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铺师》导演陈玉勋专访:喜欢把作品拍的有人味

【新唐人2013年9月22日讯】 延续上一集为您介绍的电影《总铺师》,这集聚焦我们为您独家专访导演陈玉勋,带您了解陈玉勋导演源源不绝的创意,以及独特喜剧风格的背后,究竟还带着什么样不凡的人文思考。

电影《总铺师》上映1个多月,票房已经破2.4亿,蝉联4周票房冠军,国际影展更是邀约不断,除了入选釜山影展,也是东京与夏威夷影展的参展片,陈玉勋的《总铺师》,成为国际焦点。

《总铺师》片段:“这个滋味我永远不会忘记,这些都是古早菜你们都知道吧。”

导演 陈玉勋︰“拍电影如同做办桌一样,你会去做一些菜,然后用心去做,给客人吃,那拍电影也是一样,就是给观众看。那有些人是为了服务客人,让客人吃得很开心,那有些人是为了赚钱,什么都有对不对,那就整个感觉是跟拍电影很像。”

电影《总铺师》,反应了陈玉勋对社会的观察,也投射陈玉勋一路走来的心路历程。

《总铺师》片段:“你菜煮的再好吃,也无法满足所有的人,所以,心如果高兴,菜就好吃。”

导演 陈玉勋︰“所以我就把,整个把,我自己做电影的一些想法,还有一些心路历程,全部都,把它当成办桌这样子来做。就像我们台湾很多很厉害的前辈,那可能我就把自己投射成,只是一个比较,沾酱油,比较没有路用的一个人,离开了很久再回来做这个电影,其实有一点战战兢兢的,也受到很多人的帮忙,完成了一部电影。”

陈玉勋说,电影当中的小婉最像自己,就像是半调子的低路师,对电影圈又爱又怕,告别电影圈十六年后,陈玉勋最后还是硬著头皮,带着《总铺师》,再次踏上熟悉的电影路。

导演 陈玉勋︰“就人很奇怪,尤其做这一行的人,好像,好像,好像有对于有故事想讲的人,你不叫他讲他很难受,就再苦他也想讲故事给你听,这是一件,很,很自虐很莫名其妙的个性。”

或许是这样的个性,让年过半百的陈玉勋,还想要说更多的故事,而且是用喜剧的形式,来说故事。

《总铺师》片段:“好笑片段。”

广告:“张君雅小妹妹,你家的泡面已经煮好了,你的阿嬷限你一分钟之内,赶快回去吃。”

陈玉勋的作品,就像被施了魔法,总是能够引人发笑,这些源源不绝的笑料元素,其实就来自陈玉勋小时候的点滴记忆。

导演 陈玉勋︰“那个对我来讲不是很难,因为我们这个世代的人,小时候就常听到这种东西,尤其在收音机里面,会常听到有一些广播,然后那些广播讲一些台湾,用台语讲一些话都很好笑,那,也是听起来会很亲切,就照以前的那种印象去执行。”

孟姜女,花太郎,张君雅,一个个形象鲜明的广告人物,30秒就打入人心,陈玉勋注重表演鲜活生动的风格,超过100支的广告作品,最重要的元素,就是“人”。

导演 陈玉勋︰“拍人还是最有趣的,有些广告它并没有人,它可能只有产品或有一些,Model,那,我喜欢把广告片里面拍的有人味,然后里面有一些活生生人的个性,他的习惯他的行为这些,我觉得有这些东西,那个广告才会有趣。”

喜欢拍出人味,懂得抓住人心,看不出来在陈玉勋22岁之前的人生,都在跟联考奋战,把生命花在自己最不擅长,也最讨厌的事情上,直到大四那年,到大传系担任摄影棚助理,辗转认识导演王小棣,陈玉勋也因此找到自己的最爱,用影像说故事。

导演 陈玉勋︰“那个时候也是觉得很苦,我并没有特别喜爱这一行,我就觉得,每天苦的要死,那一直到做了半年多,然后小棣老师她就,就突然叫我去,跟另外一个导演筹备佳家福,那个电视剧,那开始,真正开始当导演。才找到说,做这行的乐趣在哪里,不然之前没有特别想做这一行。”

不停追寻生命价值的陈玉勋,最后落脚电影圈,在离开电影的16年里,陈玉勋不断询问自己,究竟还有什么想法,要去实践,终于,陈玉勋被自己说服。

导演 陈玉勋︰“当然是加上自己年纪大了,觉得不赶快拍不行,哪一天身体会不好,拍不动了,突然挂掉了,就没得拍了。现在,我就很积极的拍这部电影,就是这种感觉,到了一个年纪就是,自己还有什么能力,就尽量发挥出来,不然有一天可能会后悔。”

身处五年级头段班世代的陈玉勋,不只面对新世代电影人的追赶,还得面对前一代电影创作者所留下的包袱,不过,陈玉勋靠着对人情义理的敏锐掌握,以及优越的喜剧天分,正在逐渐将过往的际遇,蜕变为养分,提炼成为独特的勋式风格喜剧。

亚太新唐人采访撰稿:李晶晶
摄影后制:卢天常 高秉寅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