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4月23日完整版

【新唐人2013年04月26日讯】【禁闻】4月23日完整版

提要
“马三家问题”记者拒签调查结论
江泽民军队留诟病 习近平勤补缺
赈灾善款被贪污 港民拒绝相信中共

地震灾民缺乏救助举牌示威

四川雅安地震已经过去4天,中共拒绝海外援助,也限制大陆民间救助人员前往灾区,大陆官方媒体上,救灾现场一片政府关心灾民的温馨场面,真实的灾区情况果真如此吗?看看这些图片就知道了。

据大陆网友微博透露,由于中共政府管制运送物资的民间车辆和人员进入,当地又不接受政府以外的民间物资,导致灾民没法得到救助。

网友“范炜”发帖说,宝兴县最大的灾民安置点伙食供应处,餐食优先供应一线救援官兵和新闻媒体,几乎没有看到有灾民去这里用餐,大多数灾民过来看看情况就走,或者被当地志愿者劝离。

网友“何光伟”则爆料说,天全县灾民没有吃的,好不容易联系到外来的支援队伍,可是,政府却不让发放救灾物资。

黄琦曝光豆腐渣工程 被禁入雅安

据“英国广播公司”《BBC》中文网报导,四川维权人士黄琦表示,中共当局禁止他前往雅安地震灾区救援,是因为他们在出发前,在维权网站“六四天网”报导了汶川地震后的重建工程,在这次雅安地震中受到了损毁。

黄琦说,他们已从灾民那里取得了这些有关“豆腐渣工程”的照片,会在晚些时候把照片公布在网上。

成都新楼二千业主示威 遭镇压

雅安地震也让成都的建筑问题提前曝光,成都市大邑县中铁金山、润驰国际、春天国际等,多个楼盘的新建楼房,在震后开裂,没有达到开发商承诺的“抗八级”地震标准,业主们纷纷要求退房,但遭到拒绝。

4月22号,相关楼盘的2000名业主,举著横幅、高喊口号,游行到大邑县政府集会示威,被大批警察、武警镇压,多名业主被打伤和抓捕。

编辑/周玉林

“马三家问题”记者拒签调查结论

《人民网》两名记者,作为辽宁省“马三家问题调查组”的受邀成员,却拒绝在调查结论上签字。有关4月初,大陆杂志刊登的《走出“马三家”》纪实报导内容是否属实﹖官方与走出“马三家”的受酷刑者,各执一词。如今,媒体人拒绝与官方站在一起,更让“马三家问题”引人注目,现在就和本台记者一起去关注“马三家”。

22号晚,大陆《财经》杂志副主编罗昌平发微博说,向《人民网》的两名记者致敬,辽宁省调查组针对《LENS杂志》女子劳教报导展开核实,他们作为调查组受邀成员,拒绝在“内容严重失实”结论上签字。

4月7号,《Lens视觉》杂志曝光了“马三家女子劳教所”使用蹲小号、上大挂、抻刑、死人床、老虎凳等酷刑,残害被劳教人员。辽宁当局在舆论沸腾的同时也成立了“马三家问题”调查组。

而调查组的副组长——劳教局局长张超英,就是原“马三家教养院”院长。

原《陕西电视台》记者马晓明表示,当他看到“马三家问题调查组”成员是由辽宁当局派出,就已经预知了调查结果。

原《陕西电视台》记者马晓明:“你叫歹徒去调查他们的罪行,能有什么结果?我在这些劳教所,看守所里头我都待过,一点都不过分,他们所说的那些(酷刑)我都经过,我也见过啊。”

马晓明指出,“马三家”人间地狱般的酷刑是“反人类罪”,不但侵害人的信仰,连人的肉体和精神都被残害。

马晓明:“调查这些东西,必须要有独立的和社会各界有权威的人士,包括受到过残害的人参与,进行这样的调查,必要的时候,应该有国际人权组织、国际法庭的人参与,调查这样的事情。”

马晓明还表示,《人民网》两名记者是有良知的,他们不代表《人民网》,但代表了他们的个人立场。

马晓明:“我不敢说人民网他们整个的态度是什么,但是这两个记者不签字,起码能证明,《人民网》派出去的这两个记者他是有骨气的,他还具有新闻工作者的良知,起码的职业道德,这点很不容易,现在中共的这些绝大多数媒体,都是中共豢养的。”

原《河北人民广播电台》编辑朱欣欣也表示,现在民众都觉醒了,不愿再和中共邪恶势力同流合污,《人民网》两名记者不签字,值得肯定和称赞。

原《河北人民广播电台》编辑朱欣欣:“许多许多的记者还是宁可冒着很大风险丢掉饭碗,或者冒着其他种种可能遭遇的一些迫害,他勇于站出来,拒绝在这个调查报告上签字,这证明了中国年轻一代的媒体人还是大有希望的,并不是所有的媒体人都能够被轻易的制服或收卖。”

前辽宁鞍山市国税局公务员李文娟,也是“马三家”的受害者之一,她表示,《走出“马三家”》揭露的酷刑只是冰山一角。

而大陆各大网站转载的报导随即被删除,微博删帖,同时,一份中宣部的密令曝光,密令要求:“对马三家劳教所的报导及相关内容,一律不转、不报、不评。”

4月19号,中共喉舌《新华网》和中共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声称,《走出“马三家”》的报导严重失实。并表示,“马三家”多年来教育“转化”一大批“法轮功”人员,因此遭到“法轮功”组织和境内外敌对势力的仇视和恶毒攻击,杂志是使用“法轮功”媒体的用语等。

在此之前,《走出“马三家”》的亲身经历者——辽宁访民朱桂琴告诉《新唐人》,辽宁省公安厅对文章中的受害人进行了逐一传唤,查询的内容却是“马三家”内幕如何泄露。警方企图取反证,推翻她们的控诉。

采访编辑/李韵 后制/薛莉

学者:企业家逃离 会重创中国经济

中国经济学家、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教授许小年表示,随着国进民退的趋势愈演愈烈,不只是企业家,所有人都没有安全感。但企业家纷纷移民是中国经济的不幸,政府应深思。

据媒体报导,许小年21号出席会议时表示,发展经济最宝贵的资源是企业家资源,能够把最宝贵的企业家资源留在国内,这是政府急需要考虑的问题。

他说,真正宝贵的是人。如何把这些人留下来,能够让他们安心在这里投资,首先要保护产权,要有效的保护产权。不能文化大革命,说抓人就抓人,说没收财产就没收财产,这样他没有安全感。这样他不仅移民,他在国内投资都没有计划。

此外,许小年呼吁保护产权,奠定市场经济基础,他说“没有私人产权,不可能有市场经济。”

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教授谢田指出,中国的政治、法制、商业经营、和自然等环境日益恶化,加上产权、人身安全都得不到保证,迫使这些富豪、企业家纷纷移民,他们有足够的资源去选择最好的生活方式。

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教授谢田:“中共专制导致财富不均、贫富不均,中共专制导致社会没有公正,这些企业家觉得朝不保夕,所以,每天就可能因为不知得罪那个官员就锒铛入狱。还有,中国没有法制,所以造成…虽然有很漂亮的环保法律,但得不到实行。整个中国基本上污染的已经不适于人类居住。这些能跑的不跑才怪呢!”

谢田表示,企业家移民,只是中国人逃离中国的一部分,其他还有中共的中高级官员也在逃离中国,而优秀的知识份子逃离的更早。谢田说,目前中国的脑力、智力、财力都在离开中国。

而《2012胡润财富报告》显示,中国千万富豪在今年已达102万人,其中亿万富豪超过6万人。85%的千万富豪,90%的亿万富豪考虑将孩子送出国留学。16%的富豪已移民或者在申请中,44%正在考虑移民。

上海商人谢先生:“在中国,还没有完全实行自由的市场经济,因为民主政体没有建立,它没有办法来对民营资本和私人的财富、财产做一个根本性的、制度性的保障。做到一定规模的人,或者是财富积累到一定程度以后,人的本能——寻求安全的保护,对自己私有财产的保护。”

上海商人谢先生还指出,企业家离开对中国的经济是重大打击,但他们为了财产安全和身家性命的安全,选择移民也是无奈之举。

移民加拿大的理财顾问陈挺:“中国的经济发展就是靠企业家,一定要靠企业家,不能靠当官的。他们才是真正创造财富的嘛,创造就业机会的嘛。”

移民加拿大的理财顾问陈挺还表示,如果中国的这些人才、资本都离开的话,中国产业必然空洞化,那将是中国经济最大的不幸。

今年中共两会上,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在接受记者专访时表示,在世界范围内,“裸官”都是不被允许的,但数字显示,中国目前已经有118万左右的“裸官”。

前“北京大学”教授、史学家苏明指出,前三十年,中共为了巩固政权,“运动”了人民二十多次,富人被批斗、抄家、被判刑,甚至被处决,把国家经济“运动”的破了产﹔后来为了自救,不得已搞经济,结果是中共官员各个都变成了千万亿万的大富翁,而含冤受苦、受穷的还是中国的老百姓。

苏明认为,只有铲除中共,老百姓才能真正能走上幸福。

采访/陈汉 编辑/宋风 后制/钟元

江泽民军队留诟病 习近平勤补缺

前中共中央军委主席江泽民掌管军队期间,军队日益腐败。习近平上台后,下令开展整顿军队运动。日前又传出最新举措,要求军队领导“下连当兵,蹲连住班”,与士兵同吃同住,一起操练和劳动。习近平的各种新招能解决江泽民遗留的军队腐败问题吗?他对军队的控制能否如愿?请看我们的报导。

中共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去年11月接掌党、军大权后,实施一连串的治党、治军举措。日前,解放军总政治部再下发《规定》,要求全军和武警部队中,55岁以下的团级以上领导和机关干部、以及没有在基层任职经历的干部,和连职以下的机关干部,必须“当兵”。

《规定》中,旅团级单位的机关干部,每3年应安排当兵或“蹲连”1次。而军师级单位的是每4年、总部和军区级单位的则每5年。《规定》还强调,当兵和“蹲连”人员要自备个人生活用品,按标准交纳伙食费,不得接受宴请,不得游山玩水,不得收受礼品,不得插手基层敏感事务。

针对军队腐败问题,去年12月,中央军委下发通知,要求执行《中央军委加强自身作风建设十项规定》。其中禁止中高层军官送礼、饮酒、办大型宴会。

《大纪元》新闻网报导,在中国,军队成了中共谋取一党私利的工具。中共前军委主席江泽民,因为在军中毫无威望,“腐败牌”成了他收买官、商、学、兵各界的工具。

早前有不少军中高级将领被爆出丑闻。其中包括海军副司令王守业中将、和总后勤部副部长谷俊山中将,他们被控道德败坏、包养情妇、滥用职权、贪污受贿。报导说,目前,中共的军心涣散、腐败严重、缺乏战斗力。

此外,江泽民纵容各军种的走私贪污行为,导致军中分赃不均而互相残杀。

外界分析,习近平希望通过整军,来解决江泽民在军队中所遗留下来的腐败问题,并借此巩固自己对军队的控制。那么,习近平的各种新招,真的能如其所愿吗?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王军涛表示,这些做法都是传统的共产党作风,对军队现代化,并没有太多的好处。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王军涛:“在中国现在这个情况,有两个原因导致习近平这个政策,他很难在军队有效的实行,一个是如果军队已经烂了,你用这种方式只会走形式,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军队中像有些专业思想的,想搞好军队的人来说,他也会有抵触情绪。”

毕业于“复旦大学”的美国侨界人士——“中国基督徒民主党”发言人陆东则认为,这种方式只能起到军队干部和士兵打成一片的宣传作用。

美国“中国基督徒民主党”发言人陆东:“不管它施行的如何,从宣传效果来讲,给老百姓会造成一个印象,好像现在军队干部应该跟士兵打成一片,它起这么个宣传效果,至于它真的能实行怎么样,很多事情都是个未知数而已。”

王军涛认为,虽然习近平“上有政策”,但是中共官员仍“下有对策”。

王军涛:“中央发了文件说不许大吃大喝,但是我们可以看到,他可以用一些小吃小喝替代大吃大喝,到一些所谓的外表简朴的小餐馆或者私家餐馆,这些你没有办法监督的地方,或者表面上把饭局搞的标准不高,但是实际上仍然还是一种变相的吃喝。在这种情况下,还有他们的车,说不可以挂什么车牌,但是可以挂别的牌子。”

中国虽然作为全世界军队数量最大的国家,但中共军队在最新的“全球性国防建制腐败指数”中的得分,却是“高风险”。

采访编辑/常春 后制/君卓

赈灾善款被贪污 港民拒绝相信中共

过去每逢内地有天灾,香港人总是义不容辞的大笔捐钱;但这次雅安7级地震之后,香港市民的反应却与过去有所不同。最近,香港政府建议拨款一亿赈灾,引来社会的议论,外界担心,在慷慨解囊的同时,这份爱心真的有送到灾民的手中吗?

四川地震灾情惨重,海峡两岸艺人纷纷伸出援手。香港影星郭富城,透过个人慈善基金捐出30万港币,并委请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处理。

郭富城为灾民祈福时表示,希望“大家有能力的尽力,以正确途径做出金钱及物资的支援。”

根据“英国广播公司”《BBC》报导,4月22号,香港行政长官梁振英,向立法会财务委员会申请拨款1亿港元赈灾(约7961万元人民币)。然而一些香港民众与立法会议员,对港府动用公帑捐款有所保留,甚至呼吁抵制民间捐款。

香港《有线电视》中国组记者林建诚表示,“雅安地震,不要指望我捐一个仙;所有涉及大陆政府部门的,绝不会!”

香港资深传媒人潘小涛表示,“往后找机会直接捐给灾民、或者找一个可信任及熟悉的民间机构捐款,千万不要经官方之手。”

为何港人的热情不再﹖香港《开放》杂志编辑蔡咏梅分析,应归咎于中共体制的腐败,因为当年汶川捐款遭滥用,贪污丑闻不断,令港人失去信心。

香港《开放》杂志编辑蔡咏梅:“汶川地震发生后,中共官方的表现不断的有赈灾款被贪污,然后中国红十字会又爆出郭美美事件,因此整个对中共官方的信任完全破灭。90%以上都挪到行政费用去了,就是贪官里面去了,以前汶川地震灾区,现在大家都看到了,一整个富丽堂皇。连县级官员的办公室都是几十平方米,很豪华,还建官员的宿舍等等。”

据报导,2008年汶川地震中遇难师生有5781人,其中超过一半被倒塌的豆腐渣校舍压死,单是“绵阳市北川中学”,就有1300多名学生遇难。然而,至今仍然没有一个官员就豆腐渣工程问责。这些学生的家长5年来屡次进京上访,都被抓走遣送回乡。

美国“民主大学”校长唐柏桥:“这次雅安地震,中共还下文件,说外面那些去赈灾的各种民间团队,不能自己把物资送到灾民手上,要从政府统一管理。听说汶川的县委书记,一个人就贪污了三亿,那么发生这些事情,我们当然有充分的权利,去抵制这种事情,我们当然有充分的资格,谴责中共当局的腐败行为。”

据了解,2008年汶川地震后的重建,当地建成启用才2年的小学,为了给富豪商厦让地,整栋拆卸;地方政府利用善款,兴建超豪华办公大楼;多名贪官落马,涉及善款往往上千万。

唐柏桥:“所以我们这些人在海外,有这个条件,有这个机会把真相说出去,鼓励民众看到以后,了解真相,然后采取正确的行为。”

美国“民主大学”校长唐柏桥还表示,共产党号称所谓的“伟光正”,说他们是先进的代表,那么现在救灾正需要捐款的时候,共产党员到哪里去了?

唐柏桥:“如果那些太子党捐出万分之一的财产,那可能就会让灾区民间马上明天就过上小康生活,中国的共产党所谓号称的八千万党员,每个人捐一百块钱,就有80个亿。”

有网友表示:中国天灾人祸时,中国人捐得最少,台湾与香港捐最多。那是因为中国民众最清楚钱最后会到哪里去吧!

另外,在“脸书”上转载了一首对中共官员的顺口溜,内容是这样写的:你们一年吃喝达万亿,一受灾,就要民捐款。你们一年外逃几千亿,一受灾,就要民捐款。你们一年开会达上亿,一受灾,就要民捐款。你们一年维稳几千亿,一受灾,就要民捐款。你们一年浪费上万亿,一受灾,就要民捐款。

采访/田净 编辑/黄亿美 后制/郭敬

中共高层自爆政治失误 叹危机来临

近来,有媒体梳理了今年中共两会期间,中共新任高官们抨击前任及谈论中共面临的危险处境。外界认为,在中共维稳成本不断增加,而维稳效果又不断削弱的情况下,中共新的领导层自然深感危机。不过专家指出,这些新贵们,想通过抱团,来维护中共的独裁统治,已经过时,那么他们应该如何自救呢?请看以下的报导。

据香港《动向》杂志披露,中共两会期间,新晋高官们除了高谈阔论外,开始敢于扮演改革卫士,毫不留情的抨击、清算前任的政策失误。

如:发改委主任张平谈“三农”问题,他说,有11年时间了,年年“中央一号文件”讲“三农”,但人人都深知“三农”是中国最薄弱的点;而贵州省委书记、人大主任赵克志谈茅台酒,他说,中央厉行节约,反对浪费的新规出台,把茅台酒列作禁令,还不如严禁各种津贴、奖金。

另外,湖北省委书记、省人大主任李鸿忠说他有六怕,一怕:百姓发动上街游行、示威、集会抗议活动;二怕:网络团剿、批判围攻;三怕:内外传媒任意发挥报导,忙于应对;四怕:党政内部向中央打报告,造成关系紧张;五怕:中央调查组、蹲点组突然到湖北;六怕:翻往事、算旧账。

新任广东省市委书记胡春华说,广东有20%的人口处于贫困线;武警前司令员吴双战说,近年群体性事件上升,给武警的压力前所未有,决策层要分析反思原因。

而中共政协委员王怀超不满政府工作报告,说领导层思想不解放、不敢求真务实。

中国法学会党组书记陈冀平谈维稳添乱;科技部部长万钢谈道德没落、信仰缺失;卫生部副部长谈百姓看病难、看病贵;中纪委书记王岐山发言指称,“八项规定”输不起,时间不会太多了。

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则提醒同僚,党的工作者要有自知之明,共产党员毕竟是少数。

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我想他们一方面是想通过这种警告,让共产党执政的这些官员有一种同心协力,不要那个船翻掉。让他们有一种危机意识。加强党内的团结和执政集团内部的整合。这样避免他们自己内部造成内讧。而这种分裂内讧就会引发更多的社会矛盾和群体事件。”

“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还指出,中共高层的这种互相警告,也是为他们进行镇压找到某种合理的解释。

夏明:“因为他们认为现在这些群体性事件、上访,还有各种社会运动,他们认为都可能会触及到政权的安稳,当他们把它放到一个执政地位危机存亡的高度的话,那么他们就可以下重手。”

夏明认为,目前中共当局在处理一些维权人士和异议人士时,下手狠毒,反映出中共处在一种绝望中的“困兽斗”心态。

夏明表示,中共领导人的决策层,不能从中华民族,中国长期发展的高度来考虑解决危机,他们只能从自己的权力,和利益的角度来对付这些危机,从而一味的维护中共的独裁统治。

夏明:“中国共产党作为一个群体,是没办法救自己的,中国共产党人作为个体,他们可以救自己,共产党人必须脱离共产党的教条和意识形态,寻求自救,转向为民主导向的政治家,在这种情况下,中国才有希望。”

时事评论员蓝述指出,所有这些新官谈出来的问题,归根结底就是:中共没有一个民主的制度。

时事评论员蓝述:“之所以有这些问题,是因为中共的官员它不是民选出来的,他制定出来的政策,就不能解决老百姓最基本的需要。而且恶性循环,这个官员做的坏事越多,他就越不愿意给老百姓选票。”

蓝述指出,历史给了中国人一个光荣的使命,就是最终把共产主义扔到历史的垃圾堆里去,这也是每个中国人营救自己的最好出路。

采访编辑/刘惠 后制/李智远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