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纽约前市长彭博留下了什么?

【新唐人2014年01月05日讯】【热点互动】(1102)纽约前市长彭博留下了什么?彭博在任期间施政如何?纽约人对他如何评价?

主持人:各位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栏目热线直播节目。纽约历史上任期最长的彭博市长,上月31日正式卸任,这位911之后上任而且只给自己发一美元年薪的富有市长,到底给纽约留下了什么?您对他如何评价?他施政如何?今天我们是热线直播的节目,欢迎您打我们的热线参与讨论:646-519-2879,您也可以通过Skype和我们互动,Skype的地址是RDHD2008。

今天我们有两位现场的嘉宾也对此进行评论,一位是纽约城市大学的政治学教授夏明先生,夏先生您好。另外一位是纽约哥伦比亚大学的政治学博士李天笑先生,李先生您好。首先想问一下李博士,您认为彭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李天笑:我觉得简单说他有三个特征。第一个,他是成功的企业家,这是毫无疑义的。他从自己开始打拼,得到了学位,家境不是特别好是自己奋斗出来的,然后从这个索罗门兄弟公司拿了一千万的遣散费自己创办了彭博社然后发展,到今天为止已经有三百多亿美元的身价,而且他的公司在世界上也是非常有名的,他的财富在全美来说排名第七。更重要的一点,他用他经营企业的精明运用到管理纽约市当中去,12年当了3届纽约市市长,交出一份亮丽的成绩单。

从纽约的总体来看,人口增加了,人口增加是因为纽约这地方变好了人家来了,经济发展GDP上去了,旅游业其他方面都朝气蓬勃。另外的话,很重要一点就是公共安全增强了,犯罪率下降了,50年以来,犯罪率在50年最低点,从12年来看,是降低了大概50%的凶杀案,很不简单。他把朱利安尼这一套全部继承下来,然后继续在这个基础上进一步发展改进。这是第二点。

第三点的话,我觉得他在人格方面也是值得赞赏的。比方说你刚刚提到他给自己发一美元年薪,天天坐地铁上班,他不是一天坐、两天坐、三天坐、一个月坐,他是天天坐、长期坐;这跟中国现在很多所谓的作秀是不一样的,他可能偶而去一次超市、偶而上街巡视一番,这就不一样。所以从这三点来看,我觉得他这个市长也好,他个人的发展成就也好,值得赞赏。

主持人:夏明先生您对他如何评价?

夏明:我先讲三点就是说,第一我觉得彭博是一个很成功的CEO,我们看最简单的,他把他的企业从他就任市长之前是20万的一个资产,发展到是一个 300万的资产。第二个我觉得他是一个非常精明的管理家,他不仅是能够管理好他自己的彭博社,另外的话把美国最大的一个城市打点治理的非常好。尤其我们看从911到金融风暴,到桑迪飓风,我觉得他的成就非常明显。

那么第三个当然我觉得他是一个非常具有争议性的人物,而他的争议性就和他的财富跟权力的关系有关,某种程度上来说,我觉得可以用一个好的说法把他叫贵族领袖,但是另外一种的话,多大程度上说他是一种寡头的领袖,我觉得都是可以讨论的。

主持人:那我们知道911之后彭博上任市长,那么纽约做为世界一个最大的都市之一,他的安全成为首要问题。您认为在纽约的安全上他的作为如何呢?

李天笑:这是他最重要的一项成就。因为你想一个人从事经济也好,从事任何行业也好,如果没有安全,叫你再多的钱到马路上叫人家暗杀了,或者是受到人家的污辱或者怎么样,等于什么都谈不上了。所以在这一个问题上我觉得他和朱利安尼是一致的。

纽约市作为一个最大的城市,而且在丁金斯(David N. Dinkins)的时候纽约市的犯罪率很高。我们记得那个时候车里边都要贴上什么no radio,没有无线电你不要进来偷;开一部很差的车,人家也会进来敲你车;马路上经常发生盗窃啊、抢劫啊什么这些,凶杀案经常发生。到他的时候有两点做得非常好,我觉得,第一点是反恐。12年以来,就是从911那个时候到现在为止他当市长以来没有发生过像911这样的恐怖袭击,16次恐怖袭击被挫败,机场还有各种公共要害的地方采取了很有效的措施。

你比方说在中央火车站他经常广播你要注意你的包包什么的,这样使人家很有安全感,既使你看不到警察你也觉得很安全,而且提醒民众。还有一点就是犯罪率的下降,使得你走在马路上或者很多人都这样说,你到法拉盛民众都这么讲,说安全感增强了。另外的话他还在环境方面,居住条件的改善等这方面,特别是对于大企业的经营环境进行很大的改进,我觉得这方面都是可圈可点的。

主持人:刚刚夏明教授谈到,他在自由和安全这上面的话,可能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那您对此是什么看法?

夏明:对,我首先想声明一下,我今天带来了一份《纽约时报》,在上个星期的,专门登的就是谢谢彭博市长,他给纽约做的成就贡献是那么可圈可点的,是一整个篇幅。但是我觉得关于他对安全做的贡献,我觉得这里面有一个最大的问题在于安全跟自由的关系在甚什么地方。比如最引起争议的就是在于搜身的问题。现在我们都知道美国规定的主要是黑人,还有西班牙裔的这些年轻的男性经常遇到警察的阻拦然后搜身,这里引起很大的争议,就是说多大的程度上为了安全的目的能够侵犯人的自由。

我就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就是说新加坡跟纽约相比,新加坡显然比纽约甚至更安全,但是我不认为新加坡可以成为比纽约更具有魅力,更具有创造力,更具有吸引力的一个城市,为什么?因为新加坡的理念是安全超越自由,但是纽约是自由超越安全,我觉得在这个根本的关系上,尤其从搜身这个事情上,可以看出彭博市长是用安全在侵袭人们的自由。

主持人:李博士您怎么看?

李天笑:我有点不太同意他的观点。我首先认为有安全才有真正对自由的保障,如果你没有安全的话,自由无从谈起。你要想自由,你要这样那样的话,但是你碰到盗窃犯把枪对着你或者对你怎么样,你会觉得你这个尊严都没有了。这是一点。

再有一点是对于拦路搜查这个问题,我有一份纽约市2012年警察局的报告,他这里边举出的数字很多有说服力,说近80%的嫌疑犯和被抓的这些关在里面的人,有50%是非裔,有30%是西裔,加起来就是80%,那么这个数字正好是纽约市统计的拦截的种族成分的比例是一样的。

换句话说,警察局我不知道他们做过调查没有,但事实上正好两个数字符合,也就是说在拦路的调查过程中,这个是有一定的,就是社会安全的数字、警察局的数字是他们经过一定的调查,然后他们根据这种调查的结果或者说是他们当时判断这个犯罪的可能性去拦截的。

当然了,我话又说回来,如果你本身受到拦截什么的当然会很不高兴,这个也是存在的,甚至误判也肯定是有的。但是我还要指出一点,实际上除了这个非裔和西裔以外,华人比例非常小,华人比例是3.2%,换句话说就是犯罪率非常低,其实华人受到拦截的比例也相当低,也是个别的。

主持人:所以作为一个结论您的意思就是说,他拦截这些人并不是因为他的种族背景,而是因为它的犯罪率。

李天笑:它整个社会的犯罪率以及警察局所有的数据,这个趋势是相等的、相一致的。

夏明:我想很快的发个评论,我觉得有一个问题在什么地方呢?第一个,我们生活在美国是一个个人主义国家,个人跟整个大的类别有什么关系,其实没有关系的。第二个就是说如果你去大量的搜黑人,最后他们的犯罪率一定会是最高的,这点是毫无疑问的。第三,我觉得如果把亚裔人作为一个模范公民的话,也是目前受到很多批评的。

主持人:看来做纽约市长是非常不容易的。今天我们的话题是“纽约前市长彭博留下了什么?”欢迎您打我们的热线参与讨论:646-519-2879。我们现在接一位观众朋友的电话,纽约的王先生,王先生您好。

纽约王先生:主持人您好。彭博最伟大的地方不是安全,最伟大的地方就是预算,今天美国的城市,包括美国奥巴马欠国家的债务一塌糊涂,只有彭博上台以后,前任市长留下60亿的债务他全部还清了,他还存了30亿。这大家应该晓得,为什么呢?因为他离开的时后他发表演讲,他说我所有债务还了以后还存了30亿,留给下一任市长,就是我们现在的新市长,留给他,就希望大家检查他。你看我做了12年市长,所有的债务还清了还存了30亿,存了30亿就表示他的智慧相当高。

主持人:好,谢谢王先生。刚刚王先生谈到他为纽约还存了30亿,纽约如果作为一个家庭来说,变的富有了。我们知道他有他的金融、媒体,还有他经济的背景,您认为他的这些背景在他经济政策上有没有什么帮助?您觉得他的政策如何?

李天笑:我觉得他的政策实际上是共和党的政策,走比较明显清晰的路线,就是什么呢?比方说他把公务员的福利裁减,然后缩小开支,所以导致赤字减少然后盈利增加;另外,他在私人的企业发展非常重视,比方说私人行业的工作量在他12年当中增加了8.7%,而全国的增长量只有3%,所以说私人企业增长率或雇用人就增加了。实际上就业率的增长以及赤字的扭转正是奥巴马政府现在比较头疼的问题,也就是2008年金融风暴所带来的严重后果,实际上他都很好的解决了,除了安全的问题以外。

主持人:各位观众,今天我们的话题是“纽约前市长彭博留下了什么?”欢迎您打我们的热线参与讨论:646-519-2879。您对他的经济政策如何评价?他的施政如何?您认为下一任纽约的市长将会把纽约带到哪里?

我想请问一下夏明先生,我们看到纽约的确变化很大,当然他给纽约留下很多钱,而且让纽约非常的繁荣,您对他的经济政策是怎么评价呢?

夏明:我觉得彭博在他任期上有几个危机,尤其是我们看到“911”事件以后,纽约是不是从此以后就完结了?这一点当然他就是用事实告诉大家纽约没有完结。

第二个就是金融风暴,金融风暴是以纽约华尔街的危机爆发为集中表现的,但是他能够让纽约存活下来站稳脚跟,我们看到美国房产市场结构出现崩溃,但是纽约的房产市场没有出现崩溃,这些都是很大的成就。所有这些表现出彭博是一个非常精明的管理家,也是金融财政非常能干的一个专家。

但是我觉得他里面有一个问题在于涉及到,我觉得在平等和繁荣这两个目标之间,他过度的为了繁荣而牺牲平等,这里面涉及到我们看到美国整体的贫富差距拉大,尤其在纽约表现的最为明显,这里面就引发美国出现占领华尔街运动,当然在处理占领华尔街运动的过程中,彭博表现的也是非常强硬,也是一点也不让步,通过警察对占领华尔街运动最后把势力给瓦解掉了。

所以这里边涉及最根本的问题就是纽约的发展不仅仅是为了富人,当然他为他辩护,说有富人到了纽约对大家都好。但是富人到了纽约能够在多大程度上让其他的中产阶级、让穷人都能够共同受益?我觉得显然彭博在这方面是有所忽略的。

李天笑:我觉得彭博对穷人不是说不关心,他有他自己关心的方式,比方举两个例子,第一个,他对homeless shelter有两个计划,当时刘醇逸当主计长的时候有砍掉,就是两个议案他说不要给他们签。

主持人:给无家可归的人建立了避难所。

李天笑:但是彭博支持这两个议案,所以说从这个里边跟刘醇逸的分析里边也可以看彭博他是支持给这些人贫穷人,提供一个居所,这是一点。

第二点,对于小企业,就是那种打零工的像南韩的这种摆小摊,他说有经过马路可以多出来3英尺,当时来说有很多人要把这个砍掉,就是不让他们来做,彭博坚决反对,最后议会通过了议案,他也否决了,所以大概有2千多个小企业,还有个人像华人、中国城受益了,所以我觉得他是有他的方式的。

主持人:好,我们有观众朋友在线上,我们再接一位观众朋友的电话,纽约周先生,周先生您好。

纽约周先生:主持人好。我想彭博的确是一个很好的市长,他最大的功劳就是他特别注重环保,在纽约市有一百多万棵树是他种的;还有健康,就是禁烟、包括饮料这些,他为了健康他可以不惜一切代价;另外教育方面他也做的比较好,他给老师订指标,如果你达不到标的话可以炒鱿鱼,所以很多老师感到压力比较大。

另外拦检,我认为拦检是对的,为什么?比方说年轻的男人肯定比其他年轻的女人要多,是不是说歧视男人?不是,因为男人的犯罪率普遍来讲,相对来说要比女人要高一点,你明明看见一个年轻的黑人把一个老太婆的手机抢走掉了,但你却搜查一个白人老太婆没有用!所以从比例上讲它应该是对的。谢谢。

主持人:好,谢谢周先生。对于周先生所说的,夏明先生认为呢?

夏明:彭博在生活质量、环保、禁烟等等问题上确实有很多建树,当然他也遇到一些挫折,包括他对纽约想划区来收取排污费,其它的国家包括新加坡也都在进行,遇到一些挫折。

但是他受到一个很大的批评在于什么呢?多大的程度上他想成为纽约的褓母,就像我刚才讲到纽约最大的基础不是福利和安全,而是自由,如果没有自由就不可能有华尔街,就不可能有百老汇,就不可能有纽约的艺术,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觉得政府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受到很多人的批评。

另外一点关于教育,我觉得他的教育有个很大的弱点,我是一个教授,所以我现在想跟观众讲清楚,我是从教者的角度来看,可能有我个人的利益在里边。首先他把教师作为一个受他管制和改革的对象,而没把教师的积极性发动起来,在这种情况下他给教师施加压力,可是他在任期中没有给教师工会进行谈判,也就是教授工资一直没办法进行任何的增长。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要把纽约建成一个伟大的城市,如果纽约的基础教育和大学教育现在根本就没有经费,而教师的士气根本是很低落,在这种情况下你怎么可能改善教育?所以这里边我觉得他有许多的问题。

李天笑:我觉得彭博不是对教育不做努力,实际上在很大程度上受到教师工会的制约,纽约教师工会是美国最强大的教师工会。教师工会,从工会来说,它的最大特点是讲资历,就是你什么时候加入工会的,而不是说你有多大能力。换句话说,即使你这个人博士拿到了,很有能力,你写很多文章,但是你在这里边你刚刚进去,你不如人家老的,老的可能没有什么建树,但他能把住这个位置,教师工会在这个上面起到很重要的作用。

主持人:所以您的意思是说彭博市长可能要打破像铁饭碗似的这种教师的任职,是这样吗?

李天笑:对,他要根据能力来提拔有能力的教授,然后再把学生按照他们考试的成绩来进行评判。现在白思豪教育局长,昨天我看到他在电视上说他要取消某些考试,底下的学生高兴的不得了!我们不考试了。你不考试你怎么来衡量学生的成绩?他怎么才能用心读书呢?这么多文章你也不看、也不写报告、也不做题,你怎么办?对不对?所以这里边有一个问题。

还有一个,我觉得彭博最大的一个特点是为民执政,跟中国的城管完全不同。网民就讲了,彭博他可以自己不要分钱,但是他把心思都用在执政上面,因为他不收一分钱,他不需要被任何政治势力所左右,在这个后面他可以按照自己的执政理念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这个时候他真的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这一点来说,我觉得中共的官员是永远不能达到这一点的,除非中共这个制度改变。

主持人:说到这儿,我想问夏明教授,您有什么感触?比如像彭博市长他是给自己只发1美元的年薪,当然他很富有了,他也不一定缺这个工资;另一方面,他经常坐地铁去上班,对于富有的人,我想在中国经常坐地铁上班的官员也是屈指可数,而且在中国大家都知道,当官是为了能够赚钱、能够有权力、能够有权势来达到一些自己的利益。对彭博来说,还有对比中国这些官员,您有什么感触吗?

夏明:我不否认彭博是一个好人,而且他是一个善良的富人,我们在美国看到了,如果富人都能像彭博,或者巴菲特,或者像比尔•盖兹一样的话,当然美国这个国家会变的更良善,这是毫无疑问的。

但是有一点,彭博因为他的财富可以让他对公众意见可以完全忽略,所以他就有寡头的现象,其中表现最为明显就是说他后来通过各种手法,甚至投入大量的钱把纽约的宪政给改变掉,让他能够连续任期三届,这就是侵犯民主政治的一个寡头政治手法。所以我觉得他里边还是有许多问题是值得批评的。

主持人:我有个问题,比如说在美国他要把市长任期从两届改为三届,我想不是他一个人说了就能算的,因为它是一个立法的过程。

夏明:但是没有一个人会相信纽约市就缺彭博一个人,纽约市如果没有彭博,纽约市一样可以成为一个伟大的城市,一样可以被管理好,而且我们可以看出最近蕾丝边女议长柯魁英(Christine C. Quinn)也为此付出代价,因为她也在帮彭博更改宪法。

李天笑:实际上帮助他在修改宪章,议会通过的一个主要推手。

夏明:所以她就付出代价。

李天笑:但是彭博他也不是第一个成为三届的市长,前面还有三个人,他是第四个。

主持人:好,时间不多,我们接一下观众朋友的电话,第一位是新泽西的张先生,张先生您好。

新泽西张先生:主持人您好。我觉得彭博市长整体来说他是一个小政府,共和党的特点,大家都平等,不是在金钱上平等,而是在结果上平等,我是这种看法。

主持人:谢谢张先生。我们再接下一位新泽西彭先生的电话,彭先生您好。

新泽西彭先生:您好,各位好。我觉得彭博做的不错,我觉得在美国这些人他们主要是民主党和共和党要采取一个平衡的方法,因为我本人也是在做政府的雇员,所以他们都是大锅饭,吃大锅饭的比较多,所以一般来说也有他不好的地方,虽然是这样子,我是感到共和党在这方面是比较有效率的。

主持人:谢谢彭先生。我们现在不到两分钟,一人一分钟,您先请。

夏明:因为我觉得一个政府跟公司是不一样的,公司是强调效率、强调发展;但是政府是民主制,是强调许多其它的价值,就像公平、就像自由,还有包括福利,还有大家的和谐,所以我觉得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我们看在自由与安全的关系上,我觉得彭博把他的重点放在安全上,其实不分自由;如果再看平等和繁荣的关系上,他更强调繁荣,牺牲了很多的平等;如果再看民主和财富的关系上,他利用了财富在轻视民主,所以这就是我对彭博的一个根本的评价。

李天笑:我觉得我们讲的这个平等应该是从机会和资源上讲平等,而不是从分配和结果上讲平等,这可以是不平等的,最后的结果可以不平等的,但是资源和机会是平等的;再有一个,自由的前提是安全得到保障,如果没有安全的话,自由无从谈起。

主持人:好,非常感谢二位,也非常感谢观众朋友的参与。我想每个人如果您是老纽约客的话,您在纽约生活了很多年,您会看到每一任的市长他们的表现如何、施政如何。当然了,不同的阶层、不同的背景的人物,各位也都有不同的想法,这就是纽约市长难做的地方,也是美国伟大之处。关于下一任市长白思豪(Bill de Blasio)他今后执政会怎么样?也许今后我们有时间来探讨这个话题,欢迎您到时候参与我们的讨论。谢谢各位收看,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