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长春处处避让的女人 对江泽民内衣裤如数家珍

【新唐人2013年10月19日讯】很多人玩弄女人仅止于两性关系和金钱交易。大款高官贪色,女人贪财但决不参政,而且这些女人大多是没有丈夫的自由身。但是江泽民搞性行为不仅全部使用公款,而且公然将情妇提拔到高级领导岗位,而被江提拔成高官的女人又都死心塌地帮助江祸国殃民,甚至在各个领域里帮助江泽民祸害中华民族的文化遗产和道德规范。

江泽民的姘妇陈至立败坏教育、黄丽满搞腐败、宋祖英唱赞歌帮着掩盖国家危机、俄国情人克拉娃协助克格勃促成江泽民出卖中国领土。所以,江泽民的性丑闻范畴已经远远超出他个人的道德品行,而关乎著国家的兴亡和民族的未来。

办公室的鸳鸯会

黄丽满是齐齐哈尔人,毕业于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黄上学时成绩不怎么样,但她天生撩人,虽然姿色平平,却非常善于勾引男人。当年同她同班的同学回忆说:东北从初中开始就允许男女学生跳舞,黄从那个时期起就弄得许多男生为她争风吃醋。军工有个老师由于同她关系暧昧,结果被老婆闹到系里,最后因为此事受了处分。

八十年代初,江泽民被任命为电子工业部部长,黄丽满则恰好任职于该部办公厅。据当时办公厅的同事回忆,黄丽满每天都打扮得花枝招展,脸蛋抹得红一块白一块,高跟鞋响处法国香水味扑鼻而来,把天生好色的江乐得大嘴一咧、眼睛眯成了一条线。

中共机关有个习惯,每天中午都要午休。每到午休时间,黄丽满就悄悄地闪进了江部长的办公室。同事们只要听隔壁部长室的门锁卡哒一响,大家就都神秘地交换眼神不言语了。

一次,中央有紧急文件送给江泽民。送信的知道里边在发生什么事,不敢搅了部长的鸳鸯梦,只好在外边焦急地等待了一个多小时。等下午上班铃打过了老半天,黄丽满才衣衫不整地从部长室里匆匆出来。送信的这才蹑手蹑脚地把中央文件交给了江。在汪道涵的提拔下,江泽民当上了上海市长。临走时,江把自己在部里的老情人黄丽满提升当了电子工业部办公厅副厅长。江到上海后,黄家很快就装上了北京上海专线电话。

中国部司局级干部的长途电话费是公家报账的,但因为黄家的电话账单实在太过吓人,电子工业部财务部门只好将此事捅了出来。最后经电信局核实,绝大部分电话是打到上海的,而且每个电话差不多都超过两个小时。黄同江泽民的暧昧关系终于在家里捂不住了,黄的丈夫大随为此同她打起了离婚官司。江泽民不得不赶紧跑到北京找黄的丈夫调解,最后把他支到深圳的一家电子集团公司去做生意,而黄则一个人留在北京,供江泽民来京“汇报”工作时尽情受用。

深圳呼风唤雨

“六四”之后,江泽民把黄丽满调到深圳。初去时,深圳大员们谁也没把这个女人放在眼里,再加上组织部门不好直接了当把江黄的关系点穿,黄丽满被放到了深圳市委副秘书长的虚位上。黄丽满一肚子的苦水倒给了江,无论如何要江泽民替她出这口恶气。无奈江当时地位未稳,而黄的顶头上司又是中共元老任仲夷的大儿子任克雷,一时难以搬动,于是只好劝黄暂且忍气吞声。

93年初邓小平南巡后,江泽民因为反对改革开放,差点儿没丢掉总书记的位子,于是被迫紧跟,立即率队前往深圳。

市委领导刚坐下准备汇报工作,江泽民头都没抬、慢条斯理地问道:“怎么丽满同志没到会啊!”这一问可把市委书记厉有为吓得心惊肉跳。厉明白,按规矩副秘书长是没资格参加汇报会的,江泽民摆明是给他递话,要他别怠慢了这个女人。熟悉官场运作的厉有为赶紧派小车接黄到会。会后,江泽民轻松地向厉打招呼:“今天胃口好,晚上跟我去小黄家吃饺子。”戏演到这里,厉有为摸了摸脑袋、倒吸了一口凉气:“差一点让这个东北荡妇给摘了乌纱帽!”

接下去,市委领导班子大改组,黄丽满升任市委秘书长兼市委常委,后又升为市委副书记。虽然她只是个副书记,但家中却装有直通中南海的保密电话“红机子”,深圳建市以来所有的头头都不曾享受过这种极特殊待遇。
黄丽满政治上看好,经济上也不落后。这些年她家门庭若市,跑官的要官、逃法的讲情。据公检法的一位朋友说,经黄打招呼无罪释放的大号经济犯就有很多,这些人到黄家哪次也少不了撂下几大捆美金。

实际上,深圳官场上上下下都看不起黄丽满,他们认为黄的官帽是靠傍江泽民得来的。一名深圳资深干部说,黄丽满要本事没本事,要品德没品德,要政绩没政绩,要民意没民意;唯一有本事的是,对江泽民的内衣裤颜色、质地、品牌如数家珍。

为了减少戴绿帽的黄丽满丈夫的愤恨,江泽民指示,给黄的丈夫在银湖做的房地产生意大开绿灯。深圳新落成的耗资十亿元以上的联合广场,工程总承包商就是黄的丈夫大随。

黄丽满在深圳呼风唤雨,她的几个妹妹也跟着飞黄腾达。大妹妹黄丽蓉在深圳一家大公司任工会主席,该公司总裁天天向黄氏姐妹表忠心。1997年,该公司股票上市,公司总裁立刻就送了黄五万股原始股。后来深圳合作银行成立,黄丽满将小妹黄丽哲安排到该行当处长。虽然银行近年来银根都很紧,但黄丽哲老公办的私人公司从来没缺过钱。他们家别的不说,单是做贷款生意发的财,就够黄氏家族几代人受用不尽。

后来黄丽满又跃升为广东省委副书记。李长春被江任为广东省委书记前,江泽民专门叮嘱:“凡事要同丽满同志商量。”李长春很乖,处处让著黄丽满,所以李在2002年11月当上了中共政治局常委。黄丽满在江有权安排十六大人选的时候挤进中央候补委员,排名倒数第三。

黄丽满的小金库

据透露,中央检查重点省市,发现贪腐及“小金库”情况非常严重。深圳市委书记黄丽满掌控的小金库无论怎么花销,也总能保持五百个亿。

国家审计署的调查显示,黄丽满每月福利三十万元。调查指出:深圳特区市委、市政府的副省级级别的主要领导人黄丽满等,每人每月的福利、津贴、待遇达二十五万至三十万元;仅每月私人宴请开支,每月租用五洲宾馆高级套房,就达十五万至二十万,月赠送礼品五万元。

黄丽满到深圳的四年,在深圳湾、广州、北京和上海各有一幢豪宅,市值共达一千四百万至一千五百多万。黄在北京、广州、深圳购置的三幢住宅,都有国家津贴,实际上等于馈赠。位于广州白云山风景区的一幢别墅,市值四百万元,但黄仅付了二万五千元人民币的装修费。在该风景区的四十多幢别墅,都是广东省委近届常委的私产。黄丽满在深圳湾的一幢欧式别墅,面积二百八十平方米,附有一百多平方米的花园,市值近五百万,黄仅付了五万元。无论是居住面积,还是国家对干部的住房津贴,黄都属于违规、超标。

黄丽满还被举报以市委的名义,长期包用麒麟山庄、五洲宾馆十六套高级套房(供省部级高干休假时享用),年开支高达二千万元。

黄丽满当政时,深圳平均每天发生的“两抢”刑事案件达到600宗,成了罪犯的乐园。江泽民下台后,黄丽满很快失势,被调到广东省当没有实权的人大主任。但她在任期间给深圳留下的烂摊子,却不是短时间能被整顿好的。

江泽民到底和多少女人有染,恐怕对江泽民本人来说都是一笔糊涂账。江泽民在50年代中留学苏联时就勾搭异国情妇克拉娃。江在当电子工业部部长时,第一次出国就在拉斯维加斯嫖妓。事情过去后,那妓女对联邦调查局的警察交待说:那肥佬给的小费还真不少–当然江泽民用的是公款。80年代,江泽民作为上海市长访问美国旧金山。在访问期间,江特意去了一趟离旧金山不太远的内华达州里诺(Reno)赌场,这是美国除拉斯维加斯外的又一著名赌场。江最后赌输了,钱是从上海市政府立即拨过来的。访问期间江泽民突然想吃洋荤,说要尝尝美国女人的味道。当时负责江贴身警卫的一美国高级警官听了半天没缓过神来。他做梦也没有想到,一个堂堂大国的第一都市的市长在外国访问期间会公开提出嫖妓这样令人难以置信的要求。十几年后,这位高级警官与几位好友在一家酒吧聊天时还不忘提起这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江泽民到底有几个孩子也很难说清。原配王冶坪给江泽民生了两个儿子:长子江绵恒(原名江民康)、次子江绵康。但是江泽民却有三子,另有一儿子江传康,从来没有出现在合家团圆的照片上。江传康是上海一名中层党政干部,据说是“610”办的负责人。

文章来源:《江泽民其人》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