,胡搅反缠,自娱自乐,自说自话。民营回收企业,以“秀善”为主业。民营企业主,竟然能够独自把国内杜绝几乎所有官方媒体接触的、禁闭严封了十三年的那样一对母女弄到国外开新闻发布会。晃着“首善”的帽子,公然让自己声明资助整容的严重伤残母女首先为自己贴金。出生于中共篡权20年之后的1969年,说自己是“苦孩子”,有今天得感谢(邪)党。这些,都是什么逻辑!当然,曲啸的人性被扭曲了,整体上的逻辑也是不通,不然就不会导致王荣祖教授幡然醒悟了。

从这两个“首煽”的一致与区别之处,可以看出,中共这个邪教是一贯的,但在镇压法轮功之后,它发生了癌变,变得完全不可救药了。就是说,陈光标和曲啸都是喝中共“党妈”的“狼奶”、“狼药”长大的“狼孩”,都是先被骗再骗人的“首煽”,但曲啸人性尚存,或者说是被泯灭的人性少些,他最终陷入了迷茫,没有醒悟过来,那是因为历史条件所限,那时真善忍法轮大法没有开传,神韵没有巡演,《九评共产党》也没有问世。而陈光标不然,他干这么伤天害理的事,是在大法开传二十一年多之后,神韵巡演八年之后,九评问世十年之后,是在三退人数超过一亿五千万之后。也就是说,他被中共害得更惨,从他身上已经很难闻到人味了,似乎连做人的底线都没有了。他这个缩影让人看得非常清楚,中共邪教癌变后的害人之深、为害之烈。他还能不能醒悟?这罪过他能不能还清?等待他的是 什么?可能眼下都难说。

但对于今天的有良人来讲,应该看到我们比曲啸幸运的多,比陈光标的机会大的多,还未三退的,赶快去找九评看看,去看看神韵或者神韵光盘,抓紧退出 中共这个即将遭受天谴的邪教的一切组织。——如果说陈光标的胡“煽”有点儿什么积极作用,那可能就是促进了习近平与江泽民之间决斗的公开化,这也就意味着中共垮台的逼近。好戏,在后边。但别光顾了看戏,要知道,你也是一个角,自己的角,自己演。人在演,天在看。善恶一念定去留,干嘛非去陪葬邪党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