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二会闭幕 点评中南海新人

【新唐人2013年3月19日讯】【热点互动】(935)二会闭幕 点评中南海新人:中共新权力交接,庞大固有利益阶层激烈交锋。

主持人:观众朋友,关注全球热点与您真诚互动,欢迎你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热线直播节目。

3月17日,中共的二会闭幕,新一届权力交接就此正式告一段落。在闭幕式上习近平再次重申“中国梦”;李克强首次以总理的身份出席了记者会。从国家的主席、副主席、总理和副总理,以及人大正、副委员长和政协正、副主席,究竟这些新人有何看点、如何解读他们以及他们的内心世界?今天在我们的节目中将和观众朋友们共同探讨。在节目开始之前,首先请大家观看一段新闻短片。

新一届领导人上台,前中共主席胡锦涛在热烈掌声中鞠躬谢幕,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中共就此完成了政府机构换届程序。

习近平在闭幕式讲话中对“中国梦”进行了阐述,他说中国梦是民族的梦,也是每个中国人的梦。只要共同奋斗,实现梦想的力量就无比强大,每个人为实现自己梦想的努力就拥有广阔的空间。

他的讲话随即在网路上引发了网民的热烈讨论。

在新浪微博上,署名“毛毛语丝”的网友说:“我的中国梦就是天是蓝的!水是清的!能吃放心肉!喝放心奶!孩子能在公平的环境下快乐成长!”

另一位网友“欢乐之颂”表示:“开会总是那么振奋人心,令人充满希望;可仔细一想,那只是专业的发言稿和场面话。关掉电视,社会还是那个社会、生活还是那个生活,新政府请安静一点,我还想多睡一会儿,不愿醒来。中国梦它终究是个梦啊!”

在腾讯微博上,认证身份为媒体人“连鹏”的网友称:“说到我的中国梦,它很单纯,就是希望政府能善待自己的老百姓。”

还有一位署名“云在青天水在瓶”的网友则说:“‘中国梦,归根到底是人民的梦’。话说得很动人,可是习总,你真的没有看到吗?个人的梦代替了集体的梦,如何能称为‘中国梦’?而这梦也是如此卑微,本就属于人民的东西却成了梦想!这样的‘中国梦’一点都没有豪情,一点都不能凝聚人心。”

本届政府中,由李克强领导的新内阁25名成员中,逾半年龄超过60岁,按规定做不满5年就面临退休,且只有9人是“新人”。因此,外媒普遍分析认为,这届政府过渡性质浓厚,将以守成为主、难有创新。

主持人:观众朋友,您现在正在收看的是《热点互动》热线直播节目,今天我们讨论的话题是“二会闭幕,点评中南海新人”。欢迎您拨打我们的热线电话:646-519-2879参与讨论或发表你的见解;中国大陆的观众朋友,可以拨打我们的免费热线电话:400-670-1668接通之后再拨8991160297;同时您也可以通过Skype与我们语音或文字互动,Skype的ID是:RDHD2008。

今天在节目现场,还是大家所熟知的政论家陈破空先生。陈先生,3月17日中共的二会,被民间称为的“二会”终于闭幕了,完成了中共所谓新一届的权力交接和正式的仪式。从它的程序和内容来看,您觉得有没有新意?您怎么评价?

陈破空:显然这个两会就跟以前的两会一样,“二会”完全没有新意,都是走过场。谁主持会议、谁致闭幕词、中间什么记者会,这些程序跟过去完全没有区别。除了中共1958年时代开会有一点比较新的气象以外,在此前后,开会都是一个样板,也是什么小组讨论,也是把电影明星、篮球运动员都搞去当政协委员等等,所以形式上完全没有新意。

这次两会,或者说“二会”,它唯一的一个程序,其实也是实质性的程序,就是所谓完成权力交接,准确说是完成权力交接的形式。要说完成权力交接,早在4个月前十八大就完成了,因为那个时候人事已经完全定板了,要说没有完成权力交接也可以说没有完成,因为老人政治依然阴魂不散。而在新的权力结构中,老人的比例和保守派的比例非常重,也显示老人的影子很重,所以这个权力交接只是形式上完成。

主持人:我们看一下,目前所选出的中共政要的阵容究竟有哪些可圈可点?首先我们看习近平这一次在二会正式的接下了国家主席和国家军委主席,所谓集党、政、军大权于一身。您觉得他现在是否大权在握?

陈破空:在毛泽东之后,集党、政、军大权于一身的,当时只有华国锋;华国锋同时继承了中共中央主席、中央军委主席、国务院总理,党、政、军几个位子。后来邓小平把这些权力分出去了,跟华国锋搞权力斗争;到六四之后,基本上又想把权力集中,但是置后集中,不管是江泽民还是胡锦涛接军权,都晚于他们接党权。所以这一次习近平集党、政、军大权于一身,并不意味着他掌握了大权,那是因为中共内部危机的表现。不管是江泽民,还是胡锦涛、习近平都认识到一点,除了激烈的权力斗争以外,他们意识到在过去10年,党和军队的权力大大的疏远,党和军的关系隔开了。

美国发布的《中国军力报告》,开始的第一段就说,在过去10年,中国共产党、政府和军队的关系疏离了,大幅度的疏离,不知道什么原因。其实很清楚,就是江、胡权力斗争恶斗的结果,江泽民架空胡锦涛;江泽民重点放在军权上,而胡锦涛只能抓党权,最后是党和军队不相关。所以这10年下来之后,产生了严重的危机。共产党有一句党训“党指挥枪”,突然就变得不灵了;党指挥不了枪。这个是祸起江泽民,所以江泽民自知没趣,假装以降低排名、不再干政为由,实际上是知趣地靠边站;而胡锦涛知道即便留任2年,也不可能抓住军权,不如做个顺水人情,就给了习近平。所以让习近平再次整合了党、政、军。

习近平能不能整合党、政、军呢?难度非常大,因为中共党内的分裂和军队的分裂已经形成了,比如“薄熙来事件”就可以看出来。这种分裂态势形成之后,要把它统合在一起是非常难的。如果有时间我们等一下再探讨。

主持人:17日二会闭幕,在闭幕式上习近平再次提出了“中国梦”的概念。我们知道在去年的十八大,习近平已经提出了“中国梦”这样的概念。您觉得这一次提出的“中国梦”和上次提出的究竟有什么不同吗?这一次他还具体的讲到了“中国梦”就是走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您有什么评价和解读?

陈破空:每一代的中共领导人上台,都会有他的一些微调的语言表述,江泽民当时讲“三个代表”、胡锦涛讲“科学发展观”、习近平讲“中国梦”。“中国梦”这个说法实际上是模仿美国,因为美国有个“美国梦”的说法。他们就模仿。但是,这个“中国梦”开始就被习近平语焉不详的讲是“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但是“中华民族的复兴”在江泽民时代高调子就唱得很响,江泽民时代就讲“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如果把“民族复兴”当成一个问号,这个有逻辑上的混乱,那就是说,中国到现在没有实现民族复兴;而江泽民时代就在讲复兴了,毛泽东时代就讲“中国人站起来了”。如果习近平认为要实现“中国梦”是中华民族的复兴,那就是说到目前为止没有实现复兴,等于是对前任的全部否认,对毛泽东、江泽民等人的全部否认,到现在为止他们干的都是让民族衰弱的事情,他习近平才要来复兴这个民族。这是一个逻辑。另外说,如果中华民族已经复兴了,他讲这个话等于白讲,你就在这个基础之上,你还要干什么呢?谈不上复兴。

实际上中华民族从1949年以来,中国实质上只发生了一次变化,就是华国锋逮捕了“四人帮”、逮捕了江青,然后把毛泽东的以阶级斗争为纲、政治挂帅,扭往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经济挂帅这条道路上。在毛泽东时代,不管是刘少奇还是谁主政,毛泽东的路线占上风;华国锋之后的时代,不管后来是怎么权力斗争,总之是华国锋开创的路线,所以后来就没有什么大的变化。胡耀邦、赵紫阳是改革做得深一点而已;经济改革,邓小平做得稳一点而已;江泽民是倒退;胡锦涛他们是无所作为。所以在后来的年代没有什么变化。

中国今天应该不是复兴不复兴的问题;中国是不是要重新有一个变化的过程。63年只发生了一次变化,前后就没变化了,都是在守成。所以“中国梦”就有两个解读,《南方周末》解读“中国梦”就是“宪政梦”,代表了民间的解读;而党内那一伙人解读“中国梦”就是“帝国梦”,要船坚炮利、富国强兵,要吓阻别的国家,在南海、东海、钓鱼岛到处找事儿。这种“帝国梦”在中国几千年的历史上反复重演,重演的结果是什么呢?

如果现在还在讲中国梦就是帝国梦、就是复兴梦的话,实际上就承认现在的共产党是封建王朝。而封建王朝有它的轨迹和命运,它的轨迹就是王朝兴起、王朝鼎盛、王朝腐败、王朝没落,这个命运轨迹是不可逆转的。中共也经过了兴起和鼎盛,现在正在经历腐败和没落。如果按照习近平说的话:“道路决定命运”,它今天是道路的其中一个阶段,决定了最后的命运,就是王朝的覆亡。如果他们要继续走封建王朝的道路,最终就是灭亡。如果他们没有这样的认识根本不算政治家。

主持人:刚才我们新闻中也讲到了,网友对“中国梦”的解读也有很大的热议。目前习近平所说的“中国梦”与人民所期待的“中国梦”您觉得有何不同?

陈破空:你要不要看看“美国梦”啊?“美国梦”是具体到每一个人,通俗的说法,就是有房子、有汽车、有工作,这是“美国梦”;一些外国来的移民,经过一段时间的奋斗有了这些,他觉得实现了“美国梦”,这是具体到每个人。当然,“美国梦”里面还有自由,就像自由女神像所昭示的一样。过去来美国的人都经过自由女神像,看到自由女神像,就觉得找到了解放的大陆、自由的大地。今天从世界各地汇聚到美国的移民,除了要找经济上的好处安身立命之外,最重要的是找自由,精神上的自由和心灵上的自由。这就是“美国梦”。“美国梦”是实实在在落实到每个人,当每个人领到绿卡的时候、每个人拿到公民的时候、每个人买到房子、有工作的时候,那种发自内心的踏实感,那就是踏踏实实的“美国梦”。

反过来,我们说“中国梦”。现在习近平所描述的“中国梦”,实际上是一个政权的梦,不是人民的梦;如果是人民的梦,你要落实到人民的头上。现在讲“中国梦”,如果讲富强、讲非常的富裕,早在中共的官场就实现了。叶利钦任职莫斯科市长的时候,说:共产主义实现了没有?很多人说没有实现,他说:我说实现了,在克林姆林宫实现了,就是各取所需、丰衣足食。那么今天的“中国梦”实现了没有?在中南海里面实现了,在各省、部的楼台、馆所里实现了;他们实现了他们的富贵梦、他们的发财梦、他们的淫乱梦,但是中国人民却在苦苦挣扎。

大学生失业、找不到工作,农民工进城受歧视,很多农民还过着食不裹腹的生活,还有很多的工人失业、很多的退休人员工资不够,还有大批的失学儿童散居在全国各地等等。如果把贪官污吏的钱分给他们,如果把军费和维稳费平摊到他们头上,他们的梦早就实现了,每一个人的“中国梦”早就实现了,富裕的、自由的梦早就实现了。所以今天政府所倡导的“中国梦”,显然和民间所期望的“中国梦”完全是背道而驰的。

主持人:这一次人大闭幕式上,李克强正式以总理的身份接见记者,您如何评价李克强在二会上的表现?

陈破空:这次全程观察了李克强在记者会上的表现,3月17日人大闭幕之后,我就得出一个结论,李克强等于胡锦涛加温家宝。看到他就是一个温家宝加胡锦涛的混合体,为什么呢?他讲话的口气是“胡锦涛”,特别是他讲话中间不断的“啊…啊”,动不动就是:“呃..呃..这个啊…呃..前段时间啊…我呢就觉得我们国家,呃..所以啊…我们要怎么怎么艰苦奋斗”,动不动来个“啊…啊…啊”,这是胡锦涛的口气。他跟胡锦涛跟久了,从共青团一直跟到中央,跟久了把胡锦涛那套“啊…啊…啊”的官腔学会了。

另外就是学温家宝那一套,他那个手势很像温家宝,动不动就做些固定手势,这些动作就是温家宝的动作;一再延长记者会,假装显得恋恋不舍,也是温家宝的动作。只有一样属于他自己,就是他的“笑容”属于他自己。胡锦涛不会笑、苦着一张脸,10年苦着一张脸,不会笑;而温家宝笑容比较少,有笑,也是比较勉强的一种憨笑。所以李克强能够自然的笑,是文革后这一代大学生在大学里培养出来的,他看上去的确是在1970、1980年代成长起来的那一批大学生,所以他能笑。这个笑容跟这两个人不一样,其他都很像。

李克强在会议上表现如何呢?我说他是温家宝和胡锦涛的混合体,那么他的表现就是,讲“保守”他像胡锦涛一样保守、谨慎;讲“感性”和有“改革”的一面,有点像温家宝。所以他是两个加起来,他不想表现得像温家宝那么感性;比如吟诵唐诗、宋词,他即便说了几个字,他也说不是引经据典,而说是自己的总结,然后说话尽量平实一点。但是他这个人又很谨慎,但谨慎也没有胡锦涛那么谨慎,胡锦涛谨慎得就是要照稿子读、背下来,他的谨慎就是比较低调,姿态既不想太招摇,又不想显得太古板,所以相对说来,他就显得比胡、温还自然一点。但是整个记者会,看不出他有什么新意,尤其没有提出具体的政纲,基本上一切都是重复官样套话。

主持人:刚才您提到了他在记者会上的表现,根据李克强的个人经历和背景来看,中共官方媒体一直在说这是个北大毕业的“博士总理”,在接下来的任期中他是否会有所作为?您怎样研判?

陈破空:李克强的背景,不管是国内的说法,还是国外媒体的说法,都说他跟习近平不一样,习近平是“太子党”、中共元老之后;说李克强不是,他出身于贫民、家境贫寒。这是错误的判断。李克强的父亲是凤阳县副县长,中共的副县长。副县长在那个时候是很不得了的。我高中的时候有个女同学,她的父亲就是副县长,这个女同学跟我们全班的同学就非常不一样,她穿比一般人穿得好的多,她的伙食开得比我们好的多,全班的人都非常羡慕她;一个副县长的女儿在我们班上,可以说是有轰动效应的。

李克强作为一个副县长的儿子,他绝对是在甜水中泡著,尽管有上山、下乡的经历;习近平也有、王歧山也有、张德江也有,那是上山、下乡的一代。所以说李克强是贫民出身,是不对的。

主持人:观众朋友,您现在正在收看的节目是《热点互动》热线直播节目,今天我们讨论的话题是“二会闭幕,点评中南海新人”。欢迎您拨打我们的热线电话:646-519-2879参与讨论或发表您的见解。我们请陈破空先生继续刚才的分析。

陈破空:当时作为一个副县长的工资虽然不能比中央大员,但比一般老百姓好得多,他的老婆和子女绝对不会挨饿,也不会穿补疤衣服,而且住的房子是很像样的,可能是几居室的。所以李克强出身在这种家庭不能算贫寒,也算是一个干部子弟。在文革后期他是有插队几年,但在那时候普遍都有插队,不见得有那么艰苦,可能过了几年艰苦的生活。这是其一。另外,他这次讲到1977年,他得到高考录取通知的时候,正在田头锄地。这也没什么稀奇的。我在1980年接到高考录取通知的时候,当时16岁多,我在河里跟很多小孩子一起抓鱼,听到田埂上喊,说我的录取通知书来了,而且说我的分数也很高。然后我挽著裤子、拿着鱼,回去接通知书,在一个小镇上。这在当时的中国是非常的普遍。

另外讲他的个性。他最初在北大读书的时候还有点个性,比较善于思考、比较进取、比较接受新事物,尤其是来自于文明世界的、西方的。但是由于团中央招干部他受到了挫折,第一次没把他选上,后来有人力保才上去了,之后他学乖了,在后来整个从政生涯中,他学会了八字诀,就是“干对事,不如跟对人。”他觉得事情干得对不对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是跟对人,所以他紧跟胡锦涛,从共青团一直跟过来,后来胡锦涛平步青云,他也就平步青云。所以他是胡锦涛的一面镜子,整个是胡锦涛把他提上去的。

他在河南主政,政绩乏善可陈,有爱滋病,但他不得罪前任李长春;在辽宁主政,到处矿难、火灾,政绩也乏善可陈,他知道事情做得对不对不重要、有没有事故不重要,关键是你跟上级关系搞的好不好。所以李克强把这个关系处得很顺,所以他上去了。他这次笑眯眯的举行记者会,也就是在处理顺的关系中养成笑的习惯,随时他都是满脸带笑,因为他整个一生就是要把关系处顺。所以他这种个性就证明了他的任期中很难有所作为。

而且国务院另外4个副总理的年龄全比他大,他是年龄最小,57岁,连汪洋都比他大一岁、58。所以一个年龄最小的管几个老大,刘延东比他大10岁,张高丽比他大9岁,你怎么个管法?而且张高丽是在那里监视他的。

所以他的情况,至少在最近5年任期不大可能有多少作为。所以他的记者会显得平实,有人说他显得很平实、低调,就是他愿意降低人们的期望值,“我也不说那么大话了”,不像朱镕基那么大喊反腐,最后走的时候贪官更多;也不像温家宝高谈政治改革,最后也没办成。所以最后他就想干脆还是低调一点,不要给人们期望值太高。这就是李克强所展现的第一面吧!

主持人:观众朋友,您现在正在收看的是《热点互动》热线直播节目,今天我们探讨的话题是“二会闭幕,点评中南海新人”。您有什么意见和见解?欢迎您拨打我们的热线电话参与讨论。我们来接听观众朋友的电话,纽约的王先生,王先生您好。

纽约王先生:主持人您好,陈破空先生您好。“中国梦”还是“美国梦”,为什么所有的人到美国来都要追求“美国梦”?美国有自由嘛!你要看什么、你要听什么、你要讲什么、你要做什么都可以,你去创造,你做得成功是你,做不成功也是你,那就有梦了。如果美国跟中国共产党一样,你什么都不能看、什么都不能听、没有自由,没有自由哪里来的梦啊?梦就建立在自由身上;你什么都可以做、什么都可以看、什么都可以听、什么都可以写,你才有梦嘛!你什么都不能够做,像个傻瓜一样的怎么有梦呢?所以中国的梦你要跟美国学,就把美国自由、民主那一套学回去,那就有“中国梦”;你如果不学这一套,永远没有“中国梦”。谢谢。

主持人:谢谢王先生。我们再来接听加拿大马先生的电话,马先生您好。

加拿大马先生:主持人好,陈破空先生好。我认为所谓“新人”,是由旧人培养、选择出来的,所以没有什么跟旧人有多不一样的地方。至于说李克强也好、朱镕基也好、温家宝也好,我个人不认为他们将来对共产党改革这方面有什么变化,我没有任何的希望。但是我现在要问嘉宾一个问题,中华民族为了目前这个罪恶累累的利益集团发财,而付出了极大的环境和道德的代价,中华民族的忍耐性究竟有多大?现在距离忍耐爆点还有多远?

另外我要提醒大家,回去中国不要吃猪肉。上海黄浦江上漂浮的死猪,据说是嘉兴抛弃的死猪,是因为现在官员不让吃、喝了,所以猪卖不出去,那猪是吃了有机性的慢性毒药,4个月大的时候赶快杀了就不会死,如果超过4个月,5、6个月的话自然就会死亡,我估计是这种情况。所以我建议大家回去中国千万不要吃猪肉,不要吃中国的猪肉。

主持人:谢谢马先生。我们请陈破空先生回应一下。

陈破空:对,马先生讲的“新人也是旧人”,因为换汤不换药,而且这个机制是倒过来的。在文明国家,领导人的出现,是民间推上去的,至少是下属把他推上去的,推上去之后他领导的下属是支持他的人。但是中共的机制倒过来,是老人把这个新人推出来的,然后下属不是他自己选的,也是老人给他安排的,甚至很多是来监视他的。所以包括政治局7个常委大家都看出来了,7个里面有4个是属于保守派,江系的。这就是一个倒机制,所以要谈旧人或新人,从逻辑上来说的确是很混乱的。

另外,刚才马先生讲得很好,这个利益集团就为了他们的发财,他们的“中国梦”就是发财梦、就是贪官污吏的“发财梦”。为了他们发财,糟蹋了中国的环境、破坏了中国的生态、让中国道德沦丧,而且让贫富分化等等,整个社会乱了套,付出这么沉重的代价。

这个代价的临爆点在哪?中国民族有多忍耐?我刚才讲了,封建王朝自有它的命运。封建王朝几部曲,在历史上的封建王朝,有的是几百年,300多年、200多年,有的是100年,有的几十年,王莽的新朝只有16年,秦始皇的朝代也只有15年;或长或短,但是封建王朝最后就是归于瓦解。因为腐败就决定了要没落。而中共的腐败引起人民的痛恨现在非常明显,连习近平、李克强本人都感觉得到,为什么他煞住吃喝之风呢?部队也要煞吃喝之风、官层也要煞吃喝之风呢?并不是他们吃不起,而是他们知道老百姓恨他们吃、喝了,所以他们表面上煞住吃喝。

比如这次开两会很多人装行头,像李鹏的女儿好多行头不见了,并不是她节约了,并不是把钱拿给老百姓了,是她藏起来了。原来她满身的行头、满身名贵的东西,她把它放在柜子里锁起来。所以习近平起了个作用就是,你要富你悄悄富;你有行头你给我藏在柜子里,你在别的场合去戴,不要在两会戴;你要吃喝你回家吃喝,不要在街上大吃大喝。所以他是把这个东西藏起来而已,并没有发生实质性的转换。所以老百姓对这个痛恨他们都知道,他们很清楚。所以引爆点在哪?我们不是算命先生,但是爆炸点肯定是会出现的。鲁迅就讲过“不是在沉默中死亡,就是在沉默中爆发。”

主持人:我们再来接听观众朋友的电话,湖北的楚先生,楚先生您好。

湖北楚先生:您好,中南海什么人?中南海60多年全是汉人的,都是汉人。统治中国的坏蛋,要分两段,前面是山沟里的土匪;现在是学校里的许多坏蛋,都是知识份子,这就是中国的特点,他就是这种人。在这一堆人里,除了你们所说的这个特点之外,还有一个安徽帮。现在里面安插了很多安徽人,汪洋是、李克强是、刘奇葆也是,而且这都是胡锦涛立的,所以这一帮人应该是我们汉人的耻辱。中国的烂,烂在汉人,不是少数民族,少数民族是爱国的,甚至我跟你们说,包括外蒙古,外蒙古我听说都有好多人想回中国来,包括领导。

主持人:谢谢楚先生。我们明白您的意思了,我们一会儿请陈破空先生集中回应一下。我们再来接听华盛顿DC陈先生的电话,陈先生您好。

华盛顿DC陈先生:你好。我们对中南海选出来所谓的“新人”,其实我们不要对他们有任何的幻想,他们其实就是穿着共产党老衣服的所谓的新人,他们只要不在政治上对中国进行改革是没有出路的,中国人也不要在他们身上看到什么希望,也不要期盼什么希望。现在最重要的是,我们国内所谓的“政治精英”们现在在做什么?他们干嘛不起来联合一些必要的力量,在国际上进行呼吁,对中国进行改革,然后团结起来?为什么还在幻想呀?这个幻想要等多久?我们国人的忍耐是有限的。我们希望他们能够起到他们真正的精英作用,不要挂着皮,在那说我们都是民运、我们都是什么,最后他们一事无成。我们国人看了20年,等待了20年,希望他们有所作为,不要去盼望所谓的中南海的新人能给我们做什么!他们不会给我们做什么。我希望我们的国人应该觉醒。这就是我要说的。

主持人:好,谢谢陈先生。陈破空先生我们请您回应一下,同时除了刚才观众朋友两个问题,那么还有一个问题,就是点评现在这些新的面孔,我们也知道有些新的面孔其实也是内定的,比如说人大的委员长,也是内定通过了张德江,已经定好了。那么通观二会整个的情况,它的表现究竟如何?同时结合著刚才观众朋友所提出的问题。

陈破空:刚才观众都讲了不抱希望,那么结合了张德江,张德江是江系,江泽民的一个干将,因为跟着江泽民而飞黄腾达,张德江这次当了委员长,他早在十八大之前就内定了,十八大的时候他当了政治局常委,当时就知道他是委员长,这个是没错的。他这次当上委员长的一个看点是什么,就是闭幕式的时候他的讲话,他有这么两句要点,他说现在的制度和法治已经确定了,不以领导人的更换而更换,也不以领导人的看法和注意力的转变而转变。他的意思实际上对新领导人是个警告,他实际上就是代表江系在那看盘子的,看住既得利益的。

所以他这两句话是个严重的警告,意思就是这个制度是不会改变的,换人不会换制度。另外就是你这个人有什么看法,有什么注意点,你新领导人也不会改变这个制度,他强调得很清楚,他就表示我把人大这摊给守住了,给保守派守住,给强硬派守住,给这些贪官污吏守住,给既得利益集团守住。所以张德江是彻头彻尾的这么一个保守派,肯定是在未来的中国发展中起阻碍作用的。

主持人:好的,那么“二会闭幕,点评中南海新人”,您有什么样的见解和意见,欢迎您拨打我们的热线电话:646-519-2879,参与讨论或发表您的见解。我们再来接一下观众朋友的电话,上海的熊先生,熊先生您好。

上海熊先生:破空先生好,主持人好。我觉得从李克强的讲话,包括习近平的讲话,我感觉到没有什么新意,为什么呢?特别习近平的讲话,他要坚持社会主义道路,他第一条讲,实际上就是坚持共产党的领导。中国从49年以来造成人间的苦难,包括造成台湾海峡分裂,根源就是共产党的领导,它是万恶之源,你现在可以坚持,那么就否定了政治改革。这是一条。

第二,习近平也好,包括李克强,他们个人的品质没有问题的,他们跟江泽民不好比的,跟江泽民、跟这些淫乱份子不好比,他们人品还是好的;但是人品再好,你的这个制度不好,你下面用的这批官员又不能全部换掉啊。你比如讲中国的八大老家族,他们掌握了1.3~1.6万亿美元财产,富可敌国,你怎么能取代他呢?下面的大大小小官员都是腐败官员,你怎么改啊?你制度不改这些官员怎么办?我简单谈一点。

主持人:好,谢谢熊先生。那我们再接一下加拿大李先生的电话,李先生您好。

加拿大李先生:你好。我想不管是李克强也好,习近平也好,不管他们是个什么人,不管是谁啊,中国最后走向民主是必然的。现在我有个问题想问陈破空先生,一旦我们走向了民主以后,那么以前的私有财产,比如说解放前上海的永安公司是郭氏家族的,那么这些东西以后还给谁呢?共产党已经把它卖掉一遍了,又卖给私人,那么这些东西到底是还给原来的主人呢?还是还给哪个?怎么还法这是个大问题,我觉得。

主持人:好的,谢谢李先生。我们请陈破空先生先点评一下。

陈破空:我倒过来,我先回答李先生的问题,李先生提到一个,就是中国实现民主私有财产,中国如果实现民主,不仅在政治上要进行整的一个整顿和清算,政治上理顺,那么经济上自然会有一个清理,这种清理就是,首先共产党的贪官污吏贪到多少,吃了多少,他应该是要拿出来的,这个是要来充实国库,中国人民是可以一夜之间实现小康的,不用等到什么2049年,全面小康,一夜实现,在中国民主化的时候。这是一个。

另外,至于追到以前那些财产,后来被共产党收了,现在又被贪官污吏占了,当然冤有头,债有主,这就要找下去,如果说过去那些私有财产的传人已经没有后代了,那么当然它属于国家,如果说还有后代的话,应该说……

主持人:观众朋友您现在正在收看的是《热点互动》热线直播节目,今天我们探讨的话题是“二会闭幕,点评中南海新人”。刚才观众朋友提了很多的问题,尤其是观众朋友具体的问到,将来如果事情发生变化了,那么这些财产怎么样的分配,我们请陈破空先生继续刚才的分析。

陈破空:刚才讲到私有财产,如果说他还有后人,那么当然要找到他的后人,私有财产是应该给他的;如果已经没有后人的话呢,那当然是充公。还有一个情况说,如果找到了后人,私有财产已经无法返还的时候,那国家应该是做出补偿,在整个共产党的统治期间,造成了无数的损害,这些被损害的,被污辱被损害的人,都应该在某种程度上得到国家的补偿,或多或少。我想这个是一个安慰人心的过程,这也是一个民主化的必然的心灵运动。

另外刚才有一个上海熊先生说个人品质没有问题,的确这样,我们很难想像,像习近平这样小时候被关到少年所,也被整过,父亲也被整过,这样的人他会说一生下来就会是坏人,或者说是恃强凌弱的,或者说要去欺负人的人。我们也很难想像李克强会是一个要当坏人的人。从习近平、李克强的经历来说,看不出非要当坏人不可,但是关键是这个制度和这个集团,他们共产党是个黑社会的机制,你要在黑社会里面立住脚,你必须在黑社会有功劳,就是你要趁月黑风高,有杀人越货,或者手上沾血,你否则黑社会怎么能排上位子。

所以由于你进了这个黑社会,坏人不要说更坏,即便是好一点,也会变坏了,所以说这样的情况下,不是个好人坏人的问题,最终还是个制度问题。邓小平自己都讲嘛,说制度不好,好人都会干坏事;要制度好了,坏人都干不了坏事,这邓小平自己说的。这就说明他们已经意识到,这个制度给他们自己造成的结果是什么。

主持人:好,我们再来接一下观众朋友的电话。加州的王先生,王先生您好。

加州王先生:你好,我只想说,你看那个闭幕式,习近平在闭幕式上讲的讲话,他说要坚持邓小平理论,坚持三个代表。你想他坚持邓小平理论,那六四邓小平下的命令镇压的嘛;那坚持三个代表,那就是江泽民把法轮功给镇压了。你说他现在这两个一坚持,这还能有变吗?好,谢谢。

主持人:好的,谢谢王先生。那我们请陈破空先生回应一下,同时我们再继续点评,我们也知道在二会上,也通过了内定的俞正声任政协的主席,那么在政协的闭幕式上,俞正声有这样一个发言,他声称“中国绝不照搬西方的政治模式”。您对俞正声的表现,还有他说的这句话究竟有什么样的解读?

陈破空:对,刚才观众讲到习近平讲话,提到社会主义道路、邓小平路线、三个代表什么,我们可以做两种理解,一种理解是习近平他的权力来自于政治老人,他是在对政治老人表忠心,他必须这么说。那么也可以做另外一种理解,就是习近平在麻醉这些政治老人,我现在不得不对你们这么说,我刚上位,那将来我这么不这么说,再说。这也是另外一种看点。

至于说俞正声这次当了政协主席,那么他在闭幕式上说了一句话:绝不照搬西方模式,我们非常熟悉的是上一届政府中,这个话说得最多的是人大委员长吴邦国。从这点可以看出来,中共内部有分工,谁来说,他们内部有个商量。

甚至于常委里面,谁当黑脸、谁当白脸,谁来说一些比较狠的话,谁来说一些比较漂亮的话,都有分工的。比如说吴邦国就分到一个,可能就是要讲“绝不照办西方模式”。有可能温家宝也分到一个,如果说他政治改革不是出于他真心的话,可能被分配到,都讲的当白脸,讲了政治改革。那反过来,这一次我们看到俞正声被分配到这样的角色,因为声音不能中断啊,这个“绝不照办西方模式”不能中断啊,那谁来讲呢?最后分来分去,分到俞正声来讲,年龄最大。但是你看不管是习近平、李克强不会讲这个话,为什么?他们还是要当白脸,毕竟是一、二把手,不要把话说绝了。所以中共内部肯定有分工的,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如果俞正声说出了他的心声的话,俞正声实际上他也在表忠心。因为他自己有个问题,他的哥哥俞强声,1985年叛逃美国,现在在南美过着逍遥的日子。他们都是黄敬的儿子,那黄敬的第一次的太太是江青,所以他们跟江青有关系,后来江青嫁给毛泽东,后来中共解放黄敬做到天津市长、机械部长,后来被毛泽东迫害致死,两个儿子俞强声、俞正声都受过苦的。俞强声1985年,他当国安部长黎明的秘书的时候,他就已经投靠美国了,他发现美国的国防部有中国的间谍,就是金无怠,他告诉美国,所以美国把金无怠给抓了。

金无怠后来在美国狱中自杀,因为中共见死不救。后来俞强声由于这个事叛逃美国,后来领了一笔钱,到南美洲隐居了;据说只有俞正声知道他的下落。所以俞正声跟这个事情牵连,按说是没有升迁的理由。但是俞正声紧跟江泽民,而江泽民自己的家世也不清楚,是个汉奸家世。从来不提自己的生父,因为生父是汉奸嘛,他提个养父江上青,江泽民表示是新四军,谁也不知道是不是养父。所以江泽民知道自己也说不清,派个说不清的人,好管。你要是不听话,那我把你家里的事弄出来。

所以俞正声就这么上去了,是意外的上去的这么一个老头。所以年龄最大,他现在都已经67岁,到68岁就应该退休了。他明年就该退休,但他又不可能退。所以这个俞正声上来事实上是一个表忠心,哎呀,虽然我哥哥逃到了西方,我坚决不照办西方模式,就这么个话。但还有一点,俞正声说这个话恐怕还话中有话。因为俞正声说这话的时候他们很清楚,中共领导人把他们的子女、家属、财产都搬到西方去了。他这个话的准确含义是什么,一定不要把西方的政治制度搬到中国来,但一定要把中共官员的财产搬到西方去。他就这么个意思,我们可以做这么个理解。

主持人:那我们再来看一下,唯一的国家副主席李源潮,这也是多年来第一次非常委的副主席。在这背后有什么样的解读?您有什么研判?

陈破空:李源潮上位可以说是刘云山的失败。刘云山是江系人马,原来是黑马,是意识形态的杀手、新闻杀手。刘云山紧跟江泽民,从内蒙古的一个小的宣传干事扶摇直上,什么宣传部副部长、宣传部长,而且这个人在新闻界臭名昭著,最后居然还当了常委。事实上,李源潮本来在去年应该当常委,李源潮是一个年轻的,也是改革派、也是团派,也是地方上的实力派。而且李源潮的父亲,也算是中共的一个资历不浅的元老,也算是太子党。但是李源潮的入常本来是没事的,波澜不惊的,结果由于江泽民、李鹏强力干政,硬把李源潮给挤了出去。

李鹏就讲了一句话,说李源潮上台会平反六四。因为李源潮在六四的时候,只有三十出头,那么他就对六四镇压表示非常不满,他在地方上发表很多言论。所以李鹏就觉得李源潮是要平反六四。而江泽民就藉李鹏之势把李源潮推出去。江泽民就是坚决堵死政改之路,坚决保住既得利益。

平反六四还得了吗?所以就由于两个政治老人一起封杀,所以使李源潮跟汪洋两人都饮恨,没有入常,而代之入常的是刘云山这样的坏蛋。所以刘云山入常就已经定下了他当国家副主席,因为当时定的基本上不会变,像人大委员长张德江、政协主席俞正声。那么刘云山被定国家副主席,但后来发生了很多的争斗,包括胡派、包括习近平这边人马、包括江泽民那边。而习近平的性格是各派都想摆平,各派都不想得罪。包括李源潮和汪洋在入常的时候失意了,被扫到门槛之外,习近平也想安慰他们。所以说习近平是力主要拉这两个人。

所以李源潮这次当国家副主席,不是政治局常委,这是很罕见。以前,上任副主席是习近平,他是政治局常委,再前面曾庆红,是政治局常委,再前面,往前推,以前当过副主席的人都是政治局常委;有一个副主席没有,那是资本家叫荣毅仁,那是特殊时期的一个产物。李源潮当上副主席应该是习近平力争的结果,是习近平看中他开明的一面,或者说他们之间还有一定的缘分,他这个人比较正派,不至于来搞他,搞阴谋诡计,他宁愿要这么一个人。

所以李源潮上台实际上是对江派的一个沉重打击,应该说李鹏也如丧考妣,因为李源潮上了这个位置之后,他是正副手,按宪法规定主席有什么事的话,他可以立即接任主席的。另外副主席经常主持外事活动,有曝光的机会。所以这在江泽民和李鹏看来都很心痛的一件事情。

主持人:刚才您也多次提到汪洋,汪洋也从广东省委书记成为国务院副总理。当然过去也有人把汪洋视为改革派,您觉得中共到底有没有改革派,您怎么评价的?

陈破空:如果在十八大之前,勉强说汪洋是改革派还说得过去,包括温家宝、汪洋、李源潮都有改革思想。比如汪洋在地方上创造了乌崁模式,创造了不镇压模式,跟民众谈话的模式等等,他跟重庆模式形成了对照。

跟薄熙来这种毛派比起来,他算是改革派。但是问题现在的改革派,因为在中共内部不成主流,边缘化了。而中共内部的主流是既得利益集团,一定是保守派才是主流派,因为他们被边缘化,实际上改革派就是式微,销声匿迹。

像温家宝谈了5年的政改,最后在离任的时候反而只字不提政改了,这就说明,要么表演结束了,要么就是曲高和寡,受到了党内的围攻,讲不下去了。而这次汪洋在两会上出人意料的说了一番话,引起网友的哗然。他说:西方害怕中国的制度优势。

像他这话也是一语双关,原来中共一直说西方害怕中国崛起,这是中共散播的一种语言体系,动不动就说中共崛起西方害怕。这句话从来不成立,因为西方并不怕日本、德国或者什么国家以民主和平的方式崛起;害怕的是日本以侵略的面目,德国以法西斯的面目崛起,同样害怕中共以对内镇压,对外扩张的方式崛起。

所以谈崛起,害怕什么?美国害怕中共独裁的制度,对内镇压,对外扩张,是必然的。所以汪洋的话一方面点到了要害,西方害怕的就是中国这个制度;但另外一方面,他用了党内的语言说制度的优越性。实际上这个制度有什么优越性可言呢?

这个制度在头30年经济崩溃,那么多人非正常死亡,和被迫害致死;而后30年是严重的腐败和贫富分化。这个制度的劣势昭然若揭,而环境破坏、环境污染大家都看见的。所以汪洋说了这话引起了很大的非议,但我理解他是一语双关,他本来想说这个意思,说成那个意思。这是我个人的理解。

但是在今天看来,中共内部要有改革派的空间是非常难了。所以汪洋能当上副总理,我也相信是习近平、李克强努力运作的结果,否则连副总理都当不上。他本来也是入常的人选,当时说薄下汪就上,这两种模式总该上一个人,薄熙来式微那汪洋就该上。但是后来由于保守派的大反扑,掌控了十八大,保守派压倒了改革派,所以汪洋他们就非常式微。在这样的情况下,汪洋在未来5年很难有改革的一些什么可以推进的措施,况且汪洋在副总理里排名第三。

主持人:再说说第一副总理张高丽也是中共中央政治局的常委,在两会上他表情比较麻木,您对张高丽有什么点评?

陈破空:张高丽这个人大家都很清楚,就在十八大之前他是天津市委书记,政治局委员,天津发生大火,死伤枕藉,他还平步青云毫不受影响,这完全违背了中共所谓的明规则,说死亡多少多少人以上市委书记要负责,他没有负责。

他是江系的铁杆,有一个图像大家永远不会忘记的,就江泽民某年登泰山,当时当山东省委书记的张高丽,就在后面步行,把江泽民放在八抬大轿上,下面几个黑汉子抬着轿子。张高丽在背后步行,表示他的忠心。这种奴颜卑膝、卑鄙下贱的姿态,完全是历代奴才面目的写照,满清人打进中国叫奴才,见上官、皇帝口称“奴才在”,上面动不动就喊奴才过来。所以江泽民终于耍透了,好像自己也是大清官员、皇族,不得了啊。一个退休的国家主席,不顾脸面坐在一个八抬大轿,下面的人抬着,抬得下去吗?坐得下去吗?有哪个国家的领导人有这个脸皮坐得下去?居然就在上面坐得杀气腾腾的,而张高丽跟得下去吗?他就跟着下去,也厚著脸皮在后面背着手跟着,那就是十足的奴才。

一下就想起当年那些著名的奴才,什么李莲英、什么小德子、小德张这类的奴才,动不动就“奴才在”。这种角色由于跟江泽民、捧江泽民的臭脚,最后平步青云。我们看他这次的表现,你看他没有任何才干,居然当国务院的副总理而且是第一副总理,而且是政治局常委。实际上把一个政治局常委放在那个位置上就是对李克强的监视。

你看李克强在记者会上讲话给记者介绍他,他面无表情,凶凶地坐在那里;整个李克强的记者会他都是面无表情、非常凶神恶煞坐在那里。你看其他几个表情都很自然,那个汪洋、刘延东还有马凯表情比较自然,都是比较正常,唯独张高丽露出一副很不卖帐的样子,就是“我看你要说什么,老子就要监视你,你敢给我乱说,老子就回去打报告”,就做出凶神恶煞的样子。

整个镜头几次对准张高丽,他都一具僵尸的形象,骨子里就充满了对李克强的仇恨,就是不服气、仇恨,他比李克强大将近10岁,做李克强部下他当然不服气,但他又不得不做这个监视的角色,他就是一个监工,他就在那当监工,古代叫监军,司马昭在四川打仗的时候就派个监军,他就是个监军。

主持人:您觉得目前政协副主席还有人大副委员长这些里面又有什么样的看点?有什么可以点评?

陈破空:政协里面完全是权力分赃,这次邓朴方下去了,邓楠又上去了,邓家的利益得到了保障;还有一个陈元的儿子,中国三大贪,邓家、陈家、还有李家三大贪,王家王军,居然陈元巨贪当了政协副主席,这就表明了习近平性格四平八稳的就是讨好既得利益集团,表示“苟富贵,不相忘”,既然我当了头大家都分点羹吧,大家分点银子吧,分点好处,所以陈元这样臭哥儿们也上去了。

另外副主席里面有港澳的这些人在里面就是显示一个花瓶,我建议他们政协可能开会将来开这样子:主席台摆个大花瓶,然后二千多个委员每个委员抱一个花瓶,睡觉的时候把花瓶放桌子上,时间一到就宣布我们就是花瓶大会,这就是俞正声讲的我们就不走西方道路,完全就是花瓶。最后政协可能建筑物修成一个花瓶的状态,然后进出花瓶自由自在。

主持人:刚才观众朋友也提到上海黄浦江头漂浮了8千多头死猪,引发严重的环境灾难,您觉得这和两会有什么关系吗?

陈破空:这有巨大的象征意义,因为两会在这一、两千个代表,将近3千多代表,总共是5、6千个代表,这黄浦江漂流了几千头猪跟这个数目很接近,两会就是打瞌睡的死猪,黄浦江漂流了死猪,这个就是巨大的象征含义,表示这些死猪就是两会这些代表和委员的灵魂附体。

主持人:好的,观众朋友您现在收看的是《热点互动》热线直播节目,今天我们探讨的话题是“二会闭幕,点评中南海新人”。通过讨论您觉得新人新吗?好,非常感谢今天陈破空先生的点评分析,也感谢观众朋友们的收看和参与,我们下期节目再会。

相关文章
评论