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书:劳务纠纷上访 遭黑监狱暴行的真相

【新唐人2013年3月21日讯】武汉访民刘银芝,因劳务纠纷,多次进京上访。被武汉市政府私设的黑监狱迫害的事实陈述。

刘银芝,女,54岁,原中国石化湖北武汉分公司(原武汉石油集团公司)

2012年9月11日下午,我在购物途中,路径武昌杨园集贸市场与四美塘公车站信余家头方向的交汇处,被武昌区信访局的一位周姓男子带着四个年轻力壮的便衣,杨园街综治办的工作人员王玲(女),带着杨园街三个中年男子加中巴车司机共10人,他们在我背后列成一个口袋形,用力将我绑架到中巴车上。在我反抗的过程当中,致使我左手肘骨折,右手无名指铲掉一块肉,鲜血打湿了身着的绵绸短装。

他们用暴力把我绑架到湖北省武汉市青山区青化路张公寨阳逻大桥下面、湖北郞驰后面的北湖黑监狱关了20天。

我丈夫下班回家后发现我的身份证、材料等都在电脑桌上,认定是我被政府关进了黑监狱,他找武昌区政府,杨园街政府武汉石油要人,他们全都不承认,打110也不受理。

在我家人及姐妹都要去北京讨公道时,单位被迫承认把我送到了所谓的“宾馆里办的学习班”。那个所谓的“宾馆”,是一个高墙上面拉着铁丝网,竖着玻璃碴,大铁门里面养著几条狗,高墙里外都有水塘,全程实行保安管理的黑监狱。

进去后,除了身着的绵绸短装,随身物品全部被抢光。房间里面的霉气令人窒息,保安看守着不让出213房间半步。我吃了第一餐饭就开始拉肚子,晚上不停起夜数十次,拉脱了水,不给水喝;盗汗像洗澡,不给衣服换,全身伤痛,里面没有治伤的药,不许到医院治疗,军色铺盖上面霉渍染得皮肤像开裂一样的疼痛,把水洗黑了也洗不净。一次性的筷子、水杯、牙刷、用得不能再用了也不给换。在里面我受到000105号保安的的肆意殴打殴而致伤。

武汉市政府综治办的余明雄主任和武汉石油的党委书记及总经理助理先用欺诈胁迫的手段长骗我丈夫和父亲先在息访息诉承诺书上签字,后用强权逼我与武昌区政府签息访息拆承诺书。不许我与家人通电话,如不签字,000105保安就要打死我剁了喂鱼。2012年9月30日下午,武汉市综治办的余明雄主任通知杨园街综治黄永林到黑监狱里来接我出去。我找政府和黑监狱要手续,一个手里拿着对讲机,头上有点开顶的中年男子恶狠狠的对我说,“要什么手续,你最好别进来了,你要是再进来,见你一次打你一次,打死你。”

杨园街道综治办主任恐吓我丈夫,“你们要是再告对你和你儿子不利”,并打电话给我妹妹叫我不要到处看病。

武汉市三级政府,明明知道单位解除我的劳动合同是违法的,法院的判决也是违法的。因为我不服,所以才多次上访,可是武汉市综治办却抓我进黑监狱进行肆意的残酷迫害。为此,我呼吁全世界所有善良的民众都能够站出来。帮助中国民众一把,共同揭露中共私设黑监狱的暴行。

2013-3-21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